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棋祖 苍天白鹤

第十八章 啸营

    人群逐渐分散,在接受了任命之后,这些星居士们有的策马狂奔,有的坐车而行,也有的疾步而走。但他们都有着同一个方向,那就是浅水湾。

    明琮岛浅水湾,那是一片低洼之地,附近更是有着茂密的原始丛林。

    在那片区域中,人族的力量并不强大,因为人们根本就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开发。仿佛那里就是一片缓冲地带,让人族和妖兽之间的矛盾并不那么激烈。

    于灵贺默默的跟在沈晟的身后,任命书上给出的最后时间是三日之后。

    而以他们的脚程和耐力,最多一天就可以到达浅水湾了,所以他们并不急着赶路。

    离城许久之后,于灵贺突地道:“沈大哥,其实你不必为我去先锋营。”

    沈晟哑然失笑,他伸手,揉了揉于灵贺的脑袋,笑道:“你呀,别想那么多,我可不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

    于灵贺一怔,狐疑的问道:“什么?”

    沈晟傲然一笑,道:“与妖兽作战,是我等神恩居士的荣耀,若是能够斩杀妖兽,更能获得神恩眷顾。嘿嘿,我可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而不是为了你呢。”

    于灵贺磕巴了几下嘴巴,他自然是心知肚明,但既然沈晟不肯承认,他也不会婆婆妈妈的唠叨了。

    仿佛是知道如今的形式远比预计中的要危险百倍,所以一路上沈晟更是将自己对于战争的经验和了解一股脑儿的传授给了于灵贺。不求他能够全部理解,只求他死记硬背就行了。

    一日之后,他们顺利来到了先锋一营的驻地。

    在先锋一营中,全部都是壮硕的军汉,每一位都有着起码四段以上的星级修为,若是将他们调遣到其余部队,绝对都是尖子兵的最佳人选。

    当营门守卫军士看到他们手中文书之时,那脸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

    沈晟也就罢了,他身材高大,目光如电,身上星力虽然没有刻意爆发,但却自然有着一股子慑人的气势,让人不敢轻易挑衅。

    可是,于灵贺怎么看也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娃儿,将他送到先锋营中,这又是什么道理?

    不过,普通守卫军士见到文书之后,自然不敢留难,将他们引入营内大帐。

    片刻之后,一位身材高大,满面胡须的男子大步而入,他的一双眼眸如同流星似的扫了过来。

    “沈晟?”

    “姜晶昌?”

    两道惊喜声分别从两位男人的口中叫了出来。

    随后,沈晟和那位男子兴奋的上前,重重的拥抱了一下。

    “好家伙,你小子还没有死啊。”姜晶昌重重的给了沈晟一拳,叫道:“我听说你进入沼泽之地探险,半年不见踪迹,还以为你已经把小命丢在那儿了呢。”

    沈晟硬生生的承受了他一拳,却是纹丝不动,道:“我也想不到,昔日那个只知道搏杀的莽汉,如今却成了先锋一营的军主。”

    在姜晶昌的腰间,挂着一面军令牌,熟悉军队情况的沈晟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哈哈……”姜晶昌放声大笑片刻,他目光一转,落到了于灵贺的身上,眉头微皱。道:“来了,中饭时间到了,带他去营房用膳,我和沈晟多聊一会。”

    顿时有人进入,向着于灵贺抱拳一礼,道:“请。”

    于灵贺朝着沈晟望了一眼,后者轻轻点头,于灵贺这才随着那人出去。

    当于灵贺离开之后,姜晶昌冷哼一声,道:“沈晟,你怎么也卖身大家族了。”

    沈晟面带微笑,道:“此话怎讲。”

    姜晶昌不屑的道:“那个小子算什么东西,一个汗毛还没长齐的半大孩子,竟敢来先锋一营混军功,哼,还需要你这个八段神恩居士保驾护航。他是哪一家的少爷,能够请得动你,应该是四大家之一吧。”

    沈晟轻叹一声,道:“姜兄,我们相识那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么。”他缓缓的道:“这是紫鸢的弟弟,前几日刚刚入段,得蒙神恩,具现成像,是一段神恩居士。”

    “什么?于小姐的弟弟?”姜晶昌一脸的难以置信,道:“那小子不是一个废物么。”

    沈晟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紫鸢在城主那儿求来了星髓丹,而他也是争气,否则绝无可能成为神恩居士。”

    姜晶昌怔了半晌,口中啧啧有声,道:“于家真是好福气,姐弟两个,竟然都是神恩居士,了不起。不过……”他眉头一皱,道:“你的心意,她知道么?”

    沈晟顿时就是苦笑连连,他微微摇头,道:“知道与否,有区别么?”

    姜晶昌长叹一声,重重的在他肩上一拍,道:“自家兄弟,我也实话实说了,你……配不上啊。”

    沈晟一脸释然,道:“我知道,所以我并未强求。不过,紫鸢随城主前往大陆,临去之前,托付我照顾好小弟。这件事情,我一定要为她办妥。”

    姜晶昌的眉头大皱,道:“你这件事情做差了,哎,前锋营那是何等凶险的地方,这里的战损率是全军最高的。你就算是想要给那小子争取一些功勋,但也不应该来这里冒险啊。”

    沈晟满脸都是难以解释的郁悒,他无奈的道:“我们是被逼的。”

    他将自己两人在神殿之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道:“如果不是荆守备开恩,只怕现在我已经带着灵贺成逃犯了。”

    姜晶昌脸色凝重,道:“能够无惧于紫鸢小姐,并且做出这等事情。要么就是四大家族在布置之时出了差错,要么就是有人专门针对。”

    沈晟轻哼一声,道:“不管是否意外,我都要保证小弟的安全。”

    豁然,他们两人同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片巨大的喧哗声。

    姜晶昌的脸色一变,怒道:“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竟敢无事啸营,不要命了嘛。”

    门外,立即有人快步跑出。片刻之后,一位军士进入,他一脸古怪的道:“回军主,营中两位兄弟要上较技场比斗,所以引起喧哗。”

    姜晶昌笑骂道:“这些闲不住的兵痞,又开始皮痒痒了。哼,引起那么大的骚乱,是齐涛和张奎那两个小子么。”

    他对于先锋一营掌控的极为到位,知道能够引起如此轰动的,也仅有寥寥几人。

    这些人都是营中最为强大的七段神恩居士,就算是他,也需要时常笼络,而不能以一般的小兵对待。

    然而,那军士的脸色就愈发的古怪了,他犹豫了一下,道:“军主,比斗中有一位是刚获得四段第一的蒲庙林。”

    “蒲庙林?”姜晶昌讶然道:“他虽然有点儿名气,但怎么会引起这等轰动。”

    军士苦笑着道:“因为另一位是一个神恩居士。”

    “什么?”姜晶昌先是一怔,随后厉声道:“刚来的那个小子?”

    军士刚一点头,还想解释什么之时,突然发现身上一凉,他心中骇然,凝目望去,却见军主身边的那位好友已经是不见了踪迹。

    姜晶昌重重的一跺脚,怒道:“一帮兔崽子,搞什么鬼,真是不像话。”说罢,他也是匆匆而去。

    ※※※※

    于灵贺随着那位军士走出房间,七拐八拐之后,顿时来到了一处空旷之地。

    这儿,有着十口大锅,每一口大锅之前,都有着数十人围着。

    这位军士冷着脸,道:“就在这里了,你自己去挑一处吃饭吧。”

    于灵贺看着那明显就是一脸不善的军士,心中极为纳闷,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是如何得罪他了。

    但此刻却也不变多问,只好拱手一礼,随意的朝着一口大锅走去。

    那些军士的手中都有着木碗,看着他这个陌生人加入,无不是用着好奇的目光瞥了过来。

    其中一人骤然喝道:“那小子是谁,来这里干嘛。”

    送于灵贺来此的军士一脸的不耐,道:“这是黎明之城新派来的一段神恩居士,说是帮我们驱逐鼠妖来的。”

    这些军汉们先是一怔,仿佛是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寂静。随后,所有人都是放声大笑起来,其中更有人唿哨不断。

    “哪里来的小娃娃,上过战场见过血么?”

    “神恩居士,好厉害啊。”

    “可惜,只有一段而已,竟然送到我们这儿,真不知道是想害死他,还是成全他啊。”

    “呵呵,虽然他年纪还小,但毕竟是神恩居士,有胆量来我们这儿,也算是不错的了。”

    然而,那位送行军士却是不冷不热的道:“和他同来的,听说是一位高段神恩居士,现在正与军主谈话呢。”

    顿时,场中的气氛变得冷淡了下来。

    一人冷笑连连,道:“原来不是孤身,而是带了个保姆啊。”

    “嘿嘿,这些大家族子弟,就算是要抢军功,也不应该抢到我们先锋营的头上吧。”

    一双双带着敌意的目光扫视了过来,所有人一改适才带着善意的嘲笑,都变得讥讽刻薄起来。

    如果于灵贺真是一个仅有十四、五岁的,并且一直在姐姐庇护下不见风雨的半大娃儿,那么此刻纵然不被吓得嗦嗦发抖,但也绝对不敢开口说话。

    可是,此时的于灵贺却是一位来自于不同世界的人。

    他双目一凝,突地朗声说道:“各位,守护人族,人人有责。在下既然是神恩居士,那么来此协助先锋营作战,莫非有什么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