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棋祖 苍天白鹤

第五十四章 沼泽树妖

    仇云埔的脸色变幻莫测,片刻之后,他躬身道:“狼魅阁下,难道您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们了么?”

    狼魅轻哼一声,道:“若是他们仅有一人,我可以轻易灭杀。但两人联手,那就极为困难了。”它的脸上突地闪过了一丝狰狞之色,道:“你既然要打杀他们,不如与我联手如何。”

    影狼一族最强大的本事就是偷袭暗算,如果仅有沈晟一人,在无法寻觅它踪迹的情况下,肯定会被它袭杀。而若是换作仅有于灵贺一人,那么因为彼此间的绝对实力差,自然也是同样后果。

    可是,如今那两人联手,沈晟本身的实力极为强大,八段神恩居士虽然未曾释放具现成像,但其力量已经是非同小可。再加上得蒙神恩,具有耳目神通,能够探知它行踪,并且本身实力也是颇为杰出的于灵贺,这样的一队组合,无疑让它头痛万分。

    不过,正如它所言,只要仇云埔两人能够为它牵制其中一个,那么它就有把握将这两人全部灭杀。

    “不行。”仇安临肃然道:“狼魅阁下,我们在出发之前,都曾经被神眼之光照耀,别说是自相残杀了,就算是见到您对付他们,而他们力有不怠的话,我们也必须要上前帮手的。”

    狼魅眉头大皱,恨恨的骂了一句:“该死的神眼之光。”

    不过,它似乎是颇为忌惮,仅仅是不痛不痒的骂了一句之后,就立即住口不提了。

    仇云埔双拳紧握,缓缓的道:“狼魅阁下,您还有什么办法么?”

    “小少爷。”仇安临压低了声音,道:“那两人与我们并无死仇,不如快点取出宝物,然后回返影城吧。”

    仇云埔双眉一扬,轻哼道:“谁说无冤无仇,难道你忘了茅家恳求我们的事情?哼,再说了,那小子明明是中阶段位,却冒充初阶一段来与我争夺头名,这等大仇,岂能不报。”

    仇安临磕巴了几下嘴巴,愣是无话可说了。

    他心知肚明,所谓的茅家恳求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毕竟,茅家并没有因此而付出什么重大代价,只是暗中请托,让他们见机行事。若是没有好机会的话,他们绝不会为了茅家去得罪岛上其它强大势力的。

    但是,在看到于灵贺的表现之后,却引起了仇云埔的妒忌和怨恨。

    而这,才是他想要诛杀于灵贺的真正理由。

    后退一步,仇安临不再劝解,只是一脸无奈,自己这一次真是碰到了一个不讨好的差事啊。

    狼魅犹豫了一下,道:“你的缠身藤呢,若是将此物给我使用,我保证将他们的性命取来。”

    仇安临的脸色大变,连忙道:“狼魅大人,这缠身藤乃是我家主人千辛万苦借来的,是为了对付此地宝物,怎能另作它用。”

    狼魅一摊爪子,翻着白眼,道:“你们既不肯出手帮忙,又不肯借出宝物,还想我为你们拼死拼活么?哼,此事也不用提了,我们快点联手取出宝物,然后离开吧。”

    仇云埔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他终于是狠狠的一跺脚,道:“好,狼魅大人,我们先取出宝物,然后我将缠身藤借给您。不过,一旦您杀了他们两个,一定要将缠身藤还我。”

    狼魅眼皮子再度一翻,道:“如果不是为你杀人,我要你的缠身藤又有何用。”它口中说着大方,但心中却是乐开了花。一旦宝物到手,并且宰了那两个人族小子之后,这缠身藤是否奉还,那就是两说之事了。

    仇安临犹豫着想要再度劝说,可是看着仇安临的表情,唯有无奈长叹,放弃了这个想法。

    虽然早就知道小少爷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但是心眼能够小到这等地步,也是极其少见的了。

    狼魅一挥手,道:“树妖大人在哪儿,我们快点办完事,然后我要杀人了。”

    它的一双绿眼睛闪闪发光,让人望之心畏。

    仇云埔立即转身,朝着沼泽内部二话不说的撒腿就跑。不过多时,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沼泽地的真正中心区域。

    这里,是禁区中的禁区,是神恩都无法笼罩的死地。

    一般而言,别说是神恩居士了,哪怕是如同狼魅这样的强者,都不愿意轻易进入。

    可是,在这一刻,他们却是毫不犹豫的踏足其中。

    仇云埔停下了脚步,他环目四顾,突地恶狠狠的道:“该死的于灵贺,毁了我的窥探之眼,否则的话,我们现在哪里还会如此麻烦。”

    仇安临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心中暗道。

    如果你不是使用窥探之眼去监视于灵贺和沈晟,他们又怎会毁了你的宝物。

    明明是自己不对,却将所有罪责怪到别人的头上,这也是小少爷的一大特色了。只是,无论他心中如何腹诽,自己的身份却不会改变,更不会因此而多嘴半句。

    仇云埔骂了几句,对于灵贺愈发的恨之入骨。不过,他毕竟是出身名门,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勉强收敛心神,一点点的向前挪步而行。

    此地,本来是危机重重,不仅仅有着无数淤泥陷阱,更有着大量凶兽和妖兽存在。

    可是,当仇云埔脚踏宝鞋,手持香囊之时,这些危机就被其轻易化解。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式样古怪的罗盘,放在手上轻轻的转动着。

    狼魅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羡慕之色,道:“这就是东举国天工鬼斧一脉的宝物么?”

    仇云埔傲然一笑,道:“正是。”

    狼魅的嘴角微微一撇,深深的看了眼仇云埔,然后收回目光。

    仇云埔小心翼翼的摆动着罗盘,眼睛突地一亮,道:“找到了。”他疾步而行,向前狂奔。不过,在他的身后,仇安临和狼魅却就有些狼狈不堪了。

    仇云埔仗着身上宝物,自然可以无视此地淤泥陷阱,但他们两个却万万无法做到。每一步踏出之时,都要小心谨慎,跟着一路狂奔的仇云埔之时,那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别说是仇安临了,哪怕是狼魅的身上都沾着不少淤泥了。

    此刻,他们的心中对于灵贺也是忍不住埋怨了起来。

    若是有着窥探之眼,他们哪里还用得着如此辛苦。

    足足一刻钟之后,仇云埔豁然停下了脚步,他的双目炯炯发光,一脸欢喜的看着前方。

    前方数十丈的一片淤泥之处,长着一颗并不算高大的树木,这颗树极为古怪,其长势就像是一个正在沉睡的老人。而且,树皮上更是有着一张如同人脸般的凸起,让人一眼看去,忍不住有着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仇云埔豁然停下了脚步,他从腰间解下了一根带子,递给了狼魅。

    此刻,他们三位都是噤声不语,一切动作都靠双手比划。

    狼魅接过带子,微微点头,它小心翼翼的缓步上前。在这棵树的数十丈之内地面,仿佛都是没有淤泥的实心地面,它行走之时,悄然无声。

    终于,在即将来到古怪树木面前之时,它陡然将手中带子抛了出去。

    瞬间,那带子化作了一根长藤,就这样牢牢的绑住了这颗古怪树木。

    树木上的那张人脸凸起突地晃动了起来,就连整棵树都开始了摇摆。可是,树身上的长藤仿佛是它的克星一般,让它竟然无法挣脱。

    人脸上的凸起睁开双目,看了眼面前的二人一狼组合,突地长叹一声,道:“哎,老夫一时不慎,落入尔等之手。说罢,有什么要求。”

    仇云埔快步上前,它的眼中尽是一片贪婪之色。

    仇安临的脸色微变,连忙上前,低声道:“小少爷,记得老爷的吩咐么?”

    仇云埔不快的瞅了他一眼,但毕竟不敢违逆,只好转头道:“前辈,晚辈此来,只求一滴请神液。”

    狼魅则是行了一礼,道:“晚辈此来,只求您一片绿叶。”

    “哼哼。”大树上的人脸讥笑一声,道:“你们的胃口还真不小,呸,老子看你们不惯,就是不给了。”它闭上了双目,仿佛就此再度沉睡过去。

    仇云埔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仿佛是极为愤慨,他恶狠狠的道:“老头子,别给脸不要脸,如果你不交出宝物,本公子一把火烧了你。”

    狼魅豁然转身,它伏低了身体,龇牙咧嘴,道:“仇云埔,你说什么?”它的眼眸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凌厉杀机,似乎只要仇云埔一句话不对,就会立即施加杀手。

    仇云埔的心中一凛,他打了个哈哈,连忙道:“一个玩笑,狼兄勿怪。”

    他手腕一翻,取出一个瓷瓶,道:“树大人,这是家父让晚辈孝敬您的东西,您看看,是否合意。”

    大树的枝叶一阵摆动,将瓷瓶取走。片刻之后,一片裹着一滴绿色液体的树叶飘落下来。

    仇云埔和狼魅如获至宝般的将这两样东西分走。

    “哼,东西给了你们,还不把缠身藤拿走。”

    “是,是。”狼魅一抽手,立即将缠身藤取下,它毕恭毕敬的道:“惊扰大人您入睡,还请恕罪。”

    大树不屑的冷哼一声,陡然拔身而起,就这样轰隆隆的远去,片刻之后,就此不见踪迹了。

    狼魅抬头,拿着手中已经恢复成一条带子的缠身藤,狞笑道:“仇公子,你们可以离开了,给我半日时间,一定将那两颗人头送到你的手中……”

    ps:明天,很关键一天!

    凌晨加更求会员点和推荐!谢谢。此外,帅哥的盟主白鹤周三补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