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棋祖 苍天白鹤

第五十九章 沈晟苏醒

    意识一点一滴地从昏暗的世界中冒了出来,那是一种上下浮沉,并且逐渐苏醒的过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始终清醒的念头终于压倒了一切,沈晟缓缓的睁开了双目,他那迷茫的眼睛打量着四周,仿佛尚未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豁然,一道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沈晟,你醒了。”

    沈晟一怔,所有的记忆瞬间涌上了心头。他的身体微微一颤,叫道:“灵贺呢……”

    “嘿嘿,你放心,他很好,就是太累了,所以还睡着呢。”徐道明那张老脸出现在他的眼中,笑容可掬的面容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淡淡的羡慕之色。

    沈晟顿时放下心来,他张了张嘴,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喃喃地道:“我,我竟然还活着?”

    他依稀记得,自己的手臂被影狼咬断之后,那狼毒顿时沿着血脉逆流而上,并且让他陷入了昏迷状态。那时候,他自忖必死无疑,虽然心有不甘,但却是无能为力。

    目光朝着左肩处一瞥,那空荡荡的一片顿时让他的心中凉了下去。

    徐道明轻咳一声,道:“沈晟,你能够大难不死,已经是极为难得了。至于这条断臂……”他停顿了一下,道:“你应该知道世界上有着重生果实,只要能够求得一颗,自然可以让你断肢重生。”

    沈晟苦笑一声,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那心中澎湃的起伏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重生果实虽然早就是名扬天下,但是那等珍贵之物,又岂是自己能够获得的。

    别说是他了,就连明琮岛四大家族齐心协力,也未必能够获得这样一颗宝贵之物啊。

    收敛心神,沈晟沉声道:“徐主持,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徐道明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他呵呵的笑了笑,道:“沈晟,救你的并不是我。”

    沈晟啊了一声,他肃然道:“是哪位大人路过沼泽,并且出手援救,还请徐主持告知。”他一脸肃然地道:“沈晟此生或许再无报答机会,但也要铭记在心,永不敢忘。”

    徐道明的脸色愈发的精彩,他沉默半响,终于道:“实不相瞒,老夫也不知道你们在沼泽中心区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停顿了一下,认真的道:“我们接到了你的警告之后,经过神眼确认,立即下令取消狩猎,并且带人前往沼泽接应。可就在沼泽中心区域的时候,却见到于灵贺抱着你一路狂奔。呵呵……”他口中啧啧有声,道:“那小子,似乎已经是神志不清了,但却偏生还认得老夫,他跑得比兔子还快,直接把你交给了老夫,只说了一句‘救他’,然后就晕过去了,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呢……呵呵,那小子,已经筋疲力尽,身体严重脱水,按理来说,早就该倒下去了,但却还能坚持着,真是奇迹啊……”

    沈晟的嘴唇慢慢地哆嗦着,他的眼中有着一些液体打转,虽然没有流下来,但那粗重的鼻息却仿佛说明了他此刻心中剧烈的波动。

    徐道明接下来说了些什么,他已经没有注意了。

    缓缓地闭上了双目,沈晟隐隐地觉得,自己就算是失去了一只手臂,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反正,还有着另一只手可以使用呢。

    ※※※※

    看着似乎是再度睡过去的沈晟,徐道明缓缓点头。

    他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离去,关上房门之后,他那一直收敛着的气息才释放开来。仿佛在这一瞬间,他又变成了令人尊敬的神殿主持。

    “福伯找来了没有?”

    “找来了,已经在下方等候着了。”

    “嗯,让他进去照顾沈晟吧,你们也小心伺候着,如果他需要什么,立即安排,不得怠慢了。”

    “是。”一位年轻男子低声应是,抬头瞅了眼徐道明,虽然动作极为隐蔽,却又怎能瞒得过他。

    徐道明微微一笑,道:“你对我的安排不满意么?”

    那年轻男子立即道:“叔叔您的安排,自然是有道理的。可让小侄不解的是,您为何如此看重他们。那于灵贺也就罢了,但沈晟已经残废,就算是养好了伤势,日后也没啥前途可言了。”

    徐道明转头,漠然的看着他。

    那年轻男子立即住口,在他的目光下慢慢的脸色发红了。

    良久之后,徐道明突地轻叹一声,道:“你说的很对,沈晟确实是没啥前途了。但是,他有于灵贺这个……兄弟,那就足够了。”他轻轻的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你自己,多想想吧。”说罢,他背负双手,转身离去。

    只是,他的心中绝对不像表面上的那般平静。

    正如他所言,他并不知道在沼泽中心区域发生了什么事请。可是,他却亲自检查了于灵贺和沈晟身上的伤势。

    沈晟也就罢了,身上伤痕处处,就连一条手臂都没有了。而且,他身上的狼毒凶狠诡秘,想要化解,也是大费工夫。

    可是,那于灵贺的状况就更加的不可思议。

    这下子,无论从哪一方面看,似乎都已经是油尽灯枯的模样,体内所有的星力都消耗得干干净净,而且他那疲倦欲死的模样更是历历在目。一旦将沈晟交到自己手上,顿时当场昏迷过去。

    可是,在这样的身体状态之下,他又是如何才能够将沈晟从沼泽中心区域抱着一路跑到自己的面前呢。

    这样的毅力,已经无法用坚强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奇迹,或许也只能够用奇迹才可以解释这件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徐道明才会竭尽全力地拯救沈晟,哪怕是为此贴上了自己珍藏的丹药,也要将他的性命从死神的手中硬抢回来。

    他缓步而行,暗暗的扪心自问。

    在自己的一生中,有这样的一个不计一切代价,也要送自己回来的……兄弟么?

    ※※※※

    房门轻轻的开启了,当沈晟再度清醒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最为熟悉的一道身影。

    福伯,这位从他出生之后,就一直照料他的老人,正一脸悲容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伸出了有些颤抖的,长满了老人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那空荡荡的衣袖,张了张嘴,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沈晟连忙一笑,道:“福伯,不要伤心了,不就是一条手臂么,我还有着一只呢。”

    福伯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道:“少爷,您怎么又去了沼泽中央地带呢。这,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沈晟的脸色微微一僵,苦笑着道:“福伯,情非得已,我以后不去了。”

    福伯的眼眸中陡然闪过了一丝怨怼之色,道:“少爷,您上一次进入沼泽死地,是为了于紫鸢,这一次,应该是为了于灵贺吧。”

    在他的话语之中,透着一丝浓浓的恨意。

    沈晟的心中一凛,连忙道:“福伯,您不要乱想,这一次如果不是灵贺救我出来,我早就命丧沼泽了。”他停顿了一下,道:“是谁在你的面前胡说八道,莫非你不知道灵贺兄弟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么?”

    福伯低下了头,道:“少爷,您不要生气,老奴只不过是随便问问。哎……少爷啊,您对于家姐弟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以后可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啊。”

    沈晟苦笑一声,他自然明白福伯的心意,也知道这位老人是一心为了自己。

    但是,不知为何,在他的心中就是有着一丝不祥的预感,可是面对福伯之时,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排解。

    ※※※※

    沼泽中心区域,仇云埔和仇安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一片鲜血浸透之地。

    这里,是沼泽最危险的地方,此地的凶兽和妖兽数量之多,之强大,也是首屈一指的。

    平日里,若是嗅到了如此浓郁的血腥味,肯定会有着无数凶兽和妖兽来此,为了这些食物大战一场。

    但是,此时此刻,这里却没有任何凶兽或妖兽光顾。

    因为在这里除了血腥味之外,还飘逸着一股子令人胆战心惊的气息。

    他们说不出这是什么强者留下的气息,但那气息中充斥着毁灭的力量,任何稍稍靠近的人,都会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就连他们两个也是毫不例外。

    “少爷,我找过了,这里并没有狼魅拿到的绿叶。”仇安临急匆匆的离开那片区域,低声说道。

    “不可能。”仇云埔咆哮道:“狼魅都已经死了,绿叶怎么会不在此地。”

    仇安临苦笑连连,这个问题又让他如何回答呢。

    仇云埔恨恨的一跺脚,他可不敢轻易踏足那片区域,但仇安临苦苦寻觅却是看在眼中,自然也明白此地确实没有绿叶。

    “少爷,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仇安临苦口婆心的劝道:“您已经获得了请神液,马上回去使用,以免夜长梦多啊。”

    “哼。”仇云埔怒哼一声,道:“获得请神液又如何,窥探之眼破了,缠身藤毁了,就连狼魅也死了,我回去之后,又当如何向爹爹交代。”

    看着暴跳如雷的仇云埔,仇安临的心中暗道,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搞出来的,如果不去监视于灵贺,不让狼魅去袭击他们,又岂会发生这些事情。

    仇云埔发泄了半响,豁然停了下来,他恶狠狠的道:“狼魅既然死了,那绿叶一定在于灵贺和沈晟的手中,我……一定要获得绿叶。哼,敢动我的东西,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仇安临的嘴角扯动了几下,心中一片彷徨,他突然对自己此次能否护得小少爷安危的任务失去了绝对的信心。

    或许,自己跟着过来,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吧。

    ps:求会员点和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