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棋祖 苍天白鹤

第六十五章 茅家骄子

    黎明之城一角,有一座巨大的府邸,哪怕是在整个黎明之城中,都算得上是有名的建筑物了。

    在这一片连绵起伏的粉墙青瓦之下,正是明琮岛四大家族之一茅家所在。

    此刻,茅家之主茅森觅正一脸笑容的端坐大堂,在他的对面,竟然就是仇家小少爷仇云埔。

    他们相对而坐,看似言谈甚欢,但实际上却是用言语彼此试探,想要从对方的话中获得一些有用的资料。

    不过,来去数次之后,仇云埔明显是失去了耐性,他豁然抬头,道:“茅伯父,小侄今日来此,是想要请教一件事情。”

    茅森觅笑容满面的道:“贤侄有事请问,老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仇云埔的脸色一板,道:“小侄想要知道,您老与于灵贺之间有何怨仇?”

    茅森觅脸上笑容不变,道:“哦,原来是此事啊。”他停顿了一下,道:“其实这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那于灵贺与小儿三凡有着小过节,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嘿嘿,贤侄大可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

    仇云埔轻哼一声,一脸的不信。

    昔日他派遣文斌进入先锋一营对付姜晶昌之时,茅家曾经传话,希望能够让于灵贺死于意外之中。

    今日同仇敌忾,他才会登门拜访,但没想到茅森觅老奸巨猾,竟然是一口推诿,自然是让他心生不满了。

    轻轻的放下了酒杯,仇云埔开门见山的道:“茅伯父,君子不说暗话,小侄并非对此有所成见,反而是乐见其成。”他看着茅森觅,傲然道:“我要于灵贺死,所以想要请茅家提供帮助。”

    茅森觅一怔,他的双目瞬间亮起了一道寒芒,紧紧的盯在了仇云埔的脸上。

    仇云埔冷哼一声,道:“怎么,茅伯父信不过我么?”

    茅森觅迟疑片刻,终于是缓缓摇头,道:“贤侄说哪里话了,嘿嘿,其实以贤侄的身份,若是想要对付一个小小的神恩居士,又何需我们茅家呢。”

    仇云埔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道:“伯父,小侄已经打听过了,那于灵贺有一个个姐姐,而且是跟着付城主一起离去的吧。”他双目炯炯,与茅森觅那凌人的目光毫不示弱的相对,道:“你们茅家不想惹麻烦,我也一样不想。”

    如果于灵贺仅仅是一个普通神恩居士,他们两家都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一旦牵扯到付茗婳,他们就都是头痛万分了。

    这位付城主可不是普通人,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都不愿意招惹。

    茅森觅沉吟着道:“贤侄,既然你明白其中道理,又想让我们茅家做什么?”

    仇云埔冷笑一声,道:“伯父过谦了,你们茅家可是明琮岛四大巨头之一,底蕴深厚远非小侄可比。若是你们暗中推手,肯定能够借刀杀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杀了。”他停顿了一下,道:“一旦于灵贺伏诛,我要他身上的一件东西。”

    茅森觅皮笑肉不笑的道:“仇贤侄,你要我茅家去冒那么大的风险,却想要坐享其成,这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他心中暗骂,这个小混蛋,我说怎么突然对这件事情如此的热心了,原来是看上了于灵贺身上的某件宝物。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以仇家的底蕴,那于灵贺的身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被他看中意啊。

    心中豁然一动,莫非此物是付城主赠送的么?

    一念及此,就连茅森觅这样老奸巨猾的人物都忍不住怦然心动了。

    仇云埔双眼一翻,道:“茅伯父,我们仇家愿意提供两位高阶神恩居士供你调遣,这下可以了吧。”

    茅森觅嘿嘿地笑着,道:“贤侄,不知道你想要从那小子的身上获得何物啊。”

    仇云埔的浓眉一皱,道:“伯父,我向你保证,此物你绝对用不上。”他神情肃然,道:“我答应你,只要此事办成,我就向父亲求情,给你们茅家十个影城试炼名额。不知伯父可否满意?”

    茅森觅的眼眸一亮,他认真地看着仇云埔,良久不语。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仇兄快人快语,既然如此,那就请茅兄办一件事。若是能成,此事我们茅家就应允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突地从屋后走了出来,他的脚步极快,三两步间便已来到了茅森觅的面前。

    仇云埔的眉头大皱,他在与茅家之主谈话之时,怎么还会有人敢进来插话。

    不过,当他看清楚了来者的面容之后,不由地脸色微变,站了起来,拱手道:“原来是三仙兄回来了。”

    来者是茅森觅的大儿子茅三仙,这位茅三仙与他的弟弟茅三凡虽然是亲兄弟,但两人的修炼天赋却是迥然不同。早在数年之前,茅三仙就已经前往影城,拜在了一位强者门下修炼星力,哪怕是在影城之内,也是小有名气,甚至于比仇云埔更胜一筹。

    以影城仇家的地位,其实对明琮岛四大家族并不太看重。可是,因为茅三仙的关系,所以仇云埔也对茅家高看了一头。特别是当茅三仙亲自出面之时,哪怕是以仇云埔的狂傲,也是被迫收起了那副不知天高地厚的嘴脸。

    茅三仙放声大笑,道:“去年影城一别,仇兄弟别来无恙啊。”

    仇云埔略显尴尬的一笑,道:“茅兄,你怎么回明琮岛了?”

    在他这等人物的眼中,明琮岛就是一个乡下地盘。如果不是因为有要事在身,他绝对不会来此受苦的。

    茅三仙面带微笑,让人见了如沐春风,道:“仇兄,我这一次晋升九段居士成功,获得三月休假期,所以回家看看。”

    仇云埔豁然抬头,惊骇的道:“你,你是九段居士了?”

    茅三仙笑容不变,道:“不过九段而已,又未曾在神前开眼,实在入不了仇兄你的法眼。”

    仇云埔尴尬的笑着,心中却是各种羡慕妒忌恨。他们的年纪相差无几,但他仅仅停留在初阶三段,而茅三仙却已经是高阶九段了。

    这其中的巨大差距简直就是让人难过得想要窒息。

    不过,他毕竟是大家族出身,知道在某些时刻应该如何去做。

    “茅兄,以你的天赋,日后必然能够在神前开眼。”抱拳一礼,仇云埔笑道:“小弟就在此预祝茅兄马到功成了。”

    茅三仙大笑数声,意气风发,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豪迈之风。

    茅森觅一直都是笑眯眯的看着,他心中暗自感慨,昔日力排众议,将三仙送入影城那位强人的门下,总算是走对了一步棋。只要看看仇云埔对待自己和对待茅三仙那迥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就知道他真正看重的究竟是何人了。

    虽说现在茅三仙的实力或许比不上自己,但日后的发展潜力却是相差甚远了。

    仇云埔的脸色突地一正,道:“茅兄,你想要我做什么。”

    茅三仙收起了笑声,缓声道:“仇兄,你可知道,那于灵贺还有着一个天赋异秉的姐姐,并且跟着付城主走了,你可知此事?”

    仇云埔轻哼一声,道:“当然知道。”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忌惮付城主,他哪里需要借助于茅家的力量。

    茅三仙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开朗,道:“若是我们动手,不管结果如何,都会沾染因果。不过,若是由其他人动手的话,嘿嘿,想必付城主就怪不到我们头上了。”

    仇云埔一脸的纳闷,道:“那小子,还得罪了哪一家?”

    茅三仙却是微微摇头,道:“在于灵贺的身边,有着一个叫做沈晟的神恩居士。”他缓声道:“这个沈晟,乃是影城沈家之人。”

    “哦……什么?”仇云埔陡然惊呼了起来。

    茅三仙微笑着道:“我也是偶然得知此事,据说沈晟在族中犯了大错,所以才会被发配于此。嘿嘿,这样被驱逐的子弟最渴望的事情,就应该是回归家族吧。”他缓缓的道:“只要仇兄能够求得沈家一纸赦免,那你说……他会不会任你差遣呢?”

    仇云埔的眼眸立即亮了起来,他大笑一声,道:“小弟明白了,这就告辞。”

    看着他大笑离去,茅森觅的眉头大皱,道:“三仙,这样做妥当么?”

    茅三仙傲然道:“爹爹,您放心,无论如何,我们家都是稳若泰山的。”他目光一转,道:“听说沈晟已经缺了一条手臂,还要前往先锋一营,嘿嘿,这样热闹的事情,又怎么能够错过呢。”

    茅森觅的眉头大皱,道:“你也要去前锋一营?”

    茅三仙道:“正是,沈晟最近锋锐正盛,也该是时候挫一下了。”他背负双手,转身离去,不过在离开大厅之后,他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就剩下了一丝狰狞之色。

    “沈晟,让你与我抢女人。哼,我倒要看看,你接到家族赦免令之后,究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那一定……是相当的有趣了。”

    想到得意之处,茅三仙再也忍耐不住的放声大笑。

    里屋中,茅森觅眉头紧锁,不知为何,他就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心悸。

    轻叹一声,他心中暗自祈祷,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疑神疑鬼吧。

    ps:今天开始,全家去旅游,希望玩的开心。

    回来之后,就将全力准备了。

    哦,九月一号上架,希望白鹤爆发几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