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国 爱吃大包子

3035 梦画江山(三十一)

    燕州北山马场,双方加起来过二十万骑兵集群的惨烈冲杀,从上午激战到下午,大雪纷飞,铁与血的碰撞,即使是以北山马场的宽度,此刻也是被耶律军庞大的数量塞得满满的,

    “杀过去,对方就快垮了”

    “为了部族,杀过去啊!”各种各样的声音喊道,骑兵百夫长们粗鲁的叫骂、愤怒的咆哮、手中的弯刀猛力指向前方,战旗在风中咧咧响动,十万耶律军终于全数填入了眼前的这个巨大的葫芦中,

    猛扑向前的士兵已经都麻木了,双方加起来足足三四万的尸体就堆叠在一片不过长宽两百米不到的狭窄地段上,可想而知,那种无数尸体交叠的血色景象,都能够有好几天吃不下饭,扑面的血腥,十余万人的激烈撞击,你死我活的交错厮杀,无数弯刀密集的对撞,耶律军冲上去又被推下来,人潮汹涌,耶律军的红黑色盔甲,王庭军的黄色铠甲,现在已经完全层层交错的混成一团,碰擦出来的生死火光,无数奔乱跳的鲜活生命,顷刻间躺满了着血水流淌斜坡,刀光剑影,鲜血就像拍撒的水花一样不值钱,生命在这里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应该差不多了吧”

    汗王扎果铁木的目光看似无意的看向对面飘扬的耶律军旗,嘴里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两万战力最强的王庭卫犹如一排排的黑线列队在他后面,战马在寒冷气温中喷着白烟一样的粗气,上面的王庭卫骑兵一个个双眼血红的看着前面,看着那犹如绞肉机一样的战场,耶律军就像是狂潮一样的涌来,从西北撤回的三万王庭精锐几乎都快拼光了,王庭的将军们一个个脸色死灰,汗王到底是先要做什么?耶律军已经全力压上,而本方能够调动的后继部队几乎都打光了,从前面退回的将军哪一个不是浑身上下犹如血人一样,可是汗王偏偏死死攥着战力最强的王庭卫不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隐约的颤抖声音,似乎是从耶律军的方向传来,

    “是耶律家的骑兵?”王庭将军们脸色变了变,但是看着前面堆叠的犹如矮墙高度般的尸体堆,又觉得这不可能,这种情况下,骑兵根本就没有能够起冲击的空间,但如果不是骑兵,哪又是什么,是错觉?但是前面耶律军的攻势突然减缓了,一些正在推进的部队愕然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后面,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北山马场的另外一段,直到一大片飞扬的军旗从后面浮现,无数密密麻麻犹如森林般的长枪队列在惨白的天空下,更显出一股令人战栗的力量

    “混蛋,是中比亚龙家!”

    耶律古达整个人完全愣住了,目光狰狞看向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军队,目光一下落在那飞扬的军旗上的龙家家辉,龙家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后面?耶律家的将军们也是目光直吗,完全被搞蒙了

    龙家不是还深陷在西北吗?那么此刻以大军之势出现在北山马场的是什么!

    ‘殿下,马驹堡失陷,我军后路断了!“

    禀报的骑兵带来更令人感到糟糕的消息,耶律古达在马驹堡留下了一千人的守军,本来也是抱着在北山全力压上,一举击溃王庭的想法,自然是不会将兵力浪费在马驹堡,留下一千人只是用来看守物资罢了,没想到,竟然就这样丢了,龙家冒出来了,依照龙家军的攻城战力,拿下马驹堡估计连一顿饭的时间都不想要,而谁又知道,龙家到底已经观察了自己多长时间,在北山马场的外围冷眼旁观这场草原两大集团的恶战,等到自己大军全线开入北山马场,才一下犹如出洞的毒蛇一样钻出来,仅仅是这样的想法,都让耶律古达感到后背一阵冷

    “阿尔杰农茱莉亚呢,她的高卢军哪里去了!”耶律古达目光左右扫过,眉毛紧蹙,大声询问道,现在唯一还算战力保持较好的就是阿尔杰农茱莉亚的高卢军,而步兵作战,也是高卢军的强项

    “殿下,就在半个小时前,阿尔杰农茱莉亚的高卢军已经悄然撤离了”传令骑兵脸色惨白的回答说

    “什么!高卢军自己走了,怎么会这样?”耶律古达听到阿尔杰农茱莉亚竟然提前撤走了,额头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这个女人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竟然直接丢下自己就跑了,握着马鞭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苍白,

    耶律军一下变成了被关在了中间的尴尬位置,前面是王庭军,后面是龙家,耶律古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草原人人会和中比亚人联合,这种荒唐到极点的事,谁想得到?与其相信这个,自己宁可相信狼会和羊做朋友,中比亚龙家在西北就想要截杀过自己一次,虽然不知道中比亚龙家怎么会来,但是以耶律家与龙家的敌对状态,用屁股也能想得到这些龙家大军不是来帮助自己的,至于另外一面的王庭,更是会毫不犹豫的展开全面反击,如此看来,王庭故意将决战的战场放在地理位置特殊的北山马场,要说没有跟西南龙家有勾结,谁信!

    “我们的后路被断了!”

    “注意,中比亚人上来了!“不知道谁在慌乱中大喊了一声,龙家步兵已经开始向前,巨大的钢盾构成的步兵线,无数向前平方的刺枪犹如一道锋寒的长线,在这道长线的后面,上万的中比亚长枪手开始加,第二排、第三排,密密麻麻的长枪整齐推进的队列,一层又一层令人绝望的刺枪,如雪一样闪亮,让人望之魂飞胆裂,仿佛一条耀眼的光带,钢铁冰冷的刺枪就这样成千上万的汹涌而致,

    “快转向迎战啊!”

    整个耶律军都混乱了,慌乱的喊叫声此起彼伏,靠近出口最近的耶律骑兵开始慌乱的转向,但是从入口犹如洪水一样灌入的龙家步兵已经疯狂的逼近到马前,无边无际的长枪照应这些耶律骑兵惊恐在脸上,好多中比亚人,一名耶律骑兵只来及出一声感慨,就被七八柄刺枪刺穿了身体,鲜血一下炸开,直到这一刻,他的脑海里都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耶律军后卫血肉横飞,战马悲鸣,仓促转向的骑兵就像洪水遇上了堤坝,被龙家步兵如山岳一般的冲击碾压的骨肉碎裂,他们的战马几乎连奔跑都没有,就直接陷入了近身战,本来向着王庭军的骑兵横列全乱套了

    “稳住,对方只是中比亚人,这些懦弱如绵羊一样的中比亚,怎么、会是狼的子孙的对手。???……”百夫长们大声叫喊,大批的耶律军骑兵回转,龙家步兵密密麻麻的雪亮刺枪从排的从耶律骑兵背后和胸口血淋淋的捅出来,无法奔跑的骑兵,一旦陷入步兵集群红,越是高大的马身越是显眼,一个接一个的被重矛戳个对穿,被龙家沉重的斩马刀劈落马背,打的耶律骑兵土崩瓦解,

    阿土里部的母野狼格是部族中有名的勇士,被誉为大地之子,是一个被野外狼群养大的孩子,十几岁时才被牧民围剿狼群的时候现,费尽心力才抓住他带回了阿土里部,胆怯这种词,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过母野狼格的脑海里,强壮的身躯加上足足两米的身高,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巨人,看见自己的族人被中比亚军的枪阵杀得人马滚落,简直气得疯,身边的人眼看越来越少,他悍然不顾,

    “杀!”

    一步也不肯后退,手中重四十斤的狼签在他手中就如同牙签般轻便,即使是身穿重甲的龙家步兵也不能抵挡他猛烈无比的横扫,长枪阵列中的龙家步兵被他打的脑浆迸裂,母野狼格神色狰狞的狂笑“中比亚懦夫,有种就来送死?”

    无数的箭簇从后面迅猛扑来,噗噗噗,箭头射进母野狼格高大的身体,鲜血从创口飙射出来,中比亚懦夫!母野狼格嘴角蠕动,眼睛鼓的老大,一阵阵被刺穿的声音此起彼伏,母野狼格全身上下插满了箭簇,就像是巨大的刺猬,身体终于痛苦的一下跪在地上,鲜血顺着箭簇杆子的滴落在他脚下的土地上,噗嗤,无数的长枪狠狠的从四面八方刺入他的身体,随着一声暴喝,母野狼格高大的身体被无数的长枪高举起来,母野狼格还没死掉的身躯在这些刺枪上挣扎,最终很快都无力的垂下

    看见木野狼谷样子,附近的阿土里部的士兵出一声悲鸣,母野狼格是他们心中最勇敢的人,现在连母野狼格也死了,顿时全面崩溃了,个人的勇武在这种大面积的溃败面前只是大海中泛起的一朵浪花,更不要说,对面的中比亚人的表现完全与懦夫挂不上边,不要的中比亚人一边推进,手里腰上都挂着草原人的人头,一双红色的眼睛就像是要吃人一样,即使面对耶律军反扑而来的大批骑兵,迎战而上的枪兵阵列里边也没有一个逃跑的,他们是龙家血军,就是西南龙家在西北地区所吸纳的那些对草原人有彻骨仇恨的人

    他们是来复仇的!为那些被草原耶律家所杀的亲人,为了他们的妻儿父母,他们中的不少人苟延残喘的活下来,所为的就是这一刻,中比亚人的民族秉性就是如此,犹如草原人为了部族延续生存可以悍不畏死的牺牲搏杀,中比亚人为了自己的亲族一样可以做到这一点,明能够千余年来成为东方大6的主文明脉络,自然有着其坚韧不拔的一面,能在这种乱世中屹立而起的民族,有那一个是差的?

    只要给他们一把长枪,他们就敢真的去跟耶律军拼命,家恨国仇在他们的心中燃烧着血脉,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恐惧,只能说是一种解脱,不少的人都是抱着要么死在这里,要么将面前草原人杀光的想法

    长枪刺断了就用头顶,用牙咬,只要不死就多拉上一个

    面对这样数万完全不怕死的中比亚人,无论是耶律家的功勋部队,还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团队,此刻也被打的得溃不成军,狼奔兔突,大群大群被打散,军心已经完全溃散,后面的部队,看着前面犹如潮水一样倒翻的溃散,不名所以的慌乱和恐惧一下子传染开来

    “殿下,请立即下令返身突围,冲出去,要么就出不去了”

    耶律军的将军们也是急了,局面变化的太快,本来已经逐渐取得优势的战局,一下因为龙家军从后方杀入,已经彻底无法再打下去了,龙家步兵集群的推进就像是在在北山掀起一场雪崩般的攻势推进,耶律军成千的队伍就这样被如山一般的刺枪推掉,一旦让步兵越过了北山入口的地势,里边也来越宽厚的地势,会让步兵大集群的推进变得犹如山岳一般的难以撼动,一层层的长枪重盾,即使有耶律骑兵奋力的冲垮一部分,很快就会被四面合拢的刺枪勒杀掉

    耶律古达也开始坐不住了,虽然现在还在艰苦鏖战,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种夹击之下的耶律军,全面崩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是就这样放弃近在眼前的胜利,耶律古达实在是不甘心,在众人目光下,他目光在南北两个出口上来回转,一方是王庭,另外一方龙家,深吸了一口气,鼻翼重重的闷声道“反正是要冲开一个口子才行,那与其去冲击体力充沛,阵列如山的龙家军,不如将全部力量都投入到对王庭军方面的突破更好,激战数个小时,我们尚且都累得够呛,人数占少的王庭军难道就好过一些?传令下去,除了后卫是两万人外,其他部队全线压上,告诉那些族长们,要是不想被中比亚人砍掉脑袋,就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垮王庭军,我们从王庭军方向杀出去!

    “对啊,少族长果然慧眼如炬,这个时候,只要击破王庭就一样可以出去的!”耶律将军们脸色齐齐一震,大家都被后面出现的龙家军震到了,以至都昏了头,竟然忽略了近在眼前的出口,相比于后面士气如虹的中比亚龙家军,前面已经完全显露出精疲力竭姿态的王庭军,明显更加容易击破的多!

    “来了!”

    看着开始变得更加疯狂的耶律军再次入潮水一样涌过来,汗王扎果铁木的嘴角露出了笑意,眼神冰冷无情,透出残酷和自信,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刀刻般的脸部线条彪悍和冷峻,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马蹄轰鸣,王庭卫的铁甲狰狞终于动了

    这燕州可以给龙家,但绝对不能给耶律家!(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