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国 爱吃大包子

3689 王者归来(二十七)

    费珊地区本就是东高西低的地势,除了靠近海岸的数十里地区,都是跌宕起伏的山丘,这片独特的群山地带,从一千年前就是欧巴罗东西部的分界领,四月的费珊气温开始升高,随之而来的就是雨季降临,特别是临近海岸线的费珊地区,河水逐渐汇成滔滔大江,鱼跃出水面,鸟儿飞过了天空。m姹紫嫣红的大片野花迅速铺满了城市外的大片荒地,预示着时间进入时而狂暴时而沉闷的夏季,暴雨开始降临大地,似乎预示着万物奔流的时代来临

    黑发青年站在在别墅庭院中的一座亭子内,这花园之外是另一个更大的花园,正中矗起一座宏伟的府第,多罗克之云作为费珊地区暗地里的掌控者,这样的贵族产业还有很多座,但是能够如此清新雅致的却是只有这一个,因为这里是薄纱花丽的居所,曾经是费珊王室在海岸地区的别宫,建造在可以对大海一览无遗的崖壁上,四周远近均静悄悄的,沿着碎石铺成的宽阔花园通道,路的两旁栽满异卉奇花,一个接一个相连的鱼池、人工堆成的石山和溪流,清晨之时在这里遥看太阳从海平线跃出,足以让人浑忘尘,

    皇帝也不得不承认,生活在群山中的费珊人,几乎比起平原地带的人更懂得生活的艺术,毕竟他们夹在东西两大阵营之间,也是欧巴罗东西两种文化的交汇点上,在这里你可以看见具有几种风格的建筑风格同时存在,

    就像眼前的这座花园,呈现的是北面高卢风格的雕塑十字形,却又在大路的另一端的出口采用的伊斯坦特有的曲形门,从高处俯瞰看过去,一边是碧蓝色的大海,另外一边则是细如如蚂蚁般的人民和街道,在远处则是连绵起伏的如巨龙般的群山

    “想要征服这片地区只有两条路径,一个是从地势平坦的海岸线地区向高海拔地区迂回,形成前后夹击的战略包围,当初伊斯坦帝国那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就是这样做的,一方面以主力大军逼压费珊军,另外一方面,则是派出王储率军横扫海岸一线,但是最终在即将完成合围战略的那一刻,功败垂成,皇帝意外在回国途中失踪,费珊军全线翻盘,数十万伊斯坦帝国精锐部队陷入混乱,伊斯坦王储只顾着回去抢夺王位,却将数十万大军丢在了费珊群山之中,成为伊斯坦帝国覆灭的主因”

    黑发皇帝的声音顿了顿,目光扫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薄纱花丽,嘴角笑着说道“另外一个办法,则是居高而下,从比费珊山地地势更高的地带向下进攻,比如从巴伐利德台地开入费珊群山,等于是避开了费珊最大的屏障,后面要做的就是一路向下……只是没想到,费珊是个大泥潭罢了,难怪当初伊斯坦帝国的萨拉丁一世也被拖住了半年的时间“

    “三十万人被杀,王国主力烬灭,换成是谁都受不住,现在陛下又让普拉伊斯将那百余名的前费珊贵族接纳,难道就不怕这些人回来后搅风搅雨吗?”薄纱花秀眸一闪一闪兴致盎然的打量着他,语调则像一向的冷漠平静般

    她知道皇帝很少对人说关于战争之事,哪怕皇帝被誉为军神,可是按照皇帝的说法,战争无非就是杀人,杀人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他更像让人看见的是战争之后的重建,是动乱之后的安定,是帝国一条条新商路的开通,这些才是皇帝认为值得骄傲的地方,而这一次意外的提到了让整个大陆都谈之色变的费珊之战,完全是因为皇帝想要让自己知道,对于费珊前贵族,皇帝不但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还带着浓烈的鄙视,

    “你如果知道哪些费珊前贵族是被谁逼迫回来的,就不会这样想了”

    出乎薄纱花丽的意料,皇帝淡然自若的脸上透出一股狡黠“是埃罗人,这些费珊前贵族跑去了埃罗南部,并且给埃罗南部贵族们提供财力反扑埃罗王都,条件是如果夺回埃罗北部,就准许他们在埃罗北部划出一块区域来建立新费珊王国,可惜埃罗南部贵族们拿了他们的钱,却在进攻埃罗王都之战中敷衍了事,最后甚至将这些家伙从埃罗南部赶了出来,现在他们除了归国之外,谁都不敢收留他们,因为诸国都怕因此成为帝国对他们动武的理由,就是这样一帮人,你说他们要是回到费珊山区,不闹出点动静来,就太对不起我收留他们了,要知道,这些人可是抱着必死之心回来的,就想着怎么用自己的脑袋来证明帝国是如何残暴的对待费珊贵族的,如果帝国杀了他们,那才是得偿所愿呢!”

    这主要是就在一个月前,一批流亡国外的费珊前贵族请求返回费珊,说是要落叶归根,返归故土,在国外被压榨的极为凄惨,对于费珊贵族返归,普拉伊斯还是比较开通的,因为普拉伊斯本身就是大贵族出身,对于亡国之痛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里边,

    因为费珊地区除了海岸线是平坦的,其他都是大片群山,这些地区对于帝国来说都是陌生的,虽然帝国已经在开始将群山地区的费珊人迁移到海岸一线来,但是费珊人本身对于帝国的仇恨还是很严重的,海岸地区还算好些,毕竟随着海岸地区的从新繁华,尝到了甜头的海岸费珊人已经不怎么仇恨帝国对费珊的征服,但是山地区的费珊人就不同了,他们才是费珊人的主力,帝国在巴伐利德一战斩杀三十万费珊王军,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山地地区的费珊子弟,

    而瓦里西恩从巴伐利德地区侵入费珊,大军开入,攻城略地,刀锋之前,一切阻挡皆为粉碎,军队的兵锋是何等犀利,瓦里西恩对于抵抗激烈的山地区自然也是狠狠的清洗了一遍,又是十几万人的屠杀,前后加起来就是四五十万人之多

    如此大规模的人口减少,想要在短短两年内,让山费珊人放下对帝国的仇恨谈何容易,以前驻守费珊的是瓦力西恩,费珊山地人虽然仇恨帝国,但毕竟是被这位帝国屠夫杀怕了,加上民生凋敝,想要闹腾也闹腾不起来,现在换成文职的普拉伊斯就不同了,帝国本来在费珊和伊斯坦地区的二十万大军已经调入教团国战场,费珊地区的军事压制力一下空荡,很多地区明面上是帝国控制,可是对于帝国政令阳奉阴违,更有盗匪横行,

    每次收到来自费珊山区的消息,普拉伊斯就感到头疼,而得到任命的帝国政务官们,也是一脸的灰白色,短短四个月里,已经有六名地区政务官被杀,十一人受伤返国,袭击帝国哨所守军的数量更是达到两百六十七次,基本上一天就是四五次,

    对于费珊山区,就算是普拉伊斯这位强硬手段的人物也没法

    现在普拉伊斯基本上将重心全数压在海岸一线,对于群山地区几乎已经不过问,因为手中力量实在有限,两万帝**队能够护住海岸地区的稳定就是极限了,只要这些山地地区不明目张胆的叛乱就行,而且此情况也已经上报皇帝,圣都大战期间,皇帝也爱莫能助,所以皇帝返回北欧巴罗的第一站,不是乱战纷飞的中欧巴罗,而是看似平静,却是如火山前一般危险的费珊

    “陛下是要让他们去费珊山区鼓动暴乱,然后再调动帝国大军一举荡平?”

    薄纱花丽隐隐猜到了皇帝话语里意思,俏脸微微变了变,手指紧张的握紧,费珊群山与薄纱花丽家乡的多罗克群山极为相似,在这里,薄纱花丽有一种返回家乡的感觉,所以对于这里的人马,薄纱花丽内心有着一种特别的情绪,都是山地人,都是一样的崇尚浪漫自由,

    皇帝自然是将薄纱花丽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知道薄纱花丽对于帝国镇压有所不忍,不置可否的摆了一下手,目光看向远处群山的脉络,深吸了一口气,冷声说道“鼓动暴乱?别开玩笑了,这些人当初如果有那样的胆魄,怎么会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逃亡,他们回来受死,并不是他们突然有了勇气,而是因为他们的财物已经没了,没有人原意再收留他们,到处被人驱赶,还不如回来受死呢“

    “那么这些前费珊贵族……”薄纱花丽脸色紧张的犹豫问道

    “普拉伊斯准备授予他们地区政务官的职务,主要负责山区”皇帝从远处收回目光,斩钉截铁的说道

    “帝国政务官!”薄纱花丽低声喃喃,幽怨的瞥皇帝一眼,道“能够想出这个办法的,应该不是普拉伊斯,而是陛下吧,我记得普拉伊斯是想要将这些人全数吊死,以此来震慑费珊境内的一切反帝国力量“

    皇帝脸色难看的撇了撇嘴,他也不想这样品论自己的政务官,但是形势就是如此,费珊地区的特殊性,在帝国境内也是少有,明明是已经征服地区,可是偏偏还无法做到全面控制“费珊海岸地区已经逐渐平稳,这些费珊前贵族虽然是流亡国外,依然掌握着相当惊人的力量,其中不少还是前费珊王国精英人物,论及对费珊地区的熟悉,他们可远比普拉伊斯的费珊总督府里的政务官们强太多“”要知道现在最让普拉伊斯头疼的,就是对于费珊地区政务官的任命,高大连绵的费珊群山,就像是蒙上了纱一样看不清真面目,普拉伊斯甚至向我抱怨过,当初瓦力西恩怎么就不留下了那么多的隐患,反正都杀了不少人,为什么不多清理几次,搞得现在他完全手足无措

    普拉伊斯说去年冬季,费珊山区更是百年难遇的严寒,费珊人冻死无数,可就算如此,肯从山区下到海岸地区的人数依然只有区区十余万人,现在的费珊地区,山地人口依然还是占了七成,海岸地区只有三成,这样的局面不能继续下去了,帝国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

    “可是这些费珊前贵族如果真的鼓动对帝国的仇视,那时候岂不是弄巧成拙?”薄纱花丽脸色越发的迷惑,既然皇帝知道山区问题大,还故意将前费珊贵族塞进去做什么

    “哈哈,反正果子都烂了,那就多塞几个也无所谓,烂在一起才好,既然费珊山区对帝国仇视,那就让这些费珊贵族去管理,我们只需要管理这些费珊贵族就好了,犯错的自然要处罚,鼓动仇视帝国的要杀掉,做得好的,也要褒奖,甚至提升到更高的位置,最后费珊山区的人会发现,就算是费珊贵族们,都已经靠向帝国了,他们还在那里坚持什么

    “可要是这些费珊贵族对帝国一直如此敌视呢”

    “不可能的”帝国皇帝摇了摇头“当初费珊主力虽然在巴伐利德被我所灭,但是国内王储依然还在,军队数量依然还有八万之多,也不是完全没有一战力量,只是费珊人自己已经破了胆,加上山地优势丧失,这些费珊贵族官员还未交战就已经纷纷逃亡,连带这数万费珊军队也都轰然而散,否则费珊王储也不会愤然饮恨自绝,这些人在费珊灭亡之际,尚且对费珊毫无一点坚守,何况现在

    他们是抱着必死之心回来的,却被帝国任命为地区政务官,你认为他们是原意永远待在能够饿死人的山区呢,还是到繁华的海岸地区来?总是有一两个人会想通的,人心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普拉伊斯没有将他们送上断头台,都已经是看在不想让刚刚稳定下来的费珊海岸再次血流成河,或者以前想要收买这些人的忠诚需要相当的代价,但是现在,怕是只需要一个稳定的发展机会就足够了

    “只要陛下少杀点人,就很好了”薄纱花丽美眸亮起来,闪动智慧的采芒,动人得教人心颤,也令人心碎,帝国皇帝对于人心的把握,远比在战场上对于千军万马妙之毫巅的控制强大,论及雷霆化雨的本事,整个大陆无人可比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帝国近卫带着一名身形消瘦的中年人走过来,向皇帝禀报说道“陛下,思格林大人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即使是薄纱花丽也忍不住好奇心,目光看向近卫身边的这位中年人,内心更是震动的无以复加,思格林,前马丁力牙萨姆族本军总领,南方圣都之战中崛起的马丁力牙名将,而且排名直接进入前五十之列,要知道,这个思格林前面可是毫无名气,唯一有名气的马丁力牙名将,是被称为银狐的安西里家少主,但排名也只是六十七位,而此人一跃就是前五十,因为这是唯一一个,以一人之力抵挡帝国皇帝的出手,并且将二十万马丁力牙残军带回国的传奇,当初南北大战,就算是七十万南方联军,名将云集,依然没有几个人从帝国皇帝手中逃掉,可是此人却意外做到了,仅仅这一点,进入前五十绝对是实至名归。

    只是薄纱花丽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此人,而且从其神色可以看出,此人与皇帝之间绝对是有问题的,就算是冷漠如薄纱花丽,内心也是惊涛骇浪一般,因为就在两天前,从南方传来消息,马丁力牙王国会议中,各大领主同时对萨姆族发难,整齐一致的站在了被废除的前萨姆族少主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