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国 爱吃大包子

3766 陆上神国(七)

    雨幕弥漫,大河道河水再次暴涨

    帝国龙牙战舰从战舰两侧探伸而出犹如长足一般的划桨,在埃罗大河道激荡水流中稳稳的控制住船身向南,展现出作为帝国海军主力战舰的极佳控制力,在这艘龙牙战舰的船头,一名黑发青年昂身站立,目光好奇的凝视着漫天雨粉的天地,颇有大河任我纵横的迫人气势,远处埃罗南方地区景象若现若隐,与原本所想的黄沙弥漫不同,竟然在雨幕一片模糊不清,满盈着水气的丰富感觉,埃罗南部正在发生的巨大的变化,

    就算黑发青年对于埃罗南部不熟悉,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点

    而作为埃罗南部人的阿特丽丝,对于眼前的景象震动更大,阿特丽丝俏脸看着天空断线一般的雨水浇淋而下,白皙的手掌接住一滴晶莹透剔的水珠,看着这滴水珠最终从手指尖消失,阿特丽丝的呼吸起伏不定,目光中更是透着无比的哀伤“下雨,对于不少南部人来说都是奢望,埃罗南部边缘或者还有雨下,较深的地区,据说已经二十年没有下过雨了,对于看见宝贵的水从天上落下来,对于那些地区的南部人来说都会一种传说!”

    “我知道这可能让阁下看笑话了,但是此次帝国宣布对中部划分,看似已经止步埃罗中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帝国大军已经顺埃罗大河道南下”阿特丽丝咬牙切齿的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极为复杂的看了黑发青年一眼,叹息了一声才清脆说道“我想问一句,帝国方面为什么会比我们埃罗南部人更提前预知了变化的方向,原本我还不相信,但现在我开始相信,埃罗南部真的在变化!能够告诉我这个变化到底都好,还是坏?“”为什么你会认为不是好的变化?南方开始有了雨水,黄沙自然也就会受到限制,没准再过一点时间,南部就会从新焕发生机呢“黑发青年转过身来,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这反而更增加了一份睿智的气息,

    “八十年前的大洪水,也是从暴雨连绵开始的,眼前的雨水虽然还无法与八十年前相比,但是南部的环境变化,到底会造成什么影响,谁也不知道”

    阿特丽丝忧心忡忡的回答说道,对于埃罗南部人来说,八十年前的大洪水不是传说,不是传闻,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当初南部诸侯们的先辈决定留下来守卫祖地,他们的每一代都是八十年前那场大灾变的记录者

    此时,前方的河道激流开始放缓,水道拐弯的位置隐隐已经看见一座巨大的港口,但是看起来极为残破陈旧,但是一排巨大宽阔的船坞轮廓,足有十几米高大的不知名构成港口的大石块四分之三都被眼前的水流淹没,冒出的位置依然可以看出这座建筑的宏伟轮廓,

    “这是当初圣城在南部修建的圣殿之一,祭祀的是当时圣城内负责河水的女神,甚至有一种传说,当初的埃罗大河道并不如现在这般横穿整个上下埃罗,而是在上下游之间还有一段一百多里的阻隔,是河水神降下神力,生生将土地上打出了一条河道,才让埃罗大河道真正成为贯穿上下埃罗的超级大河”阿塔丽丝目光中透着几分迷离,看着激流在前方撞击发出的轰鸣

    “虽然看上去有点破败,不过这座圣殿的整体功能开始可以使用的,过完的船队一直都把这里当初临时停靠点使用”阿塔丽丝语气里带着无比的遗憾,看到黑发青年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印有“圣城文字的”五个大文字的石制门楣上,那上面现在冒着一簇青草,还有一个荒废的鸟窝,忍不住有些不满说道

    “这些墙隙,就算是到了现在,也就连匕也插不进地,当年的埃罗南部的工匠有多么厉害可想而知,“阿特丽丝手指了指满是青苔的台阶,二十多的台阶,所有的石缝都细的象一条线,肉眼几不可辩,虽然残破,但依稀能够看出当初建造者惊人的工艺技巧

    黑发青年眼睛微眯了一下,虽然知道当初圣城为了让埃罗南部成为自己的物资后勤基地,对整个埃罗大河道进行了疏通,但是也没想到过,圣城会直接将大河道的间隔挖通,而且从目前的环境来看,雨幕之中,全是平坦,连一个山体轮廓都看不见,他其实是在想,!当初的圣城建造者是从哪里弄来了如此之多的青条石来垒建圣殿的?而埃罗大河道的贯穿,是不是也真是当初圣城的手笔,如果是,那就相当令人震惊了

    人工运河啊,圣城竟然在八十年前在这里修建了一条人工运河,这简直就是……虽然可能只有百余里,但是对于黑发青年也会有冲击力的,就算是财大气粗的帝国,想要开凿一条联通帝京大海城到南部刚非的水道运河,也都让帝国内务部感到焦头烂额,虽然那条已经开始动工的帝国人工运河总长度长达一千三百多里,但大部分河道都会现成的,帝国所做的只是将原来的旧有河道连接起来,就算如此,帝国内务部也已经是叫苦不迭,仅仅预算就是五千万的帝国金,占了帝国一个半季度的财税收入的总和

    这倒是最直观了解当初圣城的一个机会,不可错过,黑发青年内心对自己说,向身后甲板抬了抬手,龙牙战舰开始向废墟的方向靠近,既然到了,那就看看,帝国龙牙战舰靠向废墟,黑发青年在几十名帝国近卫下,跃上了台阶,

    出现在黑发青年眼前这个古代神庙的台阶两侧,树立着一尊巨大的怪兽雕像,这些石头雕像是用阑玉石雕成的。雕刻手法极其精湛,看起啦就感觉这些怪兽象是在蓄热待,随时准备扑击人,只是人站在那里,都能够感觉到阵阵阴风飕飕从身边飘过,

    “把火点燃”

    黑发青年命令道,一个个火把被点燃,眼前的圣殿露出真容,

    “现在的南部,还有很多类似于水神的圣殿遗址,但是都已经大半成为毫无用处的废墟“阿特丽丝站在黑发青年很厚长长叹息了一声,与黑发青年这个外人相比,在南部土生土长的阿特丽丝对于八十年前的埃罗南部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崇拜,眼前这座横跨在半个河道上的巨大类似河道枢纽的所谓圣殿遗址,记录的是南埃罗一个又一个曾经的辉煌和如今的残败,圣殿的外廊上有数十根巨大的石柱支撑着,每一根都被雕刻成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形象,应该就是所谓的河道女神,或者是河道女神的侍从,此刻都已经被河水淹没了大半身躯,残缺了躯体的也不少,让人不由惋惜

    黑发青年收回目光,走向圣殿废墟的大厅,潮湿的甬道内,可以看见古老破旧的灯座,灯座的最里边,一座十米高的女神像,像双手捧天,手心中各自一个长两蓬半透明的青色火焰刚好构筑成一个相互信托的交叉角度,黯淡而诡异地火光刚好照亮了、女神的脸蛋,给这个美丽妖艳的面容蒙上一层青色的光纱,散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妖冶魅力,恰好把阴柔和阳刚这两种极致糅合在一起,不但不刺眼,反倒格外有种说不出和谐

    一阵风吹过,似乎一阵若有若无地咏叹调,伴随着水流撞击翻卷的轰鸣声,在整个大殿中静静回响,非常神奇。

    “那是普达米亚?”

    黑发青年目光落在神像的脸部,忍不住脚步一顿

    火把光线之下,女神的容貌赫然与教宗普达米亚有七八分的相似,如果不是知道教宗普达米亚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女神,黑发青年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把普达米亚的雕像搬到这里来了,当然这只是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如此巨大的神像是绝对不能从外地运来的,就算有人肯花这样的时间,也没必要安置到这座废墟来,

    “肯塔姆家领地内也有犹如这样建造在河道拐弯处的圣殿吗?”黑发青年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有的,我肯塔姆家领地内也有一座类似的圣殿遗址,一样也是河道水神,但在神像风格上似乎有些不同,我们的圣殿内是三个女神,因为我们南部一直都流传说,河道女神其实是三生子,只有河道女神从新回到埃罗南部,埃罗南部才可能从当初的神罚中复苏过来”阿特丽丝犹豫了一下点头,嘴角自嘲说道“其实这种事,我自己都不相信,就算当初圣城或者真的有神存在,当初圣城被毁灭,也没看见有一个所谓的神灵站出来,

    阿特丽丝不愧是南埃罗的坚定拥护者,对于当初的南埃罗充满了崇拜,而对于南埃罗源头的圣城却是嗤之以鼻,

    “三生子吗!“

    黑发青年对于阿特丽丝口气里的嘲弄并不在意,而是听到女神可能是三生子时眼睛才微微睁大,黑发青年突然想到了一个荒诞无比的可能,历代教宗都会三生子的惯例,这种可能性却是极大,以前黑发青年只认为可能是普达米亚先辈当初圣城毁灭时遭受辐射而造成的基因变异,但从阿特丽丝的说法来看,历代教宗的三生子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最大的可能就是,圣城当初已经开启了基因工程,大河,往往也代表着生命的起源,

    “陛下,刚刚收到的消息,我们的人在荒领找到了普达米亚殿下的踪迹,情况看起来很糟糕”一名帝国近卫神色匆匆的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