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国 爱吃大包子

3837 亚丁丧钟(十一)

    古旧的堡垒走廊非常的阴森,给人一股压抑的感觉,在走廊的四周,还有很多阴暗地小孔,里面据说埋伏的都是淬毒的弓箭。如果有外敌进入的话,射手可以从这些小孔射击敌人,将走廊和过道完全的封死。不过这些都是很古老地传说了,只有在伊卡姆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候才知道真假。现在的伊卡姆家主堡更像是一名暮气沉沉的老人,沉侵在往日的荣光和回忆里不愿面对现实,这些设备设施早就不起作用了,荣光只能代表过往,不能代表现在

    伊卡姆家派来接待杰洛斯菲罗的乃是他们的两个后起之秀,伊卡罗什和伊卡拓。

    其实他们也不能称之为后起之秀,因为两人身上笔体的禁卫军队长制服,都在毫无掩饰的表明了对方的身份,禁卫军中队长,这已经是王室禁卫军中层军官的身份,伊卡姆家族与王室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两代伊卡姆家女子成为亚丁王后,就算是现任亚丁国王的血脉里,都流淌着伊卡姆家的因子,所以伊卡姆家族弟子进入王室禁卫军体系的人很多

    但是能够混到中队长级别的,却并不多,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王室禁卫军很少有有作战机会,在没有战功的情况下,禁卫军内论资排辈的情况很严重,混到四十岁依然是小队长的比比皆是,而眼前这两个年纪大约都在三十四五左右,能够爬到禁卫军中队长的位置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个人上过战场,而且还取得过相当的战绩

    而禁卫军这五年里唯一一次上战场的机会,是与埃罗帝国争夺科尼妮娅港的战斗,埃罗帝国突袭科尼妮娅走廊,并且杀入大绿洲,兵锋只差三百里就是亚丁王国核心的亚丁湾地带,紧急之下,亚丁王室麾下禁卫军也不得不投入大绿洲战场,那场两大国家共计百万人的大战,最终结果就是导致埃罗帝国元气大伤,被教团国教宗普达米亚抓住机会杀入国内,最终埃罗皇帝法鲁克一世战死,埃罗王都沦陷,埃罗王室南迁,埃罗帝国名存实亡,亚丁王国则是彻底放弃西面的科尼妮娅走廊地带,将国家重心全力转向中比亚地区,

    “杰洛斯菲罗大人,我代表伊卡姆家族欢迎你的到来,虽然家主多次提到阁下,但却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与阁下见面呢,不过能够回来总是好的,大小姐还好吧“眼角有一道十字疤痕的伊卡罗什很热情的说道,他是一名长相宽厚的中年人,身上的禁卫军制服明显不太合身,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不协调感觉,杰洛斯菲罗听自己妻子说过,伊卡罗什在家族内更像是大管家的身份,真正在家族内拥有权柄的是伊卡拓,是妻子表姐的儿子,在家族主系没有男性子嗣的情况下,伊卡拓就是第二顺位继承人

    想到这里,杰洛斯菲罗忍不住多看了伊卡拓几眼,是一名沉默不语的青年,目光冷冽,看起来并不友好,只是淡淡的说道“杰洛斯菲罗阁下远道而来,不知道给我们伊卡姆家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在下代表代表王国军务部前来伊卡姆家办理一些事务……”杰洛斯菲罗感受到对方语气的咄咄逼人,彬彬有礼的说道。

    伊卡拓修长的眉毛挑了挑,冷冷的说道:“就是来办理一些事务这么简单吗?”

    杰洛斯菲罗脸色变了变,笑着说道“当然,军务部长拉古烈大人特意让我来伊卡姆家,除了采购一批用于陛下晋升仪式高台所用的石材外,同时也顺便让我督办伊卡姆家的城堡修缮工作“

    伊卡拓神色不变,只是静静的看着杰洛斯菲罗十几秒钟,才说道“一个月前,我们就已经接到军务部的信函,高台的石材已经准备好了,至于修缮伊卡姆家城堡这件事,杰洛斯菲罗大人知道上一次说这句话的人,现在在哪里吗?”

    “过于陈旧的堡垒对于居住也是有影响的,适当的修缮一下……”

    杰洛斯菲罗微笑着继续劝说,整个城堡因为缺乏修缮,很多地方都出于潮湿的状态,还有很多石块之间都是裂缝,有些外部挂件更是摇摇欲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伊卡拓就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斩钉截铁的说道”上一次说要修葺城堡的人,现在就埋在阁下的脚下呢,如果阁下不是跟我伊卡姆家大小姐有关系,我根本就不会见你

    伊卡拓鼻翼沉重的闷哼了一声,向杰洛斯菲罗摆了一下手,声音顿了一下“军务部拉古烈派你来伊卡姆修葺旧堡就是不怀好心,不过你自己还乖乖往里边跳,更是令我等感到失望,证明你对伊卡姆的荣光完全不了解,石材就在城堡外的采石场,怎么运回去,阁下自己想办法”他转身离开,伊卡罗什脸色尴尬的干咳了一声“希望杰洛斯菲罗大人不要介意,他这人脾气就是这样”说完这句话,伊卡罗什连忙跟着伊卡拓离开

    大厅内,只剩下杰洛斯菲罗和红发副官杰罗姆两人面面相窥,红发副官杰罗姆左右看了看,右手抬起来拍了拍胸口,做出长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人真的都走了,大人,看来你不用死了啊!消息你已经传达到了,我们只要带着准备好的石材回去就行了””你说,这样的城堡还能防御住敌人的进攻吗?“

    杰洛斯菲罗站在大厅的窗户前,透过窗户看向斑斑擦痕的城墙,自顾自的低声喃喃,作为司战部负责人,他对于南部战场的局势还是知道一些的,帝国军队抢占了柏萨德城,而此地距离南部柏萨德城不过三百里左右的距离,远不是所想象的那么遥远,而自己一路而来,所看见的都是一片懈怠气息,所有人都不认为战争会波及到这里来,不过也是,帝国军队在南部的进攻,随着战线的拉长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亚丁军务部方面用土地换时间的策略也达到了目的

    十余万亚丁军队压在柏萨德前面,区区两万帝国军队还没有跑就已经是奇迹了,更不要说突破十余万亚丁军队的防线杀到这里来,从某种程度上所,亚丁在南部已经死胜券在握,剩下的只是时间,三天,或者五天,必然会有大捷的好消息传来

    远处,可以看见一道黑烟直直的升起

    “那是怎么回事?”杰洛斯菲罗神色错愕,好奇的问道

    “应该是不小心造成的失火,大人你看还有不少人在救火呢,大人你不知道,南部自从今年夏季开始就一直处于干旱,整个南部的粮食都受到了影响,很多地方更是颗粒无收,干燥的气候最容易引发火灾”红发副官杰罗姆看了远处冒黑烟的位置一眼,不以为意的解释说道“

    墨绿色的树叶的风中浮动,拂面而来的冷意,清晰的告诉每一个人,冬季在靠近,川道的原野与南部山地交界的地区,钉着厚实弧形马铁的马蹄就像一把锋利的剃刀,将地面完全撕裂开来,变成东一块西一块的黑色,这些被溅起湿漉漉的泥土,毫不留情地拍打在沼泽的地面泥潭上,哗啦啦……哗啦啦……“无数的绵绵的令人振奋的声音大地仿佛被无数的黑线覆盖,黑线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宽,在这群海洋中,迎风招展着一面面有弯月和星光标示的旗帜。那是一片密密层层的骑兵,拥堵的出现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战马和战马之间,几乎是马蹄相连的,

    目光扫过前方的辽阔大地,穿着帝国将军铠的舒哥高举起手中的马鞭,嘴里念出一长串部族的名字“白萨,科罗琳,扎木苏带人向西,拉索亚,古扎,斯拉木带人向东,其他人进跟“听到命令的帝国骑兵们立即本向各自的两个方向,

    犹如热带风暴中的波浪,又像决堤的洪水

    侵略,如火一样的向前席卷

    黑色的云层下,迅速飞卷的黑云,几乎没有一丝地缝隙,轰隆隆如同闷雷一般的马蹄声,令天地间风云变色,无数翻飞的马蹄冲入眼前的平滩地,带起沙粒碎石和枯萎地野草,将它们卷入了好像龙卷风一般的队伍,碎石在稠密的马蹄中来回冲撞,直到完全的被撞碎,消失在猛烈的风之中

    连续两天,跑出三百里,依然保持着惊人的前进速度,就像是一部精细到极端的机器,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如果中间有人倒下的话,后面的骑兵也会毫不犹豫的继续向前,将落马者被碾得粉碎,完全的融化在大地上

    帝国骑兵出现在亚丁大军多后方安全地区,亚丁地区的小贵族们完全没想到,望塔上面传来的紧促敲钟声,”西面,敌人,大批的敌人!“哨兵的声音显得非常慌乱,城堡内的小贵族们脸色惶恐的跑上哨台,

    灰色暗沉的天空,仿佛与远处大片高速移动的黑色凝结在了一起,那是整排跃动的战马,亚丁小贵族么恩也看清楚了上面的骑士,心都快跳出来了,洪滚洪流,马背上的骑士,穿着薄薄的盔甲。背负着弓箭,弯着腰,紧紧地贴着自己的马背,双脚用力的夹着马腹,将战马的速度提升到极限,好像利箭一样的穿越这片广袤荒芜的土地。

    “是帝国骑兵!””混蛋,这些帝国骑兵是哪里来的“

    亚丁小贵族们感觉自己都快疯了,上面的大贵族为了支援前方的亚丁军,将周边的私兵和奴隶军都抽调一空,此刻他们就是光杆司令,拿什么跟帝国军队打!

    帝国骑兵的战马都是高卢地区的北部战马,体型高大雄健,比其他地区的马种高一个头不止,缺点就是持续力弱,所以这种重型马是完全不在乎平原上的野草和沙粒碎石的存在,它们以最快的速度撒开了蹄子,如同风一样尽情的纵横驰聘在这片还有着薄薄泥土的大地上,大地在马蹄飞溅之下纷纷的碎裂,或者被深深的踏进去大地里,偶尔有一两块稍厚一点的泥块,则被马蹄带的飞舞起来,在眼光下分发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光芒。这里没有丰盛的水草,不值得他们留恋,更不值得他们放慢速度

    他们的视线是前方,在他们的后方,是烟尘滚滚的黑色烟柱直上天空,还在燃烧的小领主的城堡,被杀死后挂在树上的亚丁贵族的尸体,还有一群群如蝗虫般的奴隶

    五千帝国骑兵在一场大会战中,可能只能算是一支偏师,而现在面对完全没有防御力的亚丁南部,五千帝国骑兵一路席卷,几乎完全没有收到抵抗,五千骑兵分散成十几路疯狂袭击亚丁贵族的种植园,大批的奴隶被释放出来,这些奴隶跑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贵族家里抢东西,特别是粮食

    带着皇帝密令而来的舒哥,直接避开了防御力较强的大型城镇,

    亚丁人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柏萨德,对于这些奴隶动乱只认为是小动静,却没有注意过

    在南部战场的关键时刻,皇帝将这五千帝国骑兵放入战场,犹如一道利剑刺穿亚丁人防御杀进来的真正用途,是粮食,今年整个夏季,整个埃罗南部无雨,农作物大部分都被干死了,导致整个亚丁南部严重缺粮,在这两个多月里,仅仅因为缺粮而饿死的南部奴隶就达到八万多人,多少奴隶都是四五天没有吃过一点食物了,沿途一些树木的树皮都被拔掉,露出里边光滑的树干,如果不是这些树干有毒,怕是连树干都被饥饿的奴隶们啃食光了

    现在大批的奴隶被释放出来,这些奴隶冲击贵族们的种植园,随着人数越滚越多,很快,奴隶就开始把粮食目标放在了亚丁军的后勤线上了,对于亚丁军队后勤线的袭击一下变得异常猛烈起来,规模也是越来越大,从最开始的百余人,到现在已经聚起了上万人,饿疯了的人什么都干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