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国 爱吃大包子

3885 聚变(八)

    中比亚南部海岸线,泉州京港

    深冬,近海地区覆盖着一层薄冰,泉州京港的房顶一眼看过去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作为中比亚南部最优良的天然深水港,泉州京港可以同时停泊上百艘大型的船只,但是此刻的泉州京港内的船只却是寥寥十几艘,完全没有当初亚丁船只桅杆如林的半点景象,就连港口位置的卫兵都稀少的可怜,点点篝火映照在码头方向,凄冷无比

    亚丁海军主力在玛斯湾决战失利的影响,完全是一场地震般的后果,集结亚丁海军全力一击的玛斯湾大战,亚丁海军尽然在自己的主场败北,帝国海军中比亚南海分舰队趁机发力,在中比亚南部海域发动大举反攻,亚丁海军所控制的岛屿和港口纷纷陷落,短短十几天,已经有超过上百艘的亚丁船只被击沉或俘虏,这个中比亚南部海域的岛屿全数落入帝国海军控制,帝国海军的前锋已经逼近泉州京港,港口内的亚丁船只纷纷逃走

    “司令官,情报上说的没错,亚丁人确实是收到了消息,放弃了泉州京,我们还要进攻吗?”

    海面迷雾中,一艘巨大的帝国龙级战舰的甲板上,副官神色犹豫的询问身后的上官,龙级战舰两侧,突前的龙级舰队集群如同一排随浪起伏的长线,无数的桅杆高耸向天,这美丽而壮观的景象,让副官感到目眩神迷,干咽了一口唾沫,这样的景象就算是看上无数次也是一样啊,足足四支帝国海军分舰队的庞大舰群压入中比亚南部海,以绝对的巨大优势横扫,亚丁人在海上的力量被清扫一空,这才是帝国海军的实力啊,以前只是一个分舰队,现在真正的主力来了,亚丁海军连脸都不敢要了,一路被驱赶,一口气杀到泉州京

    “舰队转向东北方向千寻岛,亚丁人的船队不可能跑太远的,就算是想要找一个隐秘地方藏起来,那么多人也是需要吃喝的,而泉州京附近唯一能够藏下那么多人船的地方,只有千寻岛”帝国中比亚南部海分舰队司令官卡斯提神色冷峻的放下手中的瞭望镜,嘴角微微撇了撇,

    他已经跟亚丁海军在中比亚海域鏖战一年,对于亚丁海军的布置可谓是相当熟悉,只有自傲的亚丁人才会认为,在泉州京东北面的千寻岛修建海军港的计划有多隐秘,为了不暴露这座亚丁海军的重要巢穴,亚丁人处死了所有被抓来修建港口的数千中比亚人,但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些被抓去修建港口的中比亚的亲眷总还是有些人活了下来,而亚丁海军频频在泉州京地区神出鬼没,也早就引起了帝国海军方面的注意,只是那时候的中比亚分舰队还没有实力去碰这处巢穴罢了

    而现在,亚丁海军主力败北,海上运输线被一刀斩断,同时还有大批的亚丁运输船队被滞留在中比亚海域,而根据情报,这些亚丁运输船上满载着从中比亚地区收刮而来的财物,对方不敢停在泉州京,那基本可以肯定就是在千寻岛,

    传来这个情报的是西南龙家,依照目前西南龙家在中比亚人心中的地位,这个情报的可靠性极高,龙家现在又崛起了,随着中比亚新京控制区域被亚丁军队全面洗地,中比亚皇帝再次被俘,朝堂正统的威望已经彻底垮了,强力抗击亚丁人向西南渗透的西南龙家声望再次抬头,在这场亚丁人入侵面前,当初以一己之力重创北方草原人的西南龙家再次成为中比亚人的希望,而这一次,就连背后捅刀南方宋族也旗帜鲜明的站在了西南龙家一方,

    宋族族长宋缺亲自表示,只要宋族还有一人,就绝对不让亚丁人踏入南方山地半步,三万宋族山军已经全面封锁了南方山地的入口,与南下的亚丁军队在山地展开惨烈交锋,同时宋族核心成员宋路带领一万五千宋族山军出山与西南龙家军联手,两家联军刚刚在南部汉江河岸伏击了气焰嚣张的亚丁第十一军,斩杀亚丁第十一军六千多人,逼迫这支满手血腥的亚丁劲旅后撤百里,重创了亚丁人不可一世的锐气,为数月以来被亚丁入侵笼罩的中比亚带来一丝曙光

    “如果不是亚丁人跑得快,没准我们能够缴获一面亚丁军团级别的军旗也难说”

    打扫战场的龙家毫不掩饰对亚丁人的鄙视,并且表示西南龙家和宋族联军本来是想要伏击亚丁第十二军的,因为第一个攻破中比亚新京的亚丁军队就是亚丁第十二军,可惜第十二军已经被征调回亚丁国内,联军不得已改变了目标,将伏击目标改成了十一军,其实亚丁第十一军也是实打实的野战劲旅,中比亚新京之战,与十二军联手合围中比亚新京,虽然第一个攻入城内的是十二军,但第十一军攻入新京城内也只是晚了半个小时,而且最后俘获中比亚皇帝的,是十一军

    西南龙家一方面大肆宣扬此战,另外一方面,却是将一份情报秘密送到了帝国海军手中,泉州京的船队上面有被俘的中比亚皇帝,亚丁人要把中比亚皇帝送到亚丁湾作为亚丁王国晋升帝国的祭品,这要真运回去,就是中比亚人的奇耻大辱”如果抢不回来,就击沉在中比亚海吧“龙家家主龙破坚定的表示帝国海军可以完全放手去做,不用有所顾忌,想要中比亚皇帝死的人多了去了,从头到尾,龙破说的都是抢回来,不是救回来,这种东西救回来做什么,就地灭掉才好呢,龙破不知道,亚丁人前面就曾经想要将中比亚皇帝偷回去当吉祥物,但是被帝国海军截胡,这一次又被西南龙家发现了,想要帝国海军半途拦截,就算得不到,也不绝对不能让亚丁人运回去

    这支船队本来应在十天前就离开泉州京的,可是因为帝国海军突然占领了玛斯湾而不得不停留,而现在却不见了,这不是一个小船队,龙家情报上说最少也有一百一十艘运输船,这还不算护卫的亚丁战舰在内,这笔巨大财富要是运回了亚丁湾,对于目前的亚丁战局必然会影响巨大,亚丁国内已经募集了庞大兵员,伊卡尔人送去了足够锻造武器的优质铁矿,剩下的就等着这批军费了“杀到泉州京去,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这支船队回亚丁湾”杜斯特伦凯向中比亚南部海分舰队下达死命令,同时连同南海分舰队在内的四个分舰队如一张大网扑入中比亚南部海,让这支船队绕行的机会都没有

    千寻岛

    位于泉州京东北方向,是一片巨大的岛屿链,亚丁海军占领之后,将这里作为控制整个中比亚海域的重心所在,帝国海军从南海平扫,不少亚丁船只纷纷向北汇聚,最终都汇聚到了这片美丽岛链,从地形上来说,千寻岛地理位置优越,本身有多处岛湾都是深水良港,除了气候寒冷以外,一年四季的海浪都是很大,尽管这里周围有很多地小岛屿可是丝毫不能阻挡海浪的咆哮。大片大片的海浪涌动着翻滚着从大海上毫不留情的扑向千寻岛边缘。这里的海浪最温柔地时候也有一米多高,最猛烈的时候过了七米,平均海浪高度过了两米。海浪拍打在礁石上溅起阵阵的浪花,同时出巨大的轰鸣声让不熟悉这里的人都会有点心惊胆战的感觉。

    千寻岛上,亚丁各方人员也是一日三惊,总是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什么今天地海浪显得格外的凶悍啊,从早上开始天气就变了啊,虽然还是艳阳高照可是海面上却刮起了大风,平均风力过了七级了,帝国海军是不是来了

    “如果帝国海军杀到这里来怎么办?”

    “不会的,千寻岛港口修建的很隐秘,帝国海军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可要是真要是被发现了呢,过度的自信并不是一件好事,大家早做准备并没有坏处”岛链边沿的很多礁石,当浪花碎裂开来,感觉好像是礁石突然从水里面冒出来地一样。有些原本屹然挺立的礁石下面已经被浪花冲击的摇摇欲坠,亚丁人天天都期盼最好是大风大浪,这样的话帝国海军就更加不可能发现他们,最好是帝国海军躲进泉州京里边去,

    “这么大的风,帝国海军应该不会出来了”

    码头上巡逻的亚丁水手们原本是非常警惕,尤其是高高的瞭望塔上面的士兵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大海方向,就怕一眨眼看见一片帝国海军旗冒出来。然而当今天的海浪变得如此凶猛,他们的神态都轻松了很,这样的海浪根本不适合战舰作战

    猛猎的海风让人眼睛都睁不开,千寻岛出现在帝国海军舰队的前方,就算隔着很远也能看见千寻岛方向密密麻麻的桅杆,亚丁人果然躲在这里,各类作战人员迅速跑向自己的位置

    卡斯提举着手中的瞭望镜,通过椭圆形的镜片观察着远处的千寻岛,海浪的撞击出巨大的声响,将岸边的码头冲击的全部都是海水海风,一阵接一阵的海风掠过港口,将港口的灌木丛吹得几乎要翻转过来。港口里面密密麻麻的停满了亚丁船只,它们在海风和海浪的撞击下船只相互碰撞出笃笃笃笃的声音,高高的桅杆也被海风吹得东摇西晃,似乎随时都会砸落下来。瞭望镜内看见一名亚丁水手急忙收忙的拿绳索来固定船只,无意中看向这边,然后神色惊恐,就是踩空扑通一声掉下大海,被海浪一拍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由于今天的风浪实在太大,亚丁人的水手都在港口里面避风,根本没有出海,水手们也都在岸上,

    “三排横列,调整到顺风位置,炮击准备!”海水被推开,巨大的龙级战舰犹如一座巨大的凶兽开始将舰体横向,侧面的三排炮仓随着命令一线打开,耳边顿时全是呼啸的海风声音,舰队移动到上方向

    “这是艺术”

    天才指挥官卡斯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声喃喃,高高的昂起龙级舰首,在海面上犹如一把剃刀,将扑上来的海浪劈碎,拉出一条弧形的水色尾光。上百艘龙牙战舰随着中心的八艘巨大龙级战舰的横向移动,虽然缓慢,但足以让海面犹如沸腾,翻开的海军战舰挡板下,一门门朝着千寻岛方向抬起的黑色炮口开始抬起,

    轰隆隆……白烟弥漫,火光喷射,远处的海面突然冒出了一片烟云,讲客气,开战前打招呼从来不是帝国海军的风格,上千发帝国海军雷神弹犹如暴雨砸进去港口内部,爆出巨大的火光,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水柱冲天而起,木屑横飞,整个港口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喷水池,水柱中间还夹杂着无数的船只的木板碎片四处纷飞。这些木屑碎片的杀伤力犹如分散的蝴蝶,只是这蝴蝶与美丽无关,而是代表着死亡,这些碎片击断桅杆,撕裂船帆,打在人体身上更是直接形成撕裂

    “妈呀,救命啊”

    宁静的港口顷刻间变成了巨大的火团,海军新式雷神的威力虽然不如以前的旧型号,但是高射速,高精准远超过前面,密集的排射,威力绝对不容小觑,密集爆炸形成巨大的漩涡直接将周围时十几米的物品卷进去

    亚丁船只犹如纸片一般被撕碎,桅杆一头插在水面,半个船体不被炸的飞起,只留下半个地朝天的船底。

    由于港口内船只停靠的非常密集,所以炮弹的命中率很高,密密麻麻的桅杆好像遭遇台风的甘蔗林一排排的倒下来,那种感觉让岸上的跑向港口的亚丁人纷纷停下

    “亚丁人看起来在这里很安逸啊,我们给他们增加一点快乐吧”卡斯提嘴角冷笑,亚丁人也有今天!往日里仗着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亚丁海军可是没少骚扰自己的军港,甚至亚丁海军还将这样的骚扰称之为“送欢乐日”

    来,今天我也来给你送欢乐了,不叫爸爸不准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