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淡墨青衫

第八百一十二章 掠夺

    开玩笑,努儿哈赤在军事上的成就在这个时代也很高了,应该说已经过了他的老师李成梁!纵观整个大明,也就是国初的徐达和中后期的戚继光能稳压这厮一头,论起练兵,布阵,出战,组织结构,兵器制造和使用,这些全套体系不是每个武将都玩的转的,李成梁在很多方面肯定不如自己这个学徒,而战场经验和良好的感觉,这东西是天赋,名将多多少少都不是水货,但整体综合起来,努儿哈赤肯定也是大明近三百年间的级强者之一,就算张瀚再不喜欢这老屠夫,该承认的东西还是要承认的。

    至于皇太极在政治上的高成就,战略上的雄才伟略,还有逆天的人品和运气,张瀚向来是在心里给皇太极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这厮身上满是王霸之气,经历比小说的主角还神奇,就是一个生下来开了挂的大神,能叫这人吃了个哑巴亏,其后还不敢翻脸,只能慢慢做些小动作……无非也就是囤积一些物资,为将来翻脸做准备,后金方面能做的就是这些,主动与和裕升翻脸,不管是努儿哈赤还是皇太极,现在都没有这种魄力。

    能赢这群家伙,张瀚怎么可能不骄傲,不得意?

    昨晚枪骑兵团终于把俄木布洪给接来了,二十多天前张瀚就亲自上奏,以两卫指挥和守备的身份上奏朝廷,言说与土默特的战事,对战事经过他轻描淡写,倒是对青城归属和土默特部的安抚,笔墨特别着重。

    俄木布洪是名正言顺的汗位继承人,哪怕是各部蒙古人都明知道他是张瀚的傀儡,这事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有这个天然的顺义王继承人,蒙古内部又不会出事,大明也肯定要认这笔帐。

    所以郑国昌才会夸赞张瀚考虑事情已经炉火纯青,不仅把事做了,还要考虑怎么收尾。

    对张瀚来说,打仗不光是打仗,他绝对不是纯粹的军事统帅,一场仗从动到胜利,这是军事统帅要考虑的,但要获得什么结果,得到多大的收益,战事怎么收尾结束,这就不是纯粹的军事学的范畴,涉及到很多东西了。

    朝廷的回复还没到,不过料想也不会有太多的波折。

    这场仗,不仅打赢了,还把和裕升的利益最大化,并没没有太多的波折,不会引整个蒙古和大明的双重愤怒,这事儿,张瀚也是给自己打了不低的分数。

    在欢迎小胖子台吉的宴会上,张瀚很是多喝了几杯,他很久没有放肆了,军中禁酒,身为统帅当然要以身作则,大胜之后军中也没有放纵将士饮酒,整队人才分一坛酒,聊表意思而已。

    昨晚是李慎明等人带头灌他,除了这厮也没有人敢。

    诸多事情都很顺利,张瀚也就多喝了几杯,睡下的时候昏昏沉沉,已经快不省人事了。

    在鸡鸣声中,张瀚终于醒过来了。

    外头侍候的侍从人员听到动静,赶紧有人进来,这是汗宫的偏殿,殿顶并不很高,可能是历任的大汗也不想住的太不舒服,北京城的紫禁城里的那些大殿,重要的功用是排场和礼仪,当然最重要的是政务作用,皇帝真正住的时候连乾清宫的东西暖阁都嫌太高大了,在乾清宫后头有一些小院,被历代皇帝起了好听的名字,不少大明皇帝都住在那些正常高矮的院落和房间之内,讲排场,并不意味着舒服。

    “大人请用茶汤。”

    贴身侍从是一群十来岁的少年,在张瀚这里呆半年到一年时间就直接放到军官学校里去,算是一群养成的少年军官,将来忠心定然很有保障。

    很多人劝张瀚干脆都收为义子,张瀚当然是拒绝了,并且十分坚持。

    如果他一手创立的和裕升还有确定的制度没有办法掌握人心,还要用封建依附的办法来控制部属,那么也就太悲哀了。

    他挑这些少年多半是孤寒贫苦家庭的孩子,只是给这些人上进的机会,另外放在身边也有利作养人才,有些东西,在高位看的更清楚明白,跟在他身边的人,眼界会更开阔一些,思想也和他更趋同一些。

    可惜张瀚没有办法带一个军校在身边,不然他宁愿把所有人都当成侍从人员来教导。

    张瀚点点头,接过递上来的茶杯开始漱口。

    他平时的享用很随意,不过底下人已经尽可能的用好东西来侍奉他了,这个茶杯是正经的汝窑出品,开好了片,色泽很润,茶水在里头如云霞一般好看。

    但这只是漱口用的,等张瀚漱了口,感觉嘴里酒后的苦涩和怪味儿被漱干净了,少年侍从又奉上一个茶杯,这一次里头的茶就是用来喝的了。

    “下回拎着茶吊子来。”张瀚吩咐道:“一个杯子就成了,将士们都用一个罐子喝水吃饭,这毕竟是在军中,不需要这般讲究。”

    少年侍从道:“这是周侍从官吩咐的……”

    “嗯,告诉周瑞是我吩咐的就好了。”张瀚温和的一笑,没有和这十来岁的小孩子计较。

    他又侧耳听了一会,果然还是有声响,不过这一次他听了出来,并不是鸡叫,而是羊群出的咩咩声。

    走到外间,周瑞已经迎了上来,张瀚问他道:“好象有大股羊群经过?”

    “正是。”周瑞道:“是从北边几个牧场赶过来的,大约有三万多头,直接赶回李庄去,那边等着卖。”

    “也是。”张瀚丝毫没有侵略者抢东西的愧疚感,而是很高兴的道:“秋风起了,正好是羊肉当道的时候了。”

    这个时代在饮食上的讲究比后世强的多了,什么节令吃什么东西都有讲究,皇宫里讲究更多,甚至细致到了在节令更换时要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吃什么也是有规定,哪怕是节气变化时天气没有跟着节气变,但所有人还是要守规矩,包括皇帝在内。

    天冷了之后,宫中的菜谱羊肉就增多了,民间当然也是有样学样,羊肉会很吃香,价格也会上涨。

    这时张瀚隐约也听到些哭声,这些羊群都是土默特部的牧民们的,失去了羊群,就象是汉人被剥夺了土地,他们的哭声也并不奇怪。

    张瀚道:“周瑞你跑一趟,叫一些懂蒙古语的去宣谕,先这是对他们参战的惩罚,日后再与和裕升作对的,惩罚就比现在还要严厉的多。另外叫他们放心,今年过冬所有人都会有居所,也会有事做,有粮食领。有一些罪过大的会被罚到铜矿做工,这也是惩罚,但罚不及家人,他们的家人我们会照料好,不会冻饿而死。”

    周瑞答应着,赶紧出去了。

    张瀚又叫来吴齐,吩咐道:“催促一下军司人员,对牧民的甄别加快进行,那些无什么过错没有上过战场的先放走,对无过错牧民的牧群不得充分,各台吉和牧民的牧区暂且不做任何变动。对有过错人员分等处理,有的剥夺自由但不剥夺财产,有的是全部剥夺,有的要判处斩刑,不论何种,尽快完事,要在俄木布洪台吉继承汗位之前把这些事给全部弄妥当了。”

    连续几次大战,俘虏很多,几个军司配合着一直在处理被俘人员的安置。从台吉以下到普通的牧民,甚至是北虏之中的牧奴都要区分对待,牧民们有的会被放回去,有的则是强制服劳役,到棉田或是铜矿去,劳役期也分长短,最长两年,最短的则是三个月,台吉们除了少数几个外多半都是放回去,张瀚要掌握蒙古,不是要杀光草原上的所有人。

    就算有劳役期的蒙古人,军司也会安置好他们,包括他们的家人。

    草原上苦寒,后世都是一样,南方人还穿短袖时草原上就已经冰天雪地了,最少有三个月时间是零下十几二十度的极度严寒的天气,这种天气对牧民和他们的牧群都是严酷的考验,所以一旦遇到雪灾一类的自然灾害,这些牧人就指望领带着他们南下打草谷……他们是为了生存,把自己的灾难强迫性的加诸在长城以南的汉人身上,用烧杀抢掠的方式来叫自己和家人活下去。

    这种模式无法长久,所以互市之后土默特部和大明已经和平了几十年,在灾害的自然天气里蒙古人可以拿积储的皮毛和牧群换取汉人的粮食和蔬菜,换棉布和茶砖,也换盐巴和药草……不动刀动枪,他们一样能活的下去。

    张瀚拿下这些地方,当其冲的不是小心各部蒙古大军来反击,哪个部来都是找死,他要操心的反而是怎么叫这些牧人继续活下去,不仅活下去,还要和越来越多的汉人和睦相处。

    除非张瀚有那个本事在茫茫大海一样的草原把二百万蒙古人全杀光,不然的话他还是尽量把这些事给做好。

    大量的牧民和他们的家庭会被强迫从牧区脱离出去,大量的土地会被改为棉田或农民,和裕升也会划定一些牧场来放牧军马,牧民们会转为棉农或工人,劳役期其实是强制他们转变,等两年过后,这些家伙会觉做这些事比他们放牧要轻松许多,而且日子也好过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