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苍黄 有时糊涂

第507章 云清屈服

    略微沉思,一掌将她拍醒,云清迷糊了阵,渐渐清醒过来,四下张望后,目光落在柳寒身上,那瞬间,又变得无比妩媚,水淋淋的,勾人夺魄。

    柳寒冷冷一笑,伸手将她的道袍扒了,云清先是一惊,倒退两步,浑身发抖,恐惧的双手捂住神秘之处,任凭****暴露在灯光下。

    完美无缺!

    一个美女在恐惧中!

    一个美女可以任意宰割!

    这,可以满足男人的所有想象,勾起男人的所有欲望!

    但她很快失望了,柳寒的目光是落在她身上,可那不是她希望看到的目光,这目光冰冷,带着丝嘲讽。

    “你的修为还不够深,你师傅没教过你吗,这种媚功不能对修为比你深的人使用。”

    柳寒淡淡的说,云清心里一寒,霎那间,所有羞怯恐惧一扫而光,她目光凝视柳寒,贝齿轻咬下唇:“还请教阁下为何人?”

    “我是谁不重要,”柳寒神情波澜不惊,给她倒了杯水:“喝茶吧。”

    云清略感意外,偷眼看看脚下的道袍,正想着是不是先穿上,柳寒的脚已经悄没声的踩在上面,云清娇媚的看着柳寒:“先生这是”

    “这样谈好,大家坦率点。”柳寒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云清轻咬下唇,略微迟疑便走过去,坐在柳寒对面,端起茶杯喝了口。

    “我说这样好吧,”柳寒隐隐带笑,云清脸上闪过一丝羞怒,现在她是赤裸裸的,浑身上下不着一丝,柳寒则衣冠整齐,双方气势上便落了下风。

    没等她想如何扳回来,柳寒已经开口了:“你的师门是那?”

    云清这才想起,这场谈话本就不是平等的,她是他的俘虏,她的内息被死死锁住,完全动弹不得。

    轻轻叹口气,秀颜上浮现一抹羞涩,云清轻叹道:“奴家”

    “你的师傅没告诉过你吗,不要对修为远超你的人施展媚功,否则一旦反噬,自己将深受其害。”柳寒打断她的话,含笑说道。

    云清心中一凛,她小心的看着柳寒,柳寒神情平和,丝毫没受到影响,她苦笑下说:“师傅是说过,不是奴家忘记了,可总是不由自主,还请先生原谅。”

    “一般媚功跨入武师上品即可收放自如,你还不能控制,这么说,你的修为也不过武师中下品。”柳寒随口说道。

    云清苦笑下,对方果然远超自己,仅凭一句话便推断出她的修为深浅,她的修为的确只有武师二品,跨入这个阶段,举手投足都带着诱惑,只有跨入宗师境界,才能完全隐去皮相上的痕迹,进入高深莫测的精神境界,那时,轻轻一个眼神,袍服微微摆动,都能夺人心魄。

    偷偷瞧瞧躺在地上的道士,再看柳寒,目光更加柔顺臣服,道士的修为已经踏入宗师境界,可在这蒙面人手上仅仅走了两招,蒙面人的修为显然已经踏入中品甚至上品修为。

    “是,先生说得不错,奴家武师二品。”云清有些难为情,柳寒平静的看着她,云清微怔然后明白,补充道:“奴家师门流风。”

    “流风!?”柳寒略微惊讶,叶秀出自流风,这云清也出自流风,这流风的女人都这样风流?可流风观在江湖上的名声不错,属于正道门派。

    云清低下头,不敢看柳寒,柳寒皱眉冷笑:“说实话,流风乃江湖正道,岂是如此**不堪,更不会与隐世仙门勾结,说!”

    柳寒的语气严厉,云清抬头轻叹:“阁下不信,奴家也没办法,先生,奴家七岁入流风观,在观里修行十五年才离观,到帝都又修行八年,才成为三霄观观主。”

    她说这话时,楚明秋紧盯着她,每一丝表情都没放过,感觉她说的好像是真话,可这又让他难以相信,同为流风观门人,叶秀费了多大劲,这云清怎么就这样老实?!!!

    “流风的观主是谁?”柳寒问道。

    “是谢观主名逸,奴家不知她的修为多高,但奴可以肯定没有先生高,”云清很诚实,美目看着柳寒答道,那目光犹若在寻求幼兽在渴求他的保护。

    柳寒不为所动,继续问道:“你和田家是什么关系?”

    “奴家,奴家,”云清脸蛋一红,迟疑半响才犹豫着说:“上师与奴家是双修伴侣,上师常带奴家到田家双修,嗯,其实演示给田大人看,指点田大人双修。”

    “双修!”柳寒大有深意的看着云清,云清不明所以,迷惑不解的答道:“是双修,先生,这有什么不对吗?”

    柳寒深受抓住她的手,她的手纤细柔软,皮肤光滑细腻,云清微怔,不知他要做什么,柳寒扣住她的脉门,内息粗暴闯入,沿着她的经脉迅速走了一圈,她的穴道被封了几处,柳寒内息每到一处便打开一个穴道,走过之后,又将穴道封起来。

    云清震惊之极,完全呆住了,她完全清楚这种内息运行的精妙,那种境界是她难望项背的。

    内息迅速走过经脉,闯进她的丹田,她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就像狼爪下的羔羊,没有任何抵抗力,只能任由蹂躏。

    走了一遍,柳寒在丹田里面感受了下,云清的内息还很清纯,不像是炉鼎被排入杂质,他眉头微皱,这出乎意料,那道士居然发善心没将她弄成炉鼎。

    柳寒什么也没说,将云清拍晕,又将道士拍醒,将云清的口供与他对证。

    “炉鼎!我哪会那。”道士苦笑下:“上师,我,,我,哎,我找到的那本双修功法不全,只有上半部,这部分内容都是打基础的,下半部才是双修的。”

    在道士结结巴巴的回答中,柳寒弄明白了,这家伙恐怕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双修,不过是贪念云清的美色,借双修之名**女人,同时借双修之名,勾连帝都门阀世家。

    想通了,柳寒又一脚将道士踢晕,将云清拍醒,云清醒过来,低头看看道士,道士晕倒的姿势已经变了,知道柳寒已经对上了口供。

    “流风观在帝都还有那些人?”柳寒又问道,云清迟疑下,柳寒眉头微皱,云清急忙答道:“流风观在帝都的人,除了三霄观外,其他的奴也不知道,本门弟子离开师门后,并不规定她们上那发展,不过,本门弟子一般都是冀青兖并幽,五州中人,还有便是帝都,门中弟子满师后,一般会离开师门回到家乡。”

    柳寒隐隐觉着其中有些蹊跷,可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流风观门人多五洲和帝都人,这很合理,这个时代,没有飞机,没有高铁,没有高速公路,要离开家乡拜师学艺,也只有有钱人可以做到,可即便有钱人,也不会千里迢迢从江南到冀州学艺。

    可柳寒还是觉着有那些不对。

    云清看着柳寒,有些忐忑不安,不知他在想什么,身上一阵冰凉,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脸色不由又是一变。

    “上师,”云清小心的开口问道:“上师,也是隐世仙门中人?”

    云清脸色煞白,身体忍不住发抖,这倒不是诱惑,而是真正的恐惧。

    她对隐世仙门了解并不多,也仅仅是知道一点点,知道这是天下大忌,沾上隐世仙门的,不但自己难逃一死,还会连累师门和家人朋友。

    “要想活命的话,不该知道的事不要问。”柳寒冷冷的说道。

    云清不敢再问,她看出柳寒正在为难,似乎是在为如何处理他们为难,看出这一点,她更加害怕了。

    “流风观与田家是什么关系?”

    云清没有反应,她依旧沉浸在恐惧中,柳寒不得不再问一次:“流风观与田家是什么关系?”

    “没,没什么关系。”云清被惊醒,结结巴巴的说道。

    “嗯!”柳寒瞪着她,冷冷的说道:“到现在我没对你用粗,不过,你得老老实实的。”

    “我,我,”云清结结巴巴的,柳寒看出她的慌乱,正要让她稳定下,云清忽然跪下:“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我,不要杀我,求你了。”

    柳寒有些目瞪口呆,这女人与叶秀差距怎么这么大,叶秀扛了多久才开口,这女人怎么如此软弱!

    云清爬到他跟前,抱住他的腿,仰头哀求道:“不要杀我,上师,我可以作很多事。”

    看着一个赤裸裸的美女抱住大腿哀求,就算石头也会心软,柳寒弯腰抬起她的下颌,看着女人梨花带雨的脸,轻轻叹口气:“如果你活着,回去你怎么交代?”

    “我,”恐惧之下,云清脑子反应忽然快了,她答道:“田家,田家肯定不敢公开田凝真正的死因,田凝这几年身体一向不好,田家有可能宣布田凝是病故。”

    柳寒松开她,云清满是期待的看着他,脸蛋不住在他大腿上摩挲。

    “除了田家,你在帝都还有那些人家熟悉?”

    “我,我,在与上师双修前,奴家一般不到城里来,除了,除了,两位公主,就是静明公主和嘉泰公主,嘉泰公主现在还在观里玄修。”

    柳寒没有动静,云清感觉到了,似乎没有打动柳寒,于是又急忙补充:“本门与冀州的门阀世家关系很好,在帝都的冀州门阀世家多到本观玄修祈福。”

    柳寒心念一动,忽然明白了,难怪自己在犹豫,这流风观在冀州,与冀州的门阀世家关系应该不错,留下这女人,算是在冀州布下一个眼线,可以观察冀州武林门派,也可以从侧面观察冀州门阀世家的动作。

    现在宫里给了自己一个内卫监察的职务,而自己的目的是进入内卫,在内卫的库房里查找线索,如此,自己必须进入内卫核心,要进入内卫核心,就必须让宫里认识到自己的价值。

    想明白后,柳寒轻轻踢了女人一脚,女人立刻明白的站起来,看看柳寒的神情,女人心里一动,试探的坐在柳寒的腿上,见柳寒没有反对,女人心里一喜,赤裸裸的身子一下偎进柳寒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