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御天神帝 乱世狂刀

1059、死神禁区

    青岩沉默了下来。

    此时再看叶青羽,已经不是之前的叶青羽了。

    同一个人,给他的感觉,在他心中的定位,彻底改变。

    那白衣如玉的身影,坐在桌案之后,淡定而又从容,给青岩的感觉,好像是高高在上无法仰视的主宰一样,再也不是之前他心中那个可以所以揉捏的人族后辈了,如果不是确切地知道这年轻人崛起之路和来历,青岩绝对会以为坐在那里的是一个披着年少外皮的人族老怪物。

    “江山代有才人出……青岩多有打搅。”

    他无声地叹息,拱手,然后转身就走。

    这一幕,让紫夜妖圣的眼珠字都差点儿掉出来了。

    这……青岩大人的意思,竟是……竟是认输了?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而龙龟大妖等人则是激动地差点儿欢呼出声。

    赢了?

    大人居然赢了。

    又一次……变不可能为可能?

    虽然看不懂到底刚才是怎么回事,但毫无疑问,高高在上的妖族总部第五副使受伤了,这是实实在在的画面,龙龟大妖和天荒楼中的帝国官员们,此时都仿佛是挪开了压在心头的万斤巨石一样,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只有卢伟,嘴角挂着讥诮。

    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青岩来时,已经将话说的太满,装逼装完了,一看装不了了,现在说一句软话就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如今的叶青羽,已经是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的存在之一,至强者的威严岂能如此随随便便的挑衅?

    青岩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他静待下文。

    果然叶青羽又开口了:“青岩大人,我这天荒楼,虽然寒酸简陋,比不上界域联盟神殿高门大户的威严,但却也不是任人践踏来往之所,你塔门而入,就这么走了,未免有点儿太幼稚了吧?”

    青岩的身形一滞。

    他转过身来,看着叶青羽,剑眉似是要飞射而出一样,沉声道:“你待如何?”

    “今天,我不杀你,留下一件东西再走吧。”叶青羽似笑非笑地看着青岩。

    “叶副使,不要欺人太甚。”青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退让,只是承认我小看了你,技不如人,但也只是差了一点点而已,我走,是因为我无法完成这一次的任务,徒留无益,并非是我真的怕了你,你若是想要杀我,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年轻人有点儿实力,有傲气不为过,但若是傲过了头,终究难免招致杀身之祸。”

    叶青羽闻言,哈哈大笑。

    “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

    说者,他长身而起,一股无形的气势缭绕周身。

    就看有一点点的雪花瞬间形成,星星点点犹如闪烁不定的烛火一般,从他的身体之中飘舞出来,飘飘洒洒的朝着天荒楼外面飞去,飞入到了周围的黑暗里,天荒楼方圆数千米之内,都被这个雪花覆盖。

    接着,黑暗之中一阵阵的惊呼和闷哼之声传来。

    一种极为恐怖的气氛蔓延。

    紫夜妖圣惊疑不定,有些茫然的看着外面。

    黑暗之中,惊呼和闷哼声不断,好像生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你……怎么可能!”

    青岩面色大变。

    只有他才看得出来,雪花的可怕。

    其实那根本不是雪花,而是一道道剑意凝结的光华。

    以他的武道修为和阅历,曾见过无数可怕的剑法,也见过无数神秘诡谲的剑意,但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将剑意凝结到如此地步,化入雪花之中,浑然天成,宛如天地自然的造化,不见丝毫烟火气息,而且这剑意的轨迹,犹如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出剑之时,没有丝毫的杀气,但等到雪花近身,就已经是死亡的降临。

    这一瞬间,他立刻意识到,自己错了。

    而且错的离谱。

    就算是不用往外看,他也能够想象出来,天荒楼周围的黑暗之中,到底生了是那些靠得最近的异族强者,本来还准备等到青岩斩杀了叶青羽之后,趁乱潜入天荒楼之中,打劫一番,谁知道会生这样的变故,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突如其来的雪花贴在脸上,猛然觉得一阵凉意袭来,然后就丧失了所有的意识。

    一念之间,剑由心生,化剑为雪,于无声处,斩杀生灵。

    这等手段,宛如仙人。

    叶青羽的强大,远远出总部的计算。

    他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不到三息的时间,天荒楼方圆千米之内,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生者气息,不管那些暗中潜伏着的强者,实力有多可怕,都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有的被杀,有的重伤,但凡是活下来的,都是因为叶青羽手下留情,但是也都已经被吓破了胆,第一时间亡命的逃遁,脱离了这个范围。

    这片区域,犹如死神禁地。

    而此时,在青岩身体的周围,有一片片的雪花飞舞着。

    这些雪花晶莹璀璨,仿佛是暗夜中的白色精灵,轻柔的翻飞,美丽的画面,犹如身披白色纱裙的仙女一样令人心醉令人沉迷,让人忍不住就想要亲近。

    但是青岩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稍有反抗,这些美丽摧残的晶莹雪花,瞬间就会化作世界上最可怕的剑光,让自己也如外面黑暗之中的那些强者一样,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虽然他对自己很自信,但却完全没有把握,能够在这几片雪花之下脱身。

    “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你们自己坐井观天太长时间而已。”

    叶青羽淡淡得说道。

    青岩无法反驳。

    他骈指如剑,轻轻一划,光华闪烁,斩掉了自己一只臂膀。

    “不知道叶副使是否满意?”他将自己断掉的手臂,摆放在了叶青羽面前的案桌之上,淡淡的问道。

    叶青羽点了点头。

    “可以了。”

    青岩闻言,立刻转身就走。

    他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这个时候,叶青羽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

    “青岩大人,这件事情不会就这样轻易结束当然,相信不只是我这么想,你们要做总部的那几位大人物们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今天晚上我的耐心仅限于此,如果还有不知死活的东西来骚扰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剑下无情了,如若不服,明日在界域联盟的神殿之上,我会亲自向妖族正使请教,请大人为我带话。”

    青岩点点头没有停留。

    他的身形,消失在了外面的黑暗之中。

    紫夜妖圣呆呆地站在正厅之中,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而龙龟大妖等人,同样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但却是因为欣喜。

    虽然无比相信叶青羽的实力,而且也在隐隐约约之中感觉到在这一次回来之后,叶青羽的实力又有所增强,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居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青岩可是妖族总部之中耆宿,在过去的三百年里,都威震通天城,未逢一败,但是今天在叶青羽面前,却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直接丧失了战斗的勇气,自断一臂,凄凉而去。

    和现身时如同世外仙人一般的风采相比,离开时候的青岩,就如同被整个世界遗弃的孤儿一样。

    龙龟大妖等人看见了青岩的断臂离开,他们不知道的事,在天荒楼的外面,那些如同豺狼一般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异族强者,已经被叶青羽无声无夕之间一扫而尽,那也只中飘舞的白色雪花,已经让无数异族强者为之胆寒,此时的天荒楼,对于那些环伺在周围的异族强者而言,犹如生命禁地一样可怕。

    卢伟坐在楼梯上,眼中的表情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蔑。

    “他的实力又增强了……”

    卢伟在心中惊讶地暗语。

    他曾见识过叶青羽的剑法,在都天峰上的时候,叶青羽还没有将剑意融合到如此浑然天成程度,那时候出剑便是剑,即便是化剑为雪,依旧带有烟火气息,能够在那雪花之中感觉到剑的存在,但是刚才叶青羽施展的剑意,是已经到了润物细无声的境界,比之在都天峰的时候,更加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才过去了几个月时间而已。

    叶青羽修为的增长度,让自命不凡的卢伟也感觉到震惊。

    ……

    ……

    “什么?”

    欧无极一脸震惊的站了起来。

    他有点不敢确认自己听到。

    “你再说一遍。”欧无极下意识的问道。

    站在他身前的白袍神卫,刚刚从天荒楼外围回来,此时心中的震惊也尚未散去,只好再度回答道:“启禀大人,属下看的很清楚,青岩好像失败了,他从天荒楼离开的时候,少了一臂,神色颓然,现在天荒楼周围潜伏的异族强者,于雪花飞舞的一瞬间,死伤无数,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敢靠近天荒楼。”

    怎么会这样?

    欧无极心中有些寒意。

    叶青羽竟然败了青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叶青羽身后站着什么高人?

    或者是他手中有什么足以击败巅峰大圣的秘密武器不成?

    想到这里,欧无极就有点儿坐立不安了。

    他本身也是巅峰大圣的修为,叶青羽可以击败青岩,那就意味着,叶青羽也可以击败他,这样他内心里最大的骄傲和依仗消失了,而且随着叶青羽击败青岩,事情似乎渐渐有朝着失控的趋势展。

    “大人,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啊。”

    一边,魏无病却突然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