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御天神帝 乱世狂刀

1062、一起上吧

    片片雪花飞舞。

    灵堂之中的气温,骤然下降。

    不知道何时,灵堂的正门,还有周围的窗户上,已经有一片片的雪花帖在了上面,像是白色的蝴蝶,泛动神秘的力量,隐隐竟是将整个灵堂的所有出口,都已经彻底封住,且不止于此,还有雪花贴在了墙壁、穹顶和石柱上,犹如神秘的白色符文,加持着整个灵堂之中。

    “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

    叶青羽心念一动。

    神华流溢。

    所有的雪花之中,都绽放出璀璨光辉,瞬间一道道细如发丝一般的冰雪纹路,就将以那些雪花为中心蔓延开来,转眼之间,将整个灵堂内部的一切都覆盖,灵堂瞬间化作了一座白玉一般的瑰丽冰宫一样。

    原本在灵堂之中的各方强者,几乎没有几个离开。

    因为他们都没有将叶青羽的警告放在心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界域联盟的神殿啊。

    在场的这么多人,哪一个不是威震一方见惯风雨的大人物,要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中,竟然被一个人族后起之秀几句话就吓得仓皇离开,那成了什么了?再说了,就算是他叶青羽有逆天武力,能够镇压妖族总部的青岩,那又如何?今日出现在灵堂之中的各族高层,至少有六百多位,他叶青羽杀的了一个,杀的了在场的所有人吗?就算是他真的杀的了,他敢杀吗?

    这就是他们的底气。

    但是现在,叶青羽竟然要以冰雪阵法封印灵堂?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若是论杀生剑术,或许你冰剑杀神真的很强,但是你竟然妄图以己身元气修为,封印整个灵堂……这是何等的狂妄啊,就算是当世的符文阵法大家,也不敢说能够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之下,说封印就封印真么多人吧?

    “哈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一个身如铁塔一样的妖族强者,大笑了起来:“装神弄鬼,黔驴技穷,区区冰雪,想要封住我们?哈哈,摆下这样的阵势,能够吓住谁?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样惊天动地的手段,原来只是如此,哈哈,叶青羽,你用你说,今日我妖族也要清算武清街之战的债,待我先破了你这转身弄鬼的狗屁阵法……”

    说着,强横的妖气,从他的身上弥漫出来。

    他随手一抬,一个巨大的熊罴巨掌幻现出来,犹如山岳一般厚重,猛然轰向了被冰雪封印住的大门,就要一击粉碎叶青羽所谓的封印,让他知道,妖族并非是没有人。

    轰!

    震动之声传来。

    冰雪灵堂之门银华闪烁。

    无数道目光都看向大门。

    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笑话的神色看着这一幕,仿佛已经看到了大门之上的冰雪被轰碎的画面,这个叶青羽真的是失心疯,非要在这里自取其辱,用这么幼稚的手段想要困住所有人,真是乡下界域走出来的家伙,目光阅历短浅,智商感人啊。

    然而,这样的目光和表情,却很快就在震惊之中凝固。

    熊罴巨掌幻影消散。

    这大圣级强者志在破威的一击,气势强横,但灵堂上的冰雪之门依旧存在,连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封印……依旧?!

    这?

    怎么可能?

    在场的身影,都认识这个妖族强者,乃是妖族总部第四副使墨罴,昔年的风头威严,还在青岩之上,乃是一头洪荒异种的黑色熊罴的得道,体内流淌着可怕的血脉之力,也是巅峰大圣境界的存在,否则也不可能在妖族总部的副使排序之中压青岩一头位列第四。

    这样存在的破威一击,竟然无功而返?

    这一下子,有些人的心中,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太妙。

    而墨罴自己也有点儿难以置信。

    “再来。”他皱眉,又要发出第二击。

    叶青羽眼眸之中,神华骤然绽放:“你没有机会了。”

    话音未落。

    他身形一闪,在虚空之中,拉开一道残影,瞬间欺近。

    站在墨罴之前的各族强者,只觉得好似是有一股龙卷风席卷而来,哪怕是运足了功体,依旧难以站立,纷纷后退,一些实力稍弱者,直接被这股气势卷飞了,犹如风中的树叶一样身不由己地朝着飞跌……

    “你……来得好!”

    墨罴战意爆发,大吼了起来。

    他首当其冲,感觉到一股绝世无匹的清冷剑芒迎面刺来,还未近身,他已经眉心生疼,好似是被针扎一样,大脑就要爆开,心中暗叹这冰剑杀神果然不凡,不过他早就有准备,瞬间一面五棱黑色光盾浮现在身前,两柄黑色弯刀浮现在了他的手中。

    嗖!

    叮!

    虚空之中,响起了两声轻微的声音。

    只有实力足够的人,才能捕捉到这样的声音,前者是破空声,而后者则是兵器撞击的声音,实力不足大圣境者,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光芒璀璨,等到再仔细看时,叶青羽的身形,已经回到了棺椁之前。

    战斗,已经结束。

    墨罴依旧好端端地站在原地。

    身前黑盾,手中弯刀。

    浑身上下,不见丝毫的伤痕。

    “哈哈,你……”他脸上带着冷笑,道:“冰剑杀神,不过如此……”

    其他各族强者看到这样,也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叶青羽也没有传言之中的可怕嘛,至少墨罴能够正面挡住叶青羽暴起发难之下的一招,这说明不是碾压之局,在场诸位之中,实力不比墨罴低的大有人在,所以今日的局势,还跟在就在于他们的掌控之中,叶青羽他翻不了天。

    那华丽锦衣年轻人也是冷笑不已,双手抱胸,如看戏一般:“哈哈,牛皮吹破天了吧!”

    然而叶青羽的脸上,却没有理会年轻人,只是带着怜悯的眼神,看着墨罴,道:“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哈哈,你说什么,我……”墨罴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话一样,大笑。

    但很快这笑声就戛然而止。

    一种如同见鬼了的神情,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嘭!

    五棱黑盾破碎。

    叮!

    一对弯刀从正中间断开,断口光滑如切,前半截掉落在地上。

    “我不信,我……”墨罴难以置信,但一张口说话,突然鲜血像是喷泉一样从他的口中喷出来,根本控制不住,同时身上无数道剑痕出现,密密麻麻纵横反复,将他宛如铁塔一样的身躯变成了一个被切烂了的西瓜一样。

    然后这位妖族第四副使的身躯,仰天轰然倒下。

    到死他都不信自己死了。

    黑盾是他以己身之皮铸就,弯刀乃是以他本相巨爪的指甲所炼制,是他的本命之器,堪比巅峰大圣器,也是他信心所在,但是现在,盾毁刀断,他竟是未曾察觉,而他在交手的那一瞬间不知道被斩了多少剑,他也没有察觉,这怎么可能啊,他可是大圣巅峰的强者啊,对外界感知入微,对己身的任何变化都了如指掌,但居然在交手接受的那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感应出来自己的受伤?

    带着不解和不甘,他的身躯逐渐冰冷。

    妖族之血,汩汩而流,染红了地面。

    冰宫灵堂之中,鲜血气息弥漫。

    所有的身影,在这一瞬间,都瞠目结舌。

    一些人的嘴巴长的可以塞进去鸭蛋,嘴角都快裂开了。

    墨罴战败,他们可以接受。

    墨罴战死,他们也可以勉强接受,毕竟有青岩之败为前车之鉴。

    但墨罴以这样一种方式战死,死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死的……这,也太夸张了吧?

    那得要多块的剑,多可怕的剑意,多凛冽的杀意,才能在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将墨罴这一尊巅峰大圣直接斩的身死道消……现在所有强者的心中,都升起了一股寒意,在心里自问,到底自己能不能也做到这一点,然后他们越想脸色就变得越是难堪,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连那华丽锦衣年轻人的脸上,也浮现出了错愕。

    这时,叶青羽手中冰剑一抬,剑峰指向锦衣华丽年轻人,道:“你很跳啊,想要踩着我上位博名气?我给你机会,来吧,单挑还是群殴?我本来只想要查清楚任先生死因真相,为他复仇,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偏偏却有人要从中作梗,还有你这种不知道死活的蠢货,一次次地挑衅我,我也就只好先把你这样的杂碎都清理干净,然后再来半正事了。”

    “你……”华丽锦衣年轻人气的脸都绿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我,你以为你是谁?啊,杀一个墨罴就想要在我面前立威?你想多了,我……”

    “别那么多的废话,靠嘴是杀不了人的,快点儿出手吧。”叶青羽一脸的逼视。

    这时,妖族总部的强者们,也终于都反应过来了。

    “墨罴副使……”

    “好胆!”

    妖族的强者们,都愤怒了。

    群情激奋。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愤怒再次占据了他们的头脑。

    “杀!”

    “杀了他,为第四副使报仇。”

    “辱我妖族者,死。”

    “不能放过他。”

    妖族的强者们脸都红了,朝着叶青羽的方位涌聚过来。

    “好,你们一起上吧。”叶青羽屹立于棺椁之前,见状大笑,浑然布惧,右手握剑,左手在虚空之中一探,又是一柄寒冰长剑环现在手中,身躯笔直如长枪,大笑道:“任先生不在,让你们嚣张太长时间了,真的以为你们妖族就吃定人族了吗?今日就让你们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哈哈哈,一起来也好,我赶时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