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一卦天下 途灵歌

第533章 最懂女人心

    白术自然是想赢,可听了牛奋斗的主意后,觉得简直可笑,真有心试一试。

    于是,她迈步走到那对吵架的情侣面前,一语不发,只是照着牛奋斗的指示,同情地看着那个正在挨骂的男生。和牛奋斗混久了,装模作样的功夫自然不在话下,加之,那位正在受气的男生本就长着一副讨好人的英俊模样,委屈的样子谁见了都心疼,而且他的女朋友还在滔滔不绝地骂着。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白术眼眸里流露出的怜悯是发自肺腑的。不过,她真的不明白,牛奋斗就只是让她靠近一点表现一下同情,除此之外,并不需要再多做什么。

    其实,她也许不会明白,什么叫红颜一笑能倾城。漂亮女人的眼睛,历来都是一件最温柔的杀器。她只看了两三分钟,周围看热闹群众已经不由自主把目光转移到她身上了。而且,那位还弓着腰受骂的男生,看到身边站着这么一位绝色美人对自己流露出同情,也不由自主把身子挺直了,而且眼睛时不时还往白术这里撇。正专心教训人的女孩,看到自己男朋友有异样,侧脸发现了那张比自己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的女人,脸色唰就变了,是自卑,然后是愤怒。女人和女人之间天生就是仇敌,尤其是漂亮女人和自以为漂亮的女人。

    看着自己男朋友的眼神都快飘了,刚才还骂人的女生,咬紧双唇,快步走上前,抬手就给了一记耳光:“臭不要脸的,看什么看呢,怪不得不背我,原来心里是有个女妖精啊,说,这个女人和你什么关系?说不清楚,今天就分手,分手。”

    说完,自己倒先哭了,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也是讽刺。男生马上把头扭正,哭丧着脸不停地解释。

    看到这里,白术也听明白了,原来女孩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自己的男朋友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背她,就因为这个吵得不可开交,只能用不可理喻来形容了,看来自己猜得没错,还真是女孩提了什么过分的要求未得到满足。不过,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她忽然想很想赢下和牛奋斗赌约,因为那样的话,她就可以大摇大摆让自己喜欢的人背了。但是,她心里也开始担忧,牛奋斗还真是神了,竟然如此了解女人的内心,自己果真一句话都没说,就让那个女孩愤怒不已,原来他是猜准了这个女孩嫉妒的内心,以为自己和她男朋友认识。

    小情侣吵架,因为她的出现,情形变得莫名尴尬。白术也着实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出现,让那个男孩莫名挨了一记耳光。但她心里更好奇的是,女孩愤怒是愤怒了,怎么能够让两个人马上和好如初呢?虽然她很想赢,但她更好奇那个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又能耍什么花招。

    正想着呢,牛奋斗从后面走了上来。走到人群中后,他直接一把搂住白术的腰,顿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地说:“亲爱的,怎么了?”

    听到牛奋斗说话,白术心里高兴了,不管怎么样,自己是赢了,因为他说过,他可是一句话都不说的。还有一点,他说那句“亲爱的”的时候,好像不是在做戏。

    看到人群中有出现了一个人,而且来人其貌不扬,甚至有点土里土气。还哭闹不停的女孩,马上止住哭声,脸上不觉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了看黑不溜秋搂着美人的牛奋斗,又看了看不停哄着自己英俊潇洒的男友,嘟了嘟嘴,撒娇似地对自己男朋友说:“饿了,想吃东西。”

    周围人也看傻了,炮火连天的战场怎么就一下步入了和平世界呢,这其中包括那个受气包男友,愣了一下,马上回过神来说:“好好好,想吃什么都给你买。”

    说完,那个女孩主动挽起自己男朋友的胳膊,就离开了,走了几步,还回头看了一眼白术,眼神当中居然带着一丝嘲弄,然后故意把头靠在自己男朋友肩膀上,亲昵的样子别提多温柔乖巧了。

    “什么情况?你给下咒了?”白术也糊涂了,她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事情会变化的如此快,弯有点急,脑子转不过来。

    “她以为我是你男朋友,女人嘛,最喜欢比较了,尤其是像她那样的人。你刚出现,她先是和你比较,发现你太漂亮了,尤其是你一个劲地看着人家男朋友,她自然就感到了危机感。无助的时候,愤怒是大概率事件。但是等我出现的时候,她就会拿我和她男朋友对比。发现我和她男朋友简直不能比,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于是她会联想,你盯着她男朋友看,可能是因为你生活不如意,这么一比较,她就会从对你的臆想里得到满足感,也就不会生气了。人啊,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从别人的痛苦里找到自己的幸福,人性啊。”牛奋斗解释道。

    白术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牛奋斗:“你怎么那么了解女人啊?天哪,得亏你长得丑,否则天下的女人都得被你祸害了。”

    “别忘了我是正儿八经的神棍,不会察言观色,不会算计人心,岂不是辱没师门吗?哈哈。”

    “哎,我真服了。不过,你还是输了,说好了你不说话的,你刚才可说了一句。”白术得意地说。

    牛奋斗故作惊讶:“有吗?”

    “长得丑是长得丑,可不能不守信用啊,要不身上可一点优良品质都没了。”

    牛奋斗笑了笑,主动蹲下身子说:“愿赌服输,请上马。”

    白术不是世俗女子,自然不会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也不会考虑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黑胖子亲密会给多少人造成心理不平衡,她大大方方地跳上了牛奋斗背上,还调皮地喊了一句:“驾!”

    对于牛奋斗来说,别说是白术一个弱女子了,就算是一个石碾也不在话下,脚下一蹬,便配合地冲了出去。

    享受着宽厚脊背带来的安全感,白术觉得自己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样满足,可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揪住牛奋斗耳朵说:“好你这堆牛粪,以你的耳力,是不是早就听见她们为什么吵架了,你刚才就算不说话,也是能达到同样效果的,说,你是故意输给我的对不对?”

    “你还不傻吗,哈哈。”

    白术用力敲了一下他的脑壳,但并没有下来的意思,只是骂道:“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哄女孩开心的,好,承你的情了,本姑娘不生气了。其实,我最难忘也最怀念的事,就是小时候,师父背着我出去玩。后来,师父过世以后,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她带我去过的地方坐坐。她也喜欢逛那些老街老巷子,和现在一样,谢谢你。不知为何,这里的风景,怎么这么美?”

    说着说着,她的语气缓慢下来,言语间透着回忆的苍凉。

    “好,那我陪你逛个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