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仙医 菜农种菜

第195章 你看中了我的好身材?

    叶明城的举动,让小干警刘长生,还有周丽等五名大学生,都震惊不已,暗道秦朗果然牛逼,对秦朗羡慕不已。

    “那叶叔您走好。”秦朗笑着说道。

    叶明城点点头,正准备离开,忽然听见秦朗的手机在响,不禁又停下来,笑呵呵道:“该不会是你云姨神机妙算,都将电话打到你这儿,跟你要人了吧。”

    “哪会,云姨这么通情达理,肯定知道叶叔您是有公务在身,才这么晚回去的。”秦朗笑道。

    叶明城深表赞同:“嗯,你云姨应该不会这么做。”

    话锋一转,叶明城又带着玩味的笑容跟秦朗说道:“该不会是我家小蕊打给你的吧?”

    秦朗抓着还在振动加铃音的手机,没动。

    “接电话啊,怎么,你和小蕊通电话,还用得着提防我这老头子啊?”叶明城催促道。

    秦朗深呼吸一口气,终于将手机翻过来,正面朝上,眼睛朝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信息看去。

    心中,秦朗默默祈祷着,可千万不要是“魔女”蒋盈盈那妞打过来的啊!

    如果是蒋盈盈,哪怕是唐雪或者柳真真打过来的,他一接了之后,老辣的叶明城即便只通过他的说话,也能瞧出猫腻来。

    他可不想被“拆穿”,惹怒了这位未来老丈人。

    振动和铃声仍然在继续。

    叶明城似乎有很大的兴趣,没打算走,一定要听一听女儿叶小蕊这么晚打电话给秦朗是要准备说些什么。

    秦朗这时候的心情,只能用“但凭天意做主”来形容了。

    “一定,一定不要是蒋盈盈打过来的!”

    “最好是个钓鱼电话,或者是保险公司打过来的,或者是打错了。”

    默默祈祷着,秦朗的视线,终于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那“小蕊”二字,在此刻的秦朗看来,不啻于是最美妙的文字。

    秦朗终于松了口气,是叶小蕊打过来的!

    迅速按下“接听键”,还要装出迫不及待的样子,秦朗朝叶明城小声道:“是小蕊打来的。”

    叶明城更加不打算走了,准备偷偷“听听”女儿和秦朗的谈话,判断一下女儿和秦朗进展怎么样了。

    秦朗自然不会去开启外音,面对未来老丈人,还是保持神秘感的好。

    “喂,小蕊,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秦朗关心地问道。

    一旁的叶明城暗自微笑,如果下巴上有一缕胡须的话,肯定会抚须含笑的。

    秦朗对自己女儿这么关心,不错不错。

    叶小蕊在电话中的声音,显得有些着急:“坏人,卫生间里有只蟑螂,你知道该怎么打死它么?”

    秦朗一听就明白过来了,肯定是叶小蕊起床去卫生间嘘嘘,碰上了一只可恶的蟑螂。

    虽然叶小蕊没娇贵到吓得大喊大叫的地步,不过听叶小蕊的语气,显然也是对形态丑陋的蟑螂既痛恨又害怕的。

    女孩子大概除了其中的女汉子外,见到蟑螂,不吓得惊声尖叫就算不错了。

    至于怎么杀死蟑螂?大概除了用脚踩、而且必须是这只蟑螂倒霉自己送到女孩脚下被踩,才有可能。

    否则,让女孩去抓着踩蟑螂,很不现实。

    现在叶小蕊打电话过来,显然是没踩死蟑螂,并且蟑螂躲进卫生间的某个角落了。

    “小蕊,你拿上扫把,在卫生间的角角落落捅一捅,逼出蟑螂后,用扫把拍死或者用脚踩死都可以。”秦朗给耐心支着招。

    “可我不敢……”叶小蕊害怕道。

    秦朗对此也没办法了。

    “那就先留着它吧,我现在过去一趟,杀死它,顺便搞次大扫除。”秦朗这样说道。

    一旁大概了解清楚了的叶明城,含笑不语。小蕊害怕蟑螂,这个时候就的确应该是身为男人的秦朗站出来了。

    “不行!”叶小蕊警惕地说道。

    这么晚了,她害怕“引狼入室”。

    秦朗本打算打趣几句的,猛然记起叶明城就在身边,实在不好口花花地去戏弄叶小蕊,只好作罢。

    “好吧,我听你的,那我明天过去一趟就是,对了小蕊,你记得将卫生间的门关死,这蟑螂就跑不掉了。”

    秦朗知道叶小蕊租的房子还算不错,按理应该没有蟑螂才对,估计这只蟑螂是漏网的。

    “嗯。”这回叶小蕊乖巧地答应下来了。

    “咦,秦朗,我听你说话,精神似乎很好啊,你不会还没睡吧?”叶小蕊好奇地问道。

    “放心,我没有去鬼混。”秦朗打趣了一句。这句不算多露骨,也不怕叶明城笑他。

    “哼,谁管你去不去鬼混了!”叶小蕊哼哼道。

    但似乎真担心秦朗这么晚了,还流连在夜场,叶小蕊又带着小醋意道:“不过你这坏人,最好洁身自好点,在外面乱来,听说很容易染病的!”

    秦朗:“……”

    拜托,我哪是你说的那样!

    虽然如今我还是个处,但基本的生理常识还是懂的,就算在外面胡来,那也肯定会记得戴上安全小头盔的好不好?

    秦朗哭笑不得,说道:“小蕊,你可别冤枉我啊,我现在确实在外面,不过却是和你老爸在一块。”

    “骗人都不打草稿!”叶小蕊明显不相信。

    叶小蕊在挥着小粉拳。秦朗那坏家伙以为自己是白痴吗,这么拙劣的借口都能编出来,她信了才是傻瓜。

    “看样子,小蕊,你是不相信了?”秦朗笑道。

    “当然不信。”叶小蕊想也没想,直接说道。

    “那如果叶叔真在我旁边呢?”

    “真在的话,那算你赢了,我请你吃饭。”

    “吃饭,这个不好吧。”秦朗嫌不够。

    “那你想怎样?”叶小蕊果然忍不住问道。

    秦朗不做声。

    叶小蕊被激将了,说道:“你赢了,那我请你看电影。”

    虽然没有看到叶小蕊犯糊涂,说出“你赢了,那我就让你吻”之类的,不过能够得到这个,秦朗也很满意了。

    现在还是八月份,清凉季节,两人去电影院,紧挨在一起,还不准在电影院那黑灯瞎火的环境下,自己“偷偷摸摸”地做点什么啊?

    “行,记住你说的哦。”秦朗笑眯眯地。

    “哼,那当然。”叶小蕊等着秦朗认输。

    都这么晚了,她可不相信秦朗还在她家,与父亲叶明城聊天。

    秦朗什么话都不说,将手机递给了叶明城。

    “坏人,还没说你输了呢?哼,如果你输了,打赤膊在我面前做两百下俯卧撑,你敢不敢?”

    叶小蕊赶紧说道。她都差点忘了如果秦朗输了,她是可以得到“回报”的,就跟她输了秦朗也能够得到“回报”一样。

    虽然防备着秦朗这坏人,但叶小蕊对秦朗的好身材还是心动不已的。这一次正好趁着这次机会,让秦朗打赤膊光着上身做俯卧撑,这样她就能光明正大地欣赏秦朗硬朗的肌肉线条和八块腹肌了。

    叶小蕊很是得意,暗道自己的脑袋瓜就是灵活,这一次总算能够从秦朗身上,取得一次胜利了。

    “小蕊,看来你想让秦朗打赤膊做俯卧撑的事情,只能等下次机会了。”叶明城忍住笑,说道。

    能够见到女儿和秦朗像小两口一样的打情骂俏,叶明城很开心,这说明女儿和秦朗的关系进展得很不错嘛!

    “老爸?”

    叶小蕊刚好坐在床沿上,此刻差点一屁股滑到了地板上。老爸竟然真的在秦朗那坏家伙的旁边?

    等等!

    老爸提到了“自己让秦朗打赤膊做俯卧撑”的事情?

    这不就是说,自己的话被老爸听到了?

    叶小蕊羞成了大花脸。

    老爸这么精明,何况又这么了解她,一定猜出她说那话的用意,是想借机“欣赏”秦朗那坏家伙的劲爆身材了!

    叶小蕊那个羞啊,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才好。

    “小蕊啊,秦朗的确和我在一起,你放心,秦朗的品质我能担保,你不用担心他会在外面鬼混。”叶明城笑呵呵道。

    “老爸……”叶小蕊嗔道,更窘羞了。

    “行了,你快点去睡吧,让秦朗明天去你住的地方将蟑螂灭了,其实我当初怎么说来着,你就应该和秦朗住一块,那样家里有个蟑螂什么的,也就用不着担心了……”

    叶小蕊赶紧叫停,老爸叶明城再说下去,指不定会说到让她和秦朗那坏家伙结婚的事情上去。

    叶明城笑着将手机还给秦朗,跟秦朗打了个招呼,乐呵呵地离开,与等在外面的周满军去派出所外面拦出租去了。

    “小蕊……”

    秦朗话还没说完,“哼,都怪你,害我在老爸面前出糗。”叶小蕊嘟嘴道。

    “这怎么算是出糗呢?”秦朗笑道,“你老爸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俩的事。”

    “我们有什么事?”叶小蕊没好气道,脸上的羞意仍然没散去。

    “你懂的。”秦朗贼贼地笑道。

    “再说我就挂电话了。”叶小蕊道。

    “好吧,记得你答应陪我去看电影的事情,对了,打赤膊做两百个俯卧撑的事情,我看以后就不必了。”

    “哼,下次我一定赢你,让你做俯卧撑的。”叶小蕊不服输道。

    秦朗忍住笑,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苦心积虑地让我做俯卧撑,并且特意要我打赤膊,不就是看中了我的好身材么?”

    “你放心好了,秀身材随时可以,我整个人整个身体都是小蕊你的,你想什么时候拿走,我绝对不反抗。”

    “你……你个坏家伙!”叶小蕊的俏脸,红得像熟苹果。

    “什么,你说今晚就想要?那好,我赶紧过来,向你奉献出我的身体。”秦朗笑着打趣。

    反正这时候叶明城已经离开了,自己也特意避开了其他人,正好戏弄戏弄这小妞。

    “坏人,臭流氓!”叶小蕊窘得飞快挂掉了电话……

    秦朗心情大好,走回了大厅。

    不过见到一旁的孙亮,秦朗的好心情就受到了一些影响,表情变得冷淡起来。

    孙亮像老鼠见了猫,眼神躲闪,不敢和秦朗对视,更加不敢再像在酒吧里那样,在秦朗面前叫嚣了。

    罗凤英已经回去托关系,急着去处理孙大海的事情了,不过那注定是在做无用功,而孙亮因为酒吧内对女生进行骚扰,现在已经是嫌疑人的身份,呆在派出所内,等着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