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仙医 菜农种菜

第618章 保安好样的!

    河镇白接到手下汇报,随后赶到,瞧见奔驰车停在宾馆门口,心知秦朗肯定是拉着那个金发长腿洋妞去了,不由一阵嫉妒。↖↖↖↖,.+.

    河镇白扭曲着脸站在自己的布加迪威龙豪车旁,吩咐手下弄来汽油和布条,要将秦朗的奔驰车烧掉。

    而这时候,秦朗和克里斯蒂娜,的确就呆在这家宾馆内。

    宾馆一间价格888的下午房内,秦朗已经和克里斯蒂娜疯狂互动快两个时了。

    克里斯蒂娜认为秦朗真是太厉害了。

    而秦朗则真的发现,克里斯蒂娜没有假,真是将第一次送给了自己。

    当然,现在两人如鱼得水。

    ……

    “怎么样了,这些布都浸湿汽油了没有?”

    河镇白站在自己的布加迪威龙旁边,对两个负责准备纵火的手下问道。

    司机阿虎被他赶走了,这两个手下本事虽然没有阿虎的大,可胜在莽撞,他有什么吩咐,这两个手下只要有钱,就是杀人放火都敢做。

    “河少爷,都准备好了,这儿是十公升汽油,布蘸油只用掉了一,我打算将它们全部淋在那辆奔驰车上,大铁负责用布条引燃。”

    一个手下提着大汽油桶,借着街道旁边树木投下的阴影,鬼鬼祟祟地半蹲着,认真回答着主子河镇白的问题。

    “那还等什么,快办事!”

    河镇白催促道,看到两个手下朝着秦朗的奔驰车摸过去了,自己也转身,打算先将车开远一,在远处等着秦朗下楼。

    他知道此刻秦朗肯定还在和那个长腿洋妞温存,可是等秦朗的奔驰车被烧着,动静之大,秦朗肯定会被宾馆的人告知,到时候当秦朗下楼看到奔驰车被熊熊大火包围时,想必那时候秦朗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

    “哈哈,这么多的汽油,车子一被引燃,神仙都救不了,子,你就等着自己的车被烧成焦黑的铁架子吧!”

    河镇白嘴角露出了阴狠的笑容。

    奔驰车很好看,保养很好,是秦朗比较中意的车,秦朗当然不希望自己的爱车被毁,尤其还是被别人故意烧毁。

    不过当河镇白的两个手下偷偷摸摸朝他的车子摸过去的时候,他还在宾馆房间内做事,浑然不知道河镇白竟然在干这样卑劣的恶事。

    “你们干什么!”

    正当河镇白准备拉开车门时,忽然听到了后面传来了一个男性的大喊声,河镇白心知两个手下被发现了。

    一回头,河镇白果然发现他的两个手下被一支手电筒的灯光照着,一个穿着保安制服、大概三十来岁的高大保安,正警惕地盯着那两人,等着那两人回答问题。

    本来,河镇白现在也可以离开,反正他的那两个手下还没有胆子将他供出来,多就是烧毁秦朗奔驰车的计划要破产。

    可河镇白不甘心就此离开。

    “愣着干什么,办事!”

    河镇白在三米外朝那两个手下吼道,命令这两人不要去管那保安,直接办事。

    那两个手下也是卑劣的人,哪怕现在有保安盯着,也还是拿汽油桶的拿汽油桶,拿布条的拿布条,朝着秦朗的奔驰车跑去。

    “站住!”

    高大保安见状,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两人是要去放火烧车!

    而车子停在他工作的宾馆的停车坪上,毫无疑问,如果在他眼皮子底下,顾客的车被烧了,他也难辞其咎。

    更何况,让保安生气的是,那两个纵火的人,压根没将他放眼里。

    “反了你!”

    来自内蒙大草原的这名部队退伍保安,脾气性格火爆,一个箭步冲上去,劈手就是一掌切在了跑前面那个提汽油桶的人的手上。

    哐当。

    塑料汽油桶应声落地,幸好盖子还是合拢的,并没有汽油溢出。

    提汽油桶的那人,见一个的保安还敢劈头盖脸冲自己手掌切,差让自己的手腕伤筋动骨,不禁勃然大怒。

    他和河镇白混久了,也沾染了河镇白的嚣张跋扈,见到汽油桶掉到了地上,都懒得去捡,而是冷冷看着保安,不客气道:“哪来的多事狗,赶紧给老子将汽油桶捡起来!”

    言下之意,是大有这名保安不照做,他就要发飙的意思。

    高大保安丝毫不惧,他是二愣子性格,占理的事情从来就不会退缩,更何况他是这家宾馆的保安,工作职责所限,他无法看着别人纵火烧顾客的车。

    高大保安先是没有话,而是直接从腰间掏出了对讲机。

    “哟呵,你还想联系同伴不成?”

    这时候,拿着沾有汽油布条的另一名手下,阴阳怪气地朝高大保安道。

    “我让你联系!”河镇白的前一名手下脾气更为爆裂,见到高大保安打算这么做,一拳直接冲着高大保安的心口狠狠撞去。

    高大保安肺都要气炸了!

    这两人偷偷摸摸提着汽油,想要烧毁顾客的车子,甭管他们和那顾客有什么仇恨,但事情被他逮到,他作为有职责保护好顾客财产的一名保安,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可是,这两人非但不知收敛,没有后悔之意,反而得寸进尺,竟然还挥着拳头朝他砸过来了。

    “龟孙子的,我靠!”

    高大保安骂了句脏话,竟然是毫不畏惧,丝毫没认为自己保安的身份,不应该和别人作对,他根本就不怕摊上事儿,迎着对方一拳,侧身抓住了对方的手臂一个擒拿动作,瞬间制服了这人。

    河镇白的另外一名手下见状,丢掉沾有汽油的布条,哇哇叫着一脚朝高大保安的腹部踢去。

    高大保安轻易绕到了对方身后,踢出一脚和对方的那一脚碰在了一起,惊得那人退让不已,原来刚刚那一撞,那人的腿被震的发麻。

    高大保安动作这样简单利落,让河镇白的两个手下有些迟疑了。

    他们虽然嚣张,可是真本事没多少,也就普通混混的级别。

    动手自然不行,他们看出来了这保安是个二愣子,再动手,也在对方手上讨不到好去。

    但他们还有其他的办法。

    拿汽油桶的那人立即阴沉下脸来,指着掉在地上的汽油桶,跟高大保安道:“土保安,识相你就赶紧将汽油桶捡起来,再给我们哥俩道歉,要不然我要你好看!我们可是省城河家的人。”

    “河家?”

    高大保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尽管在并不明亮的路灯光线下,这疑惑的表情不明显,可是他的语气,让别人也能轻易听出来他此刻的疑惑。

    河镇白的其中一个手下立即大怒。

    竟然还有人敢故意装傻,不将河家放眼里!

    “土保安,你竟然敢瞧不起河家,你摊上大事了!”另外一人恶狠狠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保安的傻了,竟然敢故意用疑惑的语气来显示对河家的不在乎态度!

    在省城,谁敢这么用这种态度,跟河家话?

    其实河镇白的两个手下才是真傻。

    高大保安真没有故意看不起河家的意思,之所以在其中一人报出自己是省城河家的人后,他还用疑惑的语气反问“河家是谁”,就是因为他真不知道在省城,有一个河家。

    他更加不知道,河家在省城的势力有多大。

    他刚刚从家乡来这儿谋事,还不到半个月,平常保安同行聊天的话题,也就集中在工作以及各自家乡的见闻上,像河家啊等大势力大家族的事情,保安们还没有聊过。

    所以,不知道河家是何许家族的他,自然会表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不管你来自河家还是什么家,现在你们这是在犯法知道吗?”

    高大保安心幸亏我发现得早,要不然你们俩都违法了。

    河镇白的两个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被高大保安的淡定惊呆了。

    难不成,这土保安瞧不起他俩?

    两人越想越有道理,他们意识到自己只是河家的普通手下,难听,就是河镇白手上的一条听话、逮谁咬谁的疯狗,别人或许害怕河镇白,但不见得害怕自己。

    不过,两人还是打算要挣回面子。

    “哼,土保安,你摊上大事你还不信,你可知道河家是省城最厉害的大家族?河家随便动动手指头,别你保安的工作会丢掉,就是你自己本人,都要进医院,你知不知道?”

    河镇白的其中一名手下,拿着河家当鸡毛令箭,牛逼起来了。

    高大保安似乎没听到这人的话,只是直愣子地道:“我不管这些,总之你们想要纵火烧车,就是你们的不对。”

    河镇白的两名手下彼此再对视了一眼,都情不自禁摇头。

    这保安,一根筋到底了,尼玛,天不怕地不怕,浑得很!

    眼看用威胁的办法,也不能够让高大保安退走,河镇白少爷交代的事情就没法做完,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而这时候,隔着他们仅仅只有几米距离的河镇白,自然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听在了耳里。

    高大保安还没有将他也当做想要纵火烧车的人,他现在离开,半事都不会有,但他很清楚,光靠着自己那两个手下,就连高大保安都摆不平,怎么去摆平烧车这事?

    毕竟,那高大保安看着二愣子,可也不傻,估计很快就会通知其他保安到场,到时候烧车计划,只能泡汤。

    而他很不想报复秦朗的办法失效。

    而且,还有一也是他担心会发生的,那就是那二愣子保安通知了其他保安后,估计克里斯蒂娜的那个男朋友,很快也会知道自己要烧车的事,想到那个叫秦朗的人软硬不吃,真被秦朗知道自己要报复,估计自己今晚还得倒霉。

    “玛的,一个狗屁都不是、打一辈子工挣的钱都抵不上我一年花销的苦逼保安,还敢不给我河家面子,草!”

    河镇白大怒,走上前去。

    “喂,你,过来!”

    河镇白朝高大保安招招手,那样子,就好像主子在使唤奴隶。

    高大保安过去后,河镇白又用严厉而高高在上的语气道:“哼,一个的保安,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进屎了,敢不给我河家面子?”

    “我是河家的嫡系子弟河镇白,现在我让你给我滚蛋,再不滚,有你好看!”

    河镇白的话,简直欺人太甚,高大保安虽然也看出来了,眼前这名自称是河家嫡系子弟的年轻人,想必来头很大,可是这人话太气人了!

    保安也是人,工作不分贵贱!

    “还愣着,你找死吗?”河镇白又一次骂着高大保安。

    正好这时,高大保安后面传出了一个冷冷的声音:“河镇白,你嘴巴进屎了,这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