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仙医 菜农种菜

第622章 河家的野心

    河岳一愣,问道:“大哥,你的那个秦朗,莫非就是杀死东方傲天的那人?”

    虽然很多人都认为东方傲天的死,是柳家在背后操控,但这是流于表面上的一种假象。☆→☆→☆→☆→,

    对于真正有能力了解到真想的人而言,事实并非如此。

    而河山、河岳两兄弟,就够格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他们知道,柳家其实也是在一个叫秦朗的年轻人帮助下,才灭掉了死对头东方世家。

    现如今柳家快速壮大,在柳宏兵的控制下,渐渐有了成为省城新的第四大最级势力的趋势,但到底,柳家发展这么好,秦朗绝对是柳家的大贵人。

    当然,真相的详细情况,他们两兄弟也不可能全部知道。

    “对。”面对河岳的问题,河山直接头道。

    “嘿嘿,那个秦朗,听年龄很,似乎达到了先天一层的修为,然后利用自身实力还有外界条件,一举枪杀了东方傲天,在年轻武者中,是个狠角色。”

    河岳评价着秦朗,但明显对秦朗没有什么兴趣,给出的评价并不高。

    河山也差不多。

    毕竟东方傲天是脑袋中弹死掉的,秦朗的惊艳,或许也就只有不到二十五岁的年纪,达到了先天一层。

    但光这,还无法让他们将秦朗当做绝世天才看待。

    而河家内,其实也有天才,能够在三十岁前达到先天一层,所以对比之下,秦朗在他们心中,分量并不重。

    当然,这是在两人不知道秦朗准确实力的前提下。

    毕竟,真正了解秦朗实力的人,像五恶派孙鸣、孙戾,早就死了,而北唐门因为唐盛输给秦朗这事,自然也不会主动对外透露秦朗的真正实力,所以秦朗先天二层的实力,就是河家也不清楚。

    否则,河山、河岳如果知道秦朗现在是先天二层的实力,哪还能够像现在这么淡定。

    “秦朗并不是柳家出来的人,动他不需要有什么顾虑,老二,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河山道。

    “嘿嘿,这事好办,秦朗不是有可能拿到血色凤凰令了么,我就杀了他,抢回来凤凰令就行。”

    河岳十分霸道残忍地道,丝毫没将人命当回事。

    河山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把握,能够确定秦朗拿到了血色凤凰令,连一半的可能性都没有,河岳却仅仅因为这,就要杀人,足以显示这人对人命的漠视、残忍。

    “杀了就是。”

    河山对河岳的决定没有丝毫的不适,在这位河家的家主眼里,恐怕秦朗的性命,都抵不上那块血色凤凰令的千分之一。

    “这是我们的人打探到的秦朗的情况,都是些基本资料,不过足以让你顺利找到这人杀死他了。”

    河山随后将一张薄薄的纸递给了河岳。

    河岳接过,咧嘴笑道:“事情,血色凤凰令我会很快抢到手。”

    “做的干净些。”河山提醒道。

    “嘿嘿,我明白。”河岳懂的家主河山的意思。

    那就是如果有人要阻拦他杀秦朗抢血色凤凰令,他会连那人一块杀掉,而如果杀秦朗的时候有其他人在场,不管人再多,人再无辜,他也会连那些人一起杀掉。

    河山头:“那好,你去办这件事,我去找神识灵敏的人,为寻找昆仑山秘境做准备。”

    河岳没有马上走,问出了一个自己很觉得疑惑的问题。

    “大哥,就算靠着血色凤凰令去找金凤凰这个方法有用,被我们找到了昆仑山秘境,可是我们河家没有武尊之境的超级高手啊,怎么进入?”

    河岳没有忘记有关昆仑山的一条古训。

    那就是想要进入昆仑山秘境,实力最低要求,都要求是要达到武尊之境!

    “传闻永远是传闻,不亲自试验,怎么会知道?”河山笑着道,眼睛中有浓浓的野望。

    对于他而言,昆仑山秘境十分重要,其他的都可以先不管,先找到了昆仑山秘境,接下来的一切就好办了,再不济,他手握昆仑山入口的位置信息,靠这信息,他就能够让武尊之境的超级高手与他合作。

    河岳见河山不担心这,也就不去操心了,他知道自己脑子不灵光,打打杀杀最合适他。

    “对了大哥,还有件事忘了了。”临走的时候,河岳记起来了一件事。

    本来他接到河山要来这儿商谈的消息,当时就打算将这事一并了的,没想到被昆仑山秘境的事弄得差忘记了。

    “还有什么事?”河山问道,有些心不在焉,毕竟他最关心的就是找到血色凤凰令。

    “镇白被人打了。”河岳道。

    这消息是河镇白的一个手下汇报给他的,后来他还打电话给了河镇白,知道河镇白现在仍然住院,伤势虽然不重,可竟然有人敢动他儿子,他不会放过这人。

    “还有人敢动我河家的嫡系子弟?”河山也很意外。

    河家的就是非嫡系子弟,走外面也是畅通无阻,基本上没人敢惹的,更别提是嫡系子弟了。

    “玛的,就是有这人!打伤了镇白,连镇白那辆将近三千万的布加迪威龙都被那人砸了!”

    河岳眼睛中充满了凶煞,“大哥,在去抢血色凤凰令之前,我要先将那人撕碎!”

    “那人是什么人?”河山眯着眼,敢动手打河镇白还砸河镇白的车,那人只怕也有一定的来头。

    “还不知道,我之前打电话给镇白,镇白在医院,刚要告诉我那人是谁,大概是伤势加上气愤,被气晕了过去,镇白的两个手下饭桶又不知道那人的名字……”

    河岳懊恼地道。

    “这样啊,那我去一趟医院,问清楚打伤我侄子的那人名字,河岳,你立即去云海市,杀死秦朗抢回血色凤凰令。”

    河山明显还是惦念着血色凤凰令这事。

    现在整个河家,最重要的事情,也就这一件,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放。

    “好,我听大哥的。”

    河岳答应了,随后离开了河山的书房。

    ……

    秦朗练习了一上午的神凰锻体术,虽然疲累不堪,但收效很好,因此心情很愉悦。

    快到中午了,秦朗想着自己有些累,也懒得自己去厨房做午饭了,就打算开车去一趟康乐养生会所,去找唐雪,和唐雪到外面餐馆去吃饭。

    不过当秦朗到了唐雪的办公室,却发现唐雪正在和人打电话,唐雪脸色很难看,身体因为气愤也在颤抖着。

    这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秦朗也没有了往日里戏弄唐雪的心思了,就站在一旁等着唐雪接完电话。

    一分钟后,唐雪挂断了电话,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秦朗不是外人,不用秦朗询问,唐雪也将事情经过了出来。

    “金龙商业街的那家分店,被人盯上,想要恶意收购。”

    秦朗一愣,随即便问道:“对方用的方法很卑鄙但又很毒辣?”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秦朗很清楚,如果对方想要恶意收购金龙商业街上的那家分店,用的是暴力的方法,例如威胁如果不从就砸店之类的方法,相信唐雪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脸色难看。

    毕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唐雪只需要麻烦他出马,他一个人就能够让那些妄图打分店主意的人滚蛋。

    唐雪了头:“他们没有来硬的,放话已经买通了养生会所的一位针灸师,如果金龙商业街上那家分店,我不让出百分之五十一股份的话,他们就会让那名针灸师出针灸技艺,将养生会所的针灸方法泄密出去。”

    秦朗听完后,不禁紧了紧拳头。

    这一招还真是卑鄙、无耻!

    虽然康乐养生会所以及分店的针灸师,都是他负责培训的,哪怕就是养生会所现有的针灸技艺全部外泄,他也可以重新传授给针灸师们新的针灸方法,但是,实际上造成的后果不可能这么简单。

    要知道,康乐养生会所现在独霸云海市的针灸养生行业,靠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针灸师们的厉害针灸技艺,如果这些技艺外泄被其他同行知道并且掌握了,那么康乐的市场份额,肯定就会被那些冒出来的竞争对手蚕食掉。

    即使在云海市,康乐也仍然是霸主,但在其他地方呢?

    毕竟,康乐发展的步伐迈的并不快,在云海市之外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市场份额,可是秦朗知道唐雪的构想,唐雪是想稳扎稳打,以后再进军云海市之外的市场。

    这其实就相当于康乐并不是不重视其他市场,时机合适,这些市场康乐也是要进军的。

    而如果针灸技艺外泄,外泄到了云海市之外的其他地方,那那些地方的同行,就可以提前布局,凭借这些针灸技艺吸引顾客,打开市场。

    到时候,就算康乐拥有了更高明的针灸技艺,想要再在其他地方抢占市场,同样会艰难!至少也要比现在事倍功半!

    “他们还真是要恶意收购啊,这种办法都想出来了。”

    秦朗冷笑道。

    现在也顾不上去责怪针灸师队伍中出了败类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尽管康乐给每一位针灸师都开出了相当诱人的待遇,康乐更是这些针灸师事业发展的最大帮助人,可也保不准其中个别针灸师忘恩负义,丝毫不懂得饮水思源,为了更大的利益而出卖康乐。

    “嗯,他们就是知道康乐的针灸技艺不能外泄,所以想要用这个拿捏住康乐。”唐雪气愤道。

    “出资得到金龙商业街上的那家分店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给的价格肯定很低吧?”

    秦朗问道。这事他肯定要插手,但现在自然还是先要弄清楚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