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仙医 菜农种菜

第630章 果断、狠辣!

    餐厅的老板、厨师,还有服务员,都站在一旁害怕地颤抖着身体,即使见势不妙后脑子里想起要报警,可一双脚也不听使唤了。『≤『≤『≤『≤,

    随着河岳的一声命令,五个人一起动手,最靠近秦朗的一个先天一层武者,一记戳脚朝秦朗的腿胫骨狠狠戳去。

    秦朗就对准了这人,不顾身体其他方向上空门大露,抓过面前的茶杯对着戳脚的这人脑袋狠狠砸下。

    随着砰的脆响,秦朗将茶杯直接砸碎,几乎同时秦朗的脚也踢了出去。

    那个戳脚的先天一层武者,脑袋受到撞击,血流如注,戳脚的速度自然也跟着受到了影响。

    秦朗的脚,后发而先止。

    没任何留情,秦朗用力踢出,鞋子的侧面狠狠踢在了那人的腿胫骨上。

    只听得到一声清晰可闻的咔嚓脆响,那人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惨叫,身形委顿在了地上,右腿夸张地弯曲成了两截!

    反正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秦朗肯定不会留情。

    同伴的惨叫,让河岳以及另外三人,都是一愣,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秦朗会选择主动出击,而且一下手就这么果断狠辣。

    虽然他们对付别人时,哪怕是对付明明无辜的人,手段都十分残暴,但同样的事情发生到了他们的身上,他们立即不能接受了,摆明了是只允许他们河家这样对付别人,而别人如果敢这样对付他们河家人,河家人绝对不干!

    “秦朗,玛的,老子一定要废了你!”

    尤其是河岳,脸都气得变形了。他想起之前自己还着要先弄断秦朗的双手双脚,作为折磨秦朗的第一道酷刑,可没想到秦朗这么快就将这种折磨之法,用到了他这边人的身上。

    其余三个人也都是围着秦朗攻了上来,秦朗只得将桌子掀起,阻挡了正面两人的攻击,然后踩着倒地那人的身体,跳到了餐厅的中央。

    毕竟,靠窗户的方向被那个先天二层的武者把持,目的自然就是为了让他无法破开玻璃窗逃走。

    啊!

    断了右胫骨的那人,左边腿因为又被秦朗踩了一下,再次发出咔嚓的骨裂声,左胫骨直接粉碎性骨折。

    这下,这人一双腿全断掉,连站都站不起来。

    “可恶!”河岳恼羞成怒。

    这还没开始困住秦朗呢,自己一方就有一人被秦朗重创,他愈发恨透了秦朗。

    “全给我动用最强力量,重创秦朗!”

    河岳发话道。

    随着他命令的下发,包括他自己在内,四个武者的攻击更加凌厉,以合围之势将秦朗死死围在了中间,拳脚都攻向了秦朗,激起数道响亮的破空声,似乎连空气都在那样巨大的力量击打下,变得扭曲变形了。

    一旁胆子最的一个女性服务员,看到这恐怖的情形,嘴一张,直接晕了过去。

    餐厅老板等人即便没晕,脸色也十分苍白,现在两拨人的打斗场面太残暴了,绝对不是普通人打架能够造出来的。

    “秦朗,我看你怎么用速度来闯出去!”

    河岳见围住了秦朗,脸上露出得意之色,阴冷无比。

    他将己方的合围,看做是困住秦朗的一座铁桶阵。

    哪怕秦朗有速度优势,可无论冲击哪一方,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冲垮这一方,所以哪怕秦朗选择冲击实力先天一层的那最弱一方,至少也有一秒钟才能突破那人的防线。

    而一秒钟的时间,足够其余三人发动攻击,迫使秦朗撒手,将秦朗逼回铁桶阵内。

    跟随河岳的其余三人,脸上表情慎重,那是被秦朗一出手就果断毒辣弄的,但心中还是十分认可河岳的话,也认为秦朗就算身如轻燕,也飞不出他们建造的这座铁桶阵。

    “闯出去是吧?很容易啊。”秦朗微笑着,连贴身放着的一张风遁符,他都没有要动用的心思。

    按照常理,没有风遁符辅助,秦朗就算疾风步练到了第二层“白驹过隙”,可也几乎没可能突破这四人的合围。

    但秦朗偏偏一也不着急。

    尽管,这时候河岳等四个人凶猛的攻击,从四个方向攻来,距离他都只剩下不到两米的距离了。

    “我看你怎么是容易的!”

    河岳打死也不相信秦朗在自己眼皮底下能够突围出去。

    他一个先天三层武者,外加一个先天二层武者,还有两个先天一层武者,已经将包围圈缩得这么,第一波攻击更是距离秦朗只有不到两米了,秦朗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逃脱?根本就不可能!

    河岳得意着,却突然发现秦朗的右手,伸进了口袋中。

    “这是准备干什么?”

    河岳脑子中只来得及想出这个疑问,立即就看见了秦朗从口袋中掏出的东西是什么了。

    是一个大鞭炮!

    不对,河岳又发现那个形状像大鞭炮的东西,似乎是用金属做的。

    还没来得及招呼其余人注意,河岳就听到秦朗扯掉了那个“大鞭炮”上面的“引线”。

    “河家四个笨蛋,尝尝它的滋味吧。”

    随着“引线”在秦朗手上被扯掉,圆筒状的“大鞭炮”中立即喷出一大蓬灰白色的浓烟雾来,气味十分的呛人,哪怕秦朗自己有所准备,都被这极富刺激性的浓烟,弄得有些眼睛流泪。

    王林的没错,这玩意就跟催泪瓦斯差不多,虽然释放的刺激性浓烟数量不是特别多,但释放速度十分的快,迅速就扩展开。

    哪怕这东西覆盖的范围有限,可河岳他们自己作死,将包围圈缩得那么,距离他只有不到两米,因此刺激性浓烟喷发后,就让河岳等人全部中招。

    秦朗因为事先做好了准备,扯掉引线后就将这个压缩性浓烟剂扔到了地上,自己趁着对方手忙脚乱的时候,从后面轻松退了出来。

    “秦朗,我要杀了……咳咳……”河岳话到半截,就因为忍受不住那股刺激性浓烟,只得闭上了嘴巴。

    看到河岳的人全部中招,倒地上断掉腿的那货更是因为无法移动,被冒出的压缩性刺激浓烟直接熏得气体中毒晕厥了过去,秦朗再作行动。

    秦朗将一张风遁符取出,迅速用掉。

    刹那间,风遁法术作用到他身上,让他获得了光凭肉身无法达到的恐怖速度!

    “杀我?我先给你们加道菜。”

    秦朗轻松笑着,但那绝对蕴藏着危险的笑声,却让河岳等人脸色大变!

    很明显,那个十分具有刺激性的浓烟,是秦朗早就有准备提前带在身上的,他们已经中招,眼睛都难睁开,在浓浓白烟中,即使移动不受限制,可移动起来也等于是瞎子在移动,而秦朗却呆在浓烟范围之外,能够随时出击。

    “该死的!”河岳很快猜到秦朗所的要给他们加道菜,是什么意思了。

    啊!

    随着第一道惨叫声响起,印证了河岳的判断。

    一个先天一层武者,心口遭到秦朗的腿击,肋骨和胸骨都断掉了数根,直接砸到了一张餐桌,人掉在地上似乎没什么动静了。

    河岳又惊又怒,还没想出应对的办法,紧接着又有两道惨叫声响起。

    最后一个先天一层武者,以及那个先天二层武者,也是心口遭到攻击,情况和第一个人差不多,都砸到地上暂时爬不起来了。

    秦朗动用了风遁符,借助疾风步,速度已经超级快了,至少在普通人眼里,那等速度似乎不是人类应该具有的,哪怕突破人类极限也达不到那种恐怖速度,所以要在一两秒钟内连续击中三个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秦朗!”河岳气得要吐血。这会儿离打斗开始还不到两分钟,他就成孤家寡人了!

    虽然现在那股刺激性的浓烟,扩散得很开了,浓度降低了不少,他可以勉强睁开眼睛了,但视线仍然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并且口鼻和眼睛受到刺激,也多少会让实力打些折扣。

    可河岳还是顾不上这些,直接朝秦朗冲去,因为他知道,秦朗不会给他机会。

    果然。

    秦朗压根没有要和河岳硬碰硬的意思。

    反正河岳武者实力强过他,再不能动用修真手段的前提下,他此刻就算占据优势,也重创不了河岳,那还不如先肃清了河岳的爪牙再。

    嗖!

    秦朗擦着河岳的拳头冲了过去,到了一个先天一层武者的身边,脚直接踩了下去。

    那倒霉蛋连续发出惨叫声,双手和双脚全被秦朗生生踩断!

    “秦朗,你敢!我河家绝对不放过你!”

    河岳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取而代之的是暴怒。

    被秦朗当着自己的面废掉河家的一个先天一层武者,他失去了面子不,河家好不容易培养出先天武者,就被秦朗这几脚踩掉,那个武者终其一生也别想再恢复先天的实力。

    “你认为威胁有用吗?”秦朗嘲弄道,看着护住一个先天二层武者的河岳,面露冷笑。

    河岳以及这四个人之前那般嚣张,喊着嚷着要用百种酷刑折磨自己,他有仇报仇,现在只是趁着机会,让这群杂碎受到惩罚而已。

    完,秦朗朝着地上另外一个先天一层武者冲去。

    河岳急了,再损失人手,恐怕就是最后杀死了秦朗,也是得不偿失。

    河岳只好朝着秦朗的方向冲去,要保护那名先天一层武者。

    秦朗冷笑了一声,借助风遁符,身体急速变向,反冲着那个先天二层武者而去。

    “你敢!”河岳怒火攻心,有种老鼠被猫戏弄的憋屈感觉。

    秦朗如法炮制,又让那个先天二层武者手脚折断。

    还剩下最后一个先天一层武者了。

    尽管有河岳护着,秦朗仍然霸气当着河岳的面,利用速度优势逼开河岳,重创了那名先天一层武者。

    至此,跟随河岳来的四个人,全部跟河岳要打断秦朗双手双脚那样,却是被秦朗反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双手双脚!

    知道风遁符法力就快丧失,秦朗不再恋战,何况也杀不死河岳。

    “河岳,先留你狗命,你的结果会被今天这四人更惨!”

    秦朗完,轻轻松松破开了玻璃窗,到了外面,让河岳想追都没法追。

    秦朗很快离开了,至于餐厅的损失,该由他负责的部分,秦朗自然会在事后赔偿。

    “秦朗,我一定要杀了你!”

    河岳看着在地上滚来滚去惨嚎不止的河家四人,脸色铁青,双眼都能喷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