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仙医 菜农种菜

第667章 止不住的怒火

    至于跟着阿二过来的其余九个人,此刻自然也发现了他的异样,听到他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秦朗,一个个都呆住了。△,

    秦朗死了,他们才有胆子跑来这里闹事,认为家主交代的这件事十分容易完成,可秦朗没死的话,他们就是胆子大过天,也不敢在秦朗的地盘闹事!

    要知道,就连他们的家主河山,都被秦朗逼得只能整天呆在医院,还要雇人二十四时佩枪保护!

    秦朗的厉害,足以明了。

    所以这时候,这九个人,表情跟阿二差不多,都是愁眉苦脸,惊恐不安。

    “是河山跟你们的,我已经死了吧?”

    秦朗淡淡问道,不怒自威。

    阿二等人不敢隐瞒什么,这可是他们让秦朗满意的机会,何况,这事,确实也是河山交代的。

    就算河山是他们的家主,可面对秦朗时他们连最起码的性命安全感都没有了,哪里还顾得上去为河山尽忠。

    “就是家主……哦……河山告诉我们的!”河家其中一人道。

    阿二补充道:“家主告诉我们,你已经死了,让我们不要担心,可以放心大胆来蓝润公司闹事。”

    至于他和同伴亲自参与狙杀秦朗之事,以及“秦朗”被狙击枪杀死的事情,因为都牵扯到了河家,所以这一他没敢出来。

    可秦朗又岂会不知?

    既然这帮人是河家派来的,而河家又针对自己开展了狙杀计划,河家干的事情,想在他面前隐瞒,也没用。

    “是么?”秦朗看向阿二,“就只有这些么?”

    “是……”阿二头道,但发现秦朗冷漠地看着他,仿佛在他心间插上了数十把锋利的尖刀,让他灵魂都战栗,他又害怕了,连忙摇头:“不是,不是!”

    “到底怎么回事?你子傻啊?”白豹在一旁喝问道。

    这俩子,仗着是高手,先前那般嚣张,但秦老大一出现,这两人就跟焉了似的,让他也有种想要捏一捏、打压打压这两人的冲动。

    秦朗没有阻止白豹,让白豹代替他发问。

    阿二身体都抖动了起来。

    他明白,这是秦朗给他实话的机会,倘若他不,后果是什么,他知道。

    何况,他估计秦朗就是用猜的,也能猜得到昨晚的狙杀事情,就是河山策划并实施的。

    再瞒着,似乎也没用了。

    “,我!”

    “事情是这样的……”

    阿二一五一十将事情经过了出来。

    和荣峥嵘发短信告诉秦朗的事情经过,差不多。

    秦朗头冷笑道:“哦,原来昨晚行动的人中,就有你,还有他啊。”

    阿二和同伴都惊出了冷汗!

    他们很是后悔,陪着河山蹚了这趟浑水!

    “秦哥,真不是我们要这么做,是河家就我们这几个先天一层武者了,我们也是被河山逼着,才被迫参与了昨晚那事啊!”

    阿二和同伴直接跪了下来,在秦朗面前哭求着道。

    “,你们打算怎么毁坏我的公司啊?”秦朗没理睬两人的哀求,又问道。

    他肯定是要教训这些人的,就凭这些人跟着河山坏事做尽这一,他也会让这十个人无法完完整整地回去。

    但他要做出一个具体的惩罚对方的方式,惩罚强度就由这些人犯下的“罪行”来评定。

    “我是一个讲究公平的人。”秦朗心中道。

    这事和以往他办的事情一样,他要的就是既不会让对手逃过惩罚,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只知道凶狠报复的嗜杀之人。

    毕竟,现在社会上都在讲究正能量,他觉得就算是打对手的脸,那也还是发扬一下道德准则,争取不做到乱打脸。

    当然,这也只是针对河山的手下。

    对于河山本人,还有河山的心腹河聚,秦朗可就不会讲究什么惩罚有度了,那两人他是直接要决定杀死的!

    “我们……我们……”

    一听秦朗要自己打算怎么毁坏蓝润公司,阿二和同伴都吓破了胆。

    这如果了,还不得让秦朗雷霆大怒啊。

    “磨磨蹭蹭个屁啊,再不,当心老子给你们用刑了啊,反正我们大伙也巴不得揍你们一顿!”

    白豹吆喝了一嗓子,蓝润公司的员工都齐声喝喊了起来,那架势,仿佛对方再不开口,下一刻他们就会将对手架起来暴揍了。

    这吓得阿二和同伴身体由抖动,变为了剧烈的颤抖。

    他们不怕白豹等人,可怕秦朗。

    只要秦朗还在这里,他们就算是先天一层武者,也不敢在秦朗面前造次。

    “是……是这样的……”

    阿二结结巴巴将河山交代给他们的、关于怎么毁坏蓝润公司的计划,原原本本都了出来。

    越,他越能够感觉到,更多的愤怒眼神在瞪着他。

    不用去看,他也知道,蓝润公司的人,现在对他们可是恨之入骨了。

    秦朗等阿二完,才冷笑着道:“好啊,河山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辣啊。”

    “我们……我们只是办事的,请秦哥网开一面啊!”阿二等人连忙哭求道。

    他们很清楚,就阿二出计划的时候,连他们也觉得如果按照河山计划行事,事情发生在他们的头上,他们也会无比的愤怒。

    毕竟,河山的招数,真的非常毒辣。

    更何况,这些当事人可是亲耳听到了他所的,不愤怒才怪,只怕现在有不少人都想将他们撕成碎片了。

    “大家觉得应该要拿这十个人怎么办?”

    秦朗充分发挥民主精神,征求着大伙的意见。

    虽然他不会胡乱对这些人用刑,最后对这些人的惩罚程度,也会与这些人犯下的过错直接相关,但他很明白,要让蓝润公司的人事后心情平静,就必须让员工们可以有发泄愤怒的通道。

    而这十个人,当然是员工们发泄愤怒的最直接对象。

    “原来河家这么毒辣,竟然要将我们都毒打一顿,还什么只要不打死,闹出人命,就是将我们打成残废了,也没有关系,靠,这像是人的话么?河山这杂种!”

    厂里一个会计愤怒道。

    连这位平日里脾气温和的会计,都止不住怒火,出了这样的话,骂河山是杂种,其余人的愤怒之情,也可想而知。

    员工们是真的暴怒了。

    如果真被河山得逞了,他们的命运,就会遭到极大的打击和挫折,甚至于一辈子都会被河山的毒辣计划毁掉。

    而河山呢?这个杂种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我很少骂人,但这一次,我要骂河山这个狗日的!”

    “我也是,这逼娘养的,不但要打我们,还要将公司的生产设备都砸毁,往生产原料里灌灭蚊剂,要让公司垮掉,让我们丢掉工作,这太可恨了!”

    “是啊,如果河山有老婆女儿,我他玛都想办了她们!”

    又有人彪着唾沫星子狠狠道。

    秦朗见员工们将矛头攻向了河山,这固然没错,可是河山又不在这里,再骂也没多大实际用处,眼下应该是声讨河山的这十个手下才对。

    “大家静一静。”

    秦朗压了压手。

    秦朗在蓝润公司员工中的威望,可是十分强的,见到秦朗这样,本来还在愤怒之中的人,虽然仍然是很愤怒,但却都自发地停止了怒骂。

    “我知道大家得知真相后,会十分痛恨河山,不过河山是主谋,我跟大家保证,河山一定会遭到惩罚的,但我们不放过主谋,也不能放过这些帮着河山助纣为虐的人,大家对不对?”

    秦朗高声问道。

    阿二等人,个个脸色变成了苦瓜色。

    还是声讨到他们头上了,躲都没法躲!

    “对,我听老板的!”

    “我也是!”

    众人齐齐表态。

    既然秦朗不会放过主谋河山,他们当然相信,而且他们也觉得,这十个人也不能放过。

    “哼,这些打手,刚才将张云打成了这样,依我看,他们每个人都应该受到教训,而那个打伤张云的人,更应该重罚!”

    “的是,打伤张哥的人,最好是将他揍一顿,让他赔偿张哥医药费,还有道歉!”

    众人着,让白豹和秦朗都觉得员工们到底还是太善良了。

    毕竟,这些员工都是普通人,一辈子可能都没有和人打过架,平常也都是本分做事和生活,心肠先不善良与否,但至少歹毒不起来,所以也不出狠话来。

    见此,秦朗觉得自己想好的惩罚措施,足够平息员工们的怒火了。

    毕竟,他定制的惩罚措施,要比员工们想的更加激进。

    当然,这也与这十个人犯下的过错是一一对应的。

    “这十个人,虽然被我们阻止,没有来得及将河山的毒辣计划施展开,但是,这并不能表示他们就能逃脱惩罚了!”

    “光是他们打伤保安张云大哥,这笔账我们就不但应该算,而且要狠狠的算!大家想一想,假如真让他们得逞,受重伤的肯定不止张云大哥一个,不管怎样,我会先帮张云大哥报仇,至于医药费等,公司会全部负责,张云大哥去医院了,但没关系,大家都在,我来替大伙出气。”

    秦朗完,直接走到了阿二面前,尽管阿二很是恐惧,想要躲闪,可是根本就不是秦朗对手。

    秦朗像阿二砸碎张云肩膀一样,如法炮制,龙象拳击出,一拳将阿二的左边胳膊,也砸成了粉碎性骨折。

    但这不可能是所有的惩罚。

    秦朗接着道:“这帮人,平常帮着河山助纣为虐,不止有今天的残暴,以前也做过很多坏事,他们受罚,是他们活该!”

    完,秦朗朝白豹等几个身强体壮的人道:“那八个人交给你们了,将他们揍一顿以示惩戒,另外他们带来的灭蚊剂等等东西,除了农药,其余的都用在他们身上,不要伤人,但也要让他们深刻感受到这次的教训,知道了吗?”

    白豹等人立即就按照秦朗的要求,去做事了。

    阿二和另外一个先天武者,都觉得恶寒,灭蚊剂什么的,被喷在身上,喷进嘴里,那感觉,想想都要人命,秦朗可真是不好惹啊。

    “至于这两人,我亲自来惩罚。”

    秦朗面向阿二和同伴,又道。

    两人悚然不已!

    听秦朗的口气,他们要受到的惩罚,要比其余八个人重得多,竟然要接受秦朗的亲自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