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大老板 嚣张农民

第0011章 不好,打错人了

    天渐渐亮起,陈飞结束了训练,走进了办公楼,他要最后巡逻一圈,然后就可以下班了。

    没有什么异常。

    陈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但是,当他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的时候,他的脸色却是变了。

    因为,门竟然是开着的,有一尺宽的缝隙。

    “不会被小偷光顾了吧?”

    陈飞在心中暗叫不妙,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他的责任了。

    他飞快地探头一看,然后他就心中大安了,因为小偷还没走,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在抽屉里面翻着什么。

    陈飞无声无息走了进去,二话不说,抬腿就劈在小偷的脖子上。

    “啪”的一声,小偷翻倒在地,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同时想要快速地爬起来,但是,陈飞的一个脚已经压在他的胸膛上,让他动弹不得。

    “救命……救命啊……妈……玛丽……”

    少年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被人袭击了,发出了惊恐的大喊。

    “难道还有另外两个小偷潜入了进来?其中一个就是他妈?”陈飞的眉头蹙了起来,眯眼看着少年,喝道:“说,你们有几个同伙?”

    但他来不及听少年的回答了,因为一个外国女人飞一样冲了进来,狠狠一拳轰向陈飞的脖子。

    “呜……”

    竟然发出了强烈的空爆。

    “不好,遇到了超级厉害的小偷。”

    陈飞是一脸的惊讶,但想到公司有一些贵重的珠宝,也就没有太过奇怪,猛然一低头,躲避了开去,同时,那一只踏在少年胸口上的脚也是猛然就飞了起来,如同巨斧一样重重地劈向外国女人的脖子。

    “杀……”

    外国女人很强大,如同鬼魅一样地后退,躲避开去的同时,杀气腾腾的大喊一声,就又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狠狠一拳轰向陈飞的太阳穴。

    陈飞冷笑,身子腾空而起,躲避开去的同时,另外一个腿已经如同巨斧砍向女人的脖子。

    “嗖……”

    女人又一低头躲避开去,她的手中攸地出现了一把匕首,狠狠一匕首划向陈飞的脖子。

    “好狠毒的女人。”

    陈飞在心中咒骂,左手玄妙地一挥,就把她的匕首夺了过来,然后他两个腿连环劈出,腿腿如斧,凶猛得一塌糊涂,女人也很强大,躲避开去了五腿,然后就退到了一张桌子边,被陈飞狠狠一腿劈在脖子上,连同桌子一起翻倒在地,是怎么也爬不起来。因为这一腿,陈飞故意加了力量,毕竟,这女人是一个高手。

    那少年的胆子很大,固然还没有爬起来,但却是瞪大眼睛看着,看到陈飞干净利落把玛丽劈倒,他还大喊:“好……”

    陈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问:“你们有几个同伙?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真是天姿公司的保安?”

    那少年和女人几乎是同时问。

    “是我问你们。”陈飞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匕首,“小心我在你们身上捅几个洞。”

    “妈……你快来……”

    少年发出了不知是兴奋还是惊恐的大喊。

    “啪啪啪……”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风姿绰约的美女走进门来。

    赫然就是天姿公司的总裁谷梓倩,尽管今年已经三十多近四十岁了,育有一子一女,却一点也不显老,看上去如同二十多岁。

    “不好,打错人了。”

    刘飞顿时就感到情况不对了,呆愣当场,不知如何是好了。

    “怎么回事?陈飞,你说?”

    谷梓倩也是愣了一下,但马上就冷冷地问。

    她之所以能认识陈飞,是因为所有的保安都是她亲自招聘的,毕竟,天姿公司从事珠宝和名牌服装设计,珠宝和名牌服装当然有一些样品留存公司过夜,价值巨大,保安必须可靠。

    “这个,总裁,我我我以为天刚亮,没有员工来这么早,我就把他当成小偷了……”陈飞有点儿惶恐地说。

    “哎呦……我的脖子歪了……”

    少年终于爬了起来,脖子歪在一边,是怎么也回不过来了,一转动,就钻心地痛。

    而玛丽也爬了起来,脖子同样歪在一边,但她却是没有喊痛,不过,她的眼眸里面却是冒出了愤怒的火焰,死死地看着陈飞,心道你一个保安,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手?把我这个新来的保镖打得落花流水!这下老板定然要解聘我了……

    “这个,去医院看看,很快会恢复的,我没用全力。”

    陈飞满头大汗。

    “你还没用全力?我的脖子都快断了,你知道吗?”少年嘟嘟囔囔说着,走到还在上上下下打量陈飞的谷梓倩身边,压低声音说:“妈,这家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来历很可疑,你得好好地查查……”

    “啪啪啪……”

    谷梓倩围绕陈飞缓缓地转动起来,细细地审视他,那目光很是锐利,气场也很是庞大。

    陈飞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终于,谷梓倩停在陈飞面前,冷冷地说:“记得当初面试你,你说身手一般,说!为什么要撒谎?”

    “完了,完了,别说完成第一个任务了,估计连工作都保不住了,现在哥可是身无分文了啊……”陈飞在心中哀叹,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