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大老板 嚣张农民

第0048章 寂静的夜,躁动的心

    夜,寂静一片,尤其山村的夜,更是寂静,听不到一丝喧嚣。

    房间中。

    陈飞正盘膝坐在床上,努力地修炼家传内家功法。

    最近他修炼特别有感觉,都能很好地入定,进入一个奇妙的修炼境界。

    而睡眠需要的时间也是逐步减少。

    他还真是对这种内家功法欲罢不能了。

    上官香萱却是躺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也不能入眠。

    她不时羞红着脸看看那青色的布帘。

    不时又侧耳细听,听陈飞那均匀的呼吸声。

    “飞哥会不会爬我床上来?如果他来了,我会不会反抗?”

    她在心中胡思乱想,身上都起了异样的反应。

    “天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我这是疯了吗?”

    她羞得用没有套上棉被的被子蒙住头。

    但是,陈飞的影子还是在她的脑海里面转悠,怎么也不能消退。

    也是,一个让她心动的大男人就和她睡一个房间,仅仅隔了一道布帘,鼻息之声相闻。她怎么能静下心来?

    过了近两个小时,她也还是没有睡着。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就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出去找了一小杯米酒,开始揉捏自己的脚丫。

    显然还是有点痛。

    但就在这时,陈飞掀开了帘子,走了过来。

    “天,飞哥走过来了,他想干什么?”

    上官香萱心中慌乱无比,动作也是停顿了下来。

    “啪……”

    陈飞拉开了灯。

    “不要开灯。”

    上官香萱已经是心乱如麻,惊慌失措地说。

    声音当然是很低的,不想让父母听到。

    “不开灯怎么帮你揉脚?”

    陈飞笑了笑,在她床边坐下来,伸手握住了她的玉足,用米酒揉了起来。

    上官香萱的脸上腾起了艳丽的红云,暗中却是长出一口气,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还好,还好。

    但是,她却是莫名地感到一种失落。

    是自己不够美吗?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她的目光落在陈飞脸上,但却是发现,陈飞的脸浮出淡淡的红云,身躯在微微地战栗。

    显然他也不是对自己的美丽熟视无睹。

    那他等下会不会?

    她想到这里,不敢想下去。

    压低声音娇羞地说:“飞哥,谢谢你。”

    “谢什么,以后你是我属下,我当然要好好对你。”

    陈飞强行压下心中的旖旎,低声说。

    “仅仅是属下吗?”

    上官香萱在心中说。

    陈飞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玉足上,在灯光的照耀下,比先前在黑夜之中看得更清楚,更是具备一种特殊的美感。

    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嗯……”

    上官香萱突然发出了一丝低低的声音。

    人也是坐不稳了,瞬间就软倒在床上,顿时高低掩映的美景就清晰地展露出来,还真是格外动人心弦。

    “我的天啊,这不是在诱惑我吗?”

    陈飞顿时就口干舌燥,心如擂鼓。

    两个手也是停了下来,就那么痴迷地看着这样一副美景,怎么也不能把目光移动开去。

    “不知羞,真是不知羞,你还不坐起来?”

    上官香萱在心中羞愧地大喊,但是,她却是发现身躯无力,骨头似乎变软了一样,怎么也坐不起来了。

    她的努力,仅仅让身躯扭动了几下,添加了几丝诱人的气息。

    “不能看,我不能看,否则就控制不住了,类人猿啊类人猿,那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动物啊。”陈飞在心中念叨,又念了一千遍阿弥陀佛,终于艰难把目光收回来,继续按摩她的脚丫。

    “飞哥的定力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男人中的男人。”

    上官香萱在心中赞叹。

    一种欣慰也是涌起心中,伴随着淡淡的遗憾。

    飞哥终究是有喜欢的人,不会喜欢上自己的……

    陈飞终于收手,飞快地起身,关上灯,逃一般地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大口大口地喘息。

    “咯咯咯……我以为飞哥是圣人呢,哪里知道还是凡夫俗子。”

    上官香萱自然就听到了,在心中娇笑起来,对于自己容貌的自信终于恢复了过来。

    顿时心中舒畅,很快就睡了过去。

    刚才那么好的机会,陈飞也没有扑上来,她自然就安心了,甚至也不要担心以后和他住一个套房发生什么事情了。

    自然就睡得很安稳。

    这或许是她有生以来睡得最为安稳的一次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飞哥,你起来了吗?”

    她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陈飞,娇声问道。

    但是,却没有人回应。

    陈飞早就起床,洗嗽完毕了。

    正在门外的草地上,练习旋风腿和空手入白刃。

    早晨的空气特别清新,呼吸到肺部,还真是格外舒服。

    而青山连绵,晨雾在树梢上、山峰上起伏缠绵,如同仙境。

    公鸡在打鸣,家狗也在悠闲地散步,不时互相追逐。

    一只黄色的小猫,站在一边,怔怔地看着陈飞劈腿,似乎在疑惑一个人怎么会拥有和它同样灵活的身法?

    上官母和上官父也早就起床了,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喜意。

    昨夜上官母排了五次尿,终于把体内的毒素和尿素都排出来了。

    自然是浑身舒畅,精神超好,脸上透露出健康的红色。

    她忙碌地做早餐。

    上官父在生火。

    “妈,你真的好了吗?”

    上官香萱走进了厨房,一脸期待,一脸惊喜地问。

    “当然好了,彻底地好了,你还不相信陈飞的医术?”

    上官母笑了起来,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埋怨,似乎埋怨上官香萱对陈飞这个男朋友太不关心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太高兴了。”

    上官香萱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如同小女孩一样地欢呼雀跃起来。

    “女儿,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他对你好不好?”

    上官母打了一个鸡蛋到锅里,同时用带有喜意的声音问。

    上官香萱有点后悔让陈飞冒充男朋友了,现在爸妈已经接受了他,对他满意得不得了,如果以后说分手了,不知他们会怎么伤心呢?

    都怪自己不相信陈飞的医技,想要用这样的方法让他们高兴高兴。

    现在却是高兴过头了。

    但是,现在骑虎难下,她只能简单地说了说和陈飞认识的经过。

    尽管如此,上官父母还是被陈飞的神奇震惊了,对陈飞更加满意了。

    笑得脸上如同开了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