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大老板 嚣张农民

第0086章 一亿赌注的赌石

    拓拨野丹最终还是没有发作出来,只是回头看着金四少挑衅说:“四少,我们再来赌一次吧,赌注就一亿人民币,给你一次赢我的机会。你敢吗?”

    金四少脸上的肌肉开始不停地颤动,两个眼睛差点就冒出火花来。

    他的拳头也是捏得紧紧。

    “怎么?你不敢吗?鼎鼎大名的金四少竟然不敢接受挑战?不敢和我一个女人赌石?”拓拨野丹又咄咄逼人说。

    “我和你赌了。”

    金四少咬牙切齿说。

    拓拨野丹也是一个赌石高手,一点也不亚于金四少,而且还要厉害一些。

    而拓拨野丹又喜欢挑衅,所以,金四少曾经和拓拨野丹赌过多次,结果都是金四少输,前前后后输给了拓拨野丹五千万人民币。

    今天他又遇到了拓拨野丹,而拓拨野丹又挑衅他。

    就他那自负和骄傲的性格,还真是受不住激,而且他心中也一直不服气,所以,他又头脑一热,就答应了。

    “咯咯咯……”拓拨野丹得意地娇笑起来,“那么我们就同去仰光。距离公盘还有四天。这四天,我们就好好地赌几次。”

    固然不允许带公盘外的毛料回国,但是,现场赌到的翡翠,却是可以马上就卖出去的。

    当然也可以用特殊渠道运回国去。

    金四少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脸上如同被寒冰封住了一样。

    至于龚正志,自然也是脸色难看,敢怒不敢言。

    唯有陈飞,如同没有听到一样。

    缅甸仰光是缅甸的首都和最大城市,是缅甸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位于伊洛瓦底江三角洲东部,仰光河与勃生堂溪的汇合处,距安达曼海仅35公里,为缅甸最大港口,东南亚最大港口之一。作为“佛塔之国”首都的仰光,有着无数或镀金或白石的佛塔,阳光下溢彩流金、熠熠生辉,成为仰光一大胜景。

    由于距离公盘只有几天时间了。

    所以,来到仰光的游客还真是多若牛毛。

    绝大部分都是赌石高手,玉石专家,当然,更多的是翡翠商。

    绝大部分来自华国,但是,来自西方的人也不少,甚至能看到很多倭国人。

    陈飞金四少龚正志加上拓拨野丹和两个保镖,现在就走在人群中,看上去很是悠闲的样子。

    那天他们抵达了瑞丽之后,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就过关来到了缅甸,然后一路来到了仰光。

    陈飞有语言翻译软件,不要说缅甸这华人很多的国家,就是去外星,他也可以和外星人很好交流,所以,路上行人的话语,他都听得懂。

    所以,他也是好好地领略了一番缅甸的风土人情。

    很快,他们走进了一个大型玉石交易中心。

    直接来到了赌石的那个大厅。

    还真是人声鼎沸。

    毛料也是摆满了一地。

    基本上都是全赌毛料,看上去就是一块块形状各异的石头。

    但是,这些石头却是标出了一个很高的价格,等冤大头去赌。

    之所以说是冤大头,是因为好的毛料都到了公盘上,而且大部分都开窗了,露出了里面的颜色,那能卖出更高的价。

    这些都是专家挑过无数次剩下来的,里面基本不会有翡翠了。

    但是,也还是有漏网之鱼,曾经有人赌出了价值巨大的翡翠。

    所以,赌石的人还是很多的。

    看上去热闹非常。

    “疯子卖,疯子买,还有一个疯子在等待。”

    这就是描写赌石的疯狂场面。

    陈飞马上就启动了探矿眼镜,透视粒子如同闪电一样地飞出,射在一些毛料上,顿时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因为毛料变得透明了,能把里面看得清清楚楚。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块毛料里面有翠绿颜色。

    顿时他的两个眼睛都冒出灼热的光芒,欢喜地说:“这里的毛料真多啊。看来我们要发财了。”

    既然探矿眼镜能透视到毛料里面的情况,他要发财却是很容易。

    所以,在他眼中,这些毛料就是一堆堆诱人的钞票,等他去拣。

    他能不开心吗?

    而只有获得大量财富,他才可能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公司,把三个美女收为自己属下,他才算完成了系统发布的三个任务,解除危机。

    也只有获得大量财富,他才能换取到大量财富点,购买更加神奇的外星技术,建造出宇宙飞船,去和外星人做生意,成为纵横宇宙的大老板。

    “真是一个土包子,丢人现眼。”

    拓拨野丹的保镖名叫冷子石,他的脸上浮出了鄙夷和讥讽之色。

    龚正志也是嘴角抽了抽,冷冷地说:“你小子就不要做什么发财梦,四少也不一定你帮你,如果你自己的运气不好,那不但发不了财,而且会输得你跳楼。”

    “正志,你说什么呢?”

    金四少的脸上浮出了怒容,赌石,三分技术,七分运气,即便他是赌石好手,他也不敢说自己能次次赢,所以,一个好彩头,好兆头是必须的,自然最忌讳人家说他输。

    这次,先是遇到拓拨野丹这个克星,现在龚正志又说出如此倒霉的话来。

    让他怒火中烧。

    心中也是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今次不会血本无归吧?

    “我错了,我胡说八道,该打该打。”

    龚正志猛然醒悟过来,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个嘴巴。

    “呵呵……”陈飞冷笑说,“龚正志,和你说明白吧,我来缅甸可不是让四少给我出主意赌石的。我要发财,分分钟几亿,是你做梦也不敢想的。所以,你没有必要针对我。我也不想因为你这样的势利小人坏了心情。”

    “正志,如果你还这样的话,就自己回去吧,以后也不要跟我了。”

    金四少的脸色也是变冷,有点后悔带龚正志来了。

    “四少,我听你的。”

    龚正志被陈飞气得浑身颤抖,脸色发红,但现在金四少发话了,他就不得不闭上了嘴巴,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四少,我们的赌可以开始了。”拓拨野丹鄙夷地瞥了陈飞一眼,才看着金四少说,“还是老规矩,我们各自挑出三块毛料,切开,价值高的赢。输赢一亿,而且,输方赌出来的翡翠归赢的那一方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