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石榴裙下 喜了

5.91

    余仙遇到过许多劫,

    那年,震惊海内外的“遇袭事件”,是他,为老元首拦下一颗子弹,只差半个指甲盖儿的距离就命丧黄泉,

    他挺过来了。

    余仙半生从政,风浪里起伏视为常态,只没想,唯有一种劫,是他渡不过去的。

    躺着的子牛就是半醒半寐,像个襁褓里的毛毛,偏偏又泛滥着滟色,左右滚,怎么都不如意,闭着眼又哭又闹,她不舒服啊,骨头缝里烧着邪火……

    齐濛泪这表妹绝对是恨她入骨的节奏,“选购”的是最贵、威力最大且“最具时效”的极品,无色无味,很难叫人察觉,关键是,发作有“延时”,并非当饮当发,饮入两小时之内好人一个,医疗手段都很难觉察,两小时后,如山洪暴发,叫你欲死不得……

    程瑶看来,她最爱的表哥是忘了这个害人精,她却永远忘不了!

    晚清弄堂门口,

    只与她擦身而过那么一瞬,程瑶就把她认了出来!

    你知道程瑶那一刻的不信……她只见过害人精的照片一次,她一家人都只见过害人精的照片一次,却,感觉永世难忘!女孩儿背着书包,回眸一望……是表哥倾注了多少的痴迷拍下了这一瞬……程瑶不信的是,女孩儿就没有成长么!模样依旧这样……这样幼嫩得叫人生厌愤怒!

    那一刻,程瑶只想毁掉她,不惜一切……

    没想,一个女人的无敌妒火燃烧了余仙一生的“在劫难逃”。

    “子牛,喝水,”

    余仙几乎半膝跪地,就想喂她一口水喝,

    子牛烧哇,唇红裂翘起了小皮,

    余仙心疼啊,哪怕替她难受,

    棉签沾了水往她唇上蘸,子牛咬着棉签杆儿脑袋来回晃,就是千万个不如意、要捣蛋、撕碎她也撕碎你。“别咬,松了。”余仙将棉签往外拔,子牛眯着眼,哭相,“死了算了……”余仙实在没办法,凑近,“乖,松了,喝口水就舒服了。”她呜咽地哼“不会舒服了。”余仙叹气,真的着急,脑门都是汗,可还得百倍的耐心,“嗓子都哑了,没有水怎么行呐……”

    太近了,

    近的子牛觉着眼前一息之隔就是清泉,就是满载而归的踏实与舒坦,

    看看猴急样儿,

    狗东西,

    棉签一吐,

    一手就招呼上来箍捞,

    结结实实笼罩了余仙的世界……

    他是解药,

    他是良药,

    他是晶凉的谜药,

    翻滚间,子牛放得过谁?

    当然,余仙在惊愣过后,带着无奈,带着隐隐的欢喜,带着流露无疑的纵惯,腰搂之手收紧,另一手完全掌住了她的后脑,给足她欢心与怜爱……

    有些人是毒药是残渣,还真分不清楚。

    濛泪这么些年“自律放纵”了多少,“残忍挥霍”了多少,只有夜深人静时,他自己最清楚,

    他是被“爱”叠加又叠加,叠加到无以复加,捧举着的人,

    最不缺爱,却也最缺爱,

    心还在,心已死,

    于是狠得下心玩弄毁负任何真心,

    他自己是毒药还是残渣,他自己也分不清楚,

    却清楚知道自己完完全全被另一个“毒药or残渣”制衡着,玩弄着,操纵着,毫无反抗之力……

    很少管家里的事,

    家里的人也不敢乱找他,搞烦了,他六亲不认起来也着实可怕,

    这天,回来了一趟,实属闲逛,想起一本书放在阁楼上想翻翻,过来取。

    “呀,濛泪回来了,”

    首先管家老林的反应就叫他挑眉,逗趣儿吧,我回来是凶神恶煞怎么了,搞得这紧张害怕的,

    “嗯,”濛泪一点头,单手插裤兜儿进来了,

    老林亦趋亦步,“哎呀,怎么回来也不先打个电话,好准备一下呀……”

    “我不在这儿吃饭,拿了东西就走。”濛泪放松,回头也看一眼老林,“林叔,家里藏人了?怕我见着?”实在还在开玩笑。

    走过小客厅,本也是无意瞥一眼,却也是站住了脚,

    舅妈在母亲跟前哭哭啼啼,母亲眉心蹙得紧,望着她不像安慰也不像责难,有几分无可奈何,也有几分无措,

    老林刚要出声,濛泪一抬手拦着了,

    门廊旁,濛泪微低头听了听,

    舅妈哭的有点厉害,断断续续,“姐,这次只有您能救救小瑶了……”

    母亲这时候倒有点发火的样子,“怎么救?实在太胡闹,这不是没事找事儿,明知是个祸害,干嘛去招惹?……”

    舅妈抬起头,一手捂着鼻,抽泣着,“不能叫濛泪去说说么,濛泪可是……”

    母亲彻底变了脸色,“住嘴!他好容易忘了……”

    感觉身旁老林似要出声,

    濛泪抬头撇过去一眼,

    这一眼,实在叫老林不敢造次。……老林也算是齐家的老人了,说看着濛泪长大都不过分,濛泪性情如何个曲折变化,他会不知?只是,实在造化弄人,本就魔性的个孩子,一小就是迷人不见底,历经生死一劫后,反倒不祛魔性,更成千百倍的浸润妖气与狠辣,谁见谁爱,也谁见谁怕呀……

    濛泪单手插在裤兜里的手没拿出来,

    转过头又往外走出来,另一手示意老林跟出来。

    “怎么回事,”

    老林敢说实情么,

    可当着面儿呢,他问,你不答,或蒙混,你以为濛泪会饶过你?他现在称你一声“叔”,是基于你一直还不瞒不欺他,真心待他,

    一旦你有他觉着“生分”的时候,翻脸不认人起来,濛泪从不讲过往情分。这孩子变成这样,还真不知是谁的错,生死一劫,他的所有仁慈、温暖、心爱,好像都被那个女孩儿带走了,尽管他忘记了一切,但是好像就是被抽空,注入的,只有冷漠,残忍,为所欲为……

    “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只是听舅夫人说小瑶惹了事端,得罪了,得罪了大人物,被抓起来了……”

    模模糊糊的吧,却也没说假话,

    濛泪没为难他,

    抬步进去了。

    注:桃花与奸臣开始征订了,具体看喜了小庙微博哟。谢谢捧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