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青春之兽血沸腾 幽迪的伤

第一千零五章 浩哥在监狱里的生活(1)

    “哼,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男警员冷哼了一声,拿出一盘录影带便放进一台电脑里,旋即大屏幕上便出现订婚仪式上的全过程,能够很清楚的看到我从进入大宅院到离开大宅院的全部录影,包裹刘飞等人是如何把枪的,刘飞是如何扔闪光弹的,然后便是一片空白以及一大窜急促震耳的枪声,白芒消失之后,屏幕上只剩下横七竖八的身体和一滩滩触目惊心的血泊。

    男警员冷哼道:“对于这些录影,看完你有什么感受?”

    我低头沉思了片刻,突然抬头兴致缺缺的说:“像素虽然不错,但是晃动的幅度太大,看起来跟地震一样,而且我拉着美女转身那一刹那的潇洒竟然没给一个特写,太没有专业素质了,说实话,让我很是失望。”

    “你别扯这些没用的,你难道还不认罪?”女警员娇愤的喝道。

    我耸了耸肩,撇嘴道:“美女,你说我应该认什么罪?抢婚罪还是恶意伤人罪?法律上似乎没规定别人不能去抢婚吧?而且打他们我可是属于正当防卫,是他要对我动手的,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我才出手的还击,法律一定会站在我这一边的。难道你们还没看到影像里,是他们的人先动枪指着我的。”

    这下,女警员哑口无言了,他们确实看到视频里,是方叔的打手保镖先掏枪的,但他们知道,那是市长手下的人,他们敢处理吗?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了开来,一个老警察快步走了进来,朝我点头笑了笑,旋即便让一男一女两位警员先出去了。

    待两位警员走后,我淡然看着这位老警察说:“你是这里的局长吧。”

    老警察点了点头,看着我说,“是啊,放心吧,军区那边刚才通知我了,你啊,先在监狱里呆着吧,哎,至于这白道上的黑幕,我也不敢去触及,就这样吧。”

    我笑道:“有局长这句话那还愁什么,那行,我们可在监狱里恭候佳音了。”

    片刻后,我和刘飞等人被安排在审讯的房间中,马坤和卷毛也各自认了几条小罪行,旋即便又几名警员压着朝监狱走去。

    我、刘飞、马坤、卷毛四人被十数个警员押到监狱外门的一个房间中,然后便我他们坐下来,旋即一个浑身肥肉如波浪起伏的大胖子手拿一把剃刀走了过来,粗声粗气的说:“又来几个杂毛,来来,老子帮你把头发剃掉,好好改造,出去后别在当社会的败类。”说着还往手心吐了泡口水搓了搓手。

    刘飞站起来瞪着大胖子,怒喝道:“你他妈说谁是杂毛?”

    大胖子鄙夷笑道:“进来这里就老实点,别给老子撒野,你们这一个个头红红绿绿的,不是杂毛是什么?”

    几位警员见刘飞气势汹汹的样子,大声说:“给我坐下,老实点。”

    “老子就不坐,怎么滴?”刘飞昂挺胸的看着几位警员。

    “你别那么横,这里可不是外面,就算你死在这里面也没人管。”警员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我看了一眼几个警员,旋即双手插在裤袋中走到大胖子的身边,嘴角微微上扬,挂着一丝冷厉邪气的笑容,说:“打死人没人管?呵呵,很好的设定,胖子,刚才那句话你再说一遍。”

    大胖子被我看的心里直毛,不过他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社会上什么人他没有见过,愣了一下便冷哼:“我说你们的头发需要剃掉,这是规矩……”

    胖子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腹部传来一阵剧痛,旋即身体便高高的飞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一道曼妙的抛物线然后重重的摔了下来,如此庞大的身躯在空中飘,那是何种壮观。

    十几个警员都不禁惊骇起来,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我到底是怎么出手的,只是觉得眼前一花,大胖子移动起来都有些困难的身体竟然像叶子一样飘飞了起来,这不仅仅是心灵上的震撼,在视觉上也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你想造反啊?”十几个警员片刻间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扬起手中的警棍猛地朝我砸了过去,我嘴角不屑的一撇,对于当头砸下的警棍不闪不避,快踹出一腿,竟是后而先至,在警棍命中我的脑袋前。先一步踹在一名警员的胸口上。

    青年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墙壁上,紧接着,我猛地一个俯冲,旋身一脚踢了过去,一名警员猝不及防,被踢中了脑袋一侧,身体在空中旋转了几圈落在地上,顿时就昏迷了过去。

    我身体落地,双手一探,抓住一名警员的脑袋,用力一拉,膝盖狠狠的撞击在那名警员的脸庞上,年轻警员仰头飞了起来,鼻血在空中划出几道曼妙的弧线。

    这时另外一名警员手中的警棍砸了过来,我右手闪电般一伸,轻松的抓住了那根警棍,向前一拽,右臂曲起,手肘撞击在警员的太阳穴上,那名警员只觉眼前陡然出现一个个黑点,旋即眼前一片黑暗。

    这时,房门突兀的被推开,十几个手持警枪的刑警冲了进来,枪口对着我、刘飞四人,大声嚷道:“都不许动。”

    我不以为然的笑道:“我没动,别那么紧张,放松。”

    一名警员冷笑道:“你现在倒是老实了,你他妈的再横啊。”

    片刻后,那局长老警察也赶了过来,见现场混乱,搞清楚情况后,便挥手说:“这只是小事,头发不剪就不剪吧,林浩,你要悠着点,要是搞出太大的状况。我也不好收场。”

    “我知道,谢了。”我看着那老警察感激的点了点头,旋即便由剩下的警员带着我等人去监狱,一名警员指着一个大牢房,说:“你们四个就住这里。”

    “条件还行。”我打趣的笑了笑,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一名警员走进牢房给一名身高体壮的男子塞了一包烟,轻声说:“今晚给我好好招呼招呼他们。”

    男子接过香烟,转头看了看我们几人,昂着头,抖着腿说:“几个煞笔,警官怎么这么上心?”

    “这可不是普通人,你算这里的头,晚上看你表演了。”警员冷笑道。

    与此同时,李天一的住宅中,一名青年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欢天喜地的说道:”老板,好消息啊。”

    “什么消息。”李天一正愁这几天抓不到林浩,不满的看着青年,说:“说吧,什么好消息。”

    “吴凡已经把林浩他们四人抓进了监狱,已经被关起来了。”小青年欢快的说。

    “嗯,不错,是个好消息,准备车,那警局是哪个局长负责的,我要去找他聊聊。”李天一顿时眼睛一亮,冷冷的笑道,“这个林浩,必须让他实在监狱里。”

    ……………………

    晚上,我四人被安排在两张铁床的上下铺,在警员提醒马上熄灯的时候,收了一包烟的男子便朝监狱里的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其余十数个犯人纷纷冷笑一声,便跟在男子身后朝我等人走来。

    关在这个监狱的人都是犯了比较严重的罪,最少的都是判了三十年,最高的无期徒刑,十几人每一个都可以算得上是亡命之徒,无恶不作。

    男子名叫张东,因为杀了自己的哥哥,然后对自己的嫂子先见后杀被抓进来判了无期徒刑,在服刑的十来年中,在整个监狱倒也混的风生水起,有头有脸,进来坐过牢的就没有不知道张东大名的,而且张东和警察走的比较近,所以监狱的事他吃的特别开。

    端坐在床上的我用眼角的视线瞥了瞥走过来的十几个人,然后和刘飞对视了一眼,神色中除了不屑一顾就已经看不到其他的色彩了,我轻声笑道:“监狱也就是一个社会的翻版,只是这里的社会太过于黑暗。”

    刘飞颇有同感的点头道:“很明显,咱们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