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青春之兽血沸腾 幽迪的伤

第一千零七章 监狱里的扛把子

    周围议论声很多,乱七八糟的,不过我对于这些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这个警察局的局长到底什么时候把我弄出去,我刚想到这,就见那个老警察局长从房子里走了过来,正是朝我那个方向走去的。

    这个老局长名叫蒙多多,蒙多多走到我身边,眼中闪烁着一道冷厉的光芒,不过却是一闪即逝,旋即看着我语重心长的说:“我说林浩啊,你这次的事情可就闹大了,在监狱里杀人,这事闹不好可是被枪毙的。”

    我笑道:“这不是有局长你给我撑腰么?”

    蒙多多一愣,顿了顿说:“你们跟我来吧,我给你们处理一下,差不多的话,就让你们出去。”

    我笑了笑,便领着刘飞、卷毛、马坤跟着蒙多多朝一个房间里走去。

    我将整个牢房的人打伤打残,甚至将马东干掉的消息在监狱里不胫而走,很快的便传到每一个犯人的耳中,而让我,刘飞,马坤,卷毛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而这件事自然也引起了看管监狱的警察的注意,但在局长蒙多多的压制下,他们并没有去找我们的麻烦,只是由蒙多多象征性的请我四人去一个房子谈谈。

    我现在是全心全意的相信这个老警察的,因为之前古凡跟我说过了,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所以现在我对蒙多多并没有什么防范,在房间里,蒙多多跟我等人隆重说明了一下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以及所产生的影响力,就连他这个局长都有些压不住了。

    在监狱里生在这种打架斗殴,伤人甚至致人死亡的事件其影响力极其恶劣,但是因为没有很明确的证据证明到底是谁干的,所以我等人此时还没有出什么大状况。

    半个小时后,蒙多多让我等人回到了操场上,不片刻就过来一辆车将我四人接到一个工地上,所有的犯人正痛苦的搬砖推水泥,忙的不可开交。

    我,刘飞等人各自搬了几块砖头叠放在一起当椅子坐了下来,后背懒洋洋的靠着墙壁,双腿伸的笔直,拿出刚才蒙多多给的烟仰头望着天吞云吐雾起来。

    一些看守的警卫虽然看见了,但念在局长的面子上,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得过且过。突然,和我同在一间牢房住的那个冷峻青年双手插在口袋中缓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从他整洁的服装和干净的手臂来看,他也并没有开工。

    经过我那边,冷峻青年顿了顿,却是留下了一句话:“小心,有危险。”话音未落,人却已经从我等人身边走过了。

    我转头怔怔的望着冷峻青年的背影,却是一点都看不透,很费解,这个年轻人怎么会突然对自己冒出这么一句话,那下一刻,我便发现冷峻青年的话应验了。

    不知道谁塞给几个警卫一包烟,那些警卫也就自然而然的躲到一个地方去抽烟了,他们也知道犯人给自己塞烟,无非就是想整点事儿,混的久了,就自然而然就习惯了。

    只见几十个身穿统一天黄色罪犯服的犯人没人手拿一块砖头,一边放在手里抛弄着,一边大摇大摆的朝我走了过来,在离我还有七八米的地方,一名左脚有点瘸,脸上横挂着一条蚯蚓一般的刀疤的男子就将手里的砖头朝我砸了过去。

    “真是麻烦。”我彷如弹簧一般猛地蹦起,拳头后扬,有如拉弓射箭一般将拳头打了出去,正中飞过来的砖头,一声轻响,砖头碎裂成十数个小砖块,红色的尘土在空中弥漫飞舞。

    走过来的三四十个犯人不禁都是一愣,神色中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但他们仗着人多势众,也不会那么容易胆怯退缩,在刀疤脸的带领下,依旧毫不畏惧的走到我身边,刘飞等人见状,烟头往地上一扔,站起来怒视着刀疤脸,连忙问:“你们想干什么?”

    刀疤脸对刘飞的怒火却不以为意的撇了撇手,笑道:“小子,身手真好,难怪一来就把马东干掉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在这所监狱里,我们当老大,和警察称兄道弟搓麻将喝茶那都是最基本的娱乐活动。”

    我委婉的说:“对不起,没兴趣。”

    刀疤脸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冷声说:“怎么,哥们这是不给我面子了?”

    刘飞鄙夷笑说:“你说你个残疾人你有啥面子啊,这条腿是被仇家打断的吧,哎,真没出息,你也就只能在牢房里混混了。”

    “去尼玛,你找死。”刀疤脸怒不可遏的暴喝一声,想也不想就扬拳朝刘飞打了过去,刘飞嘴角不屑的撇了撇,右手一探,抓住刀疤脸打过来的拳头,旋即快闪身到刀疤脸的身后,扭着他的手不放,右腿往刀疤脸的右腿上重重一踹,刀疤脸在刘飞的绝对力量下根本就像一个玩偶,没有一点儿反抗的能力,被刘飞压的双腿跪在地上动弹不得,全身传来一阵酸痛。

    刘飞轻松的压着刀疤脸,抬头看着那群犯人,冷笑说:“你们确定要打架?”

    所有人面面相觑的对视着,突然一道声音从这三十几人中透了出来:“林浩,是林浩……”

    这道声音顿时惊动了周围不少罪犯,纷纷朝声音的地方看去,有些罪犯近几年外界的事并不是很了解,出声朝旁边的人问道:“林浩是哪号人物?”

    “就是两年前干掉白骨的林浩,如今忠义会的幕后公子,临海市武术大赛的冠军,外界传闻两年前他已经死了那场火拼里了,没想到还活着,看来那个压着刀疤脸的年轻人应该就是忠义会里龙堂的堂主刘飞,他们可都是不得了的人啊。”

    这里面的很多犯人都是在监狱里和外面进进出出的,对于两边的事都相对比较了解,也都知道林浩这么个人,对两年前发生的事也都有所耳闻,但却正是因为这样,内心才更加的恐惧,只有知道一个人的可怕才会越让人恐惧。

    刀疤脸显然也听说过我和刘飞等人的大名,顿时吓的脸色苍白,心想林浩真是个怪物,自己居然没事干去招惹这个人。

    刀疤脸自认为自己和林浩那样的人不是同一个档次,连忙求饶说:“对不起啊,浩哥,小弟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还希望浩哥别见怪,放过小弟一马吧。”

    “以后是你跟我混,还是我跟你混?”我抽了口烟,蹲下来邪邪的笑说。

    “我……我跟着浩哥混。”刀疤脸急忙说道。

    “很好,去做事吧。”我笑着说道,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刘飞便松开了刀疤脸,刀疤脸连连道谢,旋即便带着一群小弟去做事了,中途抽烟的警卫回来,看着走过来的刀疤脸,几个警卫笑着说:“刀疤大哥,事情办完了?”

    “办,办完了。”刀疤脸尴尬的说了一句便快步离开了。

    中午吃完一顿没有油水的饭菜之后,我们便回了牢房,我等人刚要躺下去好好的睡一觉,几个警察却突然压着十个男人走到牢房门外,打开门将十个男人推了进去,大声说:“都老实点,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

    十个男人看了看我,马坤,卷毛,刘飞四人,便又快别过头看着警察,旋即各自找了张床位。

    十个青年一走进监牢就轻车熟路的各自找了张床铺趟了下来,看起来也是监狱的熟客,但我这时候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我小声跟刘飞说,“小心点,晚上我们盯紧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