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章复活

    我身上所有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整个背脊都麻了,钱大柱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后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钱大柱的床是靠着窗户的,可在这酷夏的夜晚,我只觉得背后有股诡异的阵阵冷气冒过来,我大叫一声跳向钱大柱,把钱大柱推向我身前,挡着那个的东西,可挡了半天没见钱大柱有什么反应,只听他喊了一句。

    “长生叔叔……”

    我抬头一看,窗外我爸正怒目瞪着我,钱大柱这小子平常坏事做得太多了,生怕大伯大婶告状,特别是我爸爸他最害怕,因为只要我爸一句话,这小子可能就要挨他爸一晚上的毒打。

    我被揪着耳朵拖回了家,罚整晚跪在爷爷的遗像面前思过。

    我这样的待遇算是好的了,毕竟相比起钱大柱来说,他们家总是先毒打一顿再说,打完了还得跪一晚上,而且晚上他爸妈总有一个不睡觉,就专门盯着他跪,而我,跪一下子看爸妈睡熟了,自个爬上床就是,顶多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爸再跟我讲道理苦口婆心的教育我一番,我只要诚心认个错也就没事了。

    今夜我本打算也是如此,可是奇怪,今夜我却毫无睡意,时针指在十二点的位置,我盯着爷爷的遗像精神无比,爷爷走的很早,我对他的概念基本只有这张遗像,看着遗像入想非非的时候,屋子外面传来了一个不起眼的声音,仔细一听像是有人在过路,可那么晚了,会是谁呢?

    我起身悄悄打开一点门缝摸了出去,那人正好路过我家围墙,我看到他半个后脑勺消失在房子后面,身上还背了一大堆东西,该不会是贼吧?

    想着,我就悄悄追了过去,翻过去来到路上一看,这人的背影十分熟悉,还穿了一身黄袍子,背后画了一个八卦,我在脑中思索了一番,顿时想到一个现在不应该出现的人徐半仙?!

    徐半仙复活了?!我一阵阵后怕,死人怎么可能复活呢?明明大家伙看了那么久,的确是死透了啊,而且还新来了个道长,没可能看错吧?莫非……徐半仙诈尸了,变成僵尸了?!

    我吓得一下子捂住嘴,左右看了看想叫人,可又觉得不对劲,这徐半仙如果诈尸了,不该是一蹦一蹦的吗?可他走起路来怎么还那么小心翼翼的?看样子,肌肉也不僵硬,不是僵尸啊。

    这徐半仙肯定有鬼!

    这样想着,我就偷偷摸摸的跟着他过去,徐半仙背着一大堆东西是沿着今天白天送葬队伍的路走的,走的很慢,就感觉在数着步数一样,没办法我也跟得很慢。

    跟着徐半仙走着,身边的树木逐渐开始变多了,渐渐跟着太远了不太好看到徐半仙,于是在下一个拐角,我小心追了过去,可一过去就傻了眼,徐半仙不见了!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走出来一个脚步声,就在我身后没几步的地方停下,我全身绷紧了转身一看,徐半仙不知道怎么地,出现在了我的背后!

    “小鬼!你跟过来干什么?!”徐半仙一下子拍在我的肩膀上,我吓得差点大喊了出来,徐半仙赶紧捂住我的嘴,小声道。“你叫什么叫?我还会吃了你不成?待会儿我就放开你,你别叫了,知道吗?”

    我赶紧点点头,徐半仙才放开我,我睁大了一双惊恐的眼睛打量着他,半天才问道。“半仙……你是不是鬼啊……”

    “鬼你个头!既然给你发现了,我也不瞒着你了,其实白天我是装死!”徐半仙说道,捡起他那一包东西继续走。

    我连忙跟上。“半仙,你为什么要装死啊?你不知道全村的人都吓坏了吗?”

    “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爸表现的不错,幸亏他出来阻止,不然等村长那老糊涂把老三和小慧一起埋了,那事情可就糟糕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装死啊?”我摸着头好奇的问道,我现在可以百分百确定,徐半仙没死,只不过他为什么要装死呢?

    “唉,你小孩子懂什么?昨天是小慧的回魂夜,也就是头七,她回来之后必定要拉一个人下水以平怨气,我就在她尸体身边,她不拉我拉谁?如果我不在她面前装死躲过这一劫,恐怕她还不能安生。”

    我仍有些犯迷糊。“半仙,这世界上真有鬼?”

    “呵呵,信则有不信则无。”

    徐半仙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我们也到了目的地,正是小慧的坟头!

    徐半仙冲到土坡上一看,顿时喊了一声坏了。“怎么尸体没了?”

    我连忙跟上去一看,又差点叫了出来,小慧的坟不知道被谁扒开了,棺材里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留下,此时我感觉到树林里吹来阵阵阴风,变成僵尸的该不会是小慧吧?

    我想着这事肯定得赶快回村通知大人,谁知道徐半仙还不要命跳进了棺材里头,跳也就算了,他竟然还躺在了里面!

    躺了一会儿,徐半仙坐起来抓耳挠腮。“不对啊,这棺材不对劲啊,怎么这么大?小慧用不着那么大的棺材啊!”

    我听了奇怪,走过去一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徐半仙想起来什么,从下面伸出一只手来抓住我的脚。“小鬼,今天出殡的时候有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吗?你看见是不是这口棺材?”

    我被徐半仙吓了一跳,赶紧让他把手松开,才哆哆嗦嗦道。“有,半路小慧的棺材掉在地上了,抬棺的绳子还断了,李富贵被砸伤直接送进了医院才抢救过来,还有……”

    “还有什么?你快说啊,小孩子家家卖什么关子?”徐半仙有些着急。

    我苦着脸说。“还有我父亲替代了李富贵抬棺,他自个一个人就把小慧给埋了,埋的时候还说啊,让小慧有什么冤情就找他,不然托个梦也好。”

    “这!这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这种话怎么随便说得出口?现在糟了,你父亲有危险,我们赶快回去!”

    我一听十分紧张,早就猜到父亲可能有危险,没想到还被徐半仙证实了,我连忙问。“徐半仙,我父亲到底有什么危险啊?你可不可以救他啊?我求求你了,我给你下跪了。”

    “哎呀,你这孩子填什么乱啊?赶紧起来,回去再说!”

    徐半仙背着一背包的东西,抢先往林子外面跑,我也赶紧跟了过去,不过跑得太急了,我摔了个狗吃屎,还把一只拖鞋给摔掉了,等爬起来的时候哪还有什么徐半仙的影子?

    周围的林子传来莫名其妙烧的声音,悉悉索索的,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林子里面跑,顾不上找鞋,我赶紧回了村子,等跑回家的时候,依旧没看到徐半仙的人,家里也十分的安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觉得奇怪,但吃了今天晚上的教训,也不敢毛手毛脚大喊大叫的冲进去了,翻过去慢慢的摸回了屋子里,能听到父母睡觉时那熟悉的呼吸声,但不放心,我还是走过去看了一眼,接着薄薄的月光看到他们都没事躺在床上,我才安了心。

    可能是虚惊一场吧,我这样想着,现在又找不到徐半仙,还是等明天再说吧,正准备回去睡觉,忽然看见我妈从外面回来,还提着裤子一副上完厕所的样子。

    “你跑哪去了?我不是叫你跪着的吗?你怎么起来了?!”我妈冲我瞪着眼睛生气。

    我看到她,差点就要背过气去了,如果她刚刚在外面上厕所,那我刚刚在床上看到的女人,又是谁呢?!我想都没想,冲过去就把灯打开,等打开一看,我和我妈看到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这是一张精心化过妆的脸,看不出一丝瑕疵,抹上了艳丽的口红,仿佛安详的睡着了,在黄昏的灯光下,这张脸似乎又在隐隐微笑。

    她是小慧,王老三的老婆,身上还穿着那身鲜红的衣服,下葬时都没来得及脱掉,她此时就躺在我爸的身边,而我爸浑然不知,还以为身边的人是我妈,所以抓着她的手睡得很安稳。

    那一刻,我妈的眼泪夺眶而出,冲过去就把我爸成品门床上拖了出去,我爸从睡梦中惊醒,还浑然不知,只看到我和我妈都哭着把他拖出房间,等他自己回头看了一眼小慧的尸体的时候,竟然也哭了。

    曾经有一个传闻说,小慧水性杨花,跟村子里的很多男人都发生过关系,我和我妈是因为害怕才哭的,可我爸一个大男人,和小慧又没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哭呢?

    我想不明白,但我们这一家人的哭号,恨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吵醒了,大家围聚在我们家里,看到我父母床上躺着的小慧,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仿佛都得了失语症一般。

    村长是最后一个来的,他看到小慧的时候,整个人都气得七窍生烟,不由分说捡起扫帚就往小慧身上打,还骂道。“你这个遭天杀的,我们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还要回来闹事,而且找的人还是长生,长生那么好的人,你为什么要找他闹事啊?”

    村长说着说着也哭了起来,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没用吧,虽然明面上大家都说老三是自个淹死的,徐半仙可能是发病发死的,但私底下谁不说都是小慧给害死的?不然小慧前脚刚走,老三就淹死在水不过膝盖的池塘里,徐半仙就发病,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

    村长一把鼻涕一把泪打了十几下,还想再接着打的时候,一双强有力的手把他的扫帚接了下来,村长回头一看,站在他身后的是一名身材挺拔浓眉大眼留着一字胡的男人,大概三十岁出头,一席黑衣,我虽然没见过,但猜得到,这就是父亲白天请来的新道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