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四章平复

    “村长,不必动怒,这一切只是一个误会罢了。”

    村长看到是他,一把把扫帚扔下。“什么误会?误会能从土里扒出来,跑到人家床上?这不是害人吗?”

    这个道长摇摇头。“人之魂灵而魄愚,小慧身上三魂已走只剩七魄,但心中又有心愿未了,所以才出此下策。长生兄弟,她有没有给你托梦?”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又落在父亲的身上,父亲那么多年在村中都是正面形象,没想到今天这种事情会落在自己头上,本来内敛的性格更加内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道长看到,心中盘算了一番。“陈幺儿,小慧的事情是因你而起,但王老三、徐半仙和长生都出了事,唯独你一人幸免?你对此事有什么解释吗?”

    陈幺儿就是小慧的奸夫,本来大家都没往这方面想,道长现在一指出来,大家就觉得不对劲了。

    明明这件事就是因为他而起,又因为他的袖手旁观,导致小慧死后无一人伸冤,小慧本该找他索命的,可为什么却找了王老三和徐半仙呢?甚至还连累了我爸。

    众人瞩目,陈幺儿瞪大眼睛。“解释什么?人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她半夜跑到长生床上来,长生自个把她背回埋了就是了,用得着兴师动众把大家都吵起来吗?况且,谁知道人是不是长生自个挖上来的?死了都那么漂亮,不保准长生会干这种事!”

    我气的想冲过去给他一脚,但我爸死命拉住了我,村长看不过去了,走过去就是一个耳刮子给了陈幺儿,骂道。

    “你这个畜生!当日在村大会我本以为你会为小慧说几句话,可没想到你和个孬种似得躲在一边,今天又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真是连畜生都不如!”

    陈幺儿捂着脸一副震惊的模样,显然没料到村长会给他一耳刮子,那副表情仿佛在质问‘村长你这个老不死的凭什么干打我的?’,就在陈幺儿准备发怒的时候,我爸挡在了村长的面前。

    “幺儿,你自己走吧,在乡亲们面前,我不想闹得太难堪。”

    “我走?凭什么我要走?我就是要站在你家看你的热闹,告诉大家你和小慧也有鬼,你别以为不知道,小慧全部都告诉我了……”

    陈幺儿的话没说完,我父亲一脚就踢在他的肚子上,一拳把他给打趴下,那姿势严谨的像个军人,打得陈幺儿直呼别打别打了,最后我爸停手,陈幺儿狼狈从众人中扒开一条道路,跑出了我家的院子,还不忘喊一句。

    “好你个庄长生,你给我等着,敢打我,我有你好看!”

    村长看着这一幕,不停叹着气。“老天真是瞎了眼,死谁不好偏偏要死王老三和徐半仙,为什么不把这畜生给带走呢?”

    我爸回头略有些尴尬的看了我妈一样,照普通的农村妇女听到这事,还不得闹翻天?不过我妈却没有,十分理解的冲我爸点点头,我爸顿时安心无比,走到道长面前。

    “友道长,小慧这件事情该怎么办?请您指点迷津。”

    友道长点点头,避过刚刚尴尬的话题,直接说道。“既无托梦之事,无非重新送行下葬,只希望小慧能平息这件事情,不再对大家有任何干扰。”

    “道长……”我爸欲言又止,友道长示意,然后拉着我爸进屋商量了一下,等出来的时候已经做出了决定。

    我爸没说话,友道长说:“大家都得记住了,明天正午十二点整一定要让尸体下葬,必须是在正点的时候,早一分晚一分后果都不是你们可以承担的!”

    村长在内,大家都被这话给吓住了,连忙点点头。我虽然不是很相信友道长,但种事,相信总比不相信好。

    见此,友道长点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大家就都回去休息吧。”

    不消一会,人群就散开了。

    我原本还打算趁现在去找一下徐半仙在何处,但不料我前一脚刚踏出门,我妈就叫住了我,训斥起来。

    “大半夜的干什么呢?还不回去睡觉去!”

    听了这话,我就知道我的计划泡汤了。我只能依着我妈的话回房,躺到床上睡觉。

    可现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我怎么可能还睡得着?没办法,我只能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期望自己能睡着。

    这样几次之后,我放弃了。转而开始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事。徐半仙诈死的这件事,现在还不能让村里的人知道。因为事情还没有解决。

    至于友道长,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虽然很厉害,但做这件事一定是别有用心。还有徐半仙,他说我爸会有危险,可是之后我回来,他却一点事也没有,这是否由能说明徐半仙是在诓我呢?

    想着想着,我不禁郁闷的挠了挠头。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现在可以理解的范围,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就这么想着,我居然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我突然想起之前友道长说的话,现在小慧的尸体应该已经在下葬地的旁边了,就等着到正午十二点了。

    但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我呢?这样想着,我就往小慧下葬的地方跑去。

    我赶到的时候,离十二点还差五分钟时间。

    我清楚地看到我爸看见我的时候脸色很难看。但碍于有其他人在场没有责骂我。我有些幸灾乐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爸手里的闹钟到十二点但时候,我爸一声令下,棺材就渐渐埋在了土里。

    忽然之间,远处传来一个人的大叫声:“等等!等等!”

    我转过头,那人已经跑了过来。他看见我们已经把棺材下葬了的时候,面如土色。

    我爸问那人:“怎么了?什么等等?”

    那人颤抖着说:“这个闹钟在前几天就已经坏了,是早五分钟的……”

    接下去他说的什么我就没有听清了。我脑袋轰的一声,早了五分钟……那不就是,我们没有按照友道长的意思在正午十二点下葬!如果友道长说得是对的话,那我们不就完蛋了?

    跟着一起来围观下葬的人显然也想到了,有些慌乱了起来。不少胆小的已经跑回了村里。

    我看见我爸已经皱起了眉,但他还是比较镇定。先是让旁边准备盖土的人停下来把落在棺材上的土弄下去。

    五分钟过去了,现场只余下我爸还有几个胆大的,他们爸土盖了上去。

    我心里也在祈求着,希望这样子做可以让小慧安心入土,但是我也清楚,这么做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做完这些时候,我爸快补走回了村子里,我知道他这是要去找友道长。

    太阳直直的照下来,我眩晕了一下,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埋棺材的地方忽然响了起来,我心里直发颤。身体一点一点得向后挪去,在看到的那一瞬间,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尖叫起来。

    此时棺材已经从土中升了起来。棺材盖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躺着的小慧。之间小慧的身体坐了起来,然后瞬间睁开了眼睛。

    我直接昏迷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睁开眼睛,面前用竹子搭的火炉正在烧着些什么东西。我看了看四周,发现我此时正在一个山洞里。

    看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有什么人救了我。

    我想坐起来,奈何身体没有力气,我只能躺在那里等着那个人回来。

    不过多久,那人就来了,我看了那人,发现他居然是徐半仙。

    徐半仙见我起来之后,就说了起来:“你昨天晕倒在下葬地旁边,如果不是我刚好看见,你就死定了,小鬼,你还不感谢我?”

    我知道徐半仙这是在同我开玩笑。但我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半仙,小慧阿姨怎么样了,我晕倒之前……”

    没等我说完,徐半仙就打断了我的话,他一脸凝重,说:“我赶过去的时候小慧已经不见了。你刚好晕倒在旁边,不过小慧没有缠着你倒是你运气。”

    我听到这话反而更焦急地问:“那它会不会去找我爸妈啊?那这样他们就有危险了,不行我一定要回去看看。”

    徐半仙拉住了我,他一脸悠闲地看着我:“不是有那个叫友什么的在吗?你还怕什么?”

    我说:“可是……”

    徐半仙扯着我让我坐下来,对我说:“没什么可是的。那个友什么的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他要保护你爸妈还是很容易的。”

    说着,徐半仙盛了一碗汤给我,我观察了好一会,怕他在里面下毒。

    徐半仙看出了我的心思:“放心吧,我既然要下毒,那之前为什么要救活你呢?”

    我想了想,也对。于是我一口喝光了。

    这个汤的味道有点怪,不知道为什么吃去有些甜,还有股淡淡的腥味。但我转念一想,许是里面有些野味之类的呢。

    喝完汤之后,我强烈要求要先回村子里一趟。

    徐半仙扭不过我,只能跟我一起去。

    路上,徐半仙时不时地摘几片树叶来吹口哨。我看着有些不明白,不明白徐半仙为何如此悠闲。

    相比起我,一路上我都在想小慧出来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想了好几种,可没有一种是好的结局。

    我暗自叹了口气,怎么最近就能遇到这么多不好的事呢。

    徐半仙看着我皱起的眉头,说:“小鬼,这么小就忧国忧民可不好啊。”

    我没有理徐半仙,自顾自地想着。

    一路走去,到了村子门口。我发现村子里一片宁静。

    就像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

    我有些预感我爸妈他们会遇到什么危险,于是快步走了回去。

    来到村子中央时,我才发现,原来友道长在为大家做法。难怪村子里如此安静。

    我突然之间想起了徐半仙,刚准备叫的时候,却发现徐半仙不知去了何处。我那一句“徐半仙”就这样卡在了嘴里。

    我四处张望着。

    没想到我爸早就看见了我,他看我这个样子,走过来,伸手狠狠地敲了我脑袋一下。

    我一下子捂住头,我爸训斥着我:“东张西望些什么呢,还不赶紧看友道长做法!”

    我无奈,这能听我爸的话,老实地低着头,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我有些无聊,索性就抬头看起了友道长做法。

    友道长前面摆着一个桌子,上面铺着一块黄布,黄布上面还放着一些酒和吃的,看样子应该是供品。

    友道长穿一身的黑色长袍,手上拿着我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那里挥舞,旁边符纸飘在空中,围绕着友道长旋转。

    我渐渐地看入迷了。

    忽然之间,我爸把我的头往下按,我不明所以,但也依照我爸的想法低下了头。

    这时我才发现,之前我爸一直在扯我的手,我却一直没有反应,才出此下策。

    我爸先是稍微抬了一下头,看了看友道长,没有什么异像之后才解了我的疑惑,说:“友道长说过,他做法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准抬头。不然会遭天谴的。”

    我半信半疑,可是看我爸那坚信不疑的样子,我还是依着我爸的意思。

    之后我就一直没有抬头。

    我爸拍我肩膀的时候,我差点睡着。我爸说:“友道长已经弄好了,我们回去吧。”

    我点点头。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到中午了。

    吃过午饭之后,我在树下玩蚂蚁。我爸我妈也不来管我。我失踪了一天,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四处找我才对,难道是为了小慧阿姨的事忙昏了头?

    我有点失落。这时,钱大柱来找我,他一来就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小鱼,你知不知道小慧的尸体不见了?”

    我刚想点点头,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连忙摇摇头。

    钱大柱继续说了下去:“我看呐,小慧尸体上都是蹊跷,要不,我们去探探险?”

    我问钱大柱:“你是说这事村里人都不知道?”

    钱大柱向我比划了一个厉害的手势。

    村里人还不知道?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没人说的啊,那到底是什么问题?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钱大柱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好几下,问我:“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突然之间被人打断,我觉得很不爽,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不去!”

    钱大柱看我这个样子摇了摇头,自己走开了。

    看着钱大柱走开的背影,我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件事,但钱大柱已经走远了,我只能等他回来之后在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