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五章闹鬼

    下午的时候,友道长突然来到我们家。

    我爸叫我赶紧回屋里去,我点点头回去,然后在我爸根友道长说话的时候,跑过去蹲在墙角,偷听。

    我听见友道长严厉地问我爸:“小慧尸体消失的事情为什么你们不告诉我!”

    我爸大惊失色:“什么!”

    友道长皱眉问我爸:“你不知道?”

    我爸一脸的迷茫。友道长叹了口气,说:“这下子,这件事能不能平息就看你们的造化了,老夫是已经无能为力了。”

    我爸一听这话,急了,拉起友道长的袖子,说:“友道长……这……这……”

    友道长挣脱开来:“好自为之吧。”

    我爸听这话也不再拦着友道长了,自己坐到了院子门口的板凳上。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心想:这样子的话,这件事不处理好,那不是得整个村子都遭殃?那该怎么办?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自己房间里来回走着。

    对了!不是有徐半仙吗?徐半仙一定有办法。我想着想着又垂头丧气了起来。可现在我连徐半仙身在何处都不知道,怎么找他帮村里人?

    我就这么一直想到了傍晚。

    吃过晚饭之后,我躺在床上,想着小慧阿姨的事,怎么也睡不着。

    半夜的时候,屋子里忽然传来一阵冷风,我紧了紧被子。还是感觉到了冷意,于是我下床,准备去关上窗户。

    看到窗户的时候,我浑身一僵。我睡前都有一个习惯,如果冷,就一定会关窗户,这次也一样。

    既然窗户关上了,那冷风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傻站了几秒之后,一路跑着回到床上。用被子蒙过自己的头顶,整个人都藏在被子里发抖。

    等了很久之后,也不见得有任何反应。

    我小心翼翼地拿开被子,露出眼睛,观察着屋里的动静。

    屋子里依旧是原本的模样,什么也没变。我松了一口气,想来,刚才那一阵冷风有可能是屋顶上吹下来的。

    我走下床,打算把灯点上,因为有灯,至少能让自己安心一些。听老人们说,僵尸都是怕光的,所以不敢在白天出来。虽然这说法不一定是真的,但至少能让自己不再害怕。

    我点完灯之后走回床边,不料灯一下子灭掉了,并且我也没有感觉到四周有风在吹。

    看这架势,不会是小慧阿姨又要回来了吧?我赶紧念叨了起来:“小慧阿姨啊,我保证,我一定每年到你祭日都给你烧纸钱吧,不,我每天都给你烧,就求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小慧阿姨,你生前也很疼我的,总不能死后就改观啊……”

    我就那么唠叨了许久,我听着耳边的声音平静了下来。就停下了动作,一下子瘫坐在了床上。

    而后我听见了从我爸妈的房间里传来的尖叫声。那时我妈的声音,我瞬间一个激灵。快速下床往我妈那边跑去。

    跑到门口的时候,我推了一门,却推不开。我使劲了一下,还是不行。

    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很凄凉,我仔细一听。

    这不是我妈的声音!我顿时一惊,除了我妈之外,院子里不会再有人会哭。

    那难不成是……鬼?鬼!我立马就想到了小慧阿姨,小慧阿姨……难道我刚刚的念叨没有起效果?

    这个时候,我耳边响起了门开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发现门自己打开了,然后四周的窗户也打开了。

    是小慧阿姨要进来了?我连忙往后退,直到后背贴上了墙壁。然后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大门。

    果然,一分钟之后,强烈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看来小慧阿姨已经在屋子里面了。

    可是我却看不到丝毫的人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提醒着我,小慧阿姨已经靠近我了!

    对了!我忽然之间想起来,我有一次在村里出事的时候,偷偷拿过一张徐半仙的符纸,就放在这屋里我枕头下面。

    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去,手一摸枕头底下,还好,符纸还在。

    可有了符纸,又有一个问题接踵而来,那就是,我根本不会用符纸啊。

    如今事到临头,我也顾不得什么,脑海里回忆着徐半仙用这张符纸时的样子。

    先用两个手指头拿起符纸,然后洒一点水……洒一点水?我急中生智连忙挤了点眼泪出来。

    把眼泪涂到符纸上面,我看见符纸上用朱砂画出来的东西更加红了一些。我有些自恋地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

    而后我就照着徐半仙的样子,做了起来。

    最后我把符纸划过眼睛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已经差点贴上我的一张脸,我认了出来,那是小慧阿姨!

    这个时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恐惧引导了我。我想跑出门外,奈何双脚发软,我连战斗站不直。

    正当我准备闭上眼睛接受现实的时候,小慧阿姨却突然不动了。

    原因是小慧阿姨的头上被贴上了一张符纸,而贴这张符纸的人,正是友道长。

    我奇怪地问友道长:“道长,您不是说您已经没有办法了吗?那您怎么……”后面的话我没说下去,因为我相信友道长明白。

    友道长叹了一口气,说:“我是没有办法,但我也不能看着你们去送死啊!”

    我冷静地点点头,友道长继续说:“这张符纸只能维持半个小时的时间。你先出去,这里由我来处理。”

    又是不让人看他怎么做法,在出门的时候,我嘀咕着,这里友道长一定有问题!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个友道长究竟有什么秘密!

    我悄悄地接近我的房子,但是在碰到我房门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我像是被什么力量推了一把,怎么也靠近不了。

    看这个样子,我是进去不了了,但是这样我也可以确定友道长一定有什么阴谋在里面,我一定要揭穿他。

    于是我来到了我爸妈的院子里,我爸我妈都在熟睡当中。可我一想,这不可能啊,之前我还听见我妈的尖叫声呢。

    难道……是有人做了手脚!我瞬间低下头,观察地上有没有什么脚印。

    这是个细致活儿,但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果然,我找了半个小时之后,被我发现了一个脚印和一块被桌角勾去的布料。黄色的一块布料……我想了一下,村子里似乎只有友道长在做法那天穿了黄色的衣服,其他就没有了。

    是……友道长!那这个脚印也应该是友道长留下的!

    那友道长又为何要让我爸我妈熟睡过去呢?

    我理了理自己的思路,却发现自己根本想不出来些什么。无奈,我只能坐在院子里,自己抬头数一数星星。

    在我数到第一千六百个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抬头一看。是友道长。

    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有些眩晕感,之后,我晕倒了。

    我醒来的时候正好是在次日的清晨,躺在自己的床上。

    我现在想知道的就只有一点,友道长究竟是为何而来?我现在若是告诉我爸妈,他们一定不会相信我。

    看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接近天黑的时候,我爸来找我。我看着我爸焦急的样子,很不解。

    我爸冲我吼道:“钱大柱昨天一个人去了葬小慧的地方,晚上有人去找的时候,钱大柱已经昏了过去,还断了一条腿!你和大柱玩得开,还不去看看?!”

    我呆楞了几秒,眼泪一下子就上来了。钱大柱他一向最喜欢闹腾,如今一下子断了腿,他以后该怎么?怎么办?

    我直接冲了出去,临走时看见我爸也红了眼眶。

    在村子里,我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走着。看着村子里人来人往,我靠在旁边的一块墙角,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虽然钱大柱他贪玩,脾气差,喜欢搞恶作剧,但毕竟这么多年来,我和他的情谊是变不了的。

    我哭着哭着,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在我眼睛还没完全合闭起来的时候,我似乎看见有个人站在我的眼前。看那人的鞋子,我感觉很熟悉。

    我意识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可以听到有人讲话,可就是动睁不开眼睛,也动不了。

    我听见一个声音在说:“这个小鬼身子弱,你们有时间多给他补补。”

    小鬼?在这个村子里叫我小鬼的就只有徐半仙一个人,看来那个说话的人应该是徐半仙。

    然后我听见我爸妈在那里说:“好,好。”

    不久之后,徐半仙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是我祖传的符咒,可保你们夫妻二人以及小鬼的平安。”

    之后就是我爸妈不停地感谢徐半仙。

    感谢完,我爸有些欲言又止地问徐半仙:“半仙,这……不知我儿子何时能醒?”

    徐半仙当即回答:“这恐怕得看小鬼身体的免疫力了。他得的是尸毒,没有那么容易醒过来,在这期间,要注意,千万不能让他离开这间屋子,知道了没有?”

    我爸妈应了下来,我就没在听到有人说话。但是我听到屋子里有脚步声传来,想来应该是徐半仙已经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