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六章日记

    尸毒?我记得我好像听村里的老人讲起过。中了尸毒轻则不能言语,不能思考,如僵尸一般;重则直接丧命。

    徐半仙能解尸毒,想必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可是我还有个疑问,那就是我是何时染上的尸毒?难不成……是我昏迷前看到的那一双脚的主人?对了!一定是这样!不过可惜我如今动不了,不然我就可以找出凶手了。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钱大柱。心里的悲伤就止不住,我想,如果我现在醒着的话,眼泪一定是哗啦啦像水一般的流。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可我依旧是原来的样子,动不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光亮,刺的我闭上了眼睛。但我很欣喜,因为我可以看见了。

    从这天开始,情况好了起来。渐渐地,我可以动了。

    我爸妈看着我渐渐好起来,很欣慰。

    当我可以说话的那一天,我第一个朝我爸开口,问得是小慧阿姨的事,因为这是我这么多天一直的疑惑。

    我爸听到问题后,眼神有些飘忽,而后才支支吾吾地说:“这事自然是已经解决了,你一个小孩子瞎搀和些什么。”

    我听完这话之后有些泄气,但同时也不甘心,哪一天我一定要亲自去查看。

    然后我又问起我爸:“徐半仙呢?”

    我爸回答我说:“徐半仙昨日已经离开了。”说完,他想起了什么,语气严厉地问我:“你一早就知道徐半仙没死,是不是?”

    我摸了摸头,讪讪地回答:“是。”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不过那是徐半仙不让我告诉你们,要怪也得怪徐半仙。”

    我爸直接用手抽了我一下,说:“徐半仙好心救你你才能活下来,你还这么说徐半仙,嗯?”

    后来,我家又一次鸡飞狗跳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我趁我爸出去玩,躲到了他的房间里。

    因为今天早上我和我爸打闹的时候我清楚地看见了我爸有些湿润的眼眶。我想我爸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而且他走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就像是不久于人事一样。

    由于在夜晚,开灯一定会惊动其他人,所以我只能抹黑寻找。所幸我从小眼睛就好,在黑夜里看清东西也不是什么难事,况且还有月光的照耀。

    我先是翻了一下爸爸的书架,但是并没有什么发现,于是我便将目光转移至了爸爸的写字台上。

    我爸的写字台是用桃木做的,非常结实,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子桃花的香味,小时候的我最喜欢抱着爸爸的桌子闻香味了。

    我轻轻的用手指摩挲着爸爸这张写字台,仿佛在抚摸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突然间,我回过神来了,因为我想起了自己偷溜进爸爸书房的目的,今晚一定得解决这个让我寝食难安问题。

    我定了定神,伸手拉开了爸爸的抽屉,从前,爸爸从来不让我动他的抽屉,我记得有一次我动了一下爸爸抽屉的把手,爸爸便狠狠的揍了我一顿,还罚我一天不许吃饭,自此以后,我就再也没动过这个抽屉。

    但是今时今日,我却不得不打开这个抽屉,因为里面可能藏着一些我必须知道的事情,所以我不得不重新打开这个让我受过痛楚的抽屉。

    我颤抖着双手打开爸爸的抽屉,细细的翻了好几次,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我无比失望的坐在了地上,“难道我注定就要这么糊里糊涂的死去吗?”

    就在此时,我的眼睛好像在打开的抽屉下瞥到了什么东西,我好奇的把手伸过去摸了几下,果然,我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我把两只手都伸到抽屉底下鼓捣了几分钟,终于将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拿了出来,原来是一个笔记本,一个上了锁的笔记本。

    我想我可能是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了,心中闪过一起火热,迫不及待的就要打开这个笔记本。

    这种笔记本我在学校开过无数个,相当熟悉这类型笔记本的开锁方式,果然,在我精心摆置了一番之后,伴随着“咔哒”一声清脆的响声,尘封多年的笔记本重新被我打开了。

    笔记本打开后,还散发着一股子霉味,我想这得有多少年头了,想必十有八九就是我想要找的东西了,我按下心头的激动,就着清冷的月光,开始品味这本陈年旧书。

    “七月十五,晴,今天我带着我们家的大黄去河边摸鱼,一直摸到下午都没有摸到一条像样的鱼,我跟大黄的肚子都快饿扁了,辛亏旁边还有一块果子林,我摘了几个野果,勉强跟大黄填饱了空空如也的肚子,便继续到河里摸鱼,这回运气好,几分钟不到,就摸了几条大鱼,看来今天又要满载而归了……”

    ………

    “八月十二,阴,今天虽然天气不怎么样,但我跟大黄还是决定去河里摸鱼,因为如果不摸几条鱼回来,家里就揭不开锅了,所以我跟大黄得趁现在还没下起雨来去多摸几条鱼……”

    ………

    “八月十六,天气不咋地,摸鱼……”

    ………

    “八月二十,天气还不错,还是去摸鱼……”

    ………

    我突然觉得爸爸的童年好无趣,整天除了摸鱼还是摸鱼,而且还经常摸不到鱼,怪不得会给我起个小鱼的名字,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原因啊。

    我快速的翻了几页,这回总算找到点有用的东西了。

    “九月初一,大晴天,今天真的好热,虽然是我站在太阳底下的原因,但是我心里真的不嫌热,因为现在这里,我就能看到我最喜欢的那个姑娘,据村头王大娘说,这个姑娘叫小慧,长的水灵水灵,那一双大眼睛,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会勾人魂儿一样,我觉得我可能是喜欢上她了,不行,我一定要娶她回去当老婆!!”

    ………

    “九月初五,今天天气不怎么样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出来,算了,等等她吧,万一她出来,我兴许还能见她一面呢?等等吧……”

    ………

    “九月初六,昨天她果然没有出来,倒是我这身体真经不起折腾,就淋了那么一点儿小雨,居然就坚持不住了,真是的,这家里可怎么办啊?”

    ………

    “九月初十,她果然是个好姑娘,知道我病倒了,还来看看我,真是不枉费我的一番心意啊!”

    ………

    “九月二十,我确定了,我确实喜欢上了这个温柔的姑娘,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娶她。”

    ………

    “二月初八,唉,一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对我究竟是怎么样的感情,我们之间终究是没有办法了,现在我也要结婚了,真是不可思议,可是,我还是觉得她才是我最喜欢的人,无论是谁也替代不了她在我心中的地位!”

    ………

    爸爸的笔记本里充满了对小慧阿姨的爱慕,我心中猛地一抽,心中仿佛想到了一些什么可怕的事情,浑身的汗毛倒立了起来,我不敢再多想些什么,带着这本让我想到不好事情的笔记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知道这笔记本上面讲的“她”是小慧阿姨是因为在第一页的时候,末尾有个小小的拼音,“hui”这写的就是小慧阿姨,而且从这几日我对我爸的观察来看,我爸的确是对小慧阿姨有些意思。

    回到房间,我辗转反侧,根本没办法进到睡梦中,我一闭上眼,就会浮现出爸爸早上看我的眼神,毛骨悚然,我浑身的汗毛直直的倒立着。

    直到深夜,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就在迷迷糊糊的那一刻,我仿佛又看到了那双熟悉的鞋子,在我头顶晃来晃去。

    第二天一早,我决定去找徐半仙要几张符纸,就算不顶用,也好歹有个心理安慰,不用像现在这样,整晚整晚睡不好觉。

    在路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双鞋子的主人,我一定在哪里见过,再叠合徐半仙说的尸毒,我感觉我好像抓住了点儿什么,却好像又什么也没抓住,郁闷的抓了抓脑袋,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既然友道长不可信了,那么,我也得给自己找条后路了,要不然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毕竟我一个凡人,怎么能斗得过这些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道士们呢?

    很快的,我便来到了徐半仙暂住的屋子跟前,伸手拍了拍门把手,门后传来一声清脆的童声,“来了”

    一个扎着两个冲天辫的小孩子跑出来开了红彤彤的大门,虽然是小孩子,但是毕竟是徐半仙的人,我也没有端什么大人的架子,客气的问道,“请问,徐半仙在吗?”

    童子摸了摸头上的大辫子,俏皮的说,“先生他老人家还在歇息呢,估计还得一会儿才能醒,要不你先进来坐会儿吧!”

    徐半仙既然是村子里有名的半仙,有个小童子也没啥特别的。不过我惊讶的是,我从来没见过,没想到也是这样活泼的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