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七章灵符

    童子作势便要将我迎进去,我也没有矫情,毕竟是我要有事来找徐半仙的,等人家一会儿是很正常的事。

    跟着童子走了一会儿,便看到一副画闯入了我的视线内,画上面画着的是一个女人,长的很是漂亮,我不禁看呆了眼。

    “咯咯咯。”旁边的童子适时的发出了带着善意的笑声,随即解释道,“哥哥你大可不必感到羞愧,因为所有人见到这画都会像你一样的。”

    我略微点了点头,跟着童子走进了徐半仙的住处。

    在我进去的时候,徐半仙已经起来了,现在正在看着书。我怀疑地看了看书童,她不是说徐半仙在睡觉吗?

    我看见书童尴尬地看了我一眼。我也没再追究。

    好奇心驱使着我,我扫了一眼徐半仙正在看的书,书中的内容我看不懂,应该是关于符咒这一类的。

    徐半仙看见我来的时候,笑呵呵道:“怎么了小鬼,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啊?”

    因为前几次的接触,我与徐半仙也熟络了起来。我毫不客气地说:“你这有没有可以防鬼的符咒?”

    徐半仙挑了挑眉,说:“有是有。”说完,又加了一句:“不过,你要防鬼干什么?”

    我叹了一口气,说:“还不是因为这几天晚上老是做噩梦,害得我现在都不敢睡了。”

    徐半仙听完我的话之后皱起了眉,问我:“同一个?”

    我点点头。等着徐半仙继续说下去。”

    不料徐半仙直接从旁边放着的一本书中拿出了几张空白的符纸,拿出笔和朱砂,对我说:“小鬼,把头转过去,这是我祖传下来,可不能被你偷看去了。”

    我撇撇嘴,但还是依照徐半仙所说的,转过了头。毕竟现在是我有求于他。

    过了一会之后,徐半仙地声音从我后面想起:“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我转过身,徐半仙手里拿着刚画好的符纸,对我说:“这张可以让你不做噩梦。这张是镇尸符,以后有什么尸体出了事情,你把这符纸贴到尸体的头上就行了。还有这一张,一定要放在床头或者身上,这可以保你不会怨灵侵袭。”

    我一个一个记了下来,虽然我还对徐半仙半信半疑,不过这个还是信了徐半仙地话比较好。毕竟以后遇到危险的时候还会有用。

    出了徐半仙的住处之后,我回到村子里。

    之后我就在村子里闲逛,并不想那么早回去。

    我下意识地注意着每个人的脚步还有鞋子,因为我那次昏迷前的意识,我一定要把那个凶手找出来。

    后来,我就干脆坐在旁边的一个石板凳上观察着。

    黄天不负有心人,果然,在我蹲了一个下午之后,我终于发现那双鞋子。与我那天看到的一模一样的鞋子。

    我抬头想看那个人是谁的时候,却有些不敢置信。那个人,居然是友道长!

    原来是友道长对我图谋不轨,我想着,肯定了我之前“友道长一定是有什么阴谋才来的”这个猜测的正确。

    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友道长下手的那个人是我。

    不过好在有徐半仙在,不然我早就一命呜呼了。

    想着想着,我决定了下来,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爸妈,不能再让友道长去祸害别人了。

    我回到家中,我爸看见我回来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我想我爸一定是在担心我。不过难得的是我爸居然没有打我。

    我没有立刻跟我爸妈讲,因为直接告诉他们,他们肯定不相信。我想我一定要找出证据。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着策略。

    下午的时候,徐半仙来到了我的院子里。

    而且他还不是走的正门,而是从围墙直接翻了进来。

    我一路围观着徐半仙翻进来。刚开始,徐半仙的动作还很完美,但是到了落地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徐半仙瞪了我一眼。

    我强忍着笑,问徐半仙:“半仙,这次你来,是出了什么事?”

    徐半仙没好意地说:“还不是来看看你身上的尸毒怎么样,有没有解掉。”

    我说:“噢,那你来看呀。”

    徐半仙走到我面前,捏了捏我的脸,然后看了看我的眼睛,说:“不错嘛,恢复的挺快的。”

    我直接伸手拍下了徐半仙的手,不客气地说:“别捏我脸。”

    这个时候,院子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如果不是我耳尖,恐怕就听不到了。

    再接着,过了几秒钟之后,我听见我爸大喊了一句:“什么!”

    显然我和徐半仙都听见了,我看了看徐半仙,徐半仙说:“继续听。”

    我点点头。

    那个敲门的人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上次给小慧抬棺的那个李富贵死了,现在村子里的人都怀疑是小慧的灵魂做到。”

    我听完之后觉得有些惊讶,小慧阿姨不是被友道长给处理好了吗?那她怎么还会出去祸害人?又或者……友道长在骗我?

    我下意识地看着徐半仙,徐半仙皱起了眉,说:“这事有点蹊跷,得去那个医院里看看了。”

    “那也带上我啊,半仙。”我连忙对着徐半仙说。

    徐半仙看着我,想了一会,说:“可以是可以,但是到了那里之后,千万不能乱走,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我没有想到徐半仙竟然这么简单就同意了,顿时浑身跟打了鸡血似的,用力地点点头。

    然后,我和徐半仙一起偷偷地潜出了村里。

    李富贵的事,肯定能让我爸困扰许久,在这期间,我爸应该不会怎么注意到我。况且我就去一个下午而已。

    李富贵住的医院离这有大概几公里的距离,如果走着去的话,至少也得两三个小时,所以我打算问一下徐半仙有没有车。

    却不料徐半仙直接拿出了两张符纸,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符纸瞬间变大。徐半仙坐上了其中一张符纸。

    我感到很惊讶,徐半仙对我说:“看什么看,还不赶紧上来。”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坐了上去。符纸瞬间飞起。我问徐半仙:“这是什么?”

    徐半仙神秘一笑,说:“不告诉你。”

    我撇了撇嘴。

    这下,原本两三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需要十几分钟。

    到了医院之后,徐半仙又把符纸缩小,放回了衣袖里。

    然后我与徐半仙从医院的后门走了进去。

    我们先是来到了医院的倒数第一层,那里是太平间,许多死人的尸体都摆在那里,怨气最重。徐半仙打算从这里下手。

    为了不惊动其他人。我和徐半下一路都小心翼翼。

    到了地下一层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徐半仙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太平间里聚集了数千人死后不甘的怨气,温度自然比外面低一些。

    太平间里阴森森的,虽然有灯,但都是比较暗的。一路走去,我有些害怕,不自觉的朝徐半仙靠近。

    这时候,四周忽然响起了婴儿的哭啼声。我连忙扯着徐半仙的袖子。

    徐半仙安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这只是怨灵在作怪罢了。”说完把我抓着徐半仙袖子的手拉了下来,“你且现在这里等着,我去收服了那个妖孽。你千万要记住呆在这里不要动。”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徐半仙就先走了。

    呆在原地,我闲得无聊,就开始看起了前面的镜子。

    我伸手触上镜子的时候,却隐约看见后面有一个人,正看着我。

    我转过身去看,但是发现我身后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难不成刚刚是我的幻像?

    我挠了挠脑袋,想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是我清楚地记得我在镜中是看见了那个人影,可现在为什么不见了呢?真是太奇怪了。

    我再次看向镜子,两个眼睛瞪大,生怕自己错过一个人影。

    可等了许久之后,依旧没有人影。

    我叹了一口气,刚才应该是自己眼花了。

    转过身,我准备开始了无聊的等待。这个时候,我看见我前面站着一个人,但他的头是低着的,我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我率先开口,问他:“你是谁?”

    那人听见这话之后猛的抬起了头,我看着那个人的脸,感觉好熟悉。

    对了!我突然之间想起来,这不就是李富贵吗?

    “你,你,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人还是鬼?”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起来。

    李富贵说话了:“什么?谁说我死了?我只是生病住院了而已,我当然是人,是那个神经病说我死了?”声音极其冷淡,没有语调。

    什么?他是人?那之前有人说他死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思考了几秒之后,我最终决定相信李富贵,因为人死了之后是不会说话的。

    于是,我对他说了实话:“反正就那个谁说你死了,所以我才到医院打算看你的。”

    李富贵没有理会我这句话只是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我,向我招手:“来,过来,过来孩子,既然你是来看我的,那么我就带你去玩,我这几天发现医院有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来我带你去。”

    然后没等我答应他便缓缓向前走了,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慢慢的跟在他身后。期间,发现他的脚步很轻盈,没有声音。

    途中他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紧紧跟在他身后。

    一路走去,左拐右拐,我早已忘了走时的路。

    我稀里糊涂的跟着李富贵进来一个房间,个房间有好多病床,每张病床都躺着一个病人。

    李富贵走向这间病房唯一一张空着的病床躺了下去,就一动不动了。我有些奇怪,就站在那里,渐渐地,我发现从进来那么久病床上的病人是没有一个人动过的,更不像平常那些病房那样病人都打着点滴,都在静静的躺着。

    这时,我有思绪了,我想我应该是被李富贵骗了,不管他是人是鬼,我都要尽快逃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