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八章太平间

    徐半仙瞪了我一眼。

    我强忍着笑,问徐半仙:“半仙,这次你来,是出了什么事?”

    徐半仙没好意地说:“还不是来看看你身上的尸毒怎么样,有没有解掉。”

    我说:“噢,那你来看呀。”

    徐半仙走到我面前,捏了捏我的脸,然后看了看我的眼睛,说:“不错嘛,恢复的挺快的。”

    我直接伸手拍下了徐半仙的手,不客气地说:“别捏我脸。”

    这个时候,院子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如果不是我耳尖,恐怕就听不到了。

    再接着,过了几秒钟之后,我听见我爸大喊了一句:“什么!”

    显然我和徐半仙都听见了,我看了看徐半仙,徐半仙说:“继续听。”

    我点点头。

    那个敲门的人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上次给小慧抬棺的那个李富贵死了,现在村子里的人都怀疑是小慧的灵魂做到。”

    我听完之后觉得有些惊讶,小慧阿姨不是被友道长给处理好了吗?那她怎么还会出去祸害人?又或者……友道长在骗我?

    我下意识地看着徐半仙,徐半仙皱起了眉,说:“这事有点蹊跷,得去那个医院里看看了。”

    “那也带上我啊,半仙。”我连忙对着徐半仙说。

    徐半仙看着我,想了一会,说:“可以是可以,但是到了那里之后,千万不能乱走,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我没有想到徐半仙竟然这么简单就同意了,顿时浑身跟打了鸡血似的,用力地点点头。

    然后,我和徐半仙一起偷偷地潜出了村里。

    李富贵的事,肯定能让我爸困扰许久,在这期间,我爸应该不会怎么注意到我。况且我就去一个下午而已。

    李富贵住的医院离这有大概几公里的距离,如果走着去的话,至少也得两三个小时,所以我打算问一下徐半仙有没有车。

    却不料徐半仙直接拿出了两张符纸,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符纸瞬间变大。徐半仙坐上了其中一张符纸。

    我感到很惊讶,徐半仙对我说:“看什么看,还不赶紧上来。”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坐了上去。符纸瞬间飞起。我问徐半仙:“这是什么?”

    徐半仙神秘一笑,说:“不告诉你。”

    我撇了撇嘴。

    这下,原本两三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需要十几分钟。

    到了医院之后,徐半仙又把符纸缩小,放回了衣袖里。

    然后我与徐半仙从医院的后门走了进去。

    我们先是来到了医院的倒数第一层,那里是太平间,许多死人的尸体都摆在那里,怨气最重。徐半仙打算从这里下手。

    为了不惊动其他人。我和徐半下一路都小心翼翼。

    到了地下一层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徐半仙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太平间里聚集了数千人死后不甘的怨气,温度自然比外面低一些。

    太平间里阴森森的,虽然有灯,但都是比较暗的。一路走去,我有些害怕,不自觉的朝徐半仙靠近。

    这时候,四周忽然响起了婴儿的哭啼声。我连忙扯着徐半仙的袖子。

    徐半仙安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这只是怨灵在作怪罢了。”说完把我抓着徐半仙袖子的手拉了下来,“你且现在这里等着,我去收服了那个妖孽。你千万要记住呆在这里不要动。”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徐半仙就先走了。

    呆在原地,我闲得无聊,就开始看起了前面的镜子。

    我伸手触上镜子的时候,却隐约看见后面有一个人,正看着我。

    我转过身去看,但是发现我身后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难不成刚刚是我的幻像?

    我挠了挠脑袋,想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是我清楚地记得我在镜中是看见了那个人影,可现在为什么不见了呢?真是太奇怪了。

    我再次看向镜子,两个眼睛瞪大,生怕自己错过一个人影。

    可等了许久之后,依旧没有人影。

    我叹了一口气,刚才应该是自己眼花了。

    转过身,我准备开始了无聊的等待。这个时候,我看见我前面站着一个人,但他的头是低着的,我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我率先开口,问他:“你是谁?”

    那人听见这话之后猛的抬起了头,我看着那个人的脸,感觉好熟悉。

    对了!我突然之间想起来,这不就是李富贵吗?

    “你,你,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人还是鬼?”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起来。

    李富贵说话了:“什么?谁说我死了?我只是生病住院了而已,我当然是人,是那个神经病说我死了?”声音极其冷淡,没有语调。

    什么?他是人?那之前有人说他死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思考了几秒之后,我最终决定相信李富贵,因为人死了之后是不会说话的。

    于是,我对他说了实话:“反正就那个谁说你死了,所以我才到医院打算看你的。”

    李富贵没有理会我这句话只是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我,向我招手:“来,过来,过来孩子,既然你是来看我的,那么我就带你去玩,我这几天发现医院有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来我带你去。”

    然后没等我答应他便缓缓向前走了,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慢慢的跟在他身后。期间,发现他的脚步很轻盈,没有声音。

    途中他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紧紧跟在他身后。

    一路走去,左拐右拐,我早已忘了走时的路。

    我稀里糊涂的跟着李富贵进来一个房间,个房间有好多病床,每张病床都躺着一个病人。

    李富贵走向这间病房唯一一张空着的病床躺了下去,就一动不动了。我有些奇怪,就站在那里,渐渐地,我发现从进来那么久病床上的病人是没有一个人动过的,更不像平常那些病房那样病人都打着点滴,都在静静的躺着。

    这时,我有思绪了,我想我应该是被李富贵骗了,不管他是人是鬼,我都要尽快逃离这里。

    可我已经忘记了我之前来的路,这该如何是好?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想起来了,之前我向徐半仙要符纸的时候,徐半仙给了我一个说是可以让妖魔鬼怪都绕道的符纸。

    我连忙拿出那张符纸,抓紧在手里,一路直走而去。

    遇到岔口的地方,我就直接用点的方式来选择。

    几分钟后,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现在到了哪里

    我只能在这诺大的医院里四处走着。我站在一个岔口前面,敏感地听见了右边传来一阵打斗声。

    我犹豫着要不要往那边走。最后,我咬着牙决定下来,这样子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那边打斗的人能带我出去,那是最好的。

    下定了决心之后,我的脚步快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看见了那两个打斗的人。

    是友道长!还有徐半仙!

    我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出声。

    徐半仙和友道长都是一身的道袍,与其说是他们在打斗,不如说是他们在斗法。

    徐半仙手上拿着的是一张一张的符纸,今日见过了那些符纸的厉害,我就再也不敢轻视符纸了。

    友道长拿的则是一根法杖之类的东西。

    我在旁边看了许久,终于看出了一些门道。而这个时候,友道长已经开始不敌徐半仙了。

    这时候,漫天的符纸飞了起来,从徐半仙的身旁,一直飞到了友道长那里,把友道长重重包裹起来。

    而后我听见了徐半仙的声音:“如果不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我现在早就拿到了!”说完,徐半仙的面孔渐渐狰狞起来:“感觉怎么样啊?友、道、长,嗯?”

    我看不见友道长在在做什么,只听见一声巨响之后,友道长身边的符纸四散开来。

    友道长冷笑一声,说:“我早就知道你来这里绝对有问题,现在看来,等不及了吧。”

    徐半仙反击回去:“你来这就没有目的?”

    “有又如何?我是少不会像你一样去残害一个孩子!下尸毒?亏你也想得出来!”

    “不下尸毒我又如何能拿到我想要的?”

    对话还在继续,但我的脑子已经什么都听不下去了,只能慢慢消化友道长刚刚说的那句话。既然尸毒是徐半仙下的,那之前要害我的人也是徐半仙?

    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我这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我没有办法在这里听下去了,我怕我会忍不住哭出来。

    我后退着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那一滩水渍,伴随着我的一声痛呼,我的身体朝着地上倒去,但是身体上的疼痛不是我最担心的,我最担心的是友道长跟徐半仙会发现我在偷听。

    果不其然,徐半仙跟友道长微微一怔,朝我这个方向看来,此时我也顾不得地上的脏乱不堪,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躲进了旁边的厕所里。

    躲在厕所门后的我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只期盼徐半仙跟友道长二人能够早些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