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九章冤魂

    “啪嗒啪嗒”一阵脚步声传到我的耳朵里,我知道,肯定是徐半仙他们二人过来了,我连忙用手挡住口鼻,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手上传来一阵恶臭,我才发现刚刚那一摊水渍哪里是什么水渍,明明就是一滩鲜血,一滩散发着浓烈恶臭气味的鲜血。

    即便是如此,我也不敢说些什么,更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强自按下自己胃部升腾翻滚的恶心感觉,静静的等待着徐半仙跟友道长的离去。

    “呵呵,友道长,是你我二人多虑了,只不过是一只贪嘴的小老鼠罢了,我等二人何必搞的如此隆重。”徐半仙爽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但是此时这个爽朗的声音却让我感觉是那么的虚伪。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隐瞒我,我心中的疑惑就像一团乌云狠狠的压在我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而友道长伸手摩挲了一下趴着几根胡须的下巴,低吟道,“唔,徐道友所言极是,实在是你我二人多虑了!一只小老鼠无论如何挣扎,也不可能能逃出花猫的利爪,就让这只小老鼠再多活几日吧!”

    “那你我二人先行离去,如何?”徐半仙终于说出了一句让我放松的话,但是我现在更得注意,万一是徐半仙跟友道长他们二人诈我,那我就完了。

    我有些不明白他们刚刚不是在斗法吗?现如今又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厕所外面再也没有传来一丝声响,我才冲到厕所的洗漱池上大肆干呕起来,刚刚的那股味道,简直就是比尸体腐烂都要难闻,估计我最近几天都不要想好好吃饭了。

    我狠命的在水龙头下揉搓着自己的双手,恨不得把外面那一层皮给搓下来,仿佛这样才能让我轻松一点。

    就在我狠命揉搓双手的时候,我的脖颈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冷风,我疑惑的抬起头来,却看到镜子里面有一道满脸是血的长发女子正用她那猩红的双目紧盯着我。

    我“啊”的一声惨叫,瘫坐在了地上,再看那面镜子的时候,上面却只有我自己,哪里有什么女鬼!

    我不由得伸手抚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可怕了。

    却不料,刚刚发生的那一件事只是一碟开胃小菜,更恐怖的事,还在后面。

    厕所里蚊子多,我一边拍打着一边有些昏昏欲睡。

    迷糊之间,我扫了一眼旁边的厕所跟自己厕所相隔的一块木板,木板下的缝隙,一只惨白的手,都能看得见血管,手的旁边还有一摊血,殷红无比。

    我大声尖叫了起来,想跑出这个鬼地方。然而,待我稍微冷静下来时,却发现我根本无路可逃。

    我背靠着墙壁,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只手。却没想到,手居然会动,看样子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看着那只手动着动着,居然摸到了我脚边,随后,隔壁厕所里传来女人的说话声。

    “你好,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戒指?刚刚掉你那边了,请你帮忙找找,谢谢。”这声音很轻,根本不像是人说的。

    但是我害怕如果我不给她找戒指,她来找我麻烦了,怎么办?

    所以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发现我这边的厕所门缝中的确有一个戒指。

    我拿起来,把戒指递给那只手。

    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只手,食指断了一截,血肉模糊,十分恶心,我差点吐了出来。

    我赶紧把戒指往那边一丢,自己跑了出去。

    来到洗手的地方时,我终于恶心地吐了出来。吐完之后,我准备洗洗手,却发现我的手上面全部是血。

    我再次尖叫了出来,赶紧用水清洗着。洗了一半之后,整个水龙头里的水都变成了红色。

    我连忙跑出厕所,中途回头看了一眼我刚刚跑出来的那个厕所,发现那只断了食指、没有血色的手不见了,连那摊血也不见了。

    我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我的手,我的手干净如初,根本就没有一滴血。

    我壮了壮胆子,慢慢移了过去隔壁的厕所开了厕所门,发现根本没有刚刚的手,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个叫我找戒指的女人,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的幻觉?还是我睡得神志不清,刚刚那是做梦?可是那种感觉很真实,就像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

    我这时看向了镜子,后面有一个女人在看着我!我瞬间一惊。

    女人的声音传来:“小鬼……”

    我连忙大叫着连滚带爬的跑出厕所,慌不择路之下,来到了一个阴森恐怖的房间,房间里昏暗的灯光照射在老旧的桌子上,为本就阴森恐怖的房间添染了一份灵异的气息。

    但是这一切却是没有吓到我,经过刚刚在厕所的一幕,我觉得我的心脏的承受能力已经增强了不少,至少以后不怕鬼故事了,谁让我这次就是鬼故事的主人公呢?

    我自嘲的笑了笑,在椅子上瘫坐了下来,“吱呀吱呀”椅子发出阵阵不堪重负的声音,但是我却没在意这些细节,我实在是太累了。

    最近几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每一件事都那么的蹊跷,那么的挑战我的心理极限,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已经疲惫不堪,迫切的需要休息。

    彻底躺倒在椅子上的我,将身体的重量全部交给了身下的椅子,终于,椅子发出一声惨叫,彻底损毁在我的身躯之下。

    我这几天压抑的情绪瞬间就爆发了,从椅子的残骸里爬起来狠狠的踢着椅子,嘴里还不住的骂道,“特么的连你也欺负我,老子好欺负是不是?让你特么的欺负老子,让你特么的欺负老子……”

    骂骂咧咧的发泄了一番之后,我抱着脑袋缓缓的坐在了地上,不一会儿,泪水就充满了我的眼眶。

    我真的感觉特别的委屈,我特么的招谁惹谁了?用得着这么坑害我?友道长欺骗我!徐半仙欺骗我!怎么特么就连老子的爸爸都欺骗我!

    豆大的泪水滴在地上,很快就浸湿了一大片,我伸手抹了把泪水,我决定,我不能就这么下去,我要把握自己命运。

    擦干泪水的我抬头好好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发现这个房间还真不是一般的阴森,昏黄的灯光为整个房间都笼罩上了一层恐怖的面纱。

    可惜这一切却对我没什么用处,我现在的胆子已经相当厚实了,这么一点东西可吓不倒我。

    突然,我扭头看向了刚刚我进来的地方,那里哪里有什么门,明明就是一堵墙,那我刚刚是怎么进来的?

    一种诡异的气氛瞬间笼罩在了我的心头,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心中又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就在此时,眼尖的我突然发现了什么,在那堆椅子残骸中,我好像看到了些什么,我快步走过去,在残骸中拨弄了几下,终于找到了一张纸,一张从笔记本撕下来的纸。

    我总感觉这张纸有些眼熟,就着昏暗的灯光读了起来。

    “五月十六,她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她,她依旧那么的魅力四射,我感觉我沉寂已久的心又一次跳动了起来,为她而跳动……”

    ……

    “六月二十,她怎么还不来,明明说好的是今天啊,她要是不来的话,我可就白为她准备这么多好吃的了!”

    ……

    “六月三十,她上次说我为她准备的礼物很满意,她很喜欢,我真的是太高兴了,我觉得那一刻我真的好幸福!”

    ……

    “八月初八,今天我没有见到她,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好疼……”

    ……

    看着这熟悉的字迹,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这是我爸爸的日记,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如果这个椅子里有我爸爸的日记,那么其他的里面说不准也有,我操起一条椅子腿,疯狂的开始打砸房间里的东西,果不其然,在其余的物品中,我一共发现了九张这样的纸张,上面都写着不同的东西。

    唯一相同的是,我全部都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事情,现在看来我的爸爸也是一个有秘密的人,不知为何,我的心中迫切的想要明白这个秘密是什么,仿佛它对我很重要,但是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出不去这个房间。

    猛然间,我想到了些什么,对了,氧气,在这个密封的空间里,氧气是最重要的,果然,我现在已经有一些呼吸困难了,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运动完喘不上气来,现在看来,分明就是氧气不足的征兆。

    我将爸爸的笔记揣进裤兜,跑到刚刚进来的地方,拼命的拍打着墙壁,希望可以找到刚刚进来的门,但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直到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我都没有找到门。

    “难道我就要这么死了吗?不可能的吧?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再经历那些非人的折磨了。”我渐渐额放弃了反抗,让自己的意识深深潜入了脑海。

    但是事实就是那么的残酷,我还是醒来了,醒来的我发现自己躺在厕所里,手上脸上沾满了鲜血,我疯狂的跑到了水龙头旁,开始冲洗自己的手脸,却发现水龙头里面流出来的哪里是水,分明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