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章猜谜

    我彻底崩溃了,大叫着跑出厕所,这一次我倒是真的跑出厕所了,看着医院里面用奇怪眼神看着我的人,我的心里瞬间升腾起一股再世为人的感觉。

    但是裤兜里揣着的纸张却告诉了我,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一个梦,而是确确实实发生的,我身上的怪事还没有完,还在继续。

    我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却发现,我似乎又碰到了怪事,这条走廊竟然无比的安静,我甚至能够听得到我的心跳声,我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

    忽然,前面的病房里伸出了一双血淋淋的手,我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紧接着我看到,地上开始涌出了鲜血,每个病房里都伸出了血淋淋的双手,还有一种阴森的声音回荡在我耳边。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

    我被吓得慌了神,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往来时的路上跑了出去, 终于我看到了医院的大门,我疯狂地朝着大门的方向跑了过去,不敢回头望一眼,生怕那血淋淋的双手把我拖回去,我拼尽全力的跑,终于,在我的尖叫声中,我跑出了这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医院,我感觉我以后可能都会对医院产生抵触心理了。

    我胡乱走着,终于来到了医院的楼梯口,我终于可以逃离这个鬼地方了!

    来到一楼之后,我不管不顾,大叫着跑出了医院,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上管别人的眼光,我只想逃回家,拼命的往回逃,刚刚那一幕真是太恐怖了,我发誓,就算是训练有素的特工看到也要毛骨悚然。

    拼命跑回家的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肺部好像要炸掉一般,火辣辣的疼,我双手撑在腿上,低着头,额头的汗水透过眉毛睫毛流进我的眼里,模糊了我的双眼,在一片模糊之中我又看到了那双熟悉的鞋子。

    那是友道长的鞋子,我猛然间惊醒了,刚刚火辣辣的肺部现在也好像没那么火辣了,我不敢快速的抬起头,只能慢慢的将自己的视线往上瞥,在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庞之后,我软软的瘫坐在了地上。

    友道长?那徐半仙呢?刚刚他们正在斗法,难不成友道长打败了徐半仙?

    “呵呵,小鱼,你为何如此害怕贫道啊?莫非贫道还会吃了你不成?”友道长一脸轻松的打趣着我,虽然我心中有点不满友道长的做法,但是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谁知道友道长是什么性格的人,万一一不小心惹毛了他,他对我做点什么,我这个凡人可挡不下来。

    刚刚在医院发生的一切很明显的证明,徐半仙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而且这一切关乎到我能否活下来的条件,否则他绝对不可能那么做。

    虽然刚刚发生的那一幕确实很恐怖,但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我也冷静了下来,这之中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我想漏了的,而且这件事还很重要。

    现在重要的不是那件事是什么,而是徐半仙已经不是太可信了,我迫切的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后路,一个即便不需要徐半仙也能保住自己小命的后路,而这一切能够实现的条件是眼前的友道长能够相信。

    我强自打起笑脸,摸着后脑勺讪笑了声,“嘿嘿,友道长,这不是小子我刚被吓了一跳吗?您老怎么会吃了我呢?”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很显然,友道长这个老油条也逃不过这一世俗规矩,友道长摸着自己下巴上那几根稀稀松松的胡须哈哈大笑道,“鱼小子,还是你会说话,这话说得贫道心中是舒坦的很啊!”

    “不过鱼小子,你最近碰到的这些怪事可不是普通的怪事,以贫道的眼光来看,鱼小子你十有八九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观这东西的手法,极有可能是冤魂作祟啊!”

    一听这话,我瞬间就慌了神,之前我还不是太肯定,但是既然友道长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东西就不是也得是了。

    “友道长,这可怎么办啊?你可要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的声音中已经带了点哭腔了,毕竟再怎么说我也还是个孩子,碰到这种事情能够比别人多想一点就已经是易于常人了,又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解决掉呢?

    还好友道长也有心思帮我一把,友道长的小眼睛眯了眯,左手摩挲着趴着几根胡须的下巴,缓缓地道,“好吧,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贫道今日便做法为你这倒霉的小子正正气!”

    听到友道长这么说,我瞬间喜出望外,连心情也不由得舒畅了许多,语气略显轻松的问,“友道长,那你做法都需要些什么?我这就去准备准备!”

    “唔,对付这等冤魂,黑狗血,雄鸡血,以及童子尿最为上等之物,至于做法用的符纸,朱砂,桃木剑就不必你费心了!你为贫道准备好以上三种最为僻邪之物,然后备上一张香案,几支蜡烛即可!”友道长低吟一声,报上一连串东西,我连忙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毕竟这可关乎到我的小命,怎么能不慎重对待呢?

    “只有这些吗?”我不放心的问了问,这东西可必须慎重,要不然我的小命就不保了。

    “就这些吧,这些应该够了!”友道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最终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哦,对了,记得在正午之前务必回来,否则就要错过最好的时机了。”我刚踏出房门,就听到后面传来友道长的嘱咐声。

    “哎,知道了!我一定会在正午之前回来的!”我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声,跑出了家门。

    童子尿倒是好找,我自己的就可以了,毕竟我这处男之身想找人破也找不到人啊,没想到这次反倒是救了自己一条小命!

    公鸡,黑狗,村里养鸡的本来就不多,谁又会将自己家辛辛苦苦养的公鸡拱手送给我呢?黑狗的话,我记得村长家就有一条黑狗,那只狗在我小时候还差点咬到我呢!

    嗯,就拿这只狗开刀了,让它吓我,这回非的让它出出血不行!

    可是村长那老头把那只狗看的比命还重,我到底该怎么弄呢?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我聪明的脑袋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村长家的那只狗好像很贪吃,随随便便找几个好吃的,就能把它勾引出来。

    我飞快的回到家中,没有搭理正盘坐在床上调息的友道长,快速的翻箱倒柜寻找着我要找的东西,终于在一个垃圾袋中我找到了我儿时的玩具,一个塑料的骨头。

    我跑到厨房将手中的骨头在肉上面摩擦了一会儿,让上面充分的沾满了肉味,还专门切了一片肉,剁成肉沫,均匀的涂抹在了手中的塑料骨头上。

    为了让这只贪吃的狗上当,我可是卯足了劲在干活啊,当然,这也是因为我的小命时时刻刻都在受着威胁,如果不是如此,我怎么会这么卖力呢?

    果不其然,那只笨狗上当了,我用刀在它的爪子上划了一刀,黑红黑红的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拿着我早已准备好的塑料瓶子接了整整一瓶,我心想,这回肯定够了,然后拿出一早准备好的绷带给笨狗止了血。

    看着它萎靡不振的样子,我心中不免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我把他害成这样的,我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这回大笨狗没有反抗,也没有冲我呲牙,反而是很享受的眯了眯眼睛,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宁愿我自己去死我也不愿意再伤害它了。

    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做了,我就不可能再后悔,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完。

    转身离开了大笨狗,我把黑狗血跟自己刚刚废物利用的一大瓶童子尿摆在了客厅中。

    现在唯一缺的就是雄鸡血,我需要找一只大公鸡然后取它的血,说干就干,这玩意每耽误一分钟,我就越危险,我当然是拼了命的去找齐这些东西。

    我又用计策将邻居家一只大公鸡谋杀掉,取到了足够的血液,不得不说公鸡这玩意生命力还真是强悍,我都已经割了他的脖子,但是公鸡还是愣飞了半天,最后失血过多才躺在地上真你也不动,我也采集够了需要用的鲜血。

    回到家中,我看到友道长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我的雄鸡血了,我连忙将雄鸡血给了友道长。

    友道长一身橘黄色的道袍,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做成的剑,想必肯定就是友道长自带的产品咯。

    我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板凳上,看着友道长做法。

    只见友道长用桃木剑挑起一张符纸,先后在黑狗血,雄鸡血,童子尿中蘸了一下,然后友道长口中不知念叨些什么,符纸竟然自己飘在空中燃烧了起来,我不由得看呆了眼,这世间竟然有如此神妙的事情,倘若不是我亲眼看到这件事情,恐怕即便是我的父母来说,我也不可能会相信,毕竟这一切实在是让人太难以置信了。

    符纸燃烧着燃烧着居然自己灭了,友道长满脸的难以置信,不相信自己的做法居然还会失败,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友道长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但是友道长并没有放弃,用桃木剑连连挑起几张符纸,嘴中念念有词,不大一会儿,三张符纸便隔空自燃了起来,但是还是燃烧到一半的时候便熄灭了。

    “噗”这一次那个东西可没有手下留情,只听一声噗响,友道长口鼻都冒出了鲜血,神色也变得萎靡了下来,伸手抚着胸口,喃喃的道,“这鬼物竟然如此强大!”

    随即扭头告诉我,“鱼小子,你这事儿我可管不了,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听到友道长的话语,我刚刚沉下去的心又掉了起来,神色也变得十分慌张,结结巴巴的说,“友…友道长…那我怎么办啊?”

    “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如果你的运气好,或许你可以躲过这一劫!”友道长有气无力的说着,看着友道长煞白的脸,我让友道长一个人好好休息以后就出了房门。

    剩下我独自一人在坐在那里,我不晓得是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今生遇到的怪事一件一件。

    我从口袋里拿出笔记本,我爸是喜欢小慧阿姨,可这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啊!

    我不由的感叹,那小慧阿姨呢?她是不是也喜欢我爸?

    可是,小慧阿姨要找人附身也应该找我爸啊,为什么要来找我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同时,我再次感觉到了刚才友道长对我的欺瞒。

    我敢肯定友道长一定能驱走小慧阿姨,可是他为什么不做呢?还有之前,我清楚地记得友道长是在何徐半仙斗法啊,可为什么我一躲进卫生间就变了呢?

    难不成友道长和徐半仙是一伙的?刚刚那只是做给我看的一场戏?

    那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思考了好久,可一点也没有头绪。

    后来我拿了一根树杈,在地上列出了所有可能,但是随便一想都是不可能的。

    我有些无奈,看来现在徐半仙是不可能信了。而友道长,估计也不行。

    思索之下,我下了一个决定,就是一定要抓住他们两个人的证据,然后在村子面前向大家告发。

    但想归想,我是不可能有这个能力的。且不说我的能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只是就目前来看,哪怕来了一只小鬼,我也是打不过的,还谈如何去对付徐半仙和友道长。

    就在我垂头丧气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我站起身,准备去凑凑热闹。

    没想到刚出我房门,迎面就碰上了我爸。看我爸那个样子,应该也是听见了声音才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