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一章火化

    我爸见到我之后拍了拍我的脑袋,说:“你先去里面玩,爸爸有点事要处理。”

    我点点头,说:“好。”然后听话的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在房间里,我看着我爸见我走回房间里之后自己走了出去。我在房间里躲了许久之后,准备出去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这下我加快了我的脚步。出去之后我才发现,是陈幺儿和我爸吵了起来。

    “俺来找你商量点事儿!可不是来打架的啊!”陈幺儿倒是很畏惧我爸爸的样子,缩头缩脑的说道。

    陈幺儿看我父亲没有动手的意思之后,顿了顿,继续道,“长生哥,你看这小慧的尸体一直放在村里也不行啊,更何况这几天发生的事儿,你也知道啊,这村子里人心惶惶的,我觉得还是早日让小慧安息吧!”

    “你说的也对,那么改明儿我去找徐半仙挑个良辰吉日,将小慧葬了吧!”我爸爸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低吟一声,答应了下来。

    可是没想到的是,陈幺儿居然不依不挠的接着说道,“不不不,长生哥,你弄错了,我们大伙的意思是……”陈幺儿顿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背后的人头攒动大伙儿,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我们大伙儿的意思是将小慧火化,这样才能保证小慧不会回村子里来报复大伙儿!”

    “对,幺儿说的对,小慧必须火化,要不然大伙都会不得安宁的!”村里的大伙儿也相当害怕小慧阿姨回来找他们,群情激奋的道。

    我爸爸一看大伙都这么激动,额头上都冒出了点点星星的汗水,按了按双手,示意大家都冷静下来,我爸爸在村里还是有点威望的,大伙看我爸爸有话要说,就都冷静了下来,静静地等着我爸爸的后文。

    我爸爸看大家都冷静了些,清了清喉咙说道,“大家不要怕,我清楚小慧,小慧是一个很明事理的人,她不会回来找大家麻烦的!”

    “明事理?明事理还跟人通奸?还被抓住?怎么可能呢?长生哥,你不会是喜欢小慧才骗我们的吧?”陈幺儿看见大伙儿都冷静了下来,心中有些急了,也顾不得我父亲常年累积下来的威望,插嘴道。

    我父亲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幺儿,你不要胡说,我长生是什么人相信各位父老乡亲们都是知道的!我长生在这里拿脑袋担保,小慧是不会回来找大伙的!”

    “既然长生哥都这么说了,大伙儿就先散了吧!”我爸爸的威望果然不是盖的,大伙儿听到爸爸担保,都准备散了回家吃饭了。

    这一下,陈幺儿可坐不住了,大吼道,“大伙儿别被长生这个混蛋给欺骗了,这个人肯定是喜欢小慧,我跟小慧上床的时候,小慧还跟我说过呢?”

    大伙一听,也乱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说道,“是啊,这也说不准啊,虽然这陈幺儿不是啥好人,但他总不会拿这种事来忽悠咱们大伙儿吧!”

    “也是,毕竟这事儿关乎到咱们大伙儿的身家性命,我觉得还是趁早解决点吧!”

    “对,说的对!”

    不一会儿,村里人的心情又一次变得激愤起来,叫喊着要火化掉小慧阿姨。

    陈幺儿此时也感觉出了村民们的激动,在群情激愤下,陈幺儿的胆子也肥了不少,竟然明目张胆的跟我爸叫板,“长生,我告诉你,你肯定是对小慧的尸体做了些什么,要不然你家小鱼怎么会中尸毒!你不要以为你能够欺骗所有的人……”

    “啪”的一声,我第一次看见父亲这么愤怒,父亲的眼里明显也有着一丝惊讶,但是更多的还是愤怒,狠狠的甩了陈幺儿一巴掌。

    陈幺儿瞪大着双眼,简直不敢相信我父亲会打他一样,“你居然打我,长生,你居然还敢打我?”

    “哼,打你那是轻的,如果你的嘴巴再不干净,我不介意帮你缝上你那张嘴巴。”父亲冷哼一声,瞪了陈幺儿一眼。

    陈幺儿的火气也被父亲这一眼瞪了出来,一个虎扑扑向了父亲,父亲眼睛一眯,脚下微微一错,闪身避开了陈幺儿的扑击。

    陈幺儿很显然没料到父亲能够避开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慌乱之下摔了个狗啃泥,引得众人哈哈大笑,陈幺儿显然是丢了面子,甩下一句,“你等着”狼狈的离开了我家。

    虽然陈幺儿走了,但是父亲还是拗不过村子里的人,只好很无奈的将小慧阿姨的尸体火化了。

    看完这一出闹剧之后,我回到了房间里。从裤兜里掏出笔记本,心中不由得叹息道,“爸爸是喜欢小慧阿姨,可是毕竟他们是……唉,他们不能在一起啊,再者说了,爸爸喜欢小慧阿姨,那小慧阿姨呢,是不是也喜欢爸爸呢?”

    不过如果上我身的人是小慧阿姨,那么事情就说不通了啊,小慧阿姨要上也应该是上我爸爸的身啊,怎么会上我这么一个小孩子的身呢?

    友道长肯定没说实话,而且,细想起来,小慧阿姨怎么可能伤到友道长呢?嗯,友道长肯定没说实话,肯定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们。

    突然,我想起来一件事,更加深了我对徐半仙和友道长的怀疑,我记得在医院的时候,徐半仙和友道长是在斗法的,怎么一到卫生间,二人就变了,还有说有笑的。

    “难道……”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难以置信却又极有可能的事情,友道长很有可能能够驱走小慧阿姨的冤魂,只是他不想做,或者说,是他们不想要驱走小慧阿姨的冤魂,友道长跟徐半仙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伙的,他们不想驱走小慧阿姨的目的就是从我家骗取更多的钱财,或者说是他们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随着思绪加深,我的头脑越来越清晰,这件事仿佛我已经理清楚了,从头到尾,按我的想法来解释,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不行,我要去找出徐半仙跟友道长勾结的证据,不能让我家的钱就这样白白的给了他们,而且,我最不喜欢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了!”看着父亲佝偻下来的背部,我的心中不由得闪出了这个念头。

    我不是一个拖沓的人,回到家中计划了一下,带了个手电筒便出门了。

    我决定先去小慧阿姨的家中,看看有没有什么证据,小慧阿姨的家中早就没有人了,王老三在小慧阿姨死的那天就畏罪潜逃了,直接导致小慧阿姨家中无人搭理,灰尘漫天。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刚推开门的那一刻,我还是被惊呆了,桌子上厚厚的灰尘,仿佛在无声的说着,床上散落的被子也没人整理过,房间里打斗过的痕迹显示着这里发生过的不太平。

    我细细的查看了一番房间里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痕迹,虽说我一开始就没报多大希望,但是真正到了一无所获的时候我还是不免的有些失望。

    找不到证据的我决定去家乡的湖边散散心,我知道光着急是没有用的,毕竟那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猜想,并不一定是真的。

    那个湖离小慧阿姨家倒也不是太远,我记得以前我还经常跟小慧阿姨一起到这个湖边玩耍,只是现在再也见不到小慧阿姨了,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就不免有点感伤。

    走了不大一会儿,我就看到了那片蔚蓝色的湖,这片湖并没有名字,我跟小慧阿姨便将这片湖笑称为无名湖。

    我远远的看到无名湖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好像是徐半仙身边的道童,我眼前一亮,猛的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我可以从徐半仙身边的人下手啊,我怎么这么笨。

    快步走到那个道童面前,打了声招呼,“你好,请问你是徐半仙的道童吗?”

    “恩,是啊!我记得你,你是那天来找半仙的那个人,你走了以后,半仙还时常跟我们提起你呢!”这个道童并不是那天接待我的那个道童,他是站在徐半仙身边的那个道童,所以那天也看到了我,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嗯,谢谢,其实我这次找你是想问你点事儿,可以吗?”我倒是没想到这个道童居然还记得我,这倒是令我微微惊讶了一下。

    “唔,当然可以,徐道长一向教导我们要乐于助人,能帮到你,我倍感荣幸。”道童微微一笑,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眯了眯,给人一种很是平易近人的感觉。

    但是我在看到这个表情之后,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因为这个道童的表情跟徐半仙简直一模一样,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硬着头皮问道,“你跟了徐半仙这么久,你觉得徐半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唔,徐半仙啊,怎么说呢?”道童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一般。

    “嗯?怎么?如果不能说的就当我没问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看道童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以退为进,表示道童不说也可以。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果然如我所料,道童立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连道不是。

    “其实半仙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我们这些人都是些孤儿,都是多亏徐道长,我们才能有一个栖身之地,虽然徐半仙有时候很严厉,但是在我们这些人心中,我们都是把徐半仙当做自家父亲来对待的。”道童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

    我倒是没想到徐道长还有这一面,微微诧异了一番,道童很明显的看出了我的惊讶,笑着说道,“不用惊讶,其实半仙也有很多不易之处的,好了,我也该回去道观了,下次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