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二章自杀

    道童慢慢的走远了,我猛的想起来,我还没问他认不认识友道长呢,便大声喊道,“那个,你认识友道长吗?”

    道童转过身来,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喂……你到底认不认识啊!”我无奈的喊道,你妹啊,你一个道童对我这回眸一笑干啥,告诉我你认不认识才是重头戏啊,我的心里充满了腹诽。

    默默地鄙视了一番那个道童之后,我颓丧的回到了家中。看见桌子上放着的一张纸条。

    “小鱼,我出去一趟,饭菜在锅里,你回来自己热一热吃吧。爸爸留”

    爸爸又出去了,那么我的机会又来了,我偷偷地溜进爸爸的书房,准备找找看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东西。

    眼尖的我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很多东西,更何况现在天还没黑,我绝好的视力再一次的派上了用场。

    爸爸的书桌上摆着两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爬满了小字,我快步走过去拿起来一看,竟然是爸爸写的遗书,分别是写给妈妈和小慧阿姨的,写的情深意切,一字一句中流露出爸爸对小慧阿姨的爱意和对妈妈无比的歉意,字字戳心,我看着看着,眼中就不可抑制的流出了眼泪,我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努力让自己不哭出声音来。

    虽然我已经尽力了,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出流,我的心像是被刀割一般,火辣辣的疼,没想到爸爸竟然那么的爱小慧阿姨,我想如果不是那场意外的话,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吧。

    爸爸为了妈妈一直压着自己对小慧阿姨的爱意,努力不让自己表露出来那一丝爱意,所以才会在之前一直躲着小慧阿姨,小慧阿姨心灰意冷之下才去嫁给了那个王老三,最后酿成了这种惨剧,真是不得不说世事弄人啊。

    抹了把眼泪,我准备跑出门准备去找爸爸,不是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小慧阿姨的冤魂,而是为了我这个好爸爸,现在我才真正觉得我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我不能失去这个父亲,否则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

    冲出房门后,我开始在村里漫无目的的寻找爸爸,一边走一边喊,直到我的腿也酸了,嗓子也哑了,我也没有找到爸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却没有爸爸的踪迹的一丝线索,我急的满头大汗,声音中已经带了一丝哭腔。

    突然我的眼前突兀的冒出一座房子,那是小慧阿姨的家,我今天下午刚来过的小慧阿姨的家。

    等等,小慧阿姨,对了,爸爸一定会选择跟小慧阿姨一起死,毕竟他们生不能在一起,那么死肯定要死一起咯,我真是个大笨蛋,居然才想到这一点。

    我飞快地跑向了村中的祠堂,小慧阿姨的骨灰就被寄放在这里,因为村里人死了以后都会在这里留下灵位,所以小慧阿姨的灵位也被安置在这里,当我喘着粗气来到祠堂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众多灵位中唯一的一个空缺,那里原本放着小慧阿姨的灵位,当然,骨灰也在那里放着。

    而现在,小慧阿姨的灵位和骨灰都不见了,肯定是父亲带走了,很显然,父亲并不在祠堂,那么父亲会去哪里呢?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排除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地点,突然我想到了父亲喜欢摸鱼的习惯,还有小慧阿姨经常去的地方,综合了一下,我想到了父亲极有可能去的一个地方,无名湖。

    我不敢再耽搁一分一秒,拔腿就朝着无名湖的方向跑去,其实无名湖跟小慧阿姨的家是离村里祠堂最远的的地方,村里祠堂被安置在村子的最东面,而小慧阿姨的家跟无名湖也是坐落在村中的最西面。

    我疯狂的奔跑着,尽管肺部已经在发出剧烈的灼热感来提醒我,但是我仍然没有在意,我依旧疯狂的奔跑着,仅仅花了刚刚跑到祠堂一半的时间,我就跑到了无名湖边。

    当我环视一圈却没有发现爸爸的身影之后,我彻底崩溃了,眼泪止不住的从我的眼中滑落,“啪嗒”一声,我跪在地上掩面痛哭着。

    这时,我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摸着我的头,我不耐烦的拨拉开他的手,却感觉这双手的感觉是那么温暖,那么熟悉,我抬起头来,一张熟悉的宽厚脸庞闯入我的眼角,那是爸爸的脸。

    我一下子扑到爸爸的怀里,放声痛哭着,爸爸只是静静的摸着我的头,也不说话。

    我哭了一会儿,感觉不是那么难受了,将脸从爸爸的怀里拉了出来,抬脸问起父亲,“爸爸,你怎么?怎么会?”

    爸爸温和的一笑,“呵呵,你小子是想问我怎么没死吧?”

    我顿时大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爸爸哈哈一笑,解除了我的尴尬。

    “我想通了,小慧既然已经死了,我就应该让她入土为安,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应该珍惜现在的家庭,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就去寻短见呢?”爸爸拍了拍腋下夹着的骨灰坛,爽朗的笑道。

    “嗯,爸爸,你这样想我就放心多了,我想,小慧阿姨也一定想让你这个样子的。”看到爸爸真的想开了,我开心的笑道。

    “那我们回家吧…”

    “嗯”

    ……

    我和爸爸去祠堂将小慧阿姨的骨灰坛和灵位放下之后,就往家中走去,回家的途中,我问爸爸,“爸爸,这件事情,你计划怎么处理?”

    “唔……”爸爸好像也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

    “要不,我们先瞒着妈妈,让时间来淡化这一切…”我尝试着跟爸爸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爸爸也没有别的什么好办法了,无奈的点点头,“只能先这样了!”

    可惜,我们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妈妈早已经回到了家中,已经看到了那两份所谓的遗书。

    刚到家门口的我跟爸爸,一眼就看到了正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的妈妈,暗道一声,坏了。

    果不其然,妈妈看到安然无恙的爸爸,冷冷的说道,“怎么?不死了?”

    爸爸苦着一张脸点了点头,正准备接受一阵暴风雨的洗礼的时候,妈妈突然说,“那我先回房了。”

    我跟爸爸都被妈妈这一句平淡的话惊呆,原本我以为爸爸要面临的是一场暴风雨,现在展现在我脸前的,却连一个唾沫星子都没有。

    妈妈没有理会惊呆的我们,一个人回到了房间,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妈妈嘤嘤切切的哭声,很显然,妈妈已经尽量压制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悲伤。

    想想也是,毕竟结发十几年的男人,到头来却喜欢着另一个女人,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忍受的,我的妈妈肯定也是这样。

    我朝着父亲努了努嘴,示意父亲去房间里劝劝母亲。

    父亲无奈的摊摊手,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啊,也是,父亲现在进去肯定是要被骂一顿的,当我正冥思苦想该怎么做的时候,父亲好像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紧了紧拳头,推开母亲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母亲的哭声就止住了,当我正准备靠近偷听一下的时候,爸爸的脑袋从门里伸了出来,给了我一张百元大钞,让我一个人出去玩儿,还没等我问为什么的时候,爸爸就已经关上了门,我伸手扭了下,居然还反锁了,没办法,我只好一个人去了无名湖边。

    躺在无名湖的湖边,看着天空,突然觉得世界都清静了,天空也变得漂亮了,还隐隐的透着一丝红色,就像天边的火烧云。

    就在我准备好好看一下火烧云的时候,天空的红色慢慢加深,变成了一种诡异的血红色,那种血色,简直就好像是鲜血一样。

    想起爸爸说的那个禁忌,我大惊失色,从地上爬起来直奔家中。

    大声将爸爸妈妈叫了出来,爸爸一看到头顶的天空,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喃喃自语的说,“完了,村子完了…”

    我问我爸:“那个禁忌所说村子会出事,究竟会出什么事啊?”

    我爸叹了一口气,说:“我父亲那一辈的时候,就流传说,村子里的人死后不能火化,一旦出现这种事情,村子里就不有安稳地时候了。”

    顿了顿,我爸接着说道:“我原本也不信,但是看这样的情况,恐怕我们不信也得信了。”

    我妈在一旁提出意见,说:“那要不请徐半仙或者友道长来看一下?”

    我一听这话,心想:要是把他们两个请来我们不就完了吗?谁知道他们两个有什么勾当。于是我迫切地看向我爸,希望他能拒绝。

    我爸沉默了一会,说出了一个对我来说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诶,这事到时候再说吧。估计就只能看我们的造化了。”

    看我们的造化?这句话友道长有曾说过。听了这句话之后,我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我今天一定得向我爸揭发他们两个。

    至于怎么让我爸相信?那就只有看我的造化了。

    回去之后,我首先是回了自己在房间里,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在房里来会踱步。终于,让我等到了。

    来到我爸房间里,我妈有事,先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了我爸一人。

    我爸看见我,显然有些惊讶,问:“小鱼,怎么这么晚了还有事吗?”

    我不敢直接告诉我爸我来的原因,因为我怕我爸不相信我。所以我选择了用打太极的方式,反过来问我爸:“爸爸啊,你觉得徐半仙怎样?可靠吗?”

    我爸听见这话之后先是恍然大悟,然后沉寂了许久,说:“小鱼,爸爸知道你也不小了。所以,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爸爸说吗?”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爸一语就点破了我所说的话另有目的。

    既然已经被我爸说了出来,也就不在扭捏,直接说出了我顾虑:“爸爸,我总感觉那个徐半仙有些古怪,会不会徐半仙此次来我们村是想得到些什么?”

    我看见我爸明显松了一口气,曲解了我的意思,摸了摸我的脑袋,说:“小鱼啊,这个男人都想得到的就是权利与金钱。徐半仙如今来我们也是支付了他钱,所以这是小鱼你就不用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