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四章夜探

    我晃了晃有些晕晕乎乎的脑袋,张嘴问道,“爸,是谁救了我?我记得……”

    我爸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是我救得你啊,怎么了?”

    我疑惑的眯了眯眼,因为很清楚的记得,救我的人不是父亲,而是另一个人,一个我不认识,但是却很熟悉的人,到底是谁呢?而且,害我的那个人也在那时候出现了,可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疑惑的想了一会儿,但是却始终想不到是谁,是谁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将我从无边的火海中解救出来,而且,还是在不灭的鬼火之中。

    既然想不到是谁,我也就索性不想了,猛然间,我想起了在医院碰到怪事的时候收获的那九张纸条,我立马起身去翻找了下,值得庆幸的是,那九张纸条还在那里,只是道童那天借给我的几张符纸不见了。

    我大惊失色,“毕竟那几张符纸是人家借给我的,弄丢的话……这可怎么办啊!”

    我的脑海中闪过好几个念头,都被我否决了,最后我决定去找道童道歉,我觉得只要我态度诚恳一点,道童说不准就原谅我了。

    就在我准备起身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幸亏我用手撑住了,否则非得摔得头破血流不行。

    “这可不行,我还是修养几天再去吧”我扶了扶有些昏沉沉的脑袋,摇头叹息道。

    时间过得很快,我已经好了大半,这几天我一直在脑海里模拟见了道童该怎么做怎么说,各种情况都已经成竹在胸,我跟爸妈说了一声之后,就往徐半仙的道观走去。

    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道童并不在道观里,空荡荡的道观显得冷冷清清的。

    我先是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我之后,我就自己推开道观的门,走了进去。

    不知为何,今天的道观里,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连我自己也不由得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有着。

    “哈哈哈哈”我的耳畔旁边,仿佛听到了一个什么人的笑声,我疑惑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在路过一个房间时,听到了徐半仙的声音。

    此时的徐半仙全然没有平时仙风道骨的那种感觉,披头散发,眼神呆滞的望着他脸前的一副画像,一副美人图。

    我也不认识那画上的女子,但是不得不说,那画上的女子长相极美,肤若凝脂,长发飘飘,一袭宫装将女子整个人诱人曲线完美的勾勒了出来,一对勾魂的眸子让人欲罢不能,我心中不由得赞叹道,“这女子,果真是美艳绝伦啊!好像古仕女图中的下凡仙女。”

    徐半仙口中喃喃自语道,“小师妹,等着我,我一定可以救活你的……只要等那个小子下了地狱,我就可以救你回来了!等着我!”

    虽然徐半仙并没有说我的名字,但我还是感觉一股恶意扑面而来,我心中的愤怒骤然直冲脑门,只想冲出去将徐半仙胖揍一顿,但是最近培养起来的心智却制止了我的冲动。

    我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愤怒,咬着牙冷着脸离开了道观,我怕我再在这里待下去会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所以我强迫自己离开了道观,准备晚上再来道观查探。

    一下午我都沉浸在对徐半仙的愤怒中,熬过一段艰难的时光后,我终于熬到了太阳下山。

    带着早已准备好的强光手电筒,我偷偷的溜进了道观,道童们也不知道哪儿去了,整个道观连个鸟叫声都没有,比白天的时候更加寂静了,我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就在我提心吊胆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从我背后拍了过来,我侧身一闪,却没料到那只大手仿佛早已看穿我的一切思想,我闪避开的身子正好撞到他的另一只手上,被他提着出了道观,在最后离开的那一刻,我看到自己刚刚站的地方出现了一道人影。

    那个人便是徐半仙,一看到那个人影,我心中的愤怒就压抑不住的喷薄而出,眼神中更是闪过一丝狠辣的恨意。

    强行带有我的这个人仿佛也察觉到了我心中浓烈的恨意,很是诧异的望了我一眼,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抓着我一路狂奔,直到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林里,他才将我放在地上。

    此时的我才看清这个人的脸庞,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救了我的人竟然是我所怀疑的对象,友道长。

    友道长总是那么的睿智,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爽朗的笑道,“鱼小子,是不是很难以置信啊!”

    “确实,我没想到救了我的人居然是你!友道长,别来无恙啊!”反正我也斗不过友道长,所幸便放弃了抵抗,耸了耸肩无奈道。

    “哈哈,不过,你小子大半夜的跑到徐半仙那老东西的道观里干啥?”友道长摩挲了下自己的下巴,发问道。

    我知道,重头戏要来了,当然我也不准备隐瞒,反正在这个老狐狸面前,我什么也藏不住。

    我便将今天下午碰到的事跟友道长描述了下,友道长听了以后,摩挲着自己下巴无奈的道,“看来他还没有忘了小师妹啊!”

    “嗯?小师妹?”我疑惑的问了句。

    “是啊,小师妹……”友道长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平时少见的温柔,对我说道,“小鱼,你想听听我们之间的故事吗?”

    “呃……想吧……”我无奈的答应道。

    友道长倒是没有在意这些细节,理了理思绪,缓缓张口道,“这件事还要从三十年前说起,那时候,我跟徐半仙,也就是我的大师兄……”

    友道长刚一开口,就爆出了一个惊天大料,他居然和徐半仙是师兄弟,我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可是,这二个人无论从哪方面,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啊。

    友道长此时已经深深的陷入了回忆当中,根本没有注意到我脸上的惊讶。

    友道长顿了顿,再次开口说道,“那时候,我跟大师兄每天一起练剑,一起练习道术,我跟大师兄还一起记下了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我跟大师兄虽非血亲,但却胜似血亲。直到有一天,我们的小师妹阡毓从海外学艺归来,娇俏可人的小师妹瞬间就抓住了我们两兄弟的心,我们二人都深深的爱上了小师妹,但是小师妹却对我一见钟情,处处躲着大师兄,虽然我已经极力避免,但是还是被大师兄发现了我跟小师妹的恋情,大师兄失手打死了小师妹,被师父逐出了师门,我跟大师兄也就不再联系了。”

    语罢,友道长的眼角还滑落了一滴眼泪,带着歉意的道,“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我摇了摇头,“不,友道长,虽然你们的故事有点狗血,但是我还是很感动……不过这跟你夜探道观有什么联系吗?”

    友道长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你去道观是去干什么的?”

    我一拍额头,暗叹一声,“我真特么的蠢!!”

    友道长看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点了点头,“其实我这次来就是调查一下大师兄他复活阡毓的事情,因为大师兄要用的那个道术属于禁术, 太过于伤天害理,而且小师妹毕竟已经死了,我们这些当师兄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小师妹入土为安。”

    “哦,原来是这样!”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紧接着问道,“那,友道长你找到证据了吗?”

    “唔,还没有!”友道长垂头丧气的说道,随后又瞪了我一眼,埋怨道,“还不都是你个小鬼,没事瞎跑什么,害的今晚的大好机会都没有了。”

    我讪讪地笑了笑,摸了摸后脑勺,说道:“这也不能全怨我啊,毕竟这件事的受害人可是我,我怎么能没有权利知道呢?”

    友道长瞥了我一眼,摩挲着下巴道:“倒也是,毕竟你这小鬼在这件事里也受了不少罪,理当应该知道一点东西的。”

    “哎,对了……”我猛然间想起自己当初在大火里面碰到的不灭鬼火,便跟友道长描述了下当时的情形,问道,“友道长,那么你觉得这个害我的人是谁?”

    友道长听了之后,低吟一声,“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害你的人,应该是徐半仙道观里道士,至于救你的人,我就不得而知了。”

    连友道长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难道我今生就注定见不到救命恩人了吗?”

    “唉,鱼小子,一切随缘吧,有缘自会相见!”友道长伸手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嗯,也只能先这样了。”我的情绪还是有些低落,但也想开了不少。

    “鱼小子,看你这么不开心,让贫道送你一件物事,或许你可以好受一点。”说罢,友道长也不知道在哪里拿出一根笔杆子,硬塞给了我。

    看着手中这个笔杆子,我不禁疑惑的问道,“友道长,这个东西怎么用啊?”

    友道长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张嘴便来,“年轻人……”

    “得,友道长,你不用说了!随缘!我知道了!”一看这道士,我就知道他进了状态,肯定是随缘。这些道士张口闭口就是随缘,我已经慢慢的习惯了。

    “哈哈……”友道长哈哈一笑,几下身影闪动之后,离开了这片山林。

    我先是愣了一下神,突然发现,我并不知道回去的路,大叫一声,“靠,死道士,你倒是把我带出去啊!”

    但是这句无言的反抗却是只有山中的鸟儿听到了,叽叽喳喳的回应了我一番。

    幸亏我运气还不错,山林也不是太大,我摸索着走出了那片山林,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地方,看着手里的这个像笔杆子似的玩意,我自嘲的笑了笑,这玩意不会是道士拿来画符的吧!

    哎,画符?兴许就是呢!

    我再一次偷偷潜进了道观里面,这一次倒是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我成功的将符纸偷了出来,啊,不,不是偷,是借,没错,就是借,谁让徐半仙徐老头儿想害我呢,这些东西就当成是利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