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五章笔杆

    哦,对了,我还顺了点儿朱砂,这下又能省点儿钱了。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哈哈哈哈……

    在我哼着的不知名的小调声中,我回到了家。

    回到家中,我找出了在医院得到的那九张纸条,开始对照着符纸寻找其相同之处来,果不其然,我找出了很多类似之处,但是找出来之后呢,我突然陷入了迷茫之中,左思右想,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仍然一无所获,我决定先放下这件事情,放松一下。

    突然,我的右手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压在下面,我拿起右手一看,原来是友道长送给我的那只笔杆子,我无所事事的拿起笔杆子,饶有兴致的把玩了起来。

    之前没有注意,这只笔杆子看起来黑不溜秋的,我也就没咋注意,现在把玩起来倒是发现,这笔杆子也有一番韵味,上面好像还雕刻着些什么东西,像是一些符篆,但是我也不认识,总之,在我眼里,就是这漆黑如炭的笔杆子上雕刻着一些神秘的花纹,为这只笔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氛。

    拔把玩了一会儿这笔杆子,我突然感觉有些累了,毕竟我大病初愈,今天又受了这么大的罪,身体也是有些吃不消了,身体不自觉的冒着汗。

    我打了个呵欠,眯着双眼爬上了床,果然今天是累的不行了,刚躺到床上没一会儿,我便呼声大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发现,我居然站在一团白雾上,身体轻飘飘的,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头顶还悬着一只乌黑色的笔杆子,正是今天下午我把玩的那只笔,也就是友道长送给我的那只笔。

    我以为友道长送给我这支笔是要害我的,仰天怒号,“友道长,你个杂毛老道,劳资这次要是不死,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是一个稚嫩的声音却是打断了我的怒号,“主人?您怎么了?”

    “嗯?主人?你叫我主人?”我满腔的怒火被这一句话泼的一丝不剩,疑惑的问道。

    “是啊,自从我上一任主人将我送给您之后,您就是我的新主人了!”稚嫩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倒是为我解决了疑惑。

    我尴尬的笑了笑,“看来我是我误会友道长了……”

    算了,找个机会补偿一下他吧!我心中这么想到。

    “那个,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毕竟我也还是个孩子,微微沉思了一会儿,就跟空中飞舞着的笔杆交流起来。

    “主人,您可以叫我天狼。我的上一任主人就是这么叫我的,如果您想,您也可以给我重新起个名字,我不介意的。”笔杆稚嫩的声音很快就回应了我,并且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

    “啊……不用了,我就叫你天狼了,天狼你好,你可以叫我小鱼,不要一直主人主人的,我们可以做朋友,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我嘻嘻一笑,对着头顶飘来飘去的天狼伸出了右手。

    很显然天狼是第一次碰到我这种奇葩的主人,在头顶飞舞的笔杆顿了顿,朝着我的右手飞了过来,用它的笔尖点了下我的手,表示已经握过手了。

    握过手之后,天狼在头顶飞舞的更加欢快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又多了一个朋友,而且这个朋友还相当的可靠。

    新鲜感过去之后,我看了看头顶和身边的白雾,疑惑的问了句,“天狼,这里是哪里,我要怎么才能出去啊!”

    “小鱼,这里是你的精神识海,想要出去很简单,只要你心中默念退出,我就能把你送出去。”

    “哦,这样啊,那天狼你送我出去吧,我觉得天快亮了,明天晚上再来找你玩!”得到离开这里的办法之后,我对天狼说道。

    “恩,好的,小鱼,祝你今天过得愉快。”天狼知道我要离开,虽然情绪有点低落,但是还是把我送了出来。

    再一次看到了温暖的阳光,我的心情变得无比美丽,虽然在那个地方有天狼陪着,但是那种一直都是一个颜色的地方,我想,无论是谁都会感觉很无聊的,真不知道天狼怎么会呆在那个地方,真的好可怜。

    我下意思的摸了摸身边,却没有摸到天狼笔,就在我以为我把天狼笔丢了的时候,天狼稚嫩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小鱼,不用担心,天狼笔已经化作虚影进了你的身体里面,从今往后,只有你一个人能够使用天狼笔,同时,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看到天狼笔!”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天狼,你在那个空间感觉怎么样?”得到天狼的解释,我终于安心了一些,想起那个空间的灰白一色,我不禁开口问道。

    “啊?没事啊!我已经习惯了,其实这里也不错的,最起码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比在外界自由多了。”天狼稚嫩的声音在我脑海响起,我的鼻子不禁有些酸酸的。

    听天狼的声音,天狼一定很无奈,我一定要帮助天狼,让天狼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小鱼,其实你不用对我不用这么好的,我就是一件法宝,随时可以丢弃,随时可以更换的,你不必对我太上心的。”天狼在我脑海中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凄凉。

    “咦?天狼,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小鱼,不行的,只是你刚刚的念头太强烈,而且是与我有关的,我才能察觉到一二,其他的如果你不主动跟我说,我也没办法察觉到的。”天狼听到我那么问之后,很是紧张的解释道。

    “没事的,天狼,你不用紧张,就算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不介意的,相反,我会很高兴,因为那样我就会有一个真正明白我心思的朋友,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啊!”看见天狼这么紧张,我不由得解释道。

    “恩,谢谢你,小鱼。”天狼声音变得有一些放松了,我嘿嘿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那一堆符纸和爸爸那九张笔记之后,我突发奇想,为什么我不能用天狼照着这几张符纸再画几张符纸呢?

    我从来不是一个拖沓的人,拿出几张A4纸用小刀分割成符纸大小的几份之后,我开始了自己照猫画虎的大计。

    很快的,朱砂就被我浪费光了,但是符纸却一张也没做出来,我不由得变得有些颓丧,我怎么这么一无是处,什么都做不好。

    “小鱼,不要灰心丧气,你可以先好好观察观察这几张符纸,然后用普通的笔画一下,等你真正学会画了之后,再用朱砂和黄纸来画,这样会省劲很多!”天狼看我实验了很多次都很难成功之后,不由得出声安慰道。

    “恩,天狼,你说的是,是我太操之过急了。”听了天狼的话,我恍然大悟,我这简直就是连走都没学会,就想跑步嘛!当然是不可能能够成功的,我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算了,反正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弄成的,我着急也没有用,倒不如去散散心,顺带看看能不能碰到落七那个丫头,还要跟她道歉来着呢,都因为徐半仙那个老狐狸把我的正事儿都给忘了,真是的。

    腹诽了一番徐半仙那个老头之后,我离开家朝着道观的方向走去,直到来到道观,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在奇怪,今儿怎么这么太平?

    我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是最近碰到的怪事多了点儿,现在没有怪事了,我反而不习惯了,唉,我还真是可笑啊。

    不过算了,没事总是好的,也不知道道观里几年有人没,我满怀期盼的敲了敲道观的门,但是许久都没有人回应,我才突然发现,今天的道观竟然比昨天还要安静,一丝丝声音都没有,我的心中瞬间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重重的拍了几下门,还是没人回应。

    忽然,我的鼻子好像嗅到一股子血腥味,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突兀,我一刻也不敢等下去了,麻溜的爬上了道观外的大树上,刚爬上树梢,我差点没被吓得掉下来,道观里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十几具尸体,凭借着我极好的视力,我认出了那些尸体便是道观里的道童们。

    这时,我突然感觉背后一阵阴风袭来,正打算一个懒驴打滚躲开的时候,我听见了友道长的声音,“傻小子,不想摔下去掉个半死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我才想起,我还在树上,如果要是真的来一个懒驴打滚,估计我不死也得摔个半残,更不用说去就落七那个丫头啦。

    满怀感激的看了一眼友道长,却发现,友道长此事竟然是凭空而立,我不由得大惊道,“友……友道长,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哼,你个混小子,贫道昨天才将天狼笔送予你防身,今儿你就不认识老道了?你这忘本也忘得太快了吧!”友道长吹胡子瞪眼的道,显然是被我气得不轻。

    “嘿嘿,谁让你站在空中,我一直以为,只有鬼魂才能飘的……”我尴尬的嘿嘿一笑,知道眼前的友道长确实是人,不是鬼,不过,我还是对友道长凭空而立的样子很好奇,不由得吐槽道。

    友道长翻了个白眼,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瞥了我一眼,昂头道,“怎么说老道我也学了几十年的道术,连这点御风术的小把戏都不会的话,那我这把年纪可真是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小把戏……”我的眼珠子咕噜噜的一转,正准备笑眯眯的向友道长讨要法门的时候,友道长伸手给了我一个爆栗,“想都不要想,道门秘术是不可外传的,更何况,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你先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

    一说到这里,我也收起了自己嬉笑的嘴脸,脸色颇为严肃的道,“友道长,你看道观里面,徐半仙肯定是去复活阡毓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友道长看了眼道观中横七竖八排列着的尸体,眉头大皱,“看来我大师兄已经完成了绝大多数的计划了,现在已经将阡毓的灵魂从地府招了回来,只差让小师妹附体一个阴年阴月阴日生的女子,便可以将小师妹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