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六章覆灭

    “啊?什么?不好,那落七不就死定了?”一听友道长这么说,我心中大骇,因为落七曾经跟我说过,她便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子,这是她在徐半仙哪里偷偷听来的,她还说,那时候太小,好像徐半仙还说了些什么,但是她已经不记得了。

    看到我这么惊慌,友道长很是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鱼小子,你说什么落七死定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落七那小子不是我大师兄身边的道童吗?我看我大师兄对他爱护有加啊?怎么会杀掉他呢?”

    “友道长,你有所不知,我口中的这个落七正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子,只不过徐半仙为她施加了法术,并且让她女扮男装,所以落七一直被别人认为是男孩子,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落七是女孩子的,而且她的生辰也是她亲口听徐半仙说的,绝对没错,我想,徐半仙应该就是想让阡毓附体落七的,所以才会对她爱护有加。”

    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之后,我也不禁有些气喘,所幸,友道长已经听明白了我说的话,一对剑眉狠狠地拧着,表情严重的说道,“鱼小子,我接下来要测算师兄会去什么地方举行小师妹的附体仪式,期间不能受到任何打扰,你帮我护法一段时间,这个任务,你能完成吗?”

    “保证完成任务!”为了调节下紧张的气氛,我向着友道长敬了一个军礼,友道长呵呵一笑,表情也是放松了点。

    友道长从空中带着我降落到道观中,随意找了个房间,推门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门,而我则是忠实的站在了房门外,为友道长护法。

    时间很快就到了正午,而友道长还是没有消息,我在房门外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天狼也在我脑海中不住的安慰道,“小鱼,你不用着急,友道长很有实力的,他一定能算到仪式地点的!”

    “恩,谢谢你,天狼,我已经没事了!”

    “吱呀”一声,脸色略显苍白的友道长从房间推门走了出来,我连忙上前扶住了友道长,低声询问道,“友道长,怎么样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唉……”友道长低叹一声,“我没想到大师兄的法力竟然如此高深,已经达到了可以蒙蔽天机的地步,我被天机所伤,想必师兄一定也不好受,我只算到一个模糊的时间和方位,师兄会在今晚子时之内在一个有山有水又阴气厚重的地方动手!”

    说罢,友道长的身子便软软的躺了下来,我将友道长扶回房间,放在床上,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友道长也倒下了,只剩下我这么一个凡人,怎么能对付的了法力高深的徐半仙嘛!

    其实刚刚友道长一说仪式地点的方位和举行仪式的时间之后,我就已经确认了那个地点,我相信,徐半仙一定会在无名湖旁边举行仪式,我现在最烦恼的不是找不到仪式地点,而是我应该怎样从法力高深的徐半仙手中救出落七那个丫头。

    忽然,我灵光一闪,想起了我偷回来的那几张符纸,既然徐半仙会法术,那么他的符纸一定能用吧,顺着这个思路,我来到了徐半仙的那个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就连墙上那副美人图,也不见了,我定了定神,在徐半仙的房间里翻找起来,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徐半仙打坐用的蒲团下,我找到了一个暗格,暗格中密密麻麻的排满了符纸。

    我嘿嘿一笑,毫不客气的将这些符纸据为己有,使用符纸的方法落七早就教过我,我早就谙熟于心,本来我还以为,我再也用不上这个手艺了,没想到,今天又派上用场了。我暗暗想到,今晚用这些符纸对付徐半仙的时候,不知道徐半仙会有什么反应呢,我捂着嘴偷偷笑道。

    既然已经找到了对付徐半仙的方法,我也就没那么担心了,哼着小曲回到了友道长修养的房间,此时的友道长已经醒了过来,正盘坐在床上调息着。

    友道长听到我回来了,睁开双眼问道,“鱼小子,你刚刚去哪了?”

    我挥舞着手中那一叠厚厚的符纸,得意的笑道,“诺,这就是我在徐半仙房间里的收获,我准备今晚用他的符纸扔死他……”

    友道长的脸色看起来已经好很多了,但是此时友道长的眼神却让我很是不爽,他又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虚弱的道,“我相信,如果你这么干,你一定会被你手中那一大堆符纸炸的尸骨无存!”

    “啊?不是吧?这么惨?那我该怎么办?现在你也是这样,毫无战斗力,徐半仙的符纸也不能用,我还怎么跟徐半仙斗啊!”听到徐半仙的话,我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喃喃的道。

    “鱼小子,难道你已经知道大师兄要去哪里举行仪式了?”徐半仙看到我笃定的直接说对付徐半仙,而不是寻找徐半仙的时候,疑惑的问道。

    “当然咯,你想啊,从今天早上到今晚十二点,徐半仙能跑多远,更何况,徐半仙还得买那么多施法用的材料,所以我断定他一定会在道观旁边举行仪式,而离道观近,又有山有水,阴气还重的地方,无疑只有无名湖一个地方,在那里,我见过小慧阿姨的鬼魂,所以我觉的那里肯定是徐半仙要去的地方!”

    友道长听着我层层连贯,滴水不漏的推理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鱼小子,你不用担心这符纸的问题,虽然我现在身受重伤,但是去除师兄符纸中印记的这点本事还是有的,更何况,我这里还有不少的符纸,你也可以拿去用,只要你能够拖延过子时,师兄仪式不成功,那么师兄便会遭到天谴,自行消亡,小师妹也就能去投胎了!”

    “原来如此……”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友道长倒是也没管我听懂没有,直接将我手中的符纸全部拿了去,开始去除徐半仙留在符纸中的印记。

    只见友道长夹起一张符纸,闭眼细细感应了一番之后,手中闪过一丝莹白色的光芒,便将符纸放在了一旁。

    “就这么简单?”看到友道长轻描淡写的就祛除了徐半仙符纸中的印记之后,我不放心的问道。

    “唉,徐师兄毕竟是我同门,哪怕他被逐出了师门,支符的手艺却也还是师门的那份功底,作为师兄的同门,我自然能够轻易的找到师兄符纸中的印记了……”友道长低声叹了一口气,略带失落的说道。

    我也知道自己不小心勾起了友道长的伤心事,讪讪地笑了笑,退出了房间。

    出了房门的我,看见道观中横七竖八的尸体之后,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凄凉,他们这些人都拿徐半仙当自己的亲生父亲来对待,却不料自己的父亲却是把他们当成一种另类的家畜。

    想来也是凄凉,我不由得起了一丝怜悯之心,走上前去,将道观里散落的尸体集中了起来,扔了一把火,火化了。

    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散发着丝丝的恶臭,经历了这段时间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我觉得我仿佛已经长大了,心思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单纯,也不像以前一样不懂事了。

    “真想这次的事情快点结束啊,那样,我就可以安安静静的跟爸爸妈妈还有天狼生活在一起了,真希望拥有一段平静的生活啊。”看着这些道童们的尸体逐渐的被火焰吞没,我的思绪也逐渐的纷飞了开来。

    天狼也察觉到了我心中一闪而逝的期盼,出言道,“小鱼,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够救出落七姑娘,粉碎徐半仙的阴谋的……”

    “恩,谢谢你,天狼,你真是我的好伙伴。”

    ……

    将道观众人的骨灰收起来之后,我回到了友道长的房间,此时友道长已经将所有符纸的印记祛除,盘坐在床上等着我回来。

    “小鱼,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你的心中充满着善意,刚刚你的举动很正确,我相信你,你一定能逢凶化吉,最后破坏掉师兄的计划的,等这间事了,我就推荐你到我的师门拜师学艺,以后降妖除魔,飞天遁地,无往不利。”很显然,友道长也看到了我刚刚的举动,摩挲着下巴赞叹道。

    “友道长,你过奖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该做的,至于拜师学艺的事,还是等这件事情解决了,我考虑考虑再说吧!”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委婉的拒绝道。

    “嗯,也好……”友道长也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情愿,并没有强求,反而顺着我的心思道。

    “小鱼,你把这件衣服穿里面,必要时候,它可以救你一命!”友道长扔给我一件金色的紧身衣,我连忙接住,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这件衣服是祖师用天山雪蚕丝凝练而成的金缕衣,可以抵挡极大的伤害,我大师兄法力高深,你仅仅靠这些符纸是万万对付不了他的,所以我才决定将这件保命的必备法宝赐予你,看看能不能保下你的性命。”友道长神色很是严肃的说道,显然是不想让我轻视了徐半仙而丢掉了小命。

    既然是这种保命的东西,我当然是不能拒绝的啦,果断的将金缕衣穿上,拿衣服遮住了金缕衣。

    这金缕衣穿起来凉丝丝的,感觉薄薄的一层,就像是什么也没有穿着一样,但是我身上却货真价实的多了一件保命利器,让我不得不相信,我真的穿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