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七章功力

    友道长也看出了我眼底的惊讶,呵呵一笑,“等你进了师门,还有更多让你惊讶地事儿呢?”

    “嘿嘿……”我嘿嘿一笑,用力拍了拍胸口,居然没感觉到一丝疼痛。

    友道长看着我的举动,大笑道,“鱼小子,哪怕你现在拿刀捅自己,你都不可能伤到自己……”

    “哦?这么神奇?”我不太相信的跑到厨房拿了把菜刀朝自己身上砍去,只听一声金戈相交的声音,除了我的外套有些破损以外,金缕衣上竟然连个白印都没留下,我惊喜的道,“这可真是件宝物啊!”

    当我再次回到房中的时候,友道长已经在调息了,我并没有打扰他,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为友道长带上了房门,只是我没有看到友道长嘴角一闪而逝的一抹笑意。

    或许一个更大的阴谋正朝着我笼罩而来,但是我却并没有察觉,满心欣喜的朝着无名湖边走去。

    摸了摸裤兜里揣着的符纸,我心中幻想着如何轻易的从徐半仙手中救出落七丫头,又如何轻松地将徐半仙的计划破坏,时间过得很快,在我的幻想之中,很快就到了晚上。

    我藏在早已经选好的地方,这个地方是我精挑细选之后选出来的,在这里,我可以看到整个无名湖,但是无名湖边的人如果不是太过于注意,他们是不会发现,藏身在这里的我。

    紧紧盯着无名湖的湖边,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也就是一天当中阴气最重的时候,我却迟迟没有发现徐半仙的身影,我的上下眼皮不住的打架,就在此时,我的脖颈处突然传来一阵冷风,我所有的睡意全然消失不见,我颤抖着转过脸来看着背后,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进入眼帘。

    看这道人影的身形,竟然与友道长的身形极其相似,我惊讶的拨开了他脸前遮掩着面容的长发,他没有反抗,我拨开长发之后,仔细看了看那张脸,骇然发现,这人竟然是我今天下午才见过的友道长,这究竟怎么回事?

    友道长不是在道观养伤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这副模样,难道在我离开之后,友道长又碰到了些什么吗?

    我刚打算发问,友道长伸手一指我的额头,我感觉一股暖流从友道长的手指中传递而来,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庞大的信息流,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开始感受这股力量和接受那股庞大的信息。

    那股暖流在我的身体内转了一圈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暖融融的,感觉异常的舒服。随后,那股暖流便朝着我的脑海走去,就在那股庞大的信息量到达我脑海的一霎,暖流也一起来到了脑海。

    随后,我的脑袋开始了剧烈的疼痛,还时不时的闪过一丝片段,我知道,那是友道长的记忆片段,就在暖流和信息同时到达我脑海的那一瞬,我明白了一切,这是真正的友道长,至于今天下午碰到的那个友道长则是徐半仙。

    怪不得我感觉怪怪的,原来那个人不是本人啊。

    我的脑袋如同有一把刀子在里面搅动,疼痛欲裂,但是我仍然咬牙坚持着,因为友道长的记忆中说道,这对于我而言是一种机遇,一定要好好把握住,坚持的时间越久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为了获得足够的力量来击败徐半仙,我只好咬牙坚持着。

    就在我浑浑噩噩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在医院的厕所里碰上的那一幕,浑身汗毛乍起,脑海一顿清明,我竟然坚持了下来,本来友道长还以为我能够坚持到一半就不错了,但是没想到,我竟然全部都坚持下来了,所以也就获得了友道长的所有力量以及记忆。

    只是这些力量被封印在我的体内,只能靠我自己修炼才解封,得到友道长全部记忆的我,也终于理清了全部思路,也知道了最近发生的事情的所有。

    原来在那天友道长送给我天狼笔之后,友道长就去找徐半仙斗法了,只为抢回小师妹的画像,因为小师妹的灵魂被徐半仙封印在那幅画里,徐半仙是很爱小师妹,小师妹也很爱友道长,这些友道长倒是没骗我,但是友道长却不喜欢小师妹,友道长心中只有道术。

    因为友道长小时候,家中被恶鬼袭击,父母双亲皆丧于恶鬼之手,只有年幼在外玩耍的友道长侥幸逃得一命,所以在得知自己可以学习道术的时候,友道长便决定,一定要学好道术,将天下所有的恶鬼杀尽。

    而小师妹也不是被徐半仙失手误杀,而是被徐半仙下了春药奸杀的,师傅一怒之下,放出追杀令,令门派弟子追杀徐半仙,而徐半仙则是隐姓埋名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准备将小师妹附体之后在进行他的龌龊想法。

    奈何被这个曾经的兄弟找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原本友道长不准备上报门派,准备自己劝说徐半仙,让徐半仙自愿放出小师妹的灵魂,好让掌门使用禁术将小师妹复活,但是徐半仙却不想这么做,反而想让友道长跟他一起留在这里作威作福。

    这也就是我当初在医院的时候看到徐半仙跟友道长和谐交谈的那一幕的最根本原因。

    商谈未果之后,将徐半仙的所在地上报了门派,门牌便派人来击杀徐半仙,取回小师妹灵魂,这样就是我那天之所以会看到满天血色的原因,因为徐半仙跟友道长的门派实际上是一个魔道门派,所以门下弟子们的手段才会有些血腥的颜色。

    但是来到这个偏远小山村的魔道弟子却没有料到,徐半仙竟然早已布好了天罗地网等着他们,双方进行了激烈的决战,死伤惨重,就连友道长也受了重伤,垂垂欲死,当然,徐半仙也不好受,同样身负重伤,所以才会化作友道长的模样,来迷惑我。

    而友道长那天给我天狼笔的时候也没安好心,他就是计划以天狼笔为标记,好给自己留条后路,但是却不料被我无意中炼化了天狼笔,得到了天狼笔的控制权,所以他才会在激战之中,气机外泄,被徐半仙抓住机会一击击成重伤。

    就连本身的修为和记忆也被我一并收下,倒也真是倒霉催的。

    友道长的记忆中,还记载了关于落七的下落,落七早在他们开战前就被友道长秘密送回了师门,还带着封印小师妹的画一起回到了师门。

    这一次的战斗,虽然友道长他们损失惨重,但是却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友道长这个人太可怜了,白白的将自身的修为送给了我,反而是我这个被蒙在鼓里的人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最大的利益。

    终于消化完了友道长的记忆,我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看着眼前倒在地上脸色灰白的人,我不禁感慨,不作死就不会死,果然是至理名言啊。

    算了,人死如灯灭,我又何必跟他计较这一些东西,将他早日入土为安才是正道。

    我的手刚刚触碰到友道长的时候,却发现,友道长的胸口还在微微起伏,而且身体还有些温度,我心中一惊,将友道长扶起之后,把体内的真元缓缓度给了友道长一点,因为这真元本来就是友道长体内的,所以真元在友道长体内运行的很快,不一会儿便运行了一个周天。

    “水……水……”友道长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我连忙跑到无名湖边,用手取了一点水让友道长喝下。

    喝了一些水的友道长可能感觉好了一些,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了,传来一丝微微的鼾声。

    看着熟睡的友道长,我的嘴角不禁扯出了一丝怪异的弧度,我究竟要不要杀死他?我的心中纠结着,仿佛有两个小人在争吵一般,一个小人叫着说杀掉他,谁让他想要害你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变成这样,一个小人说不可以,那样你就是恩将仇报了,那样的话你不就跟他一样了?

    我的手抬起又放下,再一次抬起,又再一次放下,最终我也没杀掉友道长,毕竟如果不是友道长,我也不会有这么强的实力,而且,我还要靠友道长教我道术,去他的门派找到落七呢!

    我选择了一个让自己不杀友道长的理由,貌似还挺信服我自己的。

    抬头望了眼道观,我暗自握了握拳头,“徐半仙,等着我,等我比你强大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早上,我被一阵呻吟声惊醒,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原来是躺在床上的友道长醒了。

    “友道长,这里是我家,是我救你回来的!”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满不在乎的说道。

    “鱼……鱼小子?”友道长听到我的声音,很是诧异的问道。

    “怎么?我没死,你觉得很惊讶?还是说,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是你?”看到友道长脸上显而易见的诧异,我不屑的道。

    “呵呵……小鱼,你想多了!”友道长看到我的态度不是太友好,讪讪地笑道。

    “是我想多了吗?但愿如此吧!”我并没有揭穿友道长的谎言,转身离开了房间。

    来到院子里的我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紧了紧拳头,手中传来一股爆炸的力量感,这便是友道长给我带来的东西,而且,我感觉这力量还不是尽头,还有提升的空间,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提升。

    虽然友道长的记忆已经全部被我吸收了,但是却没有吸收到关于修炼的任何一丝记忆,只有友道长的一些生活琐事,一到修炼的时候,记忆就出现了断层。

    当然,友道长的记忆也不是完全没用,因为有友道长一生的记忆,所以我现在的心性已经到达了友道长的地步,对于修炼界的很多事情也是了如指掌,不会发生一些什么乌龙的事情。

    而且,友道长记忆中有一大笔自己私藏的宝藏,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友道长自己封印了这一段记忆。

    所以,现在整个世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就只有我了,哪怕是友道长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