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十八章疗伤

    如果不是我不知道修炼的任何事的话,我也不会留下友道长这个定时炸弹,我现在还需要他,不能让他死,当然,如果友道长表现好点,我也不介意帮他恢复修为,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友道长必须在我的掌握之下,否则的话,绝无可能。

    修炼界的残酷,我早已经在友道长的记忆中知晓大半,其中一条便是,绝对不可以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咳咳,小鱼,我想跟你说些事!”就在我感叹修炼界残酷的时候,友道长虚弱的声音在我背后传来。

    “嗯?什么事情?”既然已经决定利用友道长,那么我也不能一副对待仇人的表情了,否则只会令友道长产生疑心,语气略微缓和的道。

    友道长看到我的态度瞬间转变,仿佛有些不适应,结结巴巴的道,“那个,我这次受的伤有些重,你可以帮我弄些草药回来吗?”

    “恩?”我知道机会来了,假装不悦的轻咦一声。

    果然,友道长被我这一声轻咦吓到了,生怕我不帮他一样,连忙解释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寻找的!你之前不是想要学道术的吗?只要你帮我采草药,我一定让你学会道术,而且还带你到我的门派继续修炼!”

    我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但是却不能让友道长察觉出来,便冷着一张脸道,“可以,但是在我父母面前,你也要帮衬我一下,不然的话,我父母那里我不好交代。”

    友道长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连忙点了点头。

    “恩,那咱们之间的交易达成了,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否则……”我将手中一块石头捏爆,稍微威胁了一下友道长。

    友道长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轻声应道,“知道了……”

    剩下的一些时间里,我都在思考着怎样跟我爸坦白。因为既然是要去救落七,那其中要的时间,我自然不可能直接消失。

    但是我却怕我爸不同意,因为这事玄乎地很。且不说徐半仙在我们这一带的名气,就是天王老子跟他说,他也不一定信啊。

    突然之间,友道长咳嗽一声。我连忙帮友道长查看。

    “友道长,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此时此刻,友道长正盘腿坐在我前面,屏气凝息地接受着我灌输进去给他的真气。

    “还是老样子,你的真气虽然很纯净,也很厚实,但对我的毒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友道长微闭着双目,轻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叹自己中了毒命不久矣。

    我停止了灌输真气,对友道长说道:“几天过去了,你的毒不但不解,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难不成,这毒已经深入骨髓,连真气也逼不出来了?!”

    友道长摇了摇头,回答道:“并非如此,我才中毒几天,加上我自己体内有真气护体,毒势并不可能蔓延得那么快。要说这毒,真气也逼不出来,只能说明此毒并非普通的毒。”

    “那是什么毒?”我虽然见过很多中毒的人,无非都是用真气逼出来,但真气逼不出来的毒,说实话,我真没见过。

    友道长缓了缓,挽起袖子,露出一块青黑色的印记,仰头叹了一口气,双目望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许久才对我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这些天来,你一直用真气帮助我把毒逼出来,但我的毒不但不解,反而更加严重。也是后来我才更加确定,我中的,是尸毒。单是这一块青黑色印记,我就能确定。”

    我看了看友道长手臂上的那块乌青印记,记忆像是触电一般,大跳起来喊道:“你这手臂上的青黑色印记,我倒是在一本古籍上见过。和你所言的差不多,此毒正是尸毒!”

    “嗯,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你的真气再怎么纯净,再怎么厚实,也无法将我的毒从身体内逼出来。尸毒不同于一般的毒,一般的毒一旦除非已经深入骨髓,如果还停留在体内的话,用真气一逼就能逼出来。而这尸毒,最邪乎的地方正在于此,真气是逼不出来的!所以这尸毒,世人也称它为万毒之毒,据说中了这毒,三天之后身体某个部位会出现一块乌黑色的印记,接下来的几天内这乌黑色会渐渐蔓延到全身,然后全身发黑,化为一滩污水死去。”友道长的双目变得空洞无神,仿佛被判了死刑一般,对一旁的我说道:“中了这毒,恐怕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这一辈子,我也没留下什么遗憾,我的功力也传给你了,只希望你能帮我准备一下后事,有空的时候多回来看看我,在我坟头上烧一炷香。”

    友道长的一席话让我听得胆战心惊,但也忍不住让我打了一个激灵,似乎是想起了一点儿什么,摸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对友道长说道:“友道长啊,您别说得那么悲伤。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糯米治木虱,万物是相生相克的,这尸毒呢,虽然邪乎得很,但并非不能痊愈。我曾经也中过尸毒,是徐半仙救得我。我在我太爷爷留下来的一本古籍上看到,北宋时期有个摸金贼,因为盗墓遇见诈尸,被那千年老尸咬了一口,也中了尸毒,但后来却治愈了,幸运地活了下来,从此金盆洗手,再也不干盗墓这一勾当。而他中的这尸毒是怎么治愈的,有人说是用黑驴蹄子,因为无论什么僵尸,黑驴蹄子也是其克星,所以这尸毒当然也能用黑驴蹄子,而有人则说,他是找了苗医治好这毒的。总之各有各的说法,由于历史久远,书上的记载也不太详细。”

    “嗯?黑驴蹄子我倒是不怎么了解,不过这苗医,我却略有耳闻。很早的时候,西北那一带就有苗医的出现,那时候中原把苗医的治病方法叫作邪术,苗医在中原并不是很受欢迎,原因就是苗医的治病方法和中原上那些中医一贯传统的望闻问切有着天大的差别。苗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自成体系,尤为擅长驱毒,治病手法更是奇特,苗医一般用咒语或者蛊术治病,几乎百治百灵,各种疑难杂症都不在话下。厉害的苗医,还能起死回生。当然,这苗医在我们中原一带,甚是少见,而且苗医本身就特别稀有,加上苗医神出鬼没,要能找到苗医来为自己驱毒,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听友道长这么一说,我刚才的希望顿时破碎。

    “但是”友道长缓了缓,继续说道:“虽然我们请不到苗医来驱毒,也不懂医术,但是,有些驱毒手法,都是相生相通的。就好比苗医,有时候也会用我们中原这一带人的方法,用真气把毒从体内逼出来,省去那麻烦的咒语或者蛊术。而他们使用真气驱毒的方式,似乎与我们的不太一样。也许,我们如果能从其中找到窍门,解这尸毒,自然是不在话下。”

    “嗯?您是说,我们不用去请那行踪诡异的苗医来驱毒,也不用学那些什么咒语和蛊术,仅仅是用真气就能把你的尸毒逼出来?”我疑惑地问道,心中不免有燃起一丝希望。

    友道长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此意,只是,苗医虽然也用真气来驱毒,但是他们用真气驱毒的方式,并非和我们一模一样,只是大径相同,说不定,我们是顺着经脉的输送真气进入体内,从而把毒素从体内排出来,而苗医,与我们刚好恰恰相反,是逆着经脉来灌输真气的。”

    “嗯,友道长说的有道理,经脉逆行传真气这一法子,我倒是真的在书上见过,成功的例子自然也不少,只是这个方法过于危险,所以至今多数人还不敢尝试。据说在传气驱毒的过程,双方两人都不能受外界打扰,也不能分神,否则两人轻则真气耗损受点轻伤,重则经脉俱断性命不保。这也是一直以来,这个方法为什么不能流传开来的重要原因。”说实话,我并不是很赞同友道长使用这么危险的方法来驱毒,一不小心,说不定我们两人都小命不保,所以我也是循循善诱,希望友道长放弃。

    友道长叹了口气,眼里甚是绝望,道:“你认为,我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么?即使不用这个法子来驱毒,我体内的尸毒一日比一日更加严重,也活不了多久。与其干坐在这里等死,还不如铤而走险搏一下,说不定能活下来也不一定,死马当活马医,只能这样了。”

    “好吧,既然友道长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推辞。晚辈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而且尽得友道长您的真传,为您疗伤当然是晚辈的不容之辞。”尽管这个方法有风险,我也不得不试一下。死就死吧。胸腔的心脏仿佛像一头坠入深渊的麋鹿,在大声地呐喊着。

    我俩说干就干,当下就盘腿坐了下来,双手化结,不停地转动着,一丝丝淡青色真气在我身上若隐若现。因为与平时的疗伤方法并不太一样,所以我心里甚是紧张,尽管双手在不停地变化着,浮现出一个有一个的结印,但是迟迟没有往友道长的身上拍去。

    而坐在我前面的友道长似乎急了,说道:“开始吧,别紧张,慢慢来。”

    我点了点头,口中顿时念念有词,双手转为双掌,向友道长背后拍去,真气逆着友道长的经脉,传入了他的丹田。

    而友道长似乎很是痛苦,眉头紧锁,我一看不对劲,刚想打断,但又想到这东西不能随意打断,否则后果严重,便忍着继续下去。在随后的几分钟里,友道长出现的变化让我大吃一惊,只见友道长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身上还流出许多发臭的黑水,想必这就是尸毒,看上去似乎这法子有用,我不禁心里一喜,当下真气暴涌,向着友道长的体内传送过去。

    友道长也是暗暗高兴,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感觉到不适与疼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真气,给他带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他用尽了毕生所学的华丽词汇也无法形容的,整个人,就像跳进了一股清泉,由内而外,连灵魂也被这一股清泉洗涤了一般。

    随着我的真气的传送,友道长身上的黑水也越来越多,眼看尸毒就快要逼出来了,而此时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