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章离开

    休息了一整晚后,早上我醒来后便发现友道长不见了,我还以为他去找吃的了,这个时候肚子也“咕咕”的叫了几声。

    我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慢悠悠的往洞外走去。

    “友道长,友道长,你在哪儿啊?”

    可是竟然没有人回应我,只有空荡荡的山洞里传来的我的回音。

    等我走到洞外去,根本就看不见一个人的影子,我摸了摸身上,心想,糟了。

    “友道长,你去死吧,你这个大骗子。”

    原本说好要带我回门派修炼的,结果现在又玩失踪,还顺走了我从徐半仙那里讨来的符,我很生气,但是又不知道把这件事告诉谁,因为这几日我爸和我妈看的我很严,都不让我出门的。

    想到昨天竟然跟友道长待了一个晚上没有回家,想必一会儿定会招来责罚。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朝着家里走去。

    一进门就看见我爸和我妈坐在厅里,因为心虚,我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本来以为我爸一定会暴跳如雷,将我夜不归宿的事情狠狠的痛骂一顿。

    我都提前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就连膝盖处也因为害怕罚跪,早在回来的路上,顺手从旁边庄稼地里摘了些梅花塞在裤子里。

    可是我爸却什么都没说,也没骂我,我愣在那,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我妈有些激动,一把把我抱住。

    “小鱼,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妈,我,我昨天在山上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不想让我妈知道我跟友道长在一起的事情,而且就算我说出来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更何况是我机缘巧合的有了修为。

    “你个死小子,可把妈妈吓死了。”

    我突然感到我的脸上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在流淌,一抬头,竟然是我妈在哭,顿时就有些负罪感。

    那个忘恩负义的友道长,我帮他解毒,他不仅连谢谢都没说,就连承诺我的事情也没做到就不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长生,村长让你去看看,要不要请那个徐半仙来?”

    听见那个人说“徐半仙”,我不禁冷哼一声。没成想竟然被我爸听见了。

    “小鱼,你干什么?”

    看见我爸动了怒,我不再吱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我爸,我身上那尸毒就是徐半仙给下的,而且就算我说了,我爸也不一定会相信,索性我闭了嘴。

    “发生什么事了?”我爸顾不上搭理我,赶忙问道。

    “长生,你别问了,快跟我走吧,咱们这村子啊,怕是怕是保不住了。”

    “别瞎说。”

    我爸很淡定,他的这份从容一直保持到现在,所以自从村子里出事之后,我爸竟然渐渐的成为了村子的依靠。

    看那个人神情紧张,想必又是出了大事,我爸赶忙穿上他的外套,跟着那人匆匆忙忙的出去。

    这个时候村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噪杂,人们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了一起,就连村里的狗也加入了这场战役,一个劲儿的狂吠不停。

    我跟我妈有些担心我爸,在他走后不久,我俩也跟着出去了。

    原来是村子里又死了人,这是,这一次死的是一个孩子,头都没了。

    我妈捂着我的眼睛不让我看,但是我还是挣脱了我妈的手,往前凑了一步。因为我心里很紧张,也很害怕,我不想死的那个孩子是落七。

    村长看见我爸来了,赶紧让人搀扶了过来。

    “长生啊,这事可怎么办是好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娃娃,竟然死的这样惨,头都没了。”

    “村长,你别着急,先把这孩子殡了再说吧。”

    “也好,也好,长生,你说是不是还得做些法事?”

    “知道了,村长,我马上去办。”

    也许是我爸的镇定给了村长一丝安全感,我注意到他的手没有刚才那么抖了。

    这个时候,我妈死死的拉住我的手,仿佛是在担心下一个死的人是我。

    人群中也有一些唏嘘,大家都猜测这是小梅阿姨在阴间过的太孤单,想拉个人陪着,就杀了这个可怜的孩子。

    我趁着我妈不注意,跑到那具尸体那,仔细观察,我看到了他的小鸡鸡,心里一阵窃喜,好在不是落七,不由的笑出声来,后来才意识到,这对那个死去的孩子是一种亵渎,我连忙磕了个头表示了下歉意。

    然后匆匆离开这里,回家的路上,我还在思索怎么救落七的事情。

    “小鱼,你还在想落七的事情?”

    就在我一个人孤寂的走在路上的时候,天狼跟我说话了。

    “天狼,你说我该怎么办?那个友道长答应带我去他的门派,可是竟然食言,我失去了一次救落七的机会。”

    “小鱼,也许你这是因祸得福呢,这一次你去不了,只能说明你没缘分,并不能说明你什么都做不成。”

    听见天狼这么说,我心里舒服多了。

    “谢谢你,天狼。”

    由于昨天晚上不回家的事情,我妈对我抓的紧,一会儿不见就出来着急的找我,其实还是因为死了一个小孩的原因。

    之前是死大人,现在变成了死小孩,不光是我妈,村里的人现在一到晚上都把大门锁起来,门上也都贴着符。

    我跟我妈正吃着饭呢,我爸就回来了,我妈赶紧迎上去。

    “怎么样了?”

    “没请到徐半仙。”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人家不愿意来了?”

    “不是这样,道观里的童子说徐半仙出远门修炼去了。”

    我一直埋头吃饭,一句话也不吭,徐半仙哪里是出门修炼,简直是出门作孽,竟然妄图想用落七的死换回小师妹,真是禽兽不如。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起来上厕所,听见我妈和我爸在窃窃私语。

    “长生,要不我们搬走吧,这里真的待不得了。”

    “睡觉吧,别瞎想了。”

    “长生,我不想小鱼受到任何伤害,他还只是个孩子,你自己做的孽,自己去承担。”

    “你这是什么话,小梅她,不会这么做的。”

    “直到现在,你还向着那个女人,不如让她把我杀了好了,这样你俩就可以一起作伴了,不是更好吗?”

    “你别瞎说,睡觉吧。”

    一会儿,就听不见他们两个说话了,我蹑手蹑脚的回了屋,一觉睡到大清早,等我起床后,家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桌子上早餐我妈已经准备好了。

    我刚要拿起一个包子放在嘴里,就被突然间闯进来的村人叫走了。

    随着窸窸窣窣的人流到了无名湖,村子里的人见我来了,都纷纷让开一条路让我过去,眼神也有些跟平时不一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直觉告诉我,这事一定不简单。

    果然没错,等我顺着人流走到人群的最前面,我看见我妈睁大了眼睛躺在了无名湖中间,双手还往上伸着,好像在像人们表达着什么。

    我妈死了,昨天还给我做饭的,今天她竟然死了,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到底是为什么,眼泪在我的眼眶中打转,可是我却什么哭不出来,硬生生的把眼泪给憋回去了。

    旁边我爸在安排人打捞我妈的尸体,我想到了昨晚的事情,狠狠的看了我爸一眼,就站在边上去。

    “哎呀,这孩子心真狠呐,老妈都死了,眼泪都不掉一下。”

    “真的哎,都说养儿好,你说说,这要是让他妈知道该多伤心。”

    我没有理会村人的话,倒是心里面变得无比坚硬起来,不管是不是小梅干的,我妈的死我一定要调查出来,并给她一个公道。

    “小鱼,你还好吧?”

    天狼又跟我说话了,它想安慰我,可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不一会儿,我妈的尸身被打捞起来了,我看着她惨白的脸,心里难受的像刀绞一样。顿时空中一阵乌云密布,树林中的树叶也窸窸窣窣的动了起来,一阵大风突然间刮了起来。

    风声是“呜呜呜”的,好像是人哀怨的哭声,村里的人纷纷吓的跑回了家。

    我愣在那,看着地上我妈的尸身,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直到我真的摸到了她冰冷的脸,看着她惨白的没有血色的脸,我才意识到我妈她真的离开我了。

    回到家以后我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我爸一直没回来,这倒也好,要是他回来了我也一定不会理他。

    我静静躺在我的床上,想起昨天晚上他跟我妈说的那些话我就特别生气,现在也也特别讨厌小梅阿姨,这个村子里的一切都让我十分厌恶,突然之间,我的脑海中有了一个想法,我想离开这儿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的眼眶湿了,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强忍了一天,我妈的死不得不承认对我打击实在太大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离开了村子,谁都没有告诉,我爸更是不知道,我希望他对我妈的死有负罪感,毕竟这事儿也是因他而起。

    临走前我去了趟钱大柱家,他的腿好了之后就成了瘸子,因为走路一瘸一拐的也极少出门,后来我来找过他几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不愿意见我。

    这次我要走了,心里还是舍不得钱大柱的,于是我把我的仿制手枪放在了他家的窗台上,想留给他,做个念想。

    之前钱大柱特别喜欢这只仿制手枪,可是我却一次都没给他玩过,现在我就要走了,想想还是留给他,最重要的是他是我爸送我的。

    我不想留任何跟我爸有关系的东西。后来,我知道我妈的死只是个意外,但是我还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我爸身上,这大概就是一个人当他最绝望的时候所寻找的一种发泄点。

    我走出村子,回头望了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一直往前走。

    “天狼,我自由了!”我兴奋的对着天狼说道。

    “小鱼,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有任何困难随时告诉我。”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