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一章符纸

    也许是因为终于离开那个让我不开心的地方,突然间心情明亮了起来。

    走了许久的山路,我竟然有些渴了,到旁边的小涧捧了一些水喝下去。

    “真是太爽了!”

    我不禁说道。

    “小鬼,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正喝水的时候就看见友道长一脸无奈的看着好,神情凝重。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欣喜若狂,又十分生气。

    “你个死老头那天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洞里,大骗子!”

    “小鬼,你真是难缠!”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抢下了友道长腰间的葫芦,我注意那个葫芦好久了,好像在哪里见过。哦,对了,是在徐半仙的道观里,想必这就是他们同为师门的证据。

    只是奇怪的是,徐半仙从来不会把葫芦带在身上,可是友道长却恰恰相反,我每一次看见友道长,都会先看见他腰间的那个葫芦,想必,那葫芦里装的一定是一些厉害的宝物。

    果然没错,当我成功的抢过葫芦之后,友道长脸色发青,气的整个五官都扭在了一起。

    “小鬼,把它给我。”

    我没有听友道长的话,警惕的后退了一步,谁知道他在耍什么花招。

    我拿着葫芦,感觉不到里面有什么重量,猜不透里面是什么东西。

    “友道长,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我办开玩笑的说着,友道长并没有接我的茬,而且神色越来越浓重。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森林里传来一阵喘息声,我很怕,手中的葫芦也随着那阵阵的喘息变得不听话,我越发好奇,友道长的葫芦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不好,小鬼,快点躲起来,看好我的葫芦。”

    就在友道长说完之后,突然从灌木从中蹦出一个奇怪的东西,它看起来特别的大,像极了一个僵尸,不,那就是一个僵尸。

    只见那个僵尸披散着头发,脸上的肉皮已经腐烂,浑身散发着恶心的臭味,我闻着都有些想吐了,友道长不慌不忙,捏着自己的鼻子飞快的跑到旁边的灌木丛中。

    “小鬼,你还愣在那干嘛啊?等着被咬?”

    “啊?”我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

    “啊什么啊,快点躲起来啊,不要呼吸,它闻不到阳气就会走的。”

    听了友道长的话,我才明白他刚刚为什么要捏着自己的鼻子,原来是要控制鼻息啊,我也跟着做了,偷偷跑到友道长的旁边。

    可是虽然我的修为很多,可是体内的真气对我来说一时之间还没有很好掌控的能力,这下受到了僵尸的惊吓,我倒是有些手忙脚乱了。

    任由那股真气在我的体内窜动,可就是因为这样,僵尸好像注意到我了,渐渐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来。

    友道长看了我一眼,好像是埋怨我把僵尸招来,又好像是担心我们的安危。

    突然,那个僵尸好像真的是嗅到了我的真气,步伐加快,一瞬间就跳到了我的面前,他腐烂的脸贴的我好近,我几乎被他身上那股难闻的气味搞的窒息。

    我很害怕,不敢睁开眼睛看他,尽量闭着眼睛不去看,可是又有一种不安全感,我悄悄的睁开眼睛。

    结果他发现了我,张着大嘴朝着我脖子的方向。

    “啊!不要!”

    我吓得喊出了声,虽然我胆子不算太小,可是也是生平第一次看到僵尸,着实吓了个半死。

    突然,僵尸停住了,我看了一眼友道长,仿佛明白了什么。

    “你个小鬼,别的不行,倒是喜欢招惹些这种东西,好在我的镇尸符还剩一张,否则你被这个千年僵尸咬上一口,哼哼,后果自己想去。”

    “友道长,刚刚是我们两个人都在,可是你怎么却说是我招来的呢,说不定还是你招来的呢。”

    “你身上拿着的是什么?”友道长问我。

    “你的宝贝葫芦呗,不然还有什么。”

    友道长好像意识到什么,趁我不注意一把抢过我別在腰间的葫芦。

    “喂,你个臭老头。”我生气的喊着。

    “你赶快把你身上那些个符纸给我扔了,不然我都得跟着你丧命。”

    “为什么啊?难不成是这些符纸招来的僵尸,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肯定是你从徐半仙那里弄来的吧,他擅长用尸毒,所以身上有很多召唤僵尸的符纸,不然你以为他的那些尸毒是从哪里来的。”

    我听了友道长的话,顿时觉得骇然,想起这符纸的来历,自己一时之间又摸不着头脑了,怪不得那道童任由着我拿,难不成又是徐半仙搞的鬼,想起上次中尸毒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

    我不知道该相信谁,而且,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就是这符纸惹来的僵尸,说不定还是他友道长搞的鬼。

    想起友道长和徐半仙他们两个人的不和,互相的栽赃陷害也是极有可能的。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友道长,思考过后,还是把身上的符纸烧了。因为我想,如果真的是这符纸引来的僵尸,现在就没有了隐患;倘若不是,我从友道长那里得到的修为,应该差不多可以对付各路妖魔鬼怪了。

    更何况,我还要一路死死的跟着友道长,跟着他学习法术,救出落七。

    友道长又想溜走,我一下子扯住了他的裤腰带。

    “臭老头,你又想溜走,说好的教我法术,可不能出尔反尔。”

    友道长见我这般无赖耍横,只好作罢。

    因着友道长贴在僵尸身上的符,只有两个时辰的作用,我们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也许是天狼看出了我的担心,一路上都在跟我说话。

    友道长对这片树林好像很熟悉,轻车熟路的就把我带去了另一片山头,我从友道长传输给我的记忆中获取到。

    原来这片树林他和小师妹曾经来过,他们两个人还在这里抓过鱼,练习过法术,我看到这里,偷偷瞥了友道长一眼,他的神色有些凝重,也许是心里记起了往事吧。

    友道长带着我去了一个山洞,里面很黑,还有很多蝙蝠悬在空中,我跟着他进了洞。

    奇怪的是越往洞里面走,路也是好走一些,还渐渐的有些光亮。

    走的中间,竟然发现了一个类似厅堂的地方,屋子收拾的井然有序,家居摆件样样俱全。

    “很震惊吧,怎么在一个破洞里面会有如此富丽堂皇的地方。”

    我点点头,心里猜测着,想必这跟小师妹有莫大的联系。

    后来,我得知,这个地方,是原本友道长计划好要跟小师妹成亲的地方,两个人着手准备了好久,之所以选在这里,是因为小师妹喜欢。

    她好静,选在这里可以过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神仙眷侣。

    可是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样不幸的意外,这个地方也一直荒弃着,友道长自从小师妹出事之后,这一次还是他第一次来这里。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友道长,当年他们之间的是是非非,情情爱爱,我一个小孩子一时间也消化不了那么多。

    但是还是点头附和着,我想,友道长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听他说话。

    折腾了一天,我竟有些累了,倒头就睡。

    夜里,我做梦梦见了我妈,我朝着她走过去,可是她却躲开了,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在后面使劲儿追我妈,追啊追啊追,追了好久,穿过了一片绿油油的麦田,我好像还看见了钱大柱,他拿着我给他的手枪在田里打家雀。

    我叫他,他就冲我嘿嘿的傻笑,也不说话。

    后来我看我妈跑远了,也顾不上跟钱大柱说话,我拼命往前跑。

    等到后来我终于追上我妈的时候,我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等到她回头的时候,脸竟然变成了小梅阿姨的脸。

    我吓得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额头上的汗一直往下淌,我弄不明白,刚才明明是我妈,怎么就变成了小梅阿姨,那我妈呢?我妈她去哪儿了?

    我忙着离开村子,都忘记了,今天是我妈的头七,作为儿子我没有守在我妈身边,着实不孝,我很自责,眼泪不由的又流了出来。

    自从我妈死后,我好像变得特别爱哭,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友道长,还好他是闭着眼睛的,不然他看见我抹眼泪,肯定得笑话我。

    第二天清晨,我被一阵聒噪的声音吵醒,醒来之后发现,竟然自己身处闹市,周围到处都是小贩叫卖的声音。

    友道长呢?再一次不知所踪。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肚子倒是饿了,丝毫没有再纠结下去的欲望。

    “老板,来两屉包子。”

    “好嘞。”

    我闻着刚刚端上来的包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一口一个,那鲜嫩的肉汁,让我胃口大开。

    可是,就在我狼吞虎咽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什么,那不是人的手指头吗?难不成这包子是用人肉做的。

    一时间浮想联翩,我恶心的胃里一阵作呕,跑出包子铺在路边直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