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二章包子

    我的怪异行为,引来了周围人的非议,好像怕被发现什么,我赶忙溜到旁边的窄巷子去。

    “天狼,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友道长走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鱼,抱歉啊,我不太清楚,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没关系,我自己打探一下情况吧。”

    等我将自己胃里面所有的事物呕吐出来,才觉得好一点,踉踉跄跄的走到街上去。

    路过刚刚那家包子铺的时候,看到还有人像我一样大口的吃着包子,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我赶紧从那家店门口跑过去,上午准备在这个小镇上溜达看看,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个地方。

    坊间稀奇古怪的玩意倒是多的很,有很多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有一个可以把人放在一张纸片上的东西,这里的人,管那个叫做“照相”。

    一时之间激起了我的很多兴趣,好在我身上还有些钱,便拿来,照了几张,看着纸片上的自己,我觉得无比的滑稽。

    我在镇子上溜达了一天,除了那个人肉包子铺,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跟平常的村镇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我去了一家客栈,名字叫做“君再来”,店主很热情的招待了我,由于身上钱不多了,我挑了一间最小的房间住进去,这个房间离厨房不远,时不时的可以闻到从厨房飘过来的香味。

    店主推荐了我几个客栈的特色菜,我一一尝过之后,发现确实不错,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小镇了。

    不仅有那么多好玩的,就连吃的也都那么美味,如果不是早上人肉包子的阴影,那么这一天肯定是相当完美的。

    一切就在我发现了那个天大的秘密后戛然而止,因为靠近厨房,我的窗户自然而然的也会看到厨房里的一切。

    晚上我有些饿了,身上的钱不是很多,想着一会儿趁着人不多,去厨房挑些剩菜剩饭来填饱肚子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可是就在我伏在窗口伺机而动的时候,我看到令人骇然的一幕。

    厨房里一个膀大腰圆的厨子,正在砧板上分割一具尸体,血肉横飞,肉末四溅,那场面实在吓人,我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悄悄的退到我的房间,将房门和窗户掩的严严实实的。

    “小鱼,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原本还惊魂未定,听见天狼叫我,不得不假装镇定。

    “没事,我没事。”

    我飞快的在脑海中过滤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好像以前在哪里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

    突然,我记起来了,以前在我爸的书里,我胡乱翻腾的时候好像读到过,有一个村镇上的人,他们是食人族,以人肉为主食,每天会捕杀那些误闯进村子里的人。

    我的额头冒出涔涔冷汗,如果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不是食人一族,小命肯定不保。

    天狼好像读懂了我的担忧,又开口说道。

    “小鱼,你别怕,只要不要轻举妄动即可,我记得以前的主人曾经提过食人族,只要你跟他们一样,就没什么大问题。”

    “你的意思是我还要吃这些恶心的东西?”

    想到刚刚那个场景,我不禁又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小鱼,为了活命,你必须得这样,如果被他们发现了你不是食人族,恐怕下一个在砧板上的就是你了,食人族的凶残狠戾我是听说过的,你能忍就忍吧。”

    我决定听天狼的话,只要我能活着走出村子,做什么都可以。

    第二天,我谎称自己身体不舒服,一整天都窝在客栈里,店主倒是很好心的人,还差人送来了热汤饭,香气十足,引得我口水连连,只是我一看到那汤里飘着的肉末,欲望全无。

    我趁人不在的时候,偷偷倒进了房间的花盆里。

    我白天窝在客栈,靠着从友道长那里得到的记忆,修炼法术,晚上实在饿的不行了,就去外面寻摸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每一次都悻悻而归,因为食人族除了吃人以外,几乎是什么都不吃的。

    晚上,趁着夜色,我逃出了小镇,我不知道去哪里,只好漫无目的的往前跑,一直跑。

    不知道跑了多远,我回头看不到村子,这才稍稍放满了脚步。

    一路颠沛流离的让我再一次想家了,想着想着,我竟然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是被一阵冷风吹醒的,出来的时候就只带了一件衣服,没想到就这几日而已,竟然也入秋了。

    我冻得瑟瑟发抖,只好让真气在体内运行,不一会儿浑身就充满了暖意,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

    林间大多猛兽丛生,我小心翼翼的,生怕招惹了什么像上次那样的千年尸王,这一次可没有友道长救我这么幸运的事情了。

    阳光渐渐升起,放出耀眼灼烈的光芒,鸟儿们也都叽叽喳喳的跑出来,我欢快的走在林间的小路上,时而追逐下蝴蝶,时而又跟野兔赛跑,时间过的很快。

    饿的时候,我摘了些树上的野果子充饥,走着走着,眼前又出现了一片村落,我生怕这又是食人族的部落,迟迟不敢进去。

    这个时候一个放牛的孩子经过我,问道。

    “哥哥,你是谁啊?”

    “我迷路了,找不到家了。”不清楚这个小孩子的身份,只好撒谎道。

    “那哥哥去我家吧,家里就我和我奶奶,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听到那个小孩子这么说,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跟着那个小孩子去了他的家。

    “婆婆,有人来了。”

    一会儿一位拄着拐杖满头白发的老妪缓缓的从屋子里走出来,眉眼之间带着几分严慈。

    “哦,水娃,是谁来了?”

    “一个路过的哥哥,他没有地方住,我就把他叫到咱们家里来了。”

    “哦,这样啊,那快请进来吧。”

    我初见生人,倒是有些不适应,羞涩的很,见了婆婆都忘记打招呼了。

    刚刚听婆婆叫那个小孩子水娃,我叫他。

    “水娃,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水娃陪着我在村子里转了转,跟着水娃,我这才发现他们这个村子还挺美的,晚上吃了饭,就早早睡下了。

    可能是因为这几日都没有这么舒坦过了,我在水娃家里,竟然以觉睡到中午,等我醒来的时候,水娃已经上山去放牛了。

    我伸了个懒腰,就看见婆婆正在外面纺纱。

    “你醒了,锅里有饭,自己盛吧。”

    看见婆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都没有自我介绍,实在是太不礼貌了。

    “谢谢婆婆,对了,婆婆,我叫小鱼。”

    婆婆没有接我的话,低头继续纺纱,我也没有再逗留,只好进屋,水娃每次放牛都是放一整天,没有水娃在家里,只有我和婆婆实在是闷得很。

    吃过饭,我问清楚了婆婆,水娃平时放牛的地方,就出门了。

    山路曲曲折折的,很是不好走,我差不多走了半个时辰,才看见树底下懒洋洋睡觉的水娃。

    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倏地的想吓他一跳。

    “牛跑了!”

    听见我大声喊,水娃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赶紧从地上蹦起来,等他看到远处正悠闲的吃着草儿的牛儿,在看看此时正捧腹大笑的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小鱼哥,你咋来了,你真是吓死俺了。”

    看着水娃好像有些生气,我把兜里揣的糖给了他,就当是赔罪了。到了下午,我跟水娃赶牛回家,一进村就看见好多人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水娃带着我凑到前面想看看究竟,穿过拥挤的人群,我看见了我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有人死了。

    水娃吓得捂住了眼睛,我愣在那不知所措。

    好像每一个村子都会有一个主事并不办事的村长,水娃他们村在死了人以后,我也是才见到朱子易,这个看起来老道却十分不靠谱的村长。

    朱子易带着人姗姗来迟,众人很快为他开辟了一条道路,他战战兢兢地凑过去,看了一眼那死去的人的脸,问道。

    “看样子是今天凌晨发生的事,谁发现的?”

    “是村里的王大爷,今天下午下地回来,就看见恬妞死在地里了,时间太久了,还有些老鼠在啃那,王大爷吓的心脏病都犯了。”

    “行了,都别的围着了,散了吧,抓紧找几个人来把恬妞埋了吧。”朱子易吩咐道。

    “那是不是得通知李大?”

    “通知他作甚,一个疯子,能干什么。”

    我有些不解,水娃告诉我,原来李大是恬妞的老爹,以前人挺精神的,生恬妞的时候,恬妞妈死了,他精神受了打击,就变疯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大出现了,他在人群中蹦蹦跳跳的,实在是个疯人,村邻们好像也早就理解了他的疯癫。

    不知道为什么,我倒是心里有些可怜他,原本就是个疯人,现在又死了女儿,他疯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女儿的死又能了解多少呢。

    不过反过来想,对他也许是好的吧,毕竟不明白生与死,也就无关痛苦了。

    我叹了一口气,走出人群,心里有些堵的慌,像是心窝被一块棉布堵住。

    我一直往前走,任由水娃怎么在后面叫我,我都不回头。

    水娃气喘嘘嘘的赶上我,一脸嗔怪。

    “小鱼哥,我叫你你咋不理人。”

    “水娃,恬妞死了,你怕不怕?”

    水娃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一时间语塞,脸色有些惨白。

    “小鱼哥,你,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

    我嘴上虽然说着没什么,可是心里却隐隐约约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就好像小梅阿姨死去的时候一样,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恬妞,生前做过什么,但是她死的这么不明不白,一定是有问题的。

    我不由的又加快了脚步,回到房间后, 我还在想恬妞的事情,婆婆叫我吃饭,我都没有听到。

    婆婆见我眼神迷离,还以为是恬妞的事情吓到我了,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头就走出去了,一会儿就差了水牛把饭送过来。

    水牛也有些过意不去,没想到我才来村子的第一天就出现了这种事情,可是我该怎么告诉他们,这件事远远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直觉告诉我,肯定还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想着想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往外面跑,村里的狗都在犬吠,好像它们也明白了什么似的,我气喘嘘嘘的跑到今天恬妞去世的地方。

    村长朱子易下午安排人给恬妞置办好了下葬的事宜,可是,现在,棺材里却是空的,什么东西都是没有的。

    我只觉得我的后脊背一阵发麻,这件事情还要早点告诉朱子易比较好。

    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从树林里,闪过一阵黑影,那个人,看着那个人的身形,好像似曾相识,但是我不确定,是不是他。

    原本是想追过去探个究竟的,可是后来想想,还是将恬妞尸身不见的事情告诉村里人比较好,因为我害怕之前我们村子的事情,会在这个美丽的小村落里再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