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三章消失

    从村口的大榕树回来,我没有回家,问了村里的人,径直去了朱子易的家,我敲了敲门,可是没有人回应我。

    朱子易家里的门虚掩着 ,我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有人在家吗?”

    可是房间里好像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我环顾了一下房间,朱子易家里的家居小的可怜,但是却收拾的干净,想必他这个老光棍一个人过的还是很清贫。

    朱子易家里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画框里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可以说我从小长到现在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她的头发微卷,散在两肩,明媚皓齿,一弯柳叶眉,嘴角微微翘起,身上穿着一身素色的青花瓷旗袍,别有一番风味。

    就在我细细打量的时候,被一个人的声音吓到,险些将拿在手里的相框摔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 ?”

    “哎呀,你差点要把我吓死。”

    我回头看见是朱子易站在那,不仅没有羞愧是自己闯进来,反而还故意嗔怪到刚刚受到了惊吓。

    朱子易并不想理,快步走过来,从我手中抢过画框,“啪”的一声扣在桌子上。

    “你是谁啊?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在这仁义村里看见过你。”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朱子易的身份,想必我们村骇人听闻的事情早就传到这里了,要是被朱子易知道了,说不定会把我驱逐出村的,所以我是这样告诉朱子易的。

    “我是水娃的远房表哥,这次出远门来探亲的。”

    “哦,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朱子易好像对我这个远方表哥并不敢兴趣,想打发我走,可是我还没有把要紧的事情告诉他,怎么能走呢。

    我赶紧把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告诉了朱子易。

    原本以为朱子易听完了肯定会吓得尿裤子,可是没想到他一脸淡定的看着我。

    “所以,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了,就走吧。”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那个恬妞的尸身没了,你就不害怕吗?”

    朱子易听见我这么说,挑眉看着我道。

    “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心术不正的人才会害怕,好了,我今天累了一天了,你赶紧走吧。”

    朱子易说完,再不想理我,直接倒头就睡,我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的睡着了,不一会儿就想起了震天动地的呼噜声。

    我自己待着没趣,索性也回了家。水娃和婆婆早就睡下了,我悄悄的回了房间,从兜里面拿出之前从山里摘的野果子吃了,晚饭没吃,竟然有些饿了。

    第二天,恬妞尸身不见了的消息还是传遍了整个村子,据说这次还是那个倒霉的王大爷发现的,今天早上出院从县城里回来,结果一回来就看到一口棺材直挺挺的躺在那,旁边恬妞的坟头也被扒开了。

    王大爷当时吓得两个白眼一翻就晕过去了,又送去了医院。

    婆婆不让水娃和我来看,可是我俩偏偏耐不住好奇,说去放牛,结果瞒着婆婆来凑热闹。

    朱子易今天早早的到了现场,他跟旁边几个人窃窃私语的几句,就离开了。

    我好奇的跟了过去,朱子易出了村子,七拐八拐的到了旁边的树林里,他走的很快,我由于步子小,跟在后面差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但是为了因为不能被他发现,我又只能在后面躲着。

    可是就在前面不远处,我看见朱子易走进前面的一个石洞里,然后他就不见了。

    我慌慌张张的进去,里面一片漆黑,对于未知的事物,我不免有些紧张,于是我的额头沁出了层层冷汗。

    我摸黑前行,脚下的十字路十分不平整,有好几次我差点跌倒,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在里面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

    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朱子易,又是我又跟着往前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石洞里面一点光亮都没有。

    我没有火把,看到前面的东西,可是到这一步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又走了好大一会儿,奇迹的是,我居然走出了石洞,可是这里哪有朱子易的影子。

    等我回到村子里,朱子易已经在村头召集人做法了,我走过去看着朱子易,可是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经过了这样的事情,我很坚定的推断出朱子易肯定有问题,可是他哪里有问题我却看不出来,但是觉得怪怪的。

    朱子易不仅找回了恬妞的尸身,给她做法事超度,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村里人也相当满意,都对这个村长赞不绝口。

    可是我站在一旁,仔细观察,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很沮丧的回了家。

    一进门就被水娃缠住了。

    “小鱼哥,你今天去哪儿了,咱俩说好一起玩的,可是我一回头就看不着你了。”

    “哦,那个时候我有些不舒服,就去旁边坐了会儿。”

    “小鱼哥,你哪儿不舒服啊,没事吧。”

    “我没事,好了,我有些累了,你自己玩会儿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水娃,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离开了水娃,我躲进了自己的屋子,把房间门关上,周围没有人之后。

    我开始坐在地上盘膝打坐,好几天没有调息,就在刚刚,我发现我的真气又有些不稳了。

    按着友道长记忆中传授的法术,我慢慢的将体内的真气镇住,然后幻化之中,一股冷冷的气体将我周身遍布。

    我咬着牙,继续讲剩下的步骤完成,一时之间,房间里风起云涌,一阵阵的小旋风不停的旋转,我的身体被刮歪了,意识也有些不清醒。

    渐渐的我好像飘走了,不知道到了哪里。

    在一片仙境之中,我看见了落七,她还是穿着那身在徐半仙道观的衣服,可是眉眼之间却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的动人,她叫我。

    “小鱼,你过来啊。”

    我朝着落七走去,树上的花瓣簌簌飘落,落在落七的身上,十分漂亮。

    “落七,你怎么到这儿来的?这是哪儿啊?”

    我赶忙问她,可是她不理我,落七一直笑,冲着我笑。

    然后就倏地不见了,我在仙境中踉踉跄跄的找她,我大声叫她的名字,可是没有回应,迷雾越来越多,一片一片层层叠叠的冲着我扑面而来。

    “小鱼,小鱼,你醒醒啊。”

    我被一个声音唤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刚刚只是梦境,婆婆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醒了,神情才不那么紧张。

    “婆婆,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这么麻烦婆婆,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

    水娃这个时候凑过脑袋来说道。

    “哎呀,小鱼哥,刚才你房间里发出了一个好大的声响,等我和婆婆过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昏倒在地上了,吓死我们了。”

    我听完水娃的话,心里更觉得的愧疚。

    “让婆婆担心了,这几天没少给婆婆添麻烦。”

    婆婆还是一脸笑意的说道。

    “不碍事,本来家里就只有我和水娃也怪冷清的,有你在也热闹一些,好了,你多休息吧。”

    婆婆和水娃走出房间,我心里算是长长吐了一口气,幸好他们没有发现什么,肯定是我的年纪太小,还一时无法消化友道长那么大的修为,所以一时走火入魔,好在现在已经没事了。

    刚刚昏迷的时候,我竟然梦到了落七,她还好吗?我在心里默默的保佑她。

    落七,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夜色深了,已经入了深秋,晚上到有些凉了,一阵风从窗子里吹过来,冻得我直打喷嚏,只好走过去把窗户关上。

    就在我关窗户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黑影,那个黑影,好像跟恬妞死的那天,我在大树后面看见的差不多。

    我顾不得多想,披上见衣服就往外跑,一定要把这个鬼鬼祟祟的影子弄清楚。

    等我出去之后,四下无人,只有周围邻居的狗在犬吠,深夜的时候阴气最重,我还是溜回房间,不敢轻易冒险。

    第二天我一起床就去村里面溜达,关于恬妞的死,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有好几个版本。

    有人说是因为恬妞被她那个疯老爸给玷污了,所以实在受不了就自杀了,恬妞的尸身没了,也是因为想要跑回来报仇,所以她那个疯老爸这几日并不在村里面晃悠,想来是做了孽,被观音菩萨给收了。

    还有人说,恬妞是被别人杀死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她死去的妈,恬妞死的那天刚好是八月二十,那天是她妈的忌日,恬妞就是这么被她妈给带走的。

    我听着这些没有事情聚在村口聊天的老妇们聊天,颇觉得有一番风味,我也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可是竟然没有发现是什么。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为什么会觉得这件事有蹊跷,那是因为,恬妞的死是无缘无故的,可是并没有去在乎她的死因,也没有去查,殡葬她也只不过是匆匆了事,我觉得很奇怪。

    人死了哪有不明不白的道理,又想起她那个疯疯癫癫的老爸,也是个苦命的人儿,死了老婆不说,现在也死了女儿。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还是想去那天跟着朱子易去过的那个山洞看看。我走在路上,却觉得背后好像是什么人一直在跟踪我。

    我默不作声的继续往前走,等到前面进了石洞,我知道里面漆黑,一定可以甩掉那个人。

    等我进了石洞,捡了块儿大石头站在洞口,想着一会儿进了人就砸过去。

    果然那个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进了洞,一切都按预想中的发生了,我手里拿着石头死死的砸过去。

    “哎呦,哎呦。”

    我忽然觉得这声音好像有些熟悉,但是还是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

    “别打了,小鱼哥,是我啊。”

    “水娃,是你啊,你说你,一直跟在我后面干啥啊?”我有些生气。

    “小鱼哥,你昨天突然间晕倒了,婆婆就让我多照顾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