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四章僵尸

    听见小鱼这么说,我就没有理由怪他了,毕竟这也是为了我好。

    “那你也不能跟着我啊。”

    “小鱼哥,我不跟着你,你自己肯定不知道偷偷跑哪儿去了,也不带着我。”

    水娃有些孩子气的撅了撅嘴。

    我没有办法,只好带着他,因为我心里对这里还是有一丝抵触的。

    “带洋火了吗?”

    “恩,拿着呢。”

    我拿过水娃手中的洋火,划了一下,借着微弱的光进了石洞,有光就比我那天摸黑走要好很多,水娃很害怕的一直拉着我的衣服。

    我俩一前一后的往前走着,走到了一个路口,是那天我自己没有注意到的路口,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拉着水娃走进了进去。

    一进去,一阵阴冷的风就把我手中点着的火柴给吹灭了。

    “啊!”水娃吓得叫了起来,我原本不害怕,可是被鬼娃这么一搞,吓得也是一个寒颤。

    “你叫什么啊,都被你吓死了。”

    “小鱼哥,我们走吧,这里太恐怖了。”

    “你是不是男子汉,这么点动静就把你吓成这样,要走你走。”

    我故意激他,其实我心里也害怕的很。但是两个人一起总比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要好很多。

    听了我的话,水娃也再不说要回去的事情了,还是静静的跟在我的身后。

    洞里面刮进来的风越来越冷,我两冻的直打哆嗦,贴的也越来越近,眼看着身上带着的洋火马上就要用完了,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小鱼哥,这是什么味儿啊?我想吐。”

    听水娃说完,一阵恶臭味儿也直冲冲的扑过来,我有些倒胃口,这味道再熟悉不过。

    “水娃,用手捏着你的鼻子,能不呼吸,就别呼吸,我们可能遇见僵尸了。”

    “啊,那怎么办,我们会死吗?”

    水娃的声音的很大,我生怕会惹恼了里面的僵尸,到时候再跑就来不及了。

    “只要你别再一惊一乍的,我们就不会死。”

    “知道了。”听我这么说,水娃马上闭上了嘴。

    我俩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尸臭味儿也越来越浓重。

    等我俩真的走到最里面的时候,那骇人的场面着实让人震惊,在洞穴的深处,有五六个僵尸用铁链子绑在四周的石壁上。

    “小鱼哥,你看那个,那个不是恬妞吗?”

    我顺着水娃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还真的是恬妞没错,可是那天朱子易不是把恬妞给埋了嘛,恬妞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再一联想到那天我是跟着朱子易到的这个山洞,哼,那个朱子易果然有问题。

    “水娃,你待着别动,我去里面看看。”

    这个暗室下面好像还有还有什么东西,我被我的好奇心驱使着一步一步往里面走。

    “小鱼哥,我怕,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你听话,我就去里面看一眼,你就待在这儿,哪也别动,离那些僵尸远一点,别被她们咬到了。”

    水娃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乖乖的留下了。

    我一个人又重新划了一根洋火,走向最深处,里面有一个铁门,我透过门缝,看到里面有一个女人,她披散着头发,脸色发白,身上穿着旗袍躺在石床上,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就被水娃的一声救命惊到了。

    等我跑过去,只看见已经变成了僵尸的恬妞死死的抓着水娃的胳膊不肯放,由于水娃手中有洋火,恬妞也不敢凑的更近。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间想起来好像还留了几张符带在身上,那日趁着友道长不注意,我从他那拿了几张镇尸符,按着之前友道长的方法,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将那纸符贴到了恬妞的脑袋上,恬妞立刻不动了。

    水娃已经被吓坏了,我不想责罚他,赶紧拉着他往外走。

    等我俩出了洞,我才看清楚水娃的脖子上好像已经被恬妞咬了一口,这下糟糕了。

    “你刚才为什么不听话,我说了不让你凑近,让你待着,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水娃看见我厉声厉色的样子,心里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竟然抽泣起来。

    “小鱼哥,你别生气嘛,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恬妞她待在那真的很可怜,我就是想给她一块糖。”呜呜呜,水娃一边说,一边哭的更伤心了。

    “好了,你别哭了,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恬妞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恬妞了,你回去以后千万不能把你今天看见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水娃眼睛还水汪汪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就冲着我使劲儿的点头。

    我看着水娃脖子上的牙印,不敢告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婆婆。我只能尝试着看用友道长的记忆,看是不是可以搜寻片刻可以救水娃的良方。

    被僵尸咬了,也就是中了尸毒,过不了几天尸变的时候,水娃也就会变成僵尸了。

    我本来想用治疗友道长的方法来救治水娃,可是水娃他只是个普通的孩子,我不能对他用法,他的身体承受不来偌大的法力在他身上运行时的反作用力。

    “天狼,我该怎么办?”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只好去求救天狼。

    “小鱼,你知不知道蛇胆可解百毒,我不知道是不是也可以解尸毒,我记得我以前的主人就是拿竹叶青的胆来治尸毒的。”

    “真的吗?”我有些欣喜若狂,竹叶青还不简单,村里的孩子打小就喜欢抓蛇掏鸟窝,这一点事儿不在话下。

    “天狼,我要怎么做才行,抓几只可以?”

    “恩,小鱼,差不多五条竹叶青就可以,把它们的蛇胆放在一起捣碎,然后敷在尸毒上,差不多一个晚上,就好了。”

    “太好了,有的救就好,我这就去。”

    等到我上了山找竹叶青的时候,这才发现刚刚实在是太得意忘形了,现在早就已经是深秋,这个时候蛇应该都蜷缩在洞里准备冬眠了吧,别说找五条竹叶青了,就是找一条现在也是比登天还难。

    我窥伺在林中大半个时辰,可是依然一无所获,这么干干的等着也不是个办法。

    都说蛇害怕公鸡叫,我返回村子,从村里李大婶那里讨了只大公鸡来,我抱着那个公鸡,让它窝在一个小小的洞口,由于空间狭小,公鸡有些难受,一直不停的在叫。

    洞穴深处受到惊吓的蛇也开始纷纷溜出来,我看到一条竹叶青缓缓的吐着信子朝着大公鸡的方向爬来。

    迅速上去捏住那条蛇的七寸,将它放进随身带的背篓里,那条被抓住的蛇四处游窜,企图从背篓中逃跑,可是无奈,天气有些阴冷,它好像几乎也没有怎么吃东西,力气实在是太弱。

    由于同伴被捉,其他的蛇也纷纷向我们靠近,我顾不得抓着那只公鸡,就把它丢下山去,想必这块地方它比我还熟悉,就让它自己跑回家吧。

    不一会儿,我迅速的又抓了五条竹叶青,带着这满意的胜利品准备下山了。

    我在村口把就把它们全部杀掉,把胆取了出来,掕着蛇胆回家了。

    一进门,就看见婆婆在哭,我立刻过去,问她到底发了什么事。

    “水娃的脖子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都烂了,他躺了一天了,怎么叫他都不醒,他可是我唯一的孙子啊,他死了,我这老婆子也就不想活了。”

    听见婆婆这么说,我赶紧跑到屋里面去看水娃,仅仅这半天的时间,水娃被恬妞咬过的地方竟然真的在溃烂了,竟然还生了肉蛆,我顾不上恶心,立刻把刚刚弄来的蛇胆给水娃敷上。

    “天狼,这样是不是真的有效果/?”

    “放心吧,小鱼,天亮之后,水娃肯定会好的。”

    听了天狼的话,我有些安心了,但是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我把水娃扶正,输了些真气给他,希望他能够挺过这个时辰。

    可是,到底是谁会在那深洞之处藏匿那么多的僵尸,这世间难道除了陈半仙以外还有人跟他一样变态的喜欢尸毒?这一切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想到朱子易的种种奇怪之举,我决定这几天好好的跟着他,这事儿一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还有,朱子易桌上的那个漂亮的女人,到底是谁呢?

    带着这些疑问我再一次沉沉的睡去,或许是最近实在是太累了,一整个晚上我都睡得很踏实,直到早上我被水娃的惊声尖叫吵醒。

    我还以为是蛇胆没起作用,害怕的赶紧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想到就看到水娃那臭小子站在那里上蹿下跳的。

    “大早上的,你瞎嚷嚷什么啊?”

    “太可怕了,你看那啊,小鱼哥。”

    我看见水娃的枕头边上,绿色的蛇胆已经被染成黑色,而且还散发着恶臭,里面的肉蛆多的已经在水娃的床上爬来爬去。

    “水娃,你还愣着干嘛啊,赶紧把那些个东西拿出去丢掉啊。”

    我悄悄瞥了水娃一眼,他的脖子真的好了,一点被咬的痕迹都看不出来。果然天狼说的做法是有效的,我暗自窃喜。

    忽然,门口一个黑影飘过,我立刻追了出去,追着他跑了好久,人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