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五章杀人

    我沮丧的只好回村,却听见了一个让人欠揍的声音。

    “鱼小子,你这年纪轻轻的,腿脚也不咋灵活啊。”

    我抬头一看,竟然看见徐半仙翘着二郎腿坐在我正上方的树杈上。

    “哼,怎么是你,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因为之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我还是很记仇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徐半仙给我下毒的事情,这个死老头,现在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又要搞什么事情出来。

    “我到这儿来是有正经事要办的,你这个小鬼怎么也在这儿?”

    徐半仙还不知道我妈去世的事情,我也没必要告诉他,只好随口编了个谎话给他。

    “我来走亲戚。”

    “鱼小子,我劝你还是早点走,这个地方阴气太重,你八字不算太硬,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招来的话,恐怕就小命不保了。”

    “你瞎说。”

    这个臭道士说的话,我是一点都不会相信了,他和友道长都是一丘之貉,自私自利的,怎么会为他人着想呢。

    “信不信由你,刚刚我看跟你住在一起的那个小鬼,他先前肯定是被僵尸咬过的。”

    “没有,你别胡说,水娃的伤口已经看不出来,我不想告诉徐半仙实话。”

    “哈哈,你这个臭小子还敢对我撒起慌来了,你不知道那天是谁救你了。”

    徐半仙不提这些还好,提了我更生气。

    “你怎么不说往我身上下毒的人不也是你嘛。”

    “得了吧,你个臭小子,我告诉你,虽然那个小鬼伤口已经看不出来了,可是那尸毒并没有完全排出来,他说话的时候,嘴巴里还是带着那股腐烂的味道,你可能不太了解所以闻不到,我专门练就尸毒,这点东西怎么能瞒得过我呢。”

    听见徐半仙这么说,我一下子紧张起来。

    “那你说怎么办?水娃是不是还有生命危险?我不管,你给我下了毒,你欠我的,你一定得给我个说法。”

    徐半仙拗不过我的赖皮,从身上拿了颗化毒丸给我,说给水娃吃了,差不多过几日那毒就会随着身体排出来。

    我半信半疑,最后还是从徐半仙手中拿过那颗丹药。

    也许是因为这颗丹药给了我信任感,我带着徐半仙去了那个山洞。

    到了那里,就引起了徐半仙的一阵唏嘘。

    “鱼小子,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我没把跟着朱子易来的事情告诉徐半仙,只是说我是自己贪玩溜进洞来找到的。

    徐半仙给每个僵尸都贴了纸符,他讲随身带的葫芦取下,用刀在每个僵尸的手指上割了小口子,就有黑色灼热的尸毒流出来。

    徐半仙想进里面看看,所以就把那个葫芦给了我,让我帮他去装尸毒,我一边捏着鼻子,因为尸毒实在是太臭了,一边小心翼翼的,生怕哪个僵尸醒了会咬我。

    徐半仙进了里面,但是无奈铁门锁住了,他进不去,只好放弃,又踱回来,拿过葫芦。

    “这些差不多够了,我们走吧。”

    我很不理解徐半仙,明明是道家的人,为百姓斩妖除魔,可是为何却要搞这种伤人的玩意。

    “徐半仙,我能问你个问题吗?”走出洞外的距离,实在是冗长,我好奇的说道。

    “你说。”

    “为什么你一个捉鬼杀鬼的人,还要尸毒这种害人的东西。”

    “因为有时候人比鬼还可怕。”

    听见徐半仙这么说,我竟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很多年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我那个时候才悟出来,当时徐半仙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徐半仙没有跟着我到村子里,在我俩快到村口的时候,他又“嗖”的一下不见了,他跟友道长怪不得是一个师父教的,都喜欢这么神出鬼没的。

    我悻悻的回村,就看见朱子易在前面走着,我跟过去。

    “嘿,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朱子易没有理我,还是直挺挺的往前走,我发现他总是这么神秘的很,他却是这样,我就越想揭开他身上那层神秘的面纱。

    我回了家把那个化毒丸给水娃吃了,一开始他不肯,我骗他说只要他吃了我就给他好玩的,后来我只好把我娘留给我的那个彩色的玻璃球给了水娃。

    说到底如果那天不是我非要带水娃去那个山洞的话,他就不会被僵尸咬了,还险些丧命,这其中的厉害性,我没有告诉水娃。

    第二天,天一亮,村子里又像是炸了锅一样,水娃哼哧哼哧的从外面跑进来,脸色吓得发白,婆婆赶忙倒了杯水给他压压惊。

    “出啥事儿了?”婆婆问道。

    “那个王老头今天死了,他也死在村口,跟恬妞死的时候一模一样,外面大家都吓死了,说是恬妞回来报仇的。”

    我心里隐隐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快速跑出了门。

    刚到村口,又看见朱子易站在那,只是今天他看起来跟昨天不一样,他比昨天疲惫要疲惫很多。

    我凑到前面去,王老头死的很异常,两个眼珠子被挖了去,身子和下半身被分割成两部分,这明显就是被人杀害的。

    大人们都把小孩子的眼睛捂住,生怕他们看见这血腥暴力的场面。

    朱子易还是一如既往的从容不迫,他对着旁边的人小声的耳语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

    我没有跟过去,也许是时机不对,最重要的是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朱子易跟王老头无冤无仇,根本就没有理由。

    尽管我的直觉告诉杀人凶手一定是在村子里,可是我根本说服不了我自己去怀疑朱子易。

    经过这个骇人的凶杀事情之后,村里已经人心惶惶,我本来不想再待下去的,可是想到水娃和婆婆,我还是要等到安全了再离开。

    白天村子里的人就很少,晚上更是家家户户大门紧锁,都不敢出来。

    我倒是不以为然,跟平时一样,偶尔也去村口大树看看徐半仙在不在,可是那臭道士在取了尸毒之后,竟然再也没有露面。

    现在水娃也不敢独自去后山放牛了,我俩整日都窝在家里斗蛐蛐,丝毫忘记了这死人的阴霾。

    时间一晃,说过的快也是过的飞快,自从王老头被杀的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一转眼半个多月又过去了。

    朱子易说派人调查,可是显然没有任何进展。

    很快就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中元节,这一天是鬼节,之前就听我爸说过,每一年的这一天,阎王会大发慈悲的开放鬼门关,让各路的鬼都回家来看看,所以那一天阴气也就特别的重。

    我还记得去年的中元节,我妈还给我戴了一个装满红豆的香包,说是辟邪用的。

    虽然说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又恰巧碰上这样的一个节日,可是大家好像都避而不谈,生怕自己会沾惹上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中元节的那天,婆婆给我和水娃煮了八宝饭,说是吃了就什么都不害怕了,鬼娃吃了两碗肚皮都要撑起来了。

    我却没有心思,今天中元节,那我妈是不是也会回来,所以我大早吃了饭就跑出去,我希望我能看见我妈。

    可是到了晚上,一如往日的稀松平常,我以为一切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可是就这个时候,水娃的房间发来一声惨烈的叫。

    我赶紧跑过去,鞋都没来及穿,一进门就看见,婆婆竟然躺在血泊之中,我赶紧摸了摸她的气息,幸好还是有微弱的气息在,我立刻传了点真气给婆婆。

    可是最后婆婆还是死去了,水娃哭的很伤心,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婆婆的死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我一定要把这个杀人凶手找出来。

    婆婆第二天就殓了,水娃看着人们把婆婆放进棺材的时候,哭的差点背过气去,而我没有去婆婆的葬礼,我去了那个山洞,因为我有一种预感,那些死去的人最后肯定都会被人运来这个山洞里。

    我找了一块儿大石头,伺机而动,等了一个差不多一个时辰,可是什么都没有出现,我有些慌了,而且随着我的慌张,体内的真气也在不断的运转,里面的那些僵尸已经闻到了我的气味,他们不停的在挣扎。

    试图想挣脱铁链,我藏匿在这里久了,胸口也有些憋闷,但是为了找到真相,也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待下去。

    我运了一口气,想把体内这些不听话的真气镇住,手指也不断的在跳动,我没有压抑我的手指上的动作,任由它在如行云流水间流动,交缠的十个手指之间,其中一个手指竟然高高的竖起,其余的手指都做众星环绕的状态。

    这让我有种说不出的神韵,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法术的神奇力量。心中激起千层浪花,可能是我法术的力量太强大,镇住了里面那些该死的僵尸。

    他们渐渐的不再嚎叫,我的心也平静了起来,体内的真气渐渐的平稳。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呼吸也变得急促。

    我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激动是我终于可以看到这个可恶的杀人凶手是人是鬼,紧张是现在没有其他人帮我,只有我一个人在,虽然我已经有足够大的修为,可是经验还是不足啊。

    我听着那个人的脚步,渐渐的逼近,突然出现了一个光亮,也许就是那人手中拿着的火把吧。

    可是当我看清楚那个人的脸的时候,我的危险也在那一瞬间来临了,我被他狠狠的推在地上,我试图反抗,可是他的力气太大,我无法与之抗衡,然后我失去了知觉。

    我昏迷之前还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竟然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我却不得而知。

    洞里面阴风刺骨,僵尸们阵阵哀嚎,我被打晕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隐隐约约我看到一个晃动的身影朝着我走来,他唤我“小鱼”。

    我的意识好像是有的,可是就是看不清楚那个人是谁。

    然后这两个人便一起走出了山洞,留下了这洞里的我和这些僵尸们。

    等到第二天,我再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死,即便昨天受了那么重的伤,可是我有真气护体,那人并没有那么容易伤害到我。

    我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去揭开这个不为人知的真相,这一切是时候该昭告天下了。

    我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头也很晕,可是求生的本能却努力的驱使着我往洞外走去,我的每一步都走的很艰辛,却又很庆幸。

    就在我走出洞口的那一瞬间,我还是因为体力不支倒了下去,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很多人的脸,有我妈,有落七,有婆婆,还有那个人。

    我看着他们向我走来,可是我叫我妈和落七她们却都不理我,一直跟着那个人往前走。

    好像每一次的梦境都是这样,她们一直在往前,而我一直在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