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七章报仇

    徐半仙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并没有被这七八只僵尸吓住,这些僵尸看起来一个个虎头虎脑,呆头呆脑的,可是随着那个人的号令,竟然变得有序起来。

    僵尸们讲徐半仙团团围住,发出让人心觉凶狠的哀嚎。徐半仙跳起来,手指在空中划过,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取出自己袖子里的符纸,又念了几句密语后,就将那符纸贴在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僵尸的天灵盖上。

    僵尸们看到这一幕,都害怕的不敢靠近徐半仙,可是那个人再一次发出号召,这一次僵尸的攻击就比前几次要凶猛的多。

    徐半仙照着刚才的法子,如法炮制的给每一个僵尸的天灵盖上贴了纸符,所有的僵尸都定住了,徐半仙看向那个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都是他们应得的,是他们自己活该。”

    “你这种人,也应该去死。”

    “啊哈哈哈哈,去死的人应该是你吧。”

    那个人一阵狂笑不止后,再一次拔剑冲向徐半仙,刀光剑影间,两个人来了一次殊死拼搏,就在徐半仙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那些被镇住的僵尸竟然醒了。

    他们晃动着他们的身体,慢慢的靠近徐半仙。

    “你们这些鬼东西,我给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珍惜的。”

    说着,徐半仙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玉瓶,将那瓶中的液体挥洒向那些个僵尸,顷刻间他们都换作一摊臭水。

    “接下来,该轮到你了。”徐半仙冲着那人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那他们呢,他们又都做错了什么。”

    听到这儿,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那个凶手是朱子易吧,我早就发现他不对头。”

    “不是。”徐半仙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

    我更加觉得奇怪,难不成这凶手另有其人,可是除了朱子易,我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和事啊。

    “不可能啊,那就没有旁人了,徐半仙,你是在唬我的吧?”

    “是恬妞的爹。”

    我听见这几个字从徐半仙的嘴里发出来的时候,人都惊讶的不行,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

    “徐半仙,你一定是搞错了,那个疯人,他怎么有能力去唤醒僵尸,去杀人呢。”

    带着我的疑问,徐半仙告诉了我后面的故事,也难怪我会不相信,就在徐半仙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在二十一年前,恬妞的爹跟一个叫做小婉的姑娘相好了,两个人情投意合,两家人对这两个孩子也是十分的满意。

    小婉是当时村里出了名的美人,喜欢她的人多的是,恬妞爹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地人,村里有很多人说他俩不合适,是因为觉得恬妞爹配不上小婉,可是小婉不这么觉得,这一点让恬妞爹很开心。

    两家人本来就在村子里耍的好,这下因为两个孩子,两家的关系自然也就密切,往来也就更频繁。

    原本两家人都已经为小婉和恬妞爹找好了明年要结婚的时间,小婉也表示同意了,恬妞爹就等着来年春天,等到大雁回来的时候,就跟这个自己喜欢的姑娘在一起。

    可是事情往往事与愿违,那一年恬妞爹的老娘得了很重的病,被人抬着去了县里的医院,医生都摇头说治不好,又让转到省里的医院。

    几经周折,老人家的病情本来就很重,这长途跋涉的就更厉害了,那几日,恬妞爹就跟丢了魂儿似的,眼神空洞洞的,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

    住院的钱也很多,几乎快花光了恬妞爹这几年攒下来的所有积蓄。

    小婉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决定进城打工赚钱给未来的婆婆治病。

    可是没想到的是,就在小婉进城的路上,竟然被人强奸了,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现在仁义村的村长朱子易。

    听到这里,我觉得小婉这个姑娘实在是太可怜了。

    我突然间想起来朱子易房间里画框上的姑娘,也许那个就是小婉吧,可是朱子易现在还把小婉的照片留着,想必也是真的喜欢小婉才对。

    我没有打断徐半仙,希望他把故事说下去。

    后来小婉被强奸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仁义村,大家在背后议论,说小婉已经是个烂货,不值钱了。

    尤其是那个王大爷,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恬妞爹想要杀王大爷的原因,王大爷嘴碎,这件事情都是因为王大爷后来才被村里人知道的。

    还记得当时小婉被人强奸后,特别害怕,她跑去找恬妞爹,就是一直哭,啥都不肯说,差点把恬妞爹逼急了。

    后来实在是耐不住恬妞爹逼问,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这个狗日千杀的,你说那个狗日的是哪个,老子去办了他。”

    当时恬妞爹还是一个气血方刚的少年,听见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了,心里别提有多窝火了。

    “我没看清楚,天实在是太黑了,我什么都没看清楚啊,呜呜呜。”

    然后小婉就一直在哭,看的恬妞的爹心都化了,自己这么宝贝的女人竟然就这么被欺负了,但是老实的庄稼人能做什么呢,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件事情揽下。

    “小婉,你别哭了,这件事情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千万 不能告诉任何人,你听到没有,就算是你娘你也不能告诉她。”

    小婉害怕的拼命点头。

    “那你还娶不娶我了?”小婉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恬妞爹。

    恬妞爹像个汉子一样的给了小婉一个承诺。

    “我娶你,一辈子都疼你。”

    就这样,来年的春天,两个人拜了天地,成了亲。

    成亲的时候,眼尖的人还是会发现小婉的肚子是有些微微凸起的,果然过不了多久,一个女娃娃呱呱坠地。

    接生婆就是水娃的婆婆,那天天气阴沉沉的,下了暴雨,电闪雷鸣的,恬妞爹打着油纸伞去把婆婆请到家里接生。

    小婉已经疼的死去活来,上气不接下气了,婆婆到了现场,按着步骤开始接生。

    一声暴雷之后,天空好像被劈成两半,恬妞就是在那样的环境里出生的,可是就在一家人欢喜的迎接这个小姑娘的到来的时候。

    接生婆说,大人大出血止不住了,恬妞爹一听小婉有危险,立刻冲了进去。

    拉着接生婆的手就说。

    “求求您了,一定要保住她。”

    可是后来小婉还是在那个晚上走了,她甚至连看一眼自己的孩子都没顾得上。

    徐半仙听见恬妞爹说到这里的时候,简直都要疯了,他根本就不理解一个疯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毕竟大出血也不是产婆的错,就因为这件事情要把婆婆杀掉,这也太残忍了。

    “哼,怪就怪在她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

    原来那天在朱子易强奸小婉的时候,婆婆正好割了猪草路过那里,听见一个女娃娃的救命声立刻跑了过去。

    可是天杀的,竟然看见那样禽兽的一幕,当时婆婆也有些害怕。想着如果自己过去的话,说不定那个强奸犯会连自己一块玷污了,毕竟从背面看起来那是一个如此血气方刚的青年。

    可是小婉当时却是看见了婆婆,她拼命的在呼救,拼尽全力的在挣扎,为的就是想让有人如果发现了她的话,会救她于水火之中。

    可是当时懦弱的婆婆走开了,走到这里,恬妞爹恶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

    “呸,那个死老婆子,如果她当时没有见死不救,小婉怎么会变成这样,难产的时候也是,我那么求她,她只是说她尽力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后来小婉走了,恬妞爹给这个娃取名叫恬妞,并当她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一声骄纵,自己那个时候实在是受不了小婉去世的这个事实。

    于是选择了装疯,恬妞爹以为会在这样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安稳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可是没想到,今年年初,那个当年强奸小婉的混蛋,竟然回到了仁义村,他不光回到了仁义村,还变成仁义村的村长。

    恬妞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在村口,整个仁义村的人敲锣打鼓迎接这个混蛋的时候的场景,他躲在角落,看着被大家簇拥起来的,人面兽心的朱子易,手中的拳头握的发紧,嘴唇也咬的发紫。

    恬妞爹的胸口开始巨疼,似乎是被什么惊天的大秘密堵着,他喘不过气来。

    他很想现在冲到人群中央,揪起那个禽兽的衣领,将他举起来狠狠的揍一顿,可是如果那样的会,说不定会有人把他当成疯子赶走。

    况且他已经疯了这么多年,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是清醒的。

    自从朱子易来村子之后,恬妞爹说他就已经生活在仇恨里了。恬妞死后,他骗别人说把她葬了,其实是把她藏在这个石洞里,这里氧气少,腐烂的就会慢些,偶尔想小婉了,恬妞爹就整天待在这洞里。

    毕竟他已经疯了,没有人会关注一个疯人的死活的,所以即便他整日待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