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八章拜师

    “那你为什么要杀害恬妞,她不是你当作亲生骨肉来养的吗?”

    “别提那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了,这么多年,她何曾当过我是他的父亲。”

    原来那日恬妞爹准备将朱子易杀掉,他早就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找到了耗子药,想着毒死那个朱子易一了百了,可是没想到,偏偏这件事情会让恬妞发现。

    恬妞也知道了原来他爹一直都是装疯的,而且现在他爹要去伤害自己一直爱慕依旧的朱大伯,恬妞朝着要去告诉他爹,恬妞爹实在是被这个死丫头给气岔气了,失手掐死了她,后来怕被人发现,就放到村口了。

    “不过王大爷的死,却是个意外,好死不死的王大爷自己总撞见,我就帮他一程吧,刚好我需要的僵尸还差一个。”

    几年前,恬妞爹发现了一个来自西域的古方,听说用僵尸可以将已死之人的魂魄唤回来,只要她的尸身还是完整的。

    那个时候恬妞爹不是很相信,可是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他想试试,所以就发生了现在的事情。

    那天也是因为恬妞爹发现了我,才把我打晕,至于为什么不把我杀了,恬妞爹没有说,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你说完了吗?”徐半仙冷冷道。

    “说完了,动手吧,我苟活了这么多年,不忍心再让小婉一个人孤单。”

    徐半仙继续说道。

    “我不能杀你,只能送你去见官,因为道士只能斩妖除魔,人的事情还是交给官去做。”

    “哈哈哈哈。”

    恬妞爹一阵仰天长啸之后,头直直的撞向那水晶棺材。

    “这就完了?”我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有点不可置信的问道。

    “完了,你还想怎么样啊,这已经够乱的了。”

    “那我们现在要去干什么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跟着徐半仙我到了山洞里,已经不是之前的样子,徐半仙拿出随身带着的符纸,将它们贴在石壁上,然后口中念念有词。

    我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也猜出了大概的一二。徐半仙是想超度那些死去的亡魂。

    “你在那傻呆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我听见徐半仙叫我,立刻赶过去,不久,一个简单的法坛就做好了,我心里还有些鄙视。

    “就这么简单啊。”

    “你别小瞧这法坛,要的是人的心意在,跟法坛简陋不简陋的没关系,我的修为在这儿摆着呢。”

    “那你为啥每次去我们那的时候,都要求那么多门道。”

    “哈哈,那是你们请我去的,我有点要求怎么了。”

    我越来越讨厌这个徐半仙了,不仅人坏,心也坏,不过这一次他竟然也想出这种超度人的事情,想必是好的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徐半仙对恬妞爹有这么大的同情心,难不成是因为小师妹,竟然让他跟恬妞爹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

    大人的事情,我不想知道那么多,毕竟我是个小孩子,想多了,脑袋会累的。

    法事做了很久,我站在旁边也偷学了不少东西,晚上跟徐半仙回村,水牛还在家里等着我们。

    我看着水牛,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明天我要走的事情,因为事情已经解决了,我还要去救落七,所以没有办法继续留下来了。

    晚上,我看见朱子易的时候,没有像往常一样跟他打招呼,我特别讨厌他,觉得他不是个好人。

    朱子易倒是很往常看起来不一样,人也瘦了很多,他渐渐走远了,我突然间看见他的后脑勺上好像有个人,在冲着我笑,是那种很阴森的笑。

    顿时我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跑回了家,等到回家的时候,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徐半仙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又想嘲笑我,可是一走进我,他马上皱起了眉头。

    “你刚才去哪儿了?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拼命的点点头,因为害怕所以一五一十的把刚刚看见的东西都说了。

    “你招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赶紧把这个戴上,过不了几天那个东西还会来找你的。”

    “啊,那怎么办?”我吓得差点瘫坐在地上。

    水娃在旁边听得更是脸色发白,徐半仙倒是不以为然,继续喝着酒。

    “你怕啥,这不是有我在吗?明天教你几招,放心吧。”

    夜已经深了,由于徐半仙要住在这里,我跟水娃只能挤在一个炕上了,我表面上有些不情愿,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这样水娃跟我在一起,那个东西来了,我也不用怕他。

    徐半仙在我和水娃的枕头前都贴了纸符,这样的话,那个东西就不敢来了。不知道是因为徐半仙的纸符真的起了作用还是我的心里作用,反正昨天晚上一整夜我都睡得很踏实,早上醒了,水娃还抱怨说我昨天晚上呼噜打的太响了。

    吃过早饭,徐半仙跟我一起去了朱子易他们家,徐半仙说,一靠近这个地方,就觉得阴气很重,想必那厉鬼是很厉害的。

    我不由的又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鱼小子,你害不害怕?”

    徐半仙都这么问我了,我就算是害怕也要说自己不害怕,所以我硬着头皮说我自己不害怕。

    “那你不害怕,就进去吧,等到那恶鬼来找你,我就收了他。”

    一听徐半仙要把我自己一个人丢在这儿,我吓得腿都软了。但是我就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即便真的怕的要死,可是我不想让徐半仙笑话我,还是决定留下了。

    到了正午,门外一阵风铃在响,徐半仙说,十二点正午的时候正是一整天阴阳的交合,所以既是一天阳气最重的时刻,也是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刻,这个时候鬼最喜欢出来活动了。

    因为鬼生前是人,是人就喜欢在白天活动。我坐在朱子易家,听着那个脚步越来越近,心都扑通扑通的跳到了嗓子眼里。

    朱子易推门进来,他的眼神中带着一种狠劲儿,然后他冲我笑了,笑的很阴森,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好冷,突然一阵阴风刮过,“啪”房间的门被关上了,整个房间里,就只有我和朱子易两个人。

    朱子易什么都没说,就是一直冲我笑,我寒毛都竖起来了,浑身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突然朱子易冲着我就过来,他的手刚刚掐住我的脖子,就弹开了。

    “啊!”朱子易尖叫一声,我这才看见,他刚刚碰过我的地方,竟然全都烫伤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朱子易连连后退,不敢靠近我,那厉鬼还发出“呜呜呜”的呜咽声,就在这个时候,徐半仙出现了,他口中念念有词,手指不断交叠,对着那厉鬼就是一掌。然后在朱子易应声倒地之后,一个符纸将他压住。

    徐半仙又拿出了他是那个小葫芦,将那厉鬼放了进去。

    朱子易昏倒在地上,徐半仙帮他把七魂八魄锁住,就带着我离开了。

    “徐半仙,你咋又用你那小葫芦嘞,那不是装尸毒的嘛,怎么啥都往里装。”

    “你以后要是不听话,我也把你装进去。”

    我不屑的看着徐半仙,不过心里又有些真的担心,万一他真把我装进去可怎么办。

    到了家里,我把水娃叫来,跟他说我要走的事情,水娃一听就哭了。

    “小鱼哥,我不让你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因为有徐半仙在,所以我不方便跟水娃说我要去救落七的事情,只是推搡着说我有急事,后来看水娃哭的厉害,我随口一说把他带着,水娃竟然答应了。

    这下我可犯了愁了,我自己还没弄明白自己的事情呢,这下又带上个拖油瓶,要是如果徐半仙在的话,那就不一定了,事情说不定会顺利很多,而且我也很容易进入到他的门派救出落七。

    我打完了自己的小心思之后,就悄悄的对水娃说。

    “水娃,你这么喜欢徐半仙,不如你拜他为师吧,这样的话,以后咱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而且,婆婆去世了,你在这世上也没有啥亲人,拜了师,他就是你爹,不是有句话叫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嘛。”

    水娃听了我的话,觉得特别靠谱,对着徐半仙磕了个响头,张嘴就叫爹,这下可把徐半仙给吓坏了。

    “水娃,你这是要干嘛啊?别乱叫。”

    水娃一听徐半仙这么说,立刻意识到是自己说错了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徐半仙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我看徐半仙也没有拒绝的意思,立刻顺水推舟道。

    “臭老头,水娃想拜你为师,他现在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的,不如你就收了他,也好让他有个依靠,平日里你也能使唤他去做些什么事情,这不是挺好的嘛。”

    徐半仙一听这才明白了什么意思,可是他却冲着我不怀好意的笑。

    “一个徒弟哪够啊,你也得拜我为师,否则我谁也不收。”

    听见徐半仙这么说,我在心里狠狠的骂他,你个臭老头,这还讲究买一送一吗,让水娃认你做师父那也是万般无奈,你还想让我也叫你师父,没门。

    看我一直不说话,水娃都有些着急了,使劲儿的推搡着我的胳膊。

    “小鱼哥,你就答应了吧,咱俩做同门的师兄弟不是更好嘛。”

    后来我一想,之前是想拜那个友道长为师的,这样就可以把我带进门派,不仅修炼法术,更可以救出落七,可是那个友道长特别的不靠谱,还经常玩失踪,想来我跟着他也学不到什么,现在想想,这就是一个现成的机会。

    原本选择友道长是因为我体内有很多他传给我的真气在,倘若他教我的话,我接受的会容易一些,可是细细想来,徐半仙臭老头跟那个友道长他俩本是出自一派,那套路应该也差不多。

    我的如意小算盘打好后,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跟着徐半仙也挺好的,于是就表面上勉强答应了。

    徐半仙很满意的看着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志在必得,我不喜欢,甚至是很排斥,只是拜他为师而已,又不是签卖身契。

    相比较我的诸多烦恼,水娃倒是开心的很,小孩子就是这样,一有点什么开心的事情就会很开心,甚至都会忘记之前的不愉快。

    对于徐半仙和我而已,也许以后就真的成为了水娃唯一的依靠的了吧。

    徐半仙这个执拗的老头,一定要我们给他举行一场正式的师徒礼,可怜我和水娃去村口的小卖部帮他买了烧鸡和酒。

    这个死老头,这还没拜师呢,就已经开始使唤起我俩了,我心里不情愿的想着,唉,以后肯定是有我的好果子吃咯。

    晚上,拜师仪式终于开始了,徐半仙竟然把他的胡子好好的修理了一番,也换上了一身新衣裳,看起来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根本就不是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了,而且,他好像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我和水娃恭恭敬敬的奉上了一杯拜师茶。

    “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