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二十九章女鬼

    昨天晚上跟水娃一起向徐半仙拜了师,这个死老头一醒来就开始使唤我们,一清早让我跟水娃去村口小卖部给他买酒喝,当然了,一定得有烧鸡。

    这一次我和水娃俩人一人分到一个大鸡腿,别提多高兴了,看在鸡腿的份上,我就没有抱怨这个死老头的罪恶行径。

    吃饱喝足后,徐半仙就躺在床上呼呼睡去,今天是婆婆去世的头七,我跟水娃拿着祭奠的东西去坟头给奶奶烧些纸钱。

    村里的坟地在水娃平时放牛的后山后头,路程远的很,我俩一路走的很快,因为马上就到正午了,那太阳毒的很。

    我跟水娃快走进坟地的时候,我远远的就看见坟地前站着一个女的,她穿着漂亮的旗袍,一直在冲着我笑。

    我以为我和水娃都能看见,还好奇这是村里哪个人家的姑娘呢,也礼貌的冲她点点头,可是越发的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她的那股笑容好像是带着一丝丝的诡异。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反正怪怪的。

    因为紧张,我不由的放慢了脚步,水娃看着我越走越慢,忍不住催促我说。

    “快点走啊,别磨蹭了,小鱼哥,婆婆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呢。”

    由于水娃催促的很,我也就没有再细细想,紧跟着上去,再一回头,那个女人不见了,好像刚刚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幻觉而已。

    给婆婆烧了纸钱,我跟水娃便回去了,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一直在思考那个女人的事情。

    由于刚刚给婆婆上完坟,水娃心情也不好,我俩一前一后的,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等我俩回去的时候,徐半仙还在睡觉,他听见动静,知道我俩回来了,就使唤我俩再去给他买酒。

    我当时都要崩溃了,这刚入师门第一天,不仅啥功夫都没学着吧,倒是被人净使唤。

    我白了徐半仙一眼,说道。

    “你个臭老头,就知道使唤人,我不去,想喝你自己去。”

    水娃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左右为难。

    “鱼小子,我让你去你就得去,你看看人家水娃,多乖啊。”

    “哼,我就不去,你个臭老头,别想再使唤我。”

    “啊!”我刚说完,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徐半仙这个死老头掕在半空中,一时间还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啪啪啪啪啪”我的屁股已经开花了。

    徐半仙朝着我的裤子使劲的打了几下,觉得不过瘾,又脱了我的裤子打,那个疼呦,可是我一句疼都不喊,就是不想让这个臭老头得意。

    徐半仙一边打我一边说道。

    “好你个鱼小子,这刚入师门第一天,就开始做不尊师重道的事情了,师父交代你的事情你都敢忤逆了,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哼。”

    徐半仙看见我还是嘴硬,打的用了力道,这一次我再也扛不住了,只好求饶道。

    “哎呀,师父,我错了,是我不尊师重道,是我错了,求求您别再打我了。”

    不知道是徐半仙打累了,还是我的认罪态度太诚恳了,他把我放了下来,水娃赶紧过去扶着我。

    我打不过徐半仙,就一股脑的把气撒在水娃身上了。

    “哼,这个时候你倒是好心了,刚刚你咋不给我拦着呢,哎呦,我的屁股啊。”

    “小鱼哥,师父他,我害怕。”

    我算是看清楚了这个白眼狼,一口一个师父叫的,气死我了。

    徐半仙看我消停了很多,嘴里又吃上水娃给他买的烧鸡了,心情也好的很,便说道。

    “明日咱们就离开这儿,你们跟着我上山去,有些事情是该解决了,这么多年了。”

    听见徐半仙这么说,我终于意识到我可以见到落七了,因为徐半仙和友道长的事情水娃不是特别清楚,他就只知道点头。

    反正对现在这个小汉奸来说,这个臭老头说什么,水娃都觉得那是对的。

    我坐在一边思忖着,如果上了山,该怎么救出落七的的事情,只是我不知道的事,这个决定与我以后的命运息息相关。

    徐半仙看着我不说话,一巴掌打在我的脑壳上。

    “鱼小子,你想什么呢?”

    我扭过头去,没理他,径直去了屋里头,原本那个死老头还想抓起来打我,可是没想到,我这一次跑的飞快,一下子他就跟不上我了。

    我躲回屋里,心中窃喜,农村人现在过了秋收的季节,大多都是赋闲在家里,有的时候会聚在一起打打纸牌,妇女们就开始聚着准备过冬的衣裳和鞋了。

    那个时候经济还不发达,农村也没有什么电视,我们这些个小孩子不是整天跑出去掏鸟窝就是在家待着。

    现在入了秋,也没有鸟窝可以掏了,水娃在外面听着徐半仙给他吹牛皮,讲以前徐半仙自己多厉害的往事,唬得水娃一愣一愣的。

    我在屋里偷着听,笑的肚子都疼了,没想到这个徐半仙也太会忽悠了吧,听着听着,我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梦里,我好像又到了坟地前面的那片竹林,本来我是跟水娃一起走的,可是我一回头就看不见水娃了。

    “水娃,水娃。”

    我叫他,可是空荡荡的竹林里,除了我的叫声在回荡,没有任何声音。

    我继续往前走,然后就看见从密密的竹林深处飘来一阵又一阵的浓雾,它们迅速的把我包围住,我拼命的往前走,想走出这个地方。

    可是绕来绕去,我依然还是在原地打转,别提有多恼火了。

    我在厚厚的层层叠叠的迷雾中看到了一个人影,我以为是水娃,赶紧加快了我的步伐,可是等我走进的时候,哪里是水娃啊。

    那,那明明不就是之前看见的那个女人吗?

    我顿时只觉得脊梁一阵阴风刮过,那个女人一面对我笑,一面朝着我扑过来,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

    “小鱼哥,小鱼哥。”

    挣扎之中,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然后迷迷糊糊的我就被晃悠醒了。

    额头上已经是满头的冷汗,水娃站在我面前,一脸紧张。

    “小鱼哥,你咋了,做噩梦了吗?刚才我一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两个腿直扑腾,吓死我的了。”

    我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想到刚刚只是自己的梦境,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是迷迷糊糊中,又觉得这梦境是如此的现实。

    我正发呆呢,只听见水娃“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他一步一步的退后,然后用手指着我的脖子,怯生生的说道。

    “小鱼哥,你的脖子,脖子上有好几道血印子,好像,好像是被谁给掐的似的。”

    我看水娃吓得够呛,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我急忙跑到门口的镜子前,果然看见了那几道骇人的血印子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天哪,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我吓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来好像是听村子里的老人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可是今天这事儿怎么偏偏叫我赶上了呢。

    水娃站在我旁边,不敢过来,生怕惹上了什么。

    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问他。

    “今天上午咱俩去给婆婆上坟的时候,你在前面的那片竹林里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

    水娃已经吓得说不出来话了,只顾着摇头。

    “什么?你确定你没看到,那么大一个人你都没看着吗?一个女的,长的还挺漂亮的,穿着旗袍。”

    “小鱼哥,你别,别吓我啊,莫不是你招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听见水娃这么说,再看他吓得脸色都发白了,我没有继续问下去,难道真的是只有我一个人能看的见那个女人吗?

    那她到底是谁呢?一连串的疑问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就在这个时候,徐半仙回来了。

    他一进屋原本还是唱着小曲的,结果一看见我,马上变了脸色。

    “鱼小子,你是不是碰上了什么东西?”

    水娃这个时候害怕的说道。

    “师父,小鱼哥,他,他说他看见了一个女人,可是,可是我却啥也没看着。”

    听见水娃这么说,徐半仙好像明白了什么,继续问道。

    “鱼小子,你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刚才看见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的那些抓痕的时候,整个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手心隐隐都是冷汗,心里害怕的不得了。

    听见徐半仙问我,我赶紧一五一十的老老实实交代了上午在竹林的情况,和刚刚做梦的情况。

    徐半仙听了,面色有些凝重,严声厉色的问我道。

    “你个臭小子,怎么不早说?”

    原本就已经很害怕了,又听见徐半仙这么说我,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了。

    “我哪里知道那个女人是个鬼哦,我还以为水娃跟我一样也看见了呢。”

    “好了,那东西想必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上午才撞见你,这才多久啊,就找上门来了。”

    我听着徐半仙说着话,不由自主的又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那几道血印子赤裸裸的像是长虫一样缠绕在我的脖子上,透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诡异。

    “师父,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是我第一次叫徐半仙师父,不知道是因为我害怕还是我本能的就把所有的希望寄予于他,我相信他会救我。

    “能怎么办,让她走呗,道家讲究一干二净,先让她走,但是倘若她一再固执,就只能让她魂飞魄散了。”

    “这件事情好办吗?”

    “哈哈,你个鱼小子,也有你担心的时候,你不看看你师父是谁,这点小事情,晚上你跟我一同去后山驱鬼。”

    “师父,那我呢?”听见徐半仙这么说,水娃怯生生的问道。

    “你想去就跟我一起去,你跟鱼小子不一样,八字重,鬼都不敢靠近你。”

    “哎,好。”听见徐半仙这么说,水娃似乎是有了勇气。

    徐半仙看着我还是有些害怕,就拿了一包粉给我。

    “你把它吃了就没事了?”

    “这是什么东西?”

    “让你吃你就吃,废什么话啊。”说着,徐半仙趁我不注意,把那包粉直接倒进了我的嗓子眼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