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十二章缘份

    第二天,我跟水娃一直睡到中午才慢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徐半仙今天倒是心情好的很,没有使唤我跟水娃干任何事。

    我俩从屋里出来,就看见徐半仙一个人坐在那,叫他他也不说话,好像是个傀儡一样,我觉得有些奇怪,难不成是又撞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吓的把水娃叫过来。

    “水娃,你看看那个臭老头是咋了?我叫他,他也不理人。”

    水娃以为我是开玩笑的,毕竟我跟徐半仙经常闹得不可开交,有点小摩擦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水娃将信将疑的走过去,问道。

    “师父,你咋起来怎么早,不多睡一会儿?”

    水娃说完这句话后,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这孩子实在是太不会唠嗑了,这都中午了,哪里还早啊。

    结果徐半仙还是没理我们,后来我说饿了,就跟水娃去弄点东西吃,徐半仙也一直没有跟我们说话,我以为是他昨天晚上做法太累了呢。

    到了下午,徐半仙说要离开村子,准备回到自己的门派去了,让我跟水娃也一起收拾好行李准备赶路,我们师徒三人离开了村子,上了路。

    只是一路上只有我跟水娃一直聒噪个不停,徐半仙实在是太奇怪了一些,因为如果是在平时的话,我要是这么吵下去的时候,肯定又少不了挨他的脑瓜崩。

    “水娃,你看看这个臭老头今天是不是挺别扭的?”

    水娃一直低头吃着从家里捎出来的烤土豆,根本就顾不上搭理我。我自己觉得没趣,就跟路边的花花草草们玩了起来。

    我跑进路边的草丛中,想要撒泡尿的,可是我刚一退下裤子,就看见一个银环蛇,妈呀,那个脑壳大的跟菜花一样,吓得我赶紧跑开了。

    最奇怪的是,我竟然觉得那条蛇是在看我,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我跑着撞到了徐半仙,原本以为他会像平时一样抬手,一巴掌打在我的天灵盖上,可是他并没有,但是却被我撞到了。

    踉踉跄跄的,弱不禁风似的就被我撞倒了,然后竟然径直倒在了地上,我吓了一跳,不知道徐半仙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突然间一下子就变得这么柔弱,这还是我见到的那个不讲理的老头吗?

    我跟水娃赶紧放下手头的活儿,围在了徐半仙的身边,就连我刚刚看到那条大蛇的骇然也因为这件事情而全然忘却了。

    过了好大一阵子,让人觉得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徐半仙开始是一个人躺在地上的,可是后来他竟然,竟然变成了一个纸人!

    水娃吓的惊声尖叫起来。

    “小鱼哥,你把师父他都打的这么薄了,唉,善哉善哉。”

    我定睛一看,仔细观察了这个纸片一样的徐半仙,顿时明白了什么。

    “靠,又被这个死老头给耍了。”

    水娃不明白我在说什么,还是一直在怪我是把徐半仙给弄死的。

    “水娃,咱俩都被徐半仙这个老头给耍了,这哪里是徐半仙啊,明明就是一个代替他的傀儡娃娃,那个老头现在这个时候,估计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水娃一听容颜大失,神情紧张的看着我,问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小鱼哥,我们去哪里找师父啊。”

    “继续赶路,别的到时候再说。”

    我在心里默默的骂着徐半仙这个死老头,果然跟友道长是一个门派出来的弟子,两个人的做事风格实在是太相同了。

    认了徒弟就跑掉的人,实在是太不负责了。

    我一边骂,一边继续赶路,只是我不知道,从这个时候,就有一双眼睛在时刻的注意着我。

    水娃跟我比起来倒是心情平复的很多,徐半仙的离开并没有带给他什么。

    我和水娃以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彼时凑在了一起。

    一路上游山玩水,我还把那个傀儡娃娃的事情讲给水娃听,时间过的很快,回头望去,我俩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里地。

    现在好像太阳过不了一会儿就要下山了,也许是有一种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感觉,我拼命的督促着水娃往前走。

    “我们必须要加快步伐了,不然等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天色黑了,咱们两个人在这荒山野岭的不安全。”

    “小鱼哥,我饿了。”

    我让水娃加快速度,可是没有想到却换来这样似是而非的答案,罢了,还是继续赶路。

    我俩又走了一会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大叔,一下子把我们两个给拦住了。

    那个大叔长的恐怖,膀大腰圆的,还有满脸的络腮胡,把我和水娃着实吓了一跳。

    “你们两个小娃娃是从东边来吗?”

    我俩看着那个恐怖的大叔,吓得不敢出声,只是拼命的点头。

    “那,那就是你们两个不错了,可会些法术?”

    “会一些。”我怯怯的说。

    其实我哪里会,只不过是想装装样子而已,这样的话,肯定就会把他唬住,他要是敢伤害我和水娃,我就骗他说,会做法害他。

    一时间想到自己是如此的冰雪聪明,不仅为自己绝妙的机会拍案叫绝,竟然笑出声来。

    水娃瞪大了眼睛,好像是我搞砸了什么似的,我这才回过神来,继续规规矩矩道。

    “不知道大叔找我们两个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那个大叔听见我问了,态度立刻有了很大的扭转,这不禁让我十分的好奇,他到底是为什么有求于我们。

    “几个月前有个老道士从这里路过,说是我们家里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因为我平时多做善事,结下了很多善缘,因此这报应便不会在我的身上,可是这眼下,距离那老道士说的三个月期限马上就要到了。”

    “那我又能帮到你什么呢?”

    “那老道士说,三个月期限来临之际就会有从东边过来的有缘人渡我们一家过此劫难,我看你们从东边来,又看你眉宇间有着跟常人不一样的英姿,便断定,那老道士说的有缘人就是你了。”

    不一样的英姿?哈哈,我听见那个大叔夸我,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我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夸我了。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希望你们能够跟我回家看看,如果真的帮我们全家渡过这个劫难,必有重谢。”

    听见他这么说,我就好好的思虑了一番,一来呢,我跟水娃赶了好久的路,这一阵子的折腾,倒是有些口干舌燥了,而且我的肚子刚好就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咕咕咕”叫了几声,让我觉得有些丢脸。

    看着这个人的穿着,想必是个大户人家,若是去住上那么几天,那温饱是解决了,可是我若不是那有缘人,帮不了他什么,想必他也不会放过我的。

    就在我还在思虑的时候,就听见水娃老远的冲着我喊。

    “小鱼哥,你快点跟上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一抬头这才发现水娃早就跟着大叔走了老远了。

    这个家伙,我愤愤的说道,还是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我很快就追上了那个大叔,本来我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就无法应对了,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想起来,那个徐半仙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就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所以在跟着那个大叔回家的路上,我开始旁敲侧击的问了起来。

    原来那个大叔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茶商,他跟妻子虽然已经结婚很多年了,可是仍然膝下无子,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跟妻子的感情。

    两个人恩爱有家,大叔叫王响,一听这名字就是要做大事的人,他的妻子叫做李爱琴,听起来倒是个本本分分会持家的女人。

    李爱琴除了没给王响生孩子以外,几乎比任何都做的好,还帮着王响把他的茶叶生意做得是风生水起,可是就一年前。

    李爱琴怀孕了,王响一家人都觉得特别开心,因为终于等了这么长时间,可算是把这娃娃盼到了,原本是一件特别高兴的事情,可是就在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李爱琴疯了。

    是莫名其妙的疯了,她正在在家里大喊大叫。后来王响就到处找医生给李爱琴看病,可是都一无所获,还是没有一点起色。

    直到三个月前遇见了一个老道士,脏兮兮的,说是要上门讨口水喝,王响人也不坏,见那老头不坏,不仅给了他吃饭还给了他一些路上的盘缠。

    后来那个老道士走的时候,就把他们家里要发生大事的事情说了出来,王响吓得惊慌失措。

    “师父,你一定要帮帮我。”

    可是那老道士摇摇头,说是时候未到,等到三个月快来的时候,打东边来的娃娃会是王响的有缘人,那个时候劫难自然会不攻自破。

    我听着王响说着这个神神秘秘的老道士,难道是友道长?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的,但是我还是怀疑那个老道士就是友道长?

    可是如果那个老道士真的是友道长的话,那他怎么会知道我三个月后就会从东边来呢,也可能是从北边,或者南边或者西边呢?

    一连串的疑问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我们就到了王响的家里,果然是大户人家,那房子装饰的金碧辉煌,气宇轩昂的,别提有多气派了,光是那门廊上的几盏灯就好看的不得了。

    水娃看的瞪大了眼睛。

    “王叔,你家真气派啊。”

    “水娃,你坐,我让人给你和小鱼倒点水来。”

    水娃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了起来,跟桌子上的点心较上了劲儿,我说他,他也不听,只好作罢,我便一个人在这个偌大的院子中溜达起来。

    王家大宅确实是气派的很,我转了好久才把整个庭院转过来,等我绕过一个花园的时候,我看见一个被上了锁的大门,等我细细走进的时候,一声尖锐刺耳的女声划破了我的耳膜。

    难不成这个疯女人就是李爱琴,我正想着,就有人来了。